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四章 有人碰瓷啊!张口五千金!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王家府邸。

今儿是王家的大喜日子,府邸很大,府内上上下下都忙的不亦乐乎。屋内挂满了红绸,屋外的丝绸灯笼结满了数百个,火橙橙的一片,好不热闹。

此时内院里乌压压的站着一堆人,各个手里捧着系上红绸的木箱,大大小小各异。

“仔细着点儿!今儿是二小姐的喜事儿,等会大小姐回府了可要好好查我们事儿办的妥当不妥当!”为首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还算体面的丫鬟,正对着一个小厮瞪眼儿。

“宝姐姐~你说王家也不如从前那般兴旺了,怎么二小姐的婚事还办的这么隆重,真是搞不懂,这里里外外的设宴和装布都花了好几千金啊,家底都搬空了!”被瞪的小厮满脸的唏嘘,宝姐一听这话,立马狠狠掐了掐小厮:“你快别说了,这话传到大小姐耳朵里,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宝姐小心翼翼看了看四周接着说道,“二小姐嫁的可是当今九皇子,虽然是个侧妃,咱斯月国好歹也是五渊第二富国,怎么的聘礼也够咱们王家一辈子无忧了!所以怕什么,王家就算把家底掏空也值了!”小厮一听,原本还担忧自己发不上银钱而苦恼的脸立马笑开了,只要有钱就好办,两人说笑着带领着众人进了前厅。

“王怜珂!你可算回来了!你为什么替我擅作主张!爹娘还在呢,你问他们同意了吗!”一个身着喜服女子红着眼睛就扑向站在门口的人影,女子不顾头顶着十几斤重的凤冠,拔剑就和人影打斗了起来,剑剑直击要害。

人影不吭声,身形轻巧的避开每一剑,手里的长鞭也总是点到为止,并没有伤害到女子分毫。

女子打了一会,觉得无趣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哭啼啼道:“姐姐,从小你资质比我好,你是嫡我乃庶,我知道尊卑有别,你可左右我很多事情,可婚姻大事你却不与我商量。你该如何待我!”

人影收起长鞭,轻叹了口气:“怜如,我从小疼爱你,从未把嫡庶之别隔在你我中间,什么好的吃穿用度都给你。自从6年前爹在朝中献错计策导致斯月国的一部分疆土被金甲国抢走,惹怒国君,我们王家才会没落。如今国君有意再次重用我王家,可姐姐已经毁了容,只有妹妹你能振兴王家了!怜如,看在姐姐待你不薄的份上,帮帮姐姐吧!”

王怜珂红着眼眶,也不知是伤心还是激动,脸上的疤痕泛着红一抖一抖的,王怜如看着眼前的这个已经满脸丑疤的女人不禁恶寒,忍不住推开了王怜珂紧抓的手,不自然道:“算了,好歹是个有钱的皇子,我也不亏!”王怜如嫌弃的立马起身走向自己的闺阁,之前心想着姐姐念在自己是逼不得已嫁给九皇子的面子上,只要自己委屈的哭闹几声,姐姐会把传家之宝给自己,没想到那王怜珂居然跟自己卖起惨来,丝毫没有提到传家宝的意思。

想到这,王怜如暗暗打定注意,那个九皇子也不是无用之人,这东西要拿到手也是来日方长,不急~

王怜珂幽幽的望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嘴角冷笑。“主子,这二小姐摆明着就是故意的,您刚刚怎么不还手,您也太惯着她了!”在一旁的女侍打抱不平道。

“无碍。”王怜珂嘴上应着,心里确实极为明白,怜如就是奔着自己的十二灵卷来的,自己隐忍这么多年好吃好喝的供着那个女人,就是为了把她作为棋子献给斯月皇室,今儿打不还手还不是怕毁了容不好送出去。王怜珂收起百戒鞭,警惕的望了望四周,随速速回了房。

————————————————

路惊奇从凤谣苑出来时是被里面几个健硕的小厮扔出来的,原是昨晚将乾坤袋里的灵石和金银珠宝都掏了出来,今儿付不起富贵仙酒钱而被轰了出来。

“狗眼看人低!大爷我有的是钱!大爷我还有个藏宝洞呢!你大爷...”路惊奇酒还未醒,大着舌头咒骂着,谁不想迎面撞上了一个老者,两人纷纷“哎哟”一声倒地,老者胡子灰白,满脸污垢嘴里不停地轻吆:“哎呀,撞死我了,你这小儿撞死我了!”

路惊奇原本倒在地上浑浑噩噩的,被这几句给吓得立马醒了酒,“腾”的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

定睛一看是个乞丐老头儿,立马慌到:“别别别,你别说话!我就不小心撞了你一下,怎么还学人碰瓷呢!”

老者眼睛滴溜的转,转而大哭起来:“哎哟,我可怜啊,看我年纪大了好欺负了,把我撞残废了还想一走了之,我命苦啊!”一旁不明所以的路人被这老头的几声嚎哭都给引了过来,纷纷前来说年轻人的不是。

路惊奇又羞又恼,真是百口莫辩:“你个老头,别以为我喝了酒就没看见你,两小腿跟装了小马达似的撞向我,你还反过来恶人先告状!”老者像是闭了耳,不闻不问一个劲儿的撒泼,路惊奇无奈,只好蹲下身去,凑着那老头的就问,

“多少钱!”

那老头一听立马没了声,伸出五指。

“五银?”

老者摇摇头。路惊奇大叫:“五十银!不能再多了!”老者继续摇摇头,慢慢道:“五千银。”

“我警告你,老头你别过分啊,你要那么多钱你买棺材葬全家啊!”路惊奇摸了下自己的口袋,气不打一处来,说话也不分轻重,他真没想到这五渊还能遇到碰瓷,狮子大开口的恶人!老者听罢不以为意,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路惊奇愣了,他没想到老者能为了这五千金居然承认了,好家伙,脸皮够厚!

“算了,算了,碰上你算我倒霉,刚才你也看到了我是没钱被人扔出来的,我钱都在我的小私库里,五千金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大数目,我只是不想给你们这种恶势力继续作恶下去,不过没办法,你算是有种吗,我有急事不想跟你斗而已!”路惊奇一边搀起地上的老者,一边叨叨不休。

老者被搀起,莫不作声的拉着路惊奇就走,路惊奇看着老者轻盈的步伐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好歹装就装久一点,这老头也太现实了吧。

“老头儿,我私库往那个方向走,你走错了。”路惊奇作势就要拉老头往西边走,可那老头看似身形瘦弱全身没几两肉,却是力气大得很,没垃几下自己的身体就莫名腾空了,

“你是修士!”路惊奇惊掉了舌头,这老头单手拽着自己的胳膊,在凌空飞行!

大基境以上境界!

路惊奇脑回路还没转过来,两人已来到一片废墟面前。

满地的焦黑的木棍混着黑灰,像是刚刚大火烧过似的。老者默默的上前,从灰烬里抱出一具已烧的焦黑的尸体,老者眼里看不出情绪,嘴巴努动着:“5银吧,老夫的家被烧的一无所有,帮老夫买副好棺材,替吾这个老婆子谢谢你。”路惊奇张着嘴巴,心里说不出滋味儿,没想到自己无心之语竟是真的,刚刚自己还在嘲讽,现在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不是戳人痛处么。路惊奇没再吱声,只是替老者买了副上好的金丝楠木,同老者安葬了妻子。

傍晚,路惊奇买了几壶好酒同老者坐在坟前,两人大口喝着。

老者望着勾月道:“我本无心争江月,奈何无心变有心。万千世事心中去,江月刀刀割人心。”老者原来是江湖散人,自幼独自修为闯荡,后结识同为修士的妻子,两人一拍即合在这斯月国的小村里安顿下来,就这么安然度过了80多年谁想这万罗诛一事传言开来,便惹来杀身之祸。

老者无奈:“我原先结识巨远仙人,他修为颇高,人非常好,性格却极为古怪,年纪那么大还和小孩儿一样。老身本没有灵资成为修士,是他教我修习魔道,改辟自身经脉,从而换个方式修习灵力。”路惊奇一听到巨远仙人这个名字,脑袋如晴天霹雳,这不是关在刑仙壶里那个大魔头么,怎么这老者还称魔头为仙人还同魔头修习魔道。

老者看出路惊奇的疑虑,笑道:“我知道你想的什么,食人丹元用人神识的大魔头?”老者说到这眼里多了份悔恨,

“只怪当时,我太年少不能救他!那是世人对他的偏见,是小人对他的污蔑!巨远仙人从未做过此事!是他告诉我一心向善,他说心有明镜者,善恶分明。魔道和仙道本仅仅是成为修士的方法之别,一心向明之人,魔仙之躯有何分别。只怕是人心之别!”

路惊奇听罢,心中沉念,看来有时候听见的和看见的不一定能分辨真假。也怪自己分明有左右两个耳朵却听一面之词,世人分明只有一张嘴,却说着两面话。

“前辈,实不相瞒,我也有一事相求!”路惊奇将之前他进入刑仙壶的事一一讲与了老者。

老者听罢,不禁心有感叹:“怪不得初见你时,你身上有股他的味道。我便对你有了留意。”

路惊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我吞了他的魔丹,您老不会怪我吧。”

老者大笑:“他的魔丹待在你体内不出来也许有他的用意,你留着用吧。我想这就是他解脱的方法,孤苦了一生,是该放下了。”

老者说罢,运掌御灵,路惊奇顿时感觉有股惊人的灵力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灵力醇厚,灌溉着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寸经络,很是舒服。他忍不住享受起来,可刚要享受,这灵气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二人皆是奇怪。

老者又是运起一掌,可没过多久还是这般无辜消散。

“你这小儿,好生奇怪,我用魔道之术更改你经脉,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倒像是这股子灵力被你吸进去了似的。按照这样下来,我给你吸干了,也不见得有何效果。”

路惊奇脸色难看:“前辈还是算了吧,我估计我这体质也没得救了,就是个普通老百姓的命儿。我看这魔丹在我身上也是废品,要不我还是送您吧。”

老者嗔怪道:“无知小儿,这丹元入了腹哪有随便拿出来的道理,除非你得剖肚了。”路惊奇一听又是杀蚌取珠的故事,就头皮痒痒,连忙扯开了话题:“算了,我们还是聊聊怎么能拥有短暂灵力的事情吧,毕竟我有要事在身。”

老者沉思一会,从怀中掏出一个两个土黄色圆球,拳头大小:“这东西是老身这一生最珍贵的东西了!巨远仙人在我未成为修士,给我做的保命的东西,别看着难看保命很管用。如今我也用不着了,本想做个留念,但看在你替我安葬老婆子的份上,赠予你这有缘人!”

路惊奇小心翼翼接过东西,刚想言谢,老身挥了挥身上尘土,一声哨响,

不一会一只纤细的身影从远处飞来。

鹤?!

此鹤不多见。双腿细长,全身鹅黄色,脖颈处一撮鲜亮的红毛,很是漂亮。老者抬脚一点轻跃上鹤身。“前辈,还未问您如何称呼,还未和您喝上几壶酒,您就这么走了?”路惊奇见老者无征兆的就要走,就急了,自己还未谢谢他的礼物。

老者思忖片刻,便用手在脸上摸索一阵,“嘶啦”一声,一张人皮面具掉在了路惊奇的脚边。

路惊奇目瞪口呆的望了望脚边的人皮面具,又望了望坐在仙鹤身上人,谁想得到原本老态的容颜下居然是一个少年的模样。少年双眼含笑,如沐春风,明媚的杏眼里仿佛能滴出水来。他望着在底下痴痴的路惊奇和煦道:“世人皆唤我极乐仙官,小儿如何称呼你啊!”

路惊奇看着这个少年还唤自己小儿,反而有些不自在,僵硬道:“路惊奇!”

“你这体格确实让我挺惊奇的,我戴着这张人皮面具陪着我的妻子从少年到老,如今她走了,我也就没有什么牵挂得了,我还有急事先行你一步!”老者笑吟吟轻拍着仙鹤,仙鹤缓缓飞起,盘旋在上空。

“你有这么着急么,就还没喝完呢!”路惊奇仰头望着上空渐渐远去的少年大喊。

“我预见未来也有个戴面具的将我宰了,意外来的太突然,我想趁着大好时光再多游历几年!”远处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弱。路惊奇向远方挥了挥手中的酒壶笑骂句神经病,也没把少年的话放在心里。

极乐仙官可是修神榜上的头首,哪个傻叉这么牛批能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