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六章 百生通晓,千生客栈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路哥哥,其实你不一定要跟着我一起来的。”云千华一身雪衣,头上戴着碧色的纱巾只露出了明亮的眸子,她心里明白救姥姥不是路惊奇的分内之事,她已经麻烦他够多了。路惊奇其实知道,他来到这个被称之为五渊的地方已有数月,对于小姜儿这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妹妹来说,他很是暖心,总是撵着自己一口一个叫着路哥哥,这种陪伴让自己不禁想起了年迈的父母,既然来到了五渊则安之,答应了小姜儿的事儿就一定要帮到底,毕竟这个妹妹真的不赖,等一切事情结束,自己就带着健康的小姜儿给自己父母看看。

“说什么胡话呢,我是你的路哥哥啊”路惊奇宠溺的摸了摸云千华的头,一旁的荆明两眼直翻:“我要呕了,你个憨憨,你带上我干嘛啊,我在那小木屋等你们回来不好么!”荆明欲哭无泪,招谁惹谁了,赶了这么个趟儿。路惊奇两眼狠狠的瞪过来:“有你插嘴的份儿么!”

路惊奇说罢就拉着云千华往前走,走了2里路,隐约听见前面有争吵声。

“姓元的,有本事别叫你的狗来欺负我,咱们正大光明比一场!”

“你说谁是狗呢!它是我儿子,一个打你十个的尧狼!你跪下来叫爹,我就放过你,嘿嘿!”

“元卓!你休要过分!”

路惊奇一干人走近一瞧,见林子里有三个人剑拔弩张,其中一个跟瘦猴儿一样的男人,金衣裹身,却一脸狂妄之相,脚下还趴着一团白影,想必就是那尧狼。路惊奇在五渊行上看到过拓元国的古载,拓元和为生,斗为耻。怎么帮家伙如此张扬。

“这里已经是拓源国境地,拓元国的国律是禁止私下斗法的。”路惊奇抱手上前一鞠。

“快快离去,莫管闲事!”一个身着土色麻衣的男子手持断剑直指路惊奇。

“你给我闭嘴!轮得到你这条狗替我开金口?又来一个开荤的,都得留下陪爷耍耍!”瘦小的金衣男子猥琐的笑着,粗鲁的一把推开自己身边的仆从,被推开的仆人眼神晦涩的默默向后退去。

云千华一把将路惊奇和荆明拉向身后:“你叫元卓是吧?什么时候恒天派落得如此污浊,竟由你这等小人带着畜生来撒野!”

“知道老子是谁么?老子是恒天派的二当家!元厉是我爹!”元卓一脸的天不怕地不怕。

“有辱家门,有辱师门,以强欺弱,更辱金甲!你这个坏蛋小小空顿境就出来撒野,丢人现眼!”

元卓听眼前的一丁点大的小孩儿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恼怒不已,二话不说直接翻出一掌打向云千华。云千华心惊,暗骂阴险小人!好在眼疾手快一个侧身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劫,并连忙回神蓄力挥出左拳,回了过去,元卓早就看出来眼前的几个人连灵力波动都没有,一边讥笑女孩儿自不量力,一边慢悠悠的欲接住这一拳,可他哪知云千华本就天生大力,这一拳将他猝不及防的给打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直接晕了过去!本以为是场恶战,却不知这元卓在空顿境却这么不耐打,倒也让云千华等人傻了眼。恒天派?就这???

这时,原本趴在地上的尧狼见自己的主子重伤不醒,立刻眼毛红光,作势要扑向在旁的云千华三人。路惊奇此时后悔不已,这尧狼有灵力波动,小姜儿虽力气大却无灵力可言,自己和荆明就是个废物,一爪子拍下来,身魂两半!今儿怕逞英雄没成,命要没了!

一声哨笛响起,三人一兽的僵局打破,那原本蓄势待发的尧狼听到笛声后,居然收起了利爪,眼神变的温顺起来,舔着自己雪白的毛发,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远处,土黄色麻衣的仆从恭敬的做了个礼,“傅鑫告辞,多有打扰。”说罢将地上不省人事的元卓扛在肩上,转身就要走。

“我们伤了你的主子,你不记恨,反而救了我们,这是何意?”路惊奇好奇,看这仆从身形健壮倒也是个修士,定能看出自己和朋友们是个连灵力都无的凡人,怎会不报复。那仆从似乎没听到他的话似的,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路惊奇等人心惊,不御剑,不御兽,大基境以上的修士才可以飞去自如!这是有意放他们一条生路!一个仆从居然有大基境以上的修为,可那个元卓却弱不禁风的,实属奇怪。路惊奇心有余悸的看向小姜儿,世间凶险,要不是今天有小姜儿出手,他和荆明可就要吃苦头了,下次再也不乱逞英雄了。“哎?刚才被欺负那人呢?怎么连个谢字也没,就跑没影了,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荆明悻悻的看着周围,也没找见刚刚被元卓整的狼狈不堪的人。三人也没把刚才树林里的一切当回事,只是都默契的想着,以后千万别再碰见,自己惹不起!

不知不觉路惊奇等人已进入拓元国城内,这拓元国可比自己住的炢炦山热闹多了,大大小小的集市上卖着形形**宝器仙兽,一路走过,最起码一条街上开了五六家的珍宝楼。荆明没见过如此壮观的闹事,看着琳琅满目的珍奇异宝,和路惊奇两人抓了抓腰间的钱袋一脸猥琐之相。“老路,这里买东西都用灵石?不用什么银子之类的?或者银票?”荆明看着自己钱里被云千华装满了五颜六色的晶石,甚是不可思议。“错,是灵石比金子还要值钱。普通百姓买点物什都用金银,你以为灵石那么容易得的?”路惊奇不屑一笑。荆明不以为意,这么多,他们也算是个富裕人家,应该啥都买得起!

众人本想着靠五渊行古载上的地图找千生客栈,可是路惊奇翻了半天的乾坤袋都没找到,顿时有些懊恼的看着小明:“你这猪脑子,让你把五渊行带着,你是不是又贪喝女神家的龙跃酒,忘记把书放进袋里了?”荆明一脸无辜:“昨晚那个神仙姐姐让我陪她喝的,我想着要把书放进去了,谁知道那龙跃酒这么好喝,贪杯了,嘿嘿!”路惊奇无语,还好他之前就大略看过拓元国的地图,千生客栈本就是拓元国最有名气的地方,应该不难找,他脑海里只记得在城南方向!

众人来到一条名为长虫的窄巷,巷口比较小,只能容纳一个人单独走,三个人小心翼翼穿过了几条窄巷后,一座足足有12丈高的酒楼坐立在巷子出口。酒楼通体朱红,麒麟雕文,一条巨大的魔龙浮雕盘旋在楼腰,魔龙两眼镶嵌着两颗红色的晶石的门前竖立着两座铜像,看不出个形态和意境,但只看一眼就让人不禁胆寒!

“是玄色大妖的灵石!还两颗!这楼主富得流油啊,我滴亲爹啊!”云千华不禁有些惊叹这楼主财大气粗的豪迈。

“小姜儿你学坏了,看见有钱的就叫爸爸??”路惊奇嘴上吐槽着,小手不禁再次摸了摸身上的钱袋,在其它的珍宝楼可以,可是眼前的所谓的千生客栈,可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就算把他们三人加在一起都卖了不够买它门前一座铜像的。云千华也为难,可为了姥姥寻药,倾尽家底也要寻来!

“老板!给我来一瓶千生童子!”一个填糯软萌的声音响起,原本喧闹的客栈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颇有玩味的盯着站在中央显得格格不入的三人。虽说千生客栈听起来更像是个酒楼,可这里不仅是个酒楼更是个云集天下瑰宝的藏宝楼!云千华,见四周无人搭理他们几个,便又提高了嗓子:“老板!老板!老板!老。。。。。。”千华刚扯开嗓子没几声,便被突然飞过来的一颗果子给堵住了嘴吧,云千华一惊忙想着吐出来,可果子不大不小裹在嘴里,怎么也吐不出来,望着路惊奇支支吾吾干着急。

“谁打扰我的雅兴,害我与鹰歌弈棋都输了。”一个棉棉柔柔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只见一个身着红衣裙的窈窕女子的围栏处一跃而下,手中的雀扇轻摇着,朱唇微勾,缓缓落到路惊奇面前,身子就像蛇般柔软无骨,盘在路惊奇身上一阵瞧,眼里尽是妩媚之色。芊芊玉足咻的一声踢向云千华的脖子,果子随即从云千华的嘴里蹦了出来,差点被呛窒息的云千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女子。而那位鹰歌也从楼梯上缓缓而下,脚还没沾地,变幻化成一只绿色长着薄翼的小飞兽落在女子的肩上,淡淡的盯着路惊奇三人,路惊奇被眼前娇艳的女子盯得头皮发麻,却也并不排斥她的目光,反而有些享受起来,这女人的美和静兰女神比起来各有千秋!

云千华看着眼前莫名的女子在纠缠自己的路哥哥,就不由得有些不舒服,小小的个头,撑着腰大叫着:“吵你的是我,你缠着一个大男人干什么!羞羞!”小而甜糯的声音一下子引来了女人的注意,女人噗嗤一笑,娇声道:“我说哪来的奶娃叨扰的我头都疼,方才是你在唤我?”云千华被这女人炽热的目光盯的羞红了脸,没又搭理她。“方才也是你开口就是一瓶千生童子?”女人见她不搭话,又问道。这下云千华眼里放光道:“对对对,正是如此,可有余存?快快拿来!”女人淡淡的盯着眼前的小女孩,半晌突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路惊奇错愕,眼看客栈老板就要走远了:“老板如何称呼,在下路惊奇,因家中长姐重病在身,需药医,刚才家妹的莽撞还请原谅。”路惊奇汗颜,看来这老板还是个有脾气的,吃软不吃硬的。

“有病就去医阁,我这只能火化!”冷漠的男声打断了路惊奇的道歉,三人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的样貌突然间幻化成一个青年,依旧一身红衣,可原本娇艳的面容一下变成了一张带着面具的男面。面具下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深不见底,看的路惊奇三人从脚后跟凉到大脑门儿。

路惊奇镇了镇心神,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客栈主人为何忽男忽女,这些都不重要,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千生童子。“听闻拓元国的千生客栈响名五渊,千生客栈的千生童子是包治世间千伤百毒,价值不菲,我等是想买一些回去。”路惊奇上前作揖恭敬道,“也罢,看你如此成心,我不防告知于你,本仙乃拓元国的国师,名千生,这客栈的意义就不用细说,想必你们也是第一次来,这儿的规矩你们必须得遵守。鹰歌,来。”三人面面相觑,怎么买个东西事儿这么多!只见一个小绿影飞到三人中央,给了他们三个腰牌,腰牌上写着一行小字:世间得宝,以珍换宝。一经交手,无理奉还。路惊奇读着上面的规矩,心里不经吐槽,这不就是买了东西概不退换的意思,这酒楼居然也是个坑人的地方。

云千华就对这意思不解了,买卖就是买卖,一物换一物是什么意思。“小姜儿,不要钱的,拿你身上值钱的宝器跟他换!反正静兰姐啥神器都不缺。”路惊奇云千华挤挤眼。不远处的男人也没做声,阴森的面具下让人捉摸不透。

云千华不舍得拿出了上次从姥姥房里偷来的小银船,男子接过手,放手上细瞧了一番:“北江玄铁而筑,加了玄色大妖的精血,万年不腐,不受忘极火之化,不错是不错,可惜这东西我有的是一堆,不值钱!”云千华张了张嘴巴,尴尬的说不出话来,也对这么奢华的酒楼怎会缺她这样的东西。半晌,男子淡淡道:“进我这千生客栈的人,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大修士,只要是前来讨宝的,都带着我满意的东西,可你们身上没有一样我能要的,你们怎么好意思踏进我这里的。”路惊奇等人这下懵了,身上这么多的宝器却换不得一颗千生童子,这也太扯了。刚想跟老板求求情,男子紧接着道:“你要我的千生童子不是不可以,只是还有一个规矩没有明写着,对于你们来说也是个法子,况且我看你顺眼,也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男子说完轻笑着,将自己披散到脚踝的黑发用一根竹筷轻巧的挽起,随即大袖一挥,一张上好的檀木桌拉倒四人面前,桌上一次摆放着三个玉碗,大小不同,色泽通透光滑。路惊奇三人一瞧碗里干净的见底,疑惑道:“这空碗是干嘛的?”男子冷哼:“无知小儿,这是本仙酿的千生酒!”路惊奇惊讶,说着就要拿手去戳一戳万里是否有真有酒。谁知被千生啪的一筷子拍开,“把你的脏手拿开,我的酒岂是你用手摸的!这酒是我的大作,若是被你搅得浑浊不堪,岂不是在侮辱我?”路惊奇这举动算是给千生惹生气了,心里直犯嘀咕,不给碰就不给碰嘛,还打人。

千生将三个碗推道众人面前。此时客栈里喝酒谈生意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纷纷前来围观。“有什么好看的,不就喝三碗酒么,有什么大不了,想当初我一人脚踩两箱啤酒,撸着2斤牛肉,三碗酒这能难得了我?”一旁从开始就没发话的荆明,看到酒就来劲儿了,这种小事他在行!

“哎,我说小哥,你模样倒是俊秀,可肚子里却没什么墨水啊!”旁边围观的一个中年男子一脸不屑的讥笑道。

“是啊,这千生的酒,一碗名为醉仙,二碗名为伏魔,三碗则是赋梦。听说只有喝完这三碗酒,这前生客栈的宝物你随便挑,之前好像极乐仙官喝光过,挑走了一件大宝贝呢。不过你嘛,能喝完第一碗就不错了,就连我们修士都得忌惮三分,你这一丝灵力都没有的小生,我看吹牛皮罢了!”此刻另外被挤在外围的小青年也不甘示弱道。

站在桌子另一边的千生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三人,并未说话。路惊奇听了旁边人的你一烟我一语,心里开始打了退堂鼓,看来这酒并不是那么好喝的。

“你们还喝不喝了,别扫了我们的兴啊!”刚刚讥讽的中年男子有一脸不耐的催促道,路惊奇和云千华就在尴尬之际,只见荆明一个箭步冲到桌前,端起第一碗“醉仙”,咕咚咕咚的灌下了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