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三章 误闯凤谣苑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已是黄昏,路惊奇精疲力尽的抱着怀中还未醒的女娃,满脸担忧,就算小姜儿贪睡,也不会一睡好几个时辰。从自来居逃出来,本想着直接去王家,可是小姜儿和自己一样没有灵力,王家不是那么好进好出的,何况也不能带着姜儿冒险,今晚先找一个地方歇脚,明儿他一人去便可。

路惊奇走在人烟稀疏的巷子里,云千华在怀里迷迷糊糊的醒来,瞅着路惊奇一脸疲惫的抱着她,月色皎白,映在他的脸上,出来数日,嘴角已是有长长的一层胡子,惹人心疼。云千华伸出小手,慢慢拂过他的脸颊,停留在他的唇边。路惊奇一滞,随即欣喜的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心里满是歉意,想必巫宁的事对她的打击确实很大。

“你醒啦!你可吓死哥哥我了,累坏了吧,我带你去客栈休息。”路惊奇顺势紧了紧臂弯,深怕将云千华从怀里跌落。“路哥哥,我自己能走,你...你都快不行了!”小姜儿羞红了脸,这好像是路惊奇第一次抱她,是这么温暖,这么让她不舍得。路惊奇宠溺的挂了挂千华的鼻子,傲娇道:“打住!打住!男人最怕女人说他不行!我很行!”两人你一眼我一笑的穿过了数条宽窄不一的巷子,许久来到一条宽敞的大路。两人同声惊叹。

“卧槽!”

“卧槽!”

路惊奇一愣,一脸诧异的瞪着怀中的千华,千华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小声嘀咕:“跟你学的......”路惊奇白眼直翻:“好的不学,坏的你上赶子学!”

这条街很宽敞,路上两边挂满了花花绿绿的灯笼,街道上人来人往,富丽堂皇的马车都急匆匆的,有的快马加鞭尾随着马车一同赶路,争先恐后的向前方疾驰。路惊奇奇怪,这时间也算是大半夜了,怎么芙江城的这片地方还这么热闹。

他便随手揪过一个路人,那小哥儿瞅着路惊奇的着装不像是城里人,笑道:“嘿,公子哥儿想必头次来芙江城吧,您可来对地方了,这前边可是富贵人家的温柔乡呢~”小哥说罢,整了整自己衣帽欲要继续赶路,见路惊奇疑虑,又问:“您可是也要去?走!我带你去掌掌眼!”

路惊奇听说要去那烟花之地,顿时来了兴致,他想着以前只能从书里了解古代的什么飘香苑啊,什么花满楼啊,现实中妓院还还真没见过呢!路惊奇兴奋地搓搓手,满头答应了。再说了,越是人杂的地方越能打探到王家的情况

“路哥哥,我听姥姥说,这温柔乡不是个好地方。”小姜儿满脸不高兴地看着眼前已是满脸猥琐之相的男子。

“哎呀,好姜儿,我真的很好奇啊,我没见过啊,就让我看一眼嘛~~求你了~~”

“不行!”

“哎哟~哎哟~哎哟~~再说了,这么晚我们也没客栈住了~”

小姜儿无奈,终是抵不过路惊奇的软磨硬泡(厚脸皮),便同意了。

那小哥儿看了看一米多高还蒙着面的千华,又看了看胡子拉碴的路惊奇,满脸不可思议:“兄弟,你逛花楼还带着自己孩子?”

“啊?”路惊奇被问得一脸懵,随即反应过来,“闭嘴吧你!你才老呢!你全家都老!”气鼓鼓的拉着小姜儿的埋头往前走。

二人跟着那小哥儿一路向前走,越往前走,路两旁五彩斑斓的花灯挂得越密集,越亮堂。数千条采绢丝巾系在花灯下方,随着风柔柔地飘着,明明是已是夏季,却是一幅春色旖旎的景象,不禁让人心生荡漾。

“公子哥儿,你瞧!”小哥儿笑意连连,挥扇一指,路惊奇顺着扇子直指的方向,辉宏气派的酒楼上,一块巨大的牌匾大气的写着三个字:

凤谣苑。

凤谣苑?挺风骚的名字嘛~凤谣苑!娄浔欢!这不是早上那个变态男模的老巢么!!!怎么跑到他地盘来了!他再怎么想从富贵人那里打探巫宁的消息,也不能羊入虎口,得赶紧溜儿!

“公子哥儿,这凤谣苑的美人儿啊,各个是仙子应天下凡,能歌善舞,作诗赋词样样精通,可还满意?”路惊奇叫苦连连,忙挣脱了小哥儿的手:“我靠,里面都是男妓我来逛什么啊!天色已晚,家中有妻有女,告辞!!!”

“男姬也有风情为那种的,公子不用这么早的否认,随我进去瞧瞧!”小哥儿说罢就硬拽着两人往里走,今儿的凤谣苑人是异常的多,一个个的都互相推搡着都想往里钻。路惊奇心里苦啊他到底造的什么孽!逛个妓院就这么难么,这斯月国欣赏水平有问题啊,他眼瞅着不论是男女老少都在蜂拥的往里凤谣苑里挤,把他和小姜儿挤的卡在中间进去也不是,出来也不是。

什么声音?Dua

g,Dua

g,Dua

g......

路惊奇颤颤巍巍的扭过头只见一个全身肥的流油的富婆,甩着身上的超吨的肥肉,从后面冲来!好似没看见前面有人似的,一个身形就直接撞向路惊奇等人!

救命......

那富婆带着300斤的重量直接将路惊奇和千华随着拥挤的人群给撞飞进凤谣苑。路惊奇等一群人被撞的躺在地上,眼冒金星,半天缓不过神来。

“谁都别和我抢!浔欢是我的!”那富婆掏出一个粉色乾坤袋,哗啦啦的从里面到处各种各样的金块和灵石,堆在了地上。远处还在迎客的老鸨脸色大喜,鬼一样的就飘到了富婆面前,边捡着地上的钱边吆喝道:“来!先给这贵客上头烤猪,三坛富贵仙!贵人配仙酒,美人怀里走~”老鸨是个面容白皙的男子,凤眼含春,也算得上是个大美人了!他一手招呼着那个肥婆,一边眼睛时不时的打量着其他前来的花客,笑得合不拢嘴。

路惊奇噗嗤笑了出来,那肥婆都快把他撞成残废了,还吃烤猪?老鸨还真是看人上菜啊!可路惊奇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只见原本灯火通明的大堂里,烛火一瞬间被熄灭了,大堂顶端的灯盏里,一颗夜明珠发出耀眼的白光直射秀台。原本喧闹的大厅,都特别默契的安静下来,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

这么先进的么?!聚光灯都会用了?!路惊奇暗暗咂舌。

只见一段悠扬的笛声混合着浅浅绵绵的琴声娓娓而来。天空中大片泛着点点荧光的花瓣,伴着清幽的香气向众人散去。

一素红衣,大袖随风旖旎,如墨的长发随着旋转的身影风中吹起,婀娜的身影缓缓落入秀台,一张绝色的容貌渐渐映入众人眼帘。眉若弯柳眸映星河,舞姬妩媚又清澈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个青年男子。眉宇间的红痣在夜明珠下更显妖魅。

“浔欢在看我!”

“他明明看的是我呢!”人群中两个女子争得面红耳赤。

“不不不,小欢欢在看我~”一个油腻腻的声音不甘示弱的响起,路惊奇满眼嫌弃的瞅着一个半百有余肥腻大叔在那争辩着,不禁干呕。这年头,真是口味难调啊!

秀台上红衣一落,欣然起舞,舞姿刚柔并济,柔中带着英姿,刚中带着阴柔的美,随着戛然而止的乐声,令人垂涎的容貌在赞叹声中渐渐隐入黑暗。

美人一走,台下纷纷引来叫嚣,尽是抱怨花魁才跳的短短一舞就没了。“哎呀,贵人别急,等一会,自会来罚酒,陪你们好好共度美霄!”老鸨边笑着解释着边马不停蹄的收着客人挥洒出来的金银。

路惊奇和小姜儿实在受不了这里的恶趣味,对视一眼,走为上策!就算这地方能住,也不敢住,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

“公子既然来了这里,为何不喝一杯再走?”伴随着柔和的男声一阵好闻的花香随之而来。

好熟悉的味道......

路惊奇回过头,一张白皙好看的脸突的放大在眼前!路惊奇一愣,为何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总是能让他有一瞬的失神。

“我既不知路公子为了浔欢,能找到这里来。”男人见路惊奇木讷的看着自己,随之嫣然一笑,将手中的玉盏推了过去。

这次路惊奇没有打掉那男人的杯子,接过玉盏一口喝了下,一股腥涩从口中弥漫开来:“啊呸呸呸!这什么玩意,这么难喝,还没千生客栈的好喝呢!”说罢,又吐回了杯里,赶忙将玉盏扔在一边,这尼玛是假洋酒呢?一股马尿味儿,这么大香粉楼酒这么廉价!

“妖人的迷魂汤你也敢喝!你和他做交易了?”娄浔欢原本带着暖意的眸子立刻冷下了去,沉声质问还在一边干呕的青年男子。

路惊奇白了一眼:“关你屁事!”他心知肚明,给巫宁换药的事情不能败露,眼下刑仙壶还在他身上,这么个人神皆贪的大宝贝,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得杀鸡取卵!娄浔欢似乎看穿了路惊奇的心思,不屑道:“我对你换什么东西不感兴趣,我只想问你拿什么换的!”

“关你屁事!”

“得寸进尺。”娄浔欢一改柔弱姿态,突然间一把将面前吊儿郎当的男子扛上了肩。一旁的千华见势不妙刚想上前就被娄浔欢香袖一挥,迷的眼神涣散,一脸憨样的呆呆站在原地。

“你做什么死变态!小姜儿!”路惊奇受惊见小姜儿那般模样,使出全身力气扒拉着男人锢在他身上的臂,可那男人的力气竟大得很,砰!路惊奇万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头:“嘶...你抗就抗呗,你注意点我脑袋行不行,磕柱子上了!”娄浔欢凉凉的瞥了一眼在肩上的人,不作理会,径直往楼上走去,台下还不知情的花客被浔欢这狼性的一面引得尖叫连连。

不一会路惊奇被男人带到了一个厢房。厢房内不知名的香气同男人身上一样好闻,娄浔欢一把将肩上的男子丢到了床榻上,顺势将房门锁紧。

路惊奇看着男人一系列的举动,不顾被摔得有些生疼的腚儿,后怕道:你这是霸王硬上弓!我是大直男,我不是你的良人!我喜欢女的,你性别不对啊!”

“诺!给你给你,都给你,就当我买你一刻春宵了。”路惊奇几乎是要哭出来,拼命的从自己身侧的乾坤袋掏出大把的金条灵石,全部抛向娄浔欢,“我求你,我真是直男,我不好这口,我是真不知道你有这癖好,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招惹你不开心了。”

娄浔欢冷笑一声,不为所动仍一件件的脱着自己的上衣,红色的锦袍轻轻滑下,白皙的胴体在屋内的烛光下柔腻炽热,慢慢向床榻方向走去。路惊奇这下是真坐不住了,一边发出狼嚎似的尖叫,连滚带爬的从床榻滚到床下,撒丫子就往门口跑,这特么是要交待了吗?我的清白,我可怎么在以后的媳妇儿面前抬起头啊!路惊奇眼看着就要跑到门口,欣喜过望,可手还没碰到木门,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猛地拉了回去。

卧槽!吸星大法?!

路惊奇以为又要被狠狠摔在床上,可这次却没有预期的腚疼,随之传来的是暖洋洋的胸膛。

“你要干嘛!大侠...”路惊奇可怜巴巴的望着一脸春风,眼媚如丝的娄浔欢,心里不禁感慨:一个男子生的如此也是绝了,娄浔欢你要是个女的,第一个就把你办了!

“我要。。。”娄浔欢此时的眸子里透着股莫名的情愫,薄如蝉翼的衣纱半搭在肩上,眼神迷离的将身子慢慢压向床榻,

路惊奇看着眼前几乎是半裸者的男人,心跳的厉害,刷的一下红了脸。

“我要你附中的魔丹!”

“......你说要啥?”路惊奇愣住,还没等他反应,只见娄浔欢的手中不知何时握了一把短刀,快速朝自己的腹部袭来!

这也太突然了吧兄弟!

眼看短刀已靠近肚皮,路惊奇心忙侧身一缩,从男人的身下钻了出来,一个驴打滚翻下床榻。“姓娄的!你过分了啊!杀蚌取珠这么残忍地你都做得出来?!”路惊奇气急的破口大骂。他用力的晃着门把手,扒拉着已被锁紧的木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那你就把万罗诛交给我。”娄浔欢半倚在床上手里把玩着短刀,眼神晦暗不明。

路惊奇一愣,万罗诛?怎么又是万罗诛?!他面无颜色的盯着男人,手里不住的颤抖:“你和他们是一伙的?王家派你来的?”路惊奇见男人并没有回应,这算是默认?心里越来越怒,都奔着万罗诛来?好!甚好!路惊奇面无表情的盯着床榻上的男人道:“也好,巫宁的眼睛就先由你来还!再让王家血债血偿!”说罢,快速从腰间的乾坤袋里摸出一把银枪,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手腕一振狠狠的将银枪的射向床榻上的男人!路惊奇眼看着自己的银枪正对着男人的左眼狠狠刺下,一时间鲜血飞溅!溅的床幔上到处都是。路惊奇大惊,为何不还手?他赶忙上前扶住欲要倒下去的人,他从来就没有杀害过一个人,他以为娄浔欢会躲开,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轻易就伤了那男人。

“你明明有修为,为何不躲!”路惊奇冷冷看着怀中的人,男人左脸脸上一个不大不小的血窟窿此时正汩汩的冒着鲜血。

“我躲了啊~”一阵轻笑从门口传来,路惊奇抬眼,只见娄浔欢正一脸玩味的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短刀不知何时又换成了一壶富贵仙。

“你!”路惊奇惊诧,再低头望去,只见自己怀里的男人已幻成一簇花瓣,散落在身上。

“怎么样?我的幻术是不是已到了惟妙惟肖的,以假换真的地步了?”娄浔欢随意地批了件凤袍,拎着酒壶跃上窗栏,继而道:“路惊奇,我知道万罗诛在你身上,可疑的是,我探不到一点气息,你是怎么做到的?”

路惊奇嗤笑,“你们千方百计的想夺得万罗诛,一我不是你们口中的云浮国后人,二我身上没有那个东西,三你最好说出巫宁的下落。否则......”

“否则怎么样?”娄浔欢有些好笑的望着已经语塞的路惊奇。“你就是个没有灵资的废物,我不知道这百年的魔丹为何没将你这凡躯烧成灰,但是放在你体内就是浪费。你若不配合,我只能杀蚌取珠!”

“你何不一刀了结我,你们这些王家人,就该被千刀万剐,剔骨食肉!”路惊奇恨恨盯着眼前的男人,这群道貌岸然的小人为了块破石头挖巫宁的眼睛,还想着绝了云浮国最后一条命脉,真是打得好算盘!虽然他路惊奇是个贪生怕死的敛财人,却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认命!

“我只告诉你我和那群肮脏种不是一类的,娄夜坊是五渊名门,断不会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路惊奇见面前好看的男人认真的望着自己,一时间有些踌躇,这娄夜坊又是什么门派,他忽然记起巫宁之前与他提到过,五渊闻名的第一刺客——娄戈,就是出自那里!娄夜坊是当今五大门派之一,娄夜坊的弟子都是清一色男人,且各个容姿绝色,无论修为与美貌皆闻名五渊!都说带刺的玫瑰是形容女人的,这娄夜坊的美男子可都是钢钉,与其说是美人窝,倒不如说是个刺客巢穴!刚刚路惊奇还在人家的极限边缘来回试探,幸好娄浔欢这个人脾气还稍微好点,不然以自己的刚刚的作为,不得被一掌拍死!

路惊奇不禁扶额,苦笑:“娄大侠,我身上真没有万罗诛,我又不是云浮国后裔,也不会什么独门阵法,真要有那神石你们那狗鼻子早闻到了不是吗?”男人听罢先是瞪了他一眼,随后淡淡道:“你不姓云?你的年龄、模样,和6年前遗留下的和那云老头子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八成是你没错了。”娄浔欢看路惊奇一脸云里雾里,随即将案桌的一幅卷轴扔了过去。路惊奇拿起,只见卷轴中是一个中年男子腾驾于祥云的的模样,画中的男子背上赫然有着一对银色翅膀,身形高大精壮,眉间透着股王者威风。路惊奇看了看画像上的人,又在镜中仔细观察着自己的脸,还真别说,自己除了瘦了点白了点痞气了点,没有什么翅膀,只五官相似度来说真的是亲爹中的战斗爹了!世界上还有无血缘关系还如此相像的的人。“不管你姓云还是姓余,你这脸是不可否认的,也不管你用伐灵阵将万罗诛藏哪里,我都不在乎,我只不过替我弟弟寻个故人罢了,看你这个缩头缩脑的样子,也不配当那云老头的后人!”娄浔欢斜睨着还在一脸臭美的人,不屑道。

故人?也就是不用被宰啰?路惊奇望着镜中的人儿,不禁计上心来。

“娄公子,既然什么都瞒不住你,我也老实告诉你,我的的确确是云峥的儿子 ,不过那神石不在我身上,我连灵力都没有更别说私藏一块能够掌握天地的万罗诛了。那个.....你弟弟什么时候来,我们见一见喝喝茶?”路惊奇一脸谄媚的笑看着浔欢的眼睛,双手拉着男人的香袖撒娇的拉晃着。娄浔欢狐疑的盯着眼前还有些稚气未脱的年轻人,说不上来路惊奇为什么有种让他心慌慌的感觉。

“罢了,你身边的小书童借我炼两个月的丹,我就不取你魔丹。”娄浔欢无视了刚刚路惊奇的回答,自顾自的说道。“书童?什么书童?”路惊奇哑然失笑,那男人是把他刚刚说的话直接无视当渣渣过滤掉了吗?

娄浔欢继续无视,拿着酒壶的手掌轻轻一抬,不一会一个头戴面纱的小娃从门口走了进来,面纱下的瞳孔放大,无神的盯着前方,身体僵硬的移动着活脱脱像根木头。小姜儿!路惊奇着急上前拉扯住小人儿,可还没碰到衣角,小姜儿在眼前忽的消失了踪影。娄浔欢慢吞吞的将脚边的捆锁紧了紧,一把抗上了肩。

“魔丹我给你!你把我妹妹留下!”路惊奇慌神了,要什么都可以给,就是不能把小姜儿带走!说罢就要取浔欢肩上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小人儿。

娄浔欢冷哼,淡漠得朝上前来的人一个酒壶抡了过去,晶莹的富贵仙顿时洒了一地,酒壶却完好无损的咕噜噜的滚到了门口。路惊奇被这突如其来的酒壶砸的脑袋迷蒙耳鸣阵阵。

“人我借走了,两个月后还你。滚吧。”等路惊奇缓过神来娄浔欢早就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传音。路惊奇两眼无神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厢房,心里泛酸,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来五渊,会应邀救人,更没想到自己会和巫宁小姜儿如同一家人,为什么才短短数月就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如今巫宁被困在王家挖去了眼睛,小姜儿又被娄夜坊的人抓去。要怪就怪自己是个废物,灵资没有,法术不会,连保护家人的资格都没有。路惊奇唤老鸨拿上几壶富贵仙,跃上之前娄浔欢坐过的窗栏,斜倚着定定的望着远方寂寥的夜色。月上三更,人渡几魂。

王家、娄夜坊,你们的梁子我算结下了!路惊奇轻轻抚摸着腹部,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