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八章 仙壶藏玄机,路惊奇不见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拿到了千生童子,三人谢过了千生楼主,在回去的路上,云千华默默不语,无论路惊奇怎么逗她,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路惊奇见小姜儿从早上开始就有点不对劲,却也不问,想着这孩子是个机灵的,若真想告诉自己,便早与自己说了,便安慰道:“我知道你在为我们的拼命而感到不还意思,我和荆明都把你自家妹妹看待的,别不好意思了啊,乖,听话。”路惊奇说完还感觉自己特有风度的撩了撩已有些长的头发。荆明在一旁直作呕

“你好油腻啊!”云千华看着他俩没个正经,勉强的笑着。

不知不觉三人回到断浪居已是傍晚,路惊奇见着巫宁斜倚在床榻上,古铜色的香坛里飘出一股浓郁的香气,巫宁的脸色煞白甚至有些乌青,气血不如他们走之前那般好,脸上和手臂上的血痕依旧没有愈合,宛如新伤。巫宁仔细询问了三人是否安好,拉着小姜儿左看右看,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口被拉扯到的痛楚。路惊奇心疼,这女人满眼都是小姜儿,为了小姜儿真是豁出了一切,哪个女人不爱美,如今就算千生童子能治好内伤却也除不去疤痕,想必这也是武宁之前就预料到的吧。惊奇撇去思绪,给巫宁倒了碗水,小姜儿那这玉瓶,只见里面足足有三颗千生童子,心里大喜。

“你们真就寻得了丹药,可知这丹药炼就本不易,这千生如此大方?”巫宁服下一颗丹药就地打坐,那千生童子的药效是快的惊人,原本还流着鲜血的鞭痕转眼间就结了痂,没过一会痂就像鸡蛋壳一样剥落了,只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疤痕

云千华见姥姥这么快就恢复了身体,很是喜悦,想把在千生客栈的奇遇都讲出来,可是她还是退缩了,于是抢先道:“用灵石买的!”路惊奇错愕,这不是自己输死拼搏喝酒喝的么,怎么就是几袋灵石说得这么简单。不过他也没有反驳,而是选择了尊重小姜儿,继而点了点头附和道:“如今静兰姐身体恢复如初,刑仙壶也在手,寻个时间,将我和小姜儿体内的万罗诛一并取出,也好早点让小姜儿恢复健康!”巫宁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从她的“黑龙炮”中将刑仙壶取了出来,这些天,为了刑仙壶的安全,她随时都带在身旁,为了小姜儿,她不能再有什么差错了:“就今天!”小姜儿疑惑的问道:“什么万罗诛?不是治病吗?”巫宁和路惊奇尴尬的对视了一眼,也没做解释,之前就没告诉过千华病症的真相,刚才是着急说漏了嘴,便打哈哈道:“都一样,你很快就健康了,小姜儿!”

荆明虽不明白其中到底是什么原由,但看路惊奇他们各个都面容严肃,故大气也不敢出的退出了房外。

此时房内,巫宁柳眉微宁,屏气气归丹元,双掌运灵,一丝精血慢慢从唇间流出,宛若猩红的丝线游走于身体外围。三人围坐一起,银色的小壶漂浮在三人上空,刚刚还在女人周围的真气已不知何时已形成一圈泛着白色光晕的薄膜将刑仙壶包裹住。

气息游走到一半,突然间,一声怒吼声从壶内传来,声音沙哑却无比雄厚,银壶剧烈的震动着,像是要炸开般!把在坐的三人吓得一激灵,巫宁心下不安,凝神,又一丝精血从口中流出,在刑仙壶外镀上第二层薄膜,可那银壶仿佛不受控制似的,那两层真气不但没镇住刑仙壶,反而被壶身刹那间吸收了进去,巫宁大惊暗叫不好,却已不及收回,身体因那两丝的消失,大大受损!巫宁狼狈的匍匐在床榻上,溢了一大口鲜血。云千华大呼,忙又拿出一颗千生童子给姥姥。巫宁摆手,没接丹药:“你这孩子这么铺张浪费,得来不易,好好收着。”巫宁再三推脱,借口是两丝精血而已,调养便可。

“我不知这刑仙壶里的怪物居然还活着!”巫宁心有余悸的盯着掉在一旁的刑仙壶,捂在心口的手不住颤抖。路惊奇不解,巫宁所说的怪物?不是早就神识被锁,到现应该已被刑仙壶腐蚀的干干净净才对。巫宁解释着刚刚壶内的颤动,探息到巨远魔人的神识并未消散,更可怕的是魔人的丹元完整如初,就是他吸走了巫宁的两道精血。路惊奇急忙跑回自己的厢房内,在竹床上一顿搜翻,转头才发现,将掉将落在地上的五渊行捡起一阵翻找,可奇怪的是,古书上记载的只有刑仙壶的用途与史上重大争夺之战,却没有提及到被吸入壶内还能存活的例外。路惊奇之前也问巫宁是否探寻带青羊走仙的的神识,可巫宁再三否认了。莫非巨远魔人和青羊走仙在刑仙壶内还有过一场大战,若青羊走仙的神识已不再,那刑仙壶决不能再启用,他虽不能经历那场仙魔的较量,但也知道牺牲了不少能人异士的生命,若有朝一日又放出了巨远魔人,可就浪费了青羊走仙和那些不知姓名的好人的一番牺牲!

路惊奇脸色不好的回到巫宁屋内,小姜儿安静的坐在一旁不语不知道想着什么心事。巫宁缓缓抬起头来,盯着回来的路惊奇,红着眼眶像是哭过,道:“这刑仙壶定是不能再用,方才那魔人吸食我的精血,想必神识丹元具得到增益,如若再动用刑仙壶,怕只会对那魔人有用。”路惊奇哪能不知巫宁心中的失落,她费了一身的伤抢回来的刑仙壶居然是个烫手山芋。小姜儿的疾病不定时的发作,别说巫宁了,他都着急的很。

荆明此时开门进来,看着一屋子的人神情各异,都不说话,忙打圆着:“老路,我看院子里好多稀奇古怪的果子。能吃不?”路惊奇纳闷断浪居哪来的果子。

“阵法!”

想到这路惊奇眼睛一亮,急忙狂奔向院子里。荆明一脸懵傻,心里暗想这货今天跟兔子样的蹿来窜去!

路惊奇来到一片药地,里面种着许多长相各异的花草,听巫宁说过,能在无妄咒结界里种的药草都是生命力极强的寒草,无需雨露阳光便能开花结果。在断浪居待的这几个月,他可不是混吃等死的,虽自身到现在都没有灵力,也还来不及找寻原因,但辨别草药,和阵法研究倒是长进了不少,毕竟自己记性好,聪明嘛!想到这路惊奇不禁自恋的笑出声来,随手采了几株已结紫果的药材去了炼药房。

小姜儿已在炼药房门口等着惊奇,见他手里拿着5株药材不解道:“路哥哥,这是姥姥种的睡青草你拔来做什么?”路惊奇一脸神秘的把小姜儿拉近屋内,门一关,悄声道:“你的病我有的治,你愿意不愿意?”小姜儿一听自己的病又有的解决开心的手舞足蹈,“我听你姥姥说过,这睡青草是用来画迷魂阵的!用它来暂时控制住刑仙壶内的魔人,等它出阵,我们早就把病治好了!”路惊奇一脸精明的把他的计划告诉小姜儿。可小姜儿一听刑仙壶立马就摇头了:“姥姥刚刚告诫过不可在用!会出大事的!”惊奇将脸凑到小姜儿面前:“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小姜儿眼神闪动,似乎有些动摇,可想了想姥姥刚刚被刑仙壶伤的很严重,还是猛烈地摇头。路惊奇哭笑不得:“你放心,我们有迷魂阵,出不了事!《百草灵》里说睡青草制作的迷魂阵比普通的迷魂阵强上百倍,神仙来了,也得做个春秋大梦!”小姜儿鄙夷道:“你现在未经我姥姥允许,连我姥姥的藏书阁也敢偷溜进去了。”路惊奇一脸赔笑:“别在意这些细节嘛。”

二人商量好正准备动手时,门被猛的一脚踹开了:“你们是特么属耗子的么,蹿的我连影子都看不到,让我一顿好找!”在药房里本就做贼心虚的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赶忙将手中的睡青草藏到了袖子里,待看清来人,才松了口气。

“你没长手啊,进门不知道要敲啊!”路惊奇没好气到,差点把他吓尿了。

“我敲了啊,用脚,喏!”荆明一脸无辜的伸出左脚,在惊奇面前踢了踢,趁惊奇不注意一把抢过他藏在袖子里睡青果。“藏着好吃的呢,狗东西,吃独食啊!”荆明说完,就往嘴里送,路惊奇和云千华吓得赶紧从他嘴里抠,荆明哈哈笑着:“不够你再去摘嘛,瞧你们小气的!”路惊奇和云千华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正一脸得意的咀嚼着紫色的果子,吃的满嘴都是。

“你们干嘛这样盯着我看,我怪不好意......思...”荆明感觉嚼着嚼着就像嚼秤砣似的,越来越嚼不动了。“嘭!”的一声嘴里满是紫色浆果的少年倒地摔得四仰八叉,不久鼾声四起。路惊奇两人无奈的相视一眼,将荆明往炼药炉旁的草堆上一丢,不禁暗叹,这东西果然好用。

路惊奇将荆明吃剩下的半颗与其余四个睡青果放在一个大碗里,将其捣碎。浓稠的紫色汁水在小姜儿准备好的丹鼎里沸腾着。两人等了半个时辰,只见原先还粘稠的汁液已变的如膏状。路惊奇兴奋的将丹鼎里的膏泥挖出,撞进一个玉匣内。转头对小姜儿:“你去吧刑仙壶拿来。”小姜儿有些犹豫,害怕道:“我不敢,姥姥就在房里,我怎么偷啊。”

路惊奇白了一眼眼前的小孩儿,起身出了炼药房的门,直奔巫宁的屋内,没一会便拿着一个银壶小跑回来。小姜儿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他能将刑仙壶拿出来,路惊奇嗤笑:“笨蛋,你姥姥知道我们没灵力无法开启这仙壶,我自然就借钻研名字要了来。”小姜儿猛地一拍大腿叫道:“糊涂,没灵力使唤不了刑仙壶,要这阵法何用!”路惊奇不理小姜儿自顾自的将手中的银壶摆在地上,然后用睡青果制成的膏泥在壶周围一笔一画的的勾勒着,线由南北而遇,分别往西东而去,两点顺时回归南北。阵线画完,小姜儿不禁咂舌:“这阵法是我见过最简单最不用脑子的阵法,能行吗,真是可惜了这么名贵的睡青果。”说着就要用脚踩一踩那有些弯弯扭扭的紫色线条,路惊奇慌忙一把住小女孩儿,连翻数个白眼,他做男人这么久以来最讨厌别人说他不行,:“小屁孩懂什么。把脚拿开,沾到阵线你就中招了”话音刚落,只见地上画好的迷魂阵边缘筑起一层淡紫色屏障,路惊奇兴奋的说:“成了!百草灵里就是这么写的!一点没差!幸好你没踩上,不然进入幻境的就是你了。”小姜儿听罢不经看了看被他们遗忘在草堆上的荆明,路惊奇看出来小姜儿的担心,好笑道:“睡青果没画成阵法前被人误食只会使人昏睡两个时辰,这货贪吃,活该!”

“路哥哥你瞧!”小姜儿指着阵法内的冉冉升起的刑仙壶大叫道,“怎会如此?我们什么也没做,这银壶怎么自己就动起来了?”路惊奇看着刑仙壶的漂浮在半空中,心中了然。其实这睡青果的阵法不仅叫迷魂阵也叫四足顶灵,阵法可独自运行持续造灵,东南西北为四足,具地貌形势不从四周吸食灵力以供阵法运转,幻境与灵压可谓是精密周转的且难破解的奇阵。

可奇怪也随之而来,刑仙壶似乎受到阵法灵压,壶口原本一直紧闭的银色壶盖被迫了打开一丝缝隙,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灰色气息正在从壶内飘散出来。路惊奇大惊,之前看巫宁运灵也没有将刑仙壶壶口打开,可眼前的灰色气息是真实的,莫非是那巨远魔人的神识?糟了!怕是给了困在里面的魔人机会,要逃出来!惊奇全身一阵恶寒,这要是放了出来,五渊不得吃不了兜着走,身为罪魁祸首的自己也要被讨伐,连累了小姜儿他们,自己可就罪大恶极!此时路惊奇的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把手伸进阵内去捞那银壶,小姜儿见势不妙刚要提醒,却不及拦住惊奇的身子,也就一霎那的时间,路惊奇的手刚伸进阵内,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猛地拉了进去!一股熟悉的压迫感紧随着而来,路惊奇猛拍着紫色的屏障在里面呼喊着,任凭他怎么使劲儿撞那屏障都出不来!在阵外急坏了的小姜儿却根本听不到路惊奇在说什么,焦急的在阵外踱步想着怎么解开这迷魂阵,可就在一抬眼见却发现阵法内的路惊奇居然凭空消失了!

“路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