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304章:邪门,太邪门了
作者:花缘分类:都市

我会让他赢,让他赢得不可思议为止,让他赢到去死,也心甘情愿为止。

“十万,哈哈,我发财了,又是豹子,兄弟,我发财了……”

我看着吴越兴奋地表情,那兴奋的,不像是一个人能表现的出来的。

他的眼睛,夸张的怒睁着,嘴巴永远也合不拢,像是一个贪婪无止境的恶鬼,正在张开血盆大口,在吞噬这世界。

他笑着捧着筹码,兴奋地浑身都是汗。

我笑着说:“要不,喝杯酒,点个美女,潇洒一下?”

听到我的话,吴越立马摇了摇头,狠狠地擦掉脸上的汗,他严肃又乖张地说:“女人算个屁啊,我不要女人,我要赢钱,我要赢……”

他近乎疯狂的将手里的筹码全部都推到了豹子上。

他咬着牙说:“我运气来了,一定赢,一定赢,我会发财,我会发财……”

他似乎已经魔怔了似的,只会说这么几句话,除了发财之外,他再也不去想任何事了。

我看着他像是鬼一样的行为举止,我叹了口气,真的很可怕。

人,一旦染上了赌博这个恶习之后,他就很难在成为一个人了,所有的心思,行动,都全部都扑在了这个赌上。

赢,似乎成了人生唯一可以去做的事,美女,美酒,其他的事物,全部都被抛诸脑后,所有的一切,都不在重要。

人性也被内心的欲望所吞噬。

“豹子,又是豹子,哈哈,兄弟,我又赢了,一百万……我有一百万……”

我看着吴越兴奋地表情,我就笑着问他:“有一百万,要不要休息一会,享受享受,看看你的人生,还有什么遗憾,还有什么想做而没有做的,趁着现在有钱,赶紧去做吧。”

吴越立马说:“切,急什么?我现在运气挡不住啊,现在当然要赌更多的钱了,你说的,赌赢千万,上亿,十亿,百亿……哈哈,我要赢啊,我要做大富豪,我要做大富豪……”

我看着他紧张兴奋地表情,魔怔地六亲不认的感觉,真的有点可怕。

赌,真的很可怕。

周晓云的死,让我第一次认知到人性的罪恶,看到吴越这个凶手泯灭人性的行为,让我内心对于赌,产生了一种极其分明地憎恶。

他就是恶,就是要消灭地存在,任何借口,都无法改变他给这个社会,给世人带来的灾难。

“啊……我又赢了,我有一千万了,又是豹子啊,兄弟,你说的对啊,我的运气来了,挡不住的,谁也挡不住我,我要发财了,哈哈……”

吴越抓着堆成一坐小山的筹码,整个人都疯癫了,那种可怕的表情,让我觉得恐惧。

这种赌鬼,真的是太可怕了。

我问他:“现在有钱了,你可以改变很多事,你有没有想过,你做错过什么事,对不起过什么人,你有没有想过,要忏悔一下,要弥补一下呢?”

听到我的话,吴越的眼神变得有些可怕起来,他整个人也冷静下来了似的。

突然,他神秘兮兮地跟我说:“兄弟,南洋很邪门的,以前我还不相信,但是,这次我感觉到了,我相信了。”

他说着,就从脖子上抓出来一个项链吊坠。

他说:“看到没有,这个是阴牌,很邪门的,我觉得,就是它带给我好运的。”

我看着他怒睁着的眼睛,我就皱起了眉头,伸手要去摸一下他的阴牌,他立马紧张地把东西收回去。

他笑着说:“兄弟,这东西,不是随便摸的,你别千万坏了我的运气。”

我笑着问:“真有那么邪门吗?”

他立马小声又严肃地跟我说:“一开,我也不觉得,但是现在,我觉得确实得信了,实话告诉你,哥们杀过人。”

我听到之后,嘴角就抽搐了一下,他立马无所谓地笑着说:“这里是南洋嘛,你看看这里的人,那个手里不带几条人命的?都是亡命之徒啊。”

我看着他轻描淡写的样子,把他杀人的行为说的那么简单而普遍,我内心就十分诧异。

我们作为江湖人,在这个血雨腥风的江湖,九爷从小就教导我,行走江湖,务必做事留一线,能伤绝对不杀,能杀也要止杀,逼不得已杀一人而解是非,一切务必要做到慎杀。

但是眼前这个普通人,这个王八蛋,把杀人说的那么的简单而普遍,实在是匪夷所思。

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就是人性的恶吗?

看到我迷失地表情,吴越立马笑着说:“我告诉你啊,我从国外,带过来一批人,其中有一个女的,这女的,特别漂亮,我随便忽悠两句,就他妈跟我睡了,嘿嘿,真爽啊,不过这女的脑子有点问题,来到这里,居然不去赌啊,不肯工作,还吵着闹着要回国,我他妈的,当时就暴打了他一顿。”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他说的,应该是周晓云,我看着他那张丑恶的嘴脸,我下意识的第六根手指抽搐起来,我内心想要把他给撕碎了。

吴越看着我有点不对劲地表情,就笑着说:“他妈的,我本来以为那个女人被打一顿,会老老实实的听话的,没想到,他居然偷了我的筹码,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想要把筹码换成钱逃出去,他妈的,那个蠢货不知道的是,我的筹码都是有数的,他偷什么不好,居然偷筹码?我都是有数的,我当时那叫一个火啊,我当下就掐着她的脖子,活活的给她掐死了,哈哈,这个贱人,居然还敢反抗,把我手都给抓烂了,我当下一生气,直接就给他剁了……”

我看着他说的轻描淡写地样子,我内心都开始抽搐起来。

我问他:“你不怕吗?她是个人啊,你杀了人,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他立马笑着说:“有什么感觉啊?就跟杀一只鸡一样,不过,就是剁的时候有点恶心,一开始,我是有点怕怕的,晚上还做噩梦了,后来,我有点扛不住了,就把尸体带出去丢了,我丢到了森林公园,那边都是野兽的,我寻思着,让野兽把尸体给吃了,一了百了,但是邪门啊,野兽居然碰都不碰那个贱人的尸体,当时把我吓了一大跳,害怕她做鬼来害我,所以啊,我立马就把她的心给挖出来,然后去找一个降头师,给我做了一个阴牌,困住他的鬼魂。”

他说着,就再次的把手里的阴牌拿出来,兴奋地给我看。

他笑着说:“你说邪门不邪门,我今天才拿到用她的心脏炼制的阴牌,我居然转运了,赢了上千万,你说邪不邪门?”

我看着他手里的阴牌,看着他那张阴邪地表情,我嘴角抽搐了起来,背后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是啊,邪门。

真的,太邪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