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297章:冰箱里的头颅
作者:花缘分类:都市

我感觉周晓云是凶多吉少了,这帮人,可不会任由这么一个倔强的女人存在的。

如果张金龙真的对周晓云动手了,那么,我一定会让他为周晓云赔命的。

我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张金龙的办公室,何宏岳赶紧敲门,很快,张金龙办公室的大门就打开了。

我看着夏如梦站在办公室里,像是给张金龙汇报什么似的。

看到我来了之后,张金龙就笑着说:“小九爷,你要做的事,我大概也有所了解了。”

我将手里的照片拍在桌子上,我指着照片上的女孩子。

我不爽地说:“所以,她还活着吗?”

张金龙皱起了眉头,他轻蔑地说:“说句实话,这个女孩子是谁,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觉得,我会对这么微不足道的事情感兴趣吗?或者,需要我亲自去过问这么微不足道的事吗?”

我看着他张开地双手,以及无辜的表情,我很严肃地说:“那么现在,她跟你有关系了,如果她死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那么,责任一定在你头上,我会给她报仇,本来,只是要你去坐牢,现在,我就会要你的命。”

我的话,他没有在乎,只是嗤之以鼻地笑了一下。

他奇怪地问我:“小九爷,这个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是你的亲人?朋友?还是?”

我笑着说:“不是亲人,也不是朋友,她有一个牵挂她的奶奶,在等着她回家,而我,刚好答应了那个老人家,要带她回家罢了,就这么简单。”

张金龙十分无语地抿起嘴,有些无法理解我的说话。

他说:“据我所知,小九爷,你也是千门里的人,我们捞偏门的,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事?这很耽误我们赚钱,也耽误我们享乐,人生苦短,还是不要为不相干的人去浪费时间了,小九爷,这里有一成东方金龙公司的股权,每年可以分红上百亿,只要你答应,跟我合作,这笔钱就是你的了,我也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为过界捞钱的事,跟你说声对不起,你看……”

我拿着股权书,直接甩到了他的脸上,我不爽地说:“不解决这个女孩的事,其他的事,都给我滚一边去。”

我说完,就把股权书丢到张金龙的面前。

他皱起了眉头,本来阴沉地表情,很快就笑起来了。

他说:“有的谈,最好,小九爷想要解决这件事,我们就解决这件事,阿布,把有关这个女孩,所有在咱们酒店的所有行踪轨迹都给我调集出来。”

“是,老板!”

我看着他的助理走了出去,我就不爽地坐下来。

张金龙立马笑着说:“茹梦,给小九爷按摩按摩,让他消消火。”

夏如梦立马走到我身边,蹲下来给我按摩。

她听话的,就像是一条狗似的,听话的,让人可怜。

但是眼下,我被周晓云的事,给弄的有些烦躁,也没有心情去泡妞去解救其他人了。

“老板,关于这个女孩所有的监控,都已经调集来了。”

张金龙点了点头,他的手下立马将u盘插进电脑里,很快,办公室的投影仪里就出现了监控画面。

我看着周晓云的监控画面,从一个月以前她来这里的第一天,一直到今天的监控都有。

而且,还有不为人知的小黑屋的监控视频。

“啊……我不做,我就不做,你们这些骗子,打死我,我也不会做的……”

没有画面,漆黑的监控里,只有周晓云凄惨而愤怒地咆哮声。

我深吸一口气,愤怒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张金龙笑着说:“一些,小小的惩戒罢了,我们公司有我们公司的规定,员工不服从管教,就必须要实施一些惩戒,小九爷相信也很清楚,这是我们千门最普通且轻微的处罚。”

我看着张金龙无耻而轻描淡写地态度,我就笑了起来。

我说:“你们把人骗过来,然后让人家做不想做的事,然后,你说,人家不服从管教?这合理吗?”

张金龙皱起了眉头,他思考了一会,就笑着说:“对我来说,存在既合理。”

我点了点头,还牛逼的歪理。

我没有再跟张金龙说任何道理,跟他这种人说道理是没用的,因为他是邪恶的化身,如果道理能说的通,他就不会那么邪恶了。

我继续看着监控,看着周晓云浑身湿漉漉的,拖着疲倦地身体,搀扶着墙壁回到她的员工宿舍。

我觉得很奇怪,这里的监控视频,跟小十九给我的,除了小黑屋那一段不一样之外,其他的一模一样。

我看着那扇门,有人进出,但是,从那天之后,再也没有周晓云的身影了。

最近有人出入的画面,就是那个督导员,他带着大包小包的行礼,离开了房间,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捏着下巴,我说:“这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清楚吗?”

张金龙看了一眼他的助理。

那个叫阿布的人说:“这个人,是我们跟内地校园合作的联络员,所以,他有自由出入酒店的权限,但是,我们还是会将他的护照扣押,现在他的护照,其实还在我们酒店,上次他离开跟酒店的报备是,要出去为他的女朋友买一些女性的生活用品,顺便置换潮湿的被褥,他说他女朋友是北方人,受不了我们这边的潮湿,确实有很多人受不了我们这边的潮湿环境,所以,我们就同意了,允许他离开,但是,自从他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视频,我可以确定,从周晓云那天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我立马说:“带我去他们的房间看一看。”

我说完就站起来,张金龙也跟着我站起来,带着我一起前往他们的宿舍。

张金龙一边走一边奇怪地问:“一个工人没有工作一个礼拜,你们没有察觉吗?”

“老板,那名督导员给她请假了,并且缴纳了请假金额,所以,我们就按照规矩办事。”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对话,我心里有一股极其强烈不安的预感。

我心跳的很厉害,第六根手指也有点不受控制的抖动,那种不安的感觉,让我很难受。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周晓云的宿舍。

阿布立马打开了房间地门,当房门一打开的时候,我立马闻到了一股浓厚的血腥味,那股腥臭的味道以及苍蝇嗡嗡乱飞地刺挠感,让我头皮发麻。

我的人,张金龙的人也赶紧走进去,所有人进到房间之后,都目瞪口呆。

地上是血,墙壁上也都是血,整个房间像是世界末日了似的。

我心情杂乱地走进来,四处扫了一眼,到处充满了一股死亡地既视感。

我呼吸有些急促,我觉得,完了,一切都完了。

突然,我看到冰箱的门上有一个血腥的手印,我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手有些颤抖地抓着把手,我秉着呼吸,整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像是有一股力量指引我似的。

我猛然打开冰箱的门。

当我看到冰箱里的东西之后,我整个人都麻了。

因为,里面赫然放着一颗。

“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