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302章:他居然在耍钱
作者:花缘分类:都市

整个南洋地下圈都开始行动了。

不仅仅是张金龙的势力在找那个督导员。

何家的海上势力。

安志龙的家族势力。

以及官帽子。

蒋胜梅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我。

我能深深地感受到她对我的失望。

她在积极的联系官帽子在寻找那个叫吴越的督导员。

蒋胜梅纵然厌恶憎恨杀害周晓云的人,但是,蒋胜梅并不希望他死于江湖。

她更想看到的是,那个人,被绳之以法。

我是江湖人,我很希望,江湖事,江湖了。

我希望那个叫做吴越的督导员,死在江湖里。

不,死在他肮脏的臭水沟里。

这是他应得的。

南洋跟国内没有引渡条约,而南洋又没有死刑,所以,他只要留在南洋,不回国,他就不会死。

而在南洋这个小小的江湖里,想抓一个人,还不是本国的国民,实在是太难了。

只有用地下势力才能将他绳之以法。

我坐在车里,看着落日归山,没有太阳的太空,即将黑暗下来。

沉默,无声,是我现在的心情。

我在等,等找到那个混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冲过去。

现在全世界都在找那个混蛋,不知道那个混蛋在那,干什么?

他是在忏悔吗?还是,在惶惶不安中生活呢?

又或者,充满了某种内疚,会选择去自首?

我内心不停的猜想着。

我不想把人性猜想的那么邪恶。

非常不想。

“爷,找到了……”

当我听到找到了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心情反而没有那么激动,也没有那么憎恨了。

我很平静,也很冷静。

现在我找到他,不是要杀他,也不是要伤害他。

我只是想问问他。

为什么,要对一个那么善良又积极向上的女孩子,那么狠辣。

何宏岳紧张地说:“那个混蛋,又偷偷地跑回来了,还兑换了筹码,在东方金龙大厦玩牌呢,要不要现在就干掉他。”

我立马说:“不,不要动他,谁都不准动他。”

听到我的话,何宏岳立马问:“为什么爷?这,这还等什么?”

我摇了摇头,我说:“按照我说的去做。”

何宏岳立马说:“是……”

何宏岳立马去办事,我挥挥手,车子立马要开动,突然,我看到蒋胜梅冲出来,拦在了我的车子面前。

她跑过来质问我:“你们是不是找到他了?是不是啊?”

听到我蒋胜梅的质问,我心里很想告诉她,是的,找到了。

但是,我摇了摇头,我说:“没有,我很失望,这些没用的废物,一点用都没有,我要亲自去找了。”

我说完就捏着下巴,内心十分紧张。

我很擅长撒谎,很擅长心里博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蒋胜梅撒谎的时候,我内心都不由自主的紧张,我说的谎话,也不由自主地变成了空洞地自言自语,失去了效力。

蒋胜梅不相信地看着我,她生气地说:“你不要骗,你每次说谎,你都会下意识的捏你的下巴,你根本就是心虚,你是不是找到他了?把他交给警察吧,让警察去审判他吧,让法律把他绳之以法……”

我笑着说:“如果,我找到他,我会的。”

我说完,几个人就把蒋胜梅给拉开了。

车子开走了,蒋胜梅对着我喊道:“我跟官帽子会在大厦的门口等你,我希望你把人送出来,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蒋胜梅的话,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无奈感。

什么叫不要再让你失望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失望?

为什么每次都是你的决定是对的,为什么一定要满足你的心意才是正确的,为什么你站在了对的那一边,我做的任何事,都像是在极力的靠近你,一旦有一丁点偏斜,都成了错事?

为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抗拒。

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听她的,我觉得,只有血债血偿,才能告慰天灵,只有以血还血,才能震慑邪灵。

车子朝着东方金龙大厦开回去,蒋胜梅跟官帽子的车一直都在跟着。

但是,当来到东方金龙大厦之后,他们的车子就不敢再进分毫了。

巨大的铁门打开之后,我的车缓缓地开进去。

当大门关上之后,夜幕也真正的降临了。

我走下车,看着整个大厦广场上荷枪实弹的阵势,上百号人已经严阵以待。

那个叫吴越的督导员似乎并不知道,这个时候黑白两道有多少人在等着他。

张金龙走过来,跟我说:“按照你的要求,我们没有动,一切都满足你的要求,但是小九爷,我希望这件事结束之后,咱们不要再这么儿戏了,这对于我们的生意不太友好,我给与你尊敬,也希望你得到你的尊敬,这不代表我怕你,希望,你能认清一些事实。”

我看着他身后的那些人,我不屑的笑了一下。

我说:“嘘……我现在,要去办事,所有人,都不要打扰我。”

我说完就走进去,廖久华他们立马跟上来。

我立马呵斥道:“我说的是,所有人……”

我的眼神冷酷地扫视了对方,所有人都被我冷酷地眼神吓的有些发抖,他们纷纷退后,没有一个人敢跟上来。

我没有说什么,而是走进大厅。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大厅里成百上千的人在赌钱,从机器到传统的玩乐工具,筹码碰撞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叫喊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贪婪,他们丑陋的嘴脸上,只刻着金钱两个字。

但是他们能得到的,只有被欲望所吞噬。

我寻找着那个叫吴越的混蛋,我很想知道他长什么样,是不是三头六臂。

是长的帅?还有有人格魅力?又或者有什么独特的技能?

我内心对于这个人充满了好奇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心狠手辣的把周晓云那样善良的人给杀了。

终于,我看到了几个狗牙子围着的一个三十出头的刺头,我看着那个刺头,脚步下意识的加快了几步。

“啊呀……有没有搞错啊?怎么又是大?最后一百块了……”

我听到他烦躁的叫嚷了一句,随后就晦气地使劲挠了挠他的刺头,满脸地惆怅感。

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内心爆发出来的愤怒,一下子要把我给淹没了。

“他妈的,全世界都在找你。”

“你这个王八蛋,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赌钱?”

“赢钱,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可以,今天小九爷我,就让你赢个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