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五章 巫宁重伤需要医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三人回到断浪居已是将夜。竹屋大门紧闭,屋内烛火通明,路惊奇内心忐忑,双脚踌躇不前。云千华更不用说了,露在纱巾外的两眼珠子可怜兮兮的望着大门,想进又不敢进。

“你们等啥呢!等天亮啊!破地方冷的很,我快冻僵了,能不能啥事进去再说啊!”荆明冻得抖瑟着身子,吵嚷着。

“进屋吧。”

屋内的女声显得有些疲惫。荆明一听乐呵了,“看!主人家都开口了!”说完迈开大脚丫之就往里冲,路惊奇见荆明大摇大摆的闯了进去,心里大叫不好,可人都进去了也没法子了,便同云千华硬着头皮 跟在了后面。

竹屋内,巫宁眉头紧锁端坐在桌前,一个银壶摆在烛台旁,一串串诡异的符号紧密贴合,印在壶身,壶身中央刻着一个血红的大字,弯弯扭扭的,笔画很多,看起来像是很古老的文字。

“静兰女神,我和小姜儿一时贪玩跑出去了,要怪就怪我,您莫要生气。”路惊奇知道自己闯了祸,从进屋开始低着头一眼都不敢正瞧巫宁。

巫宁盯着身前一位跟路惊奇差不多的男人,而男人也正惊讶的瞪着她!巫宁未做理睬,语气平静道:“无碍,回来就好,和你这位友人回房休息吧。小姜儿,你也去吧。”

早就缩在一旁连句话都不敢说的的云千华听到姥姥并没有发难的意思,这才欢喜的抬眼望向自己的姥姥。

烛火幽暗,千华见巫宁面如土色的端坐着,全身上下的衣袍破破烂烂,嵌着泥灰,脸上胳膊上还有数道深浅不一的血痕,心乱道:“姥姥!您为何脸上身上有这么多伤口?这么严重!您这是去哪!?金蜮虫膏还有吗?我现在就给您磨去,我和路哥哥......”

巫宁疲惫的摇了摇头,拦住了准备奔往药阁的云千华,眼神示意着他们赶紧回房。千华心疼的要命,眼珠里泪水打转,她从来没看到过姥姥这般狼狈,在她记忆里姥姥都是明媚动人,一笑万花羞的仙女,自己就出去贪玩了两天,如今坐在眼前的美人儿哪还有个人样。路惊奇并未说话,而是细细打量着巫宁,一脸肃重的瞅着那血痕边缘呈现的焦灼状,一丝丝猩红不断渗出,伤口处还有着浅黄色止血药粉的残留,看样子是做过处理的,奇怪的是伤口没有结痂凝血,反而如新。

“不急静兰姐,你这伤是那破铜壶外的金莲阵所致?解药是有但,不知从哪儿寻得。”路惊奇若有所思道。

巫宁听罢一脸惊诧,这孩子竟知她身上的伤口源因。路惊奇看着巫宁那恨不得把自己看穿的眼神,噗嗤笑道:“我的女神姐姐,您的记性可真差,上次您丢给我的五渊行古载,我都看得差不多了,就算我这等俗子莽夫没有你们与身俱来的灵资,但我脑子好使啊!过目不忘!”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荆明可就耐不住性子了:“老路,你怎么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先是认了个满天飞是人是鬼都分不清的妹妹,现在又来个满身都恐怖疤痕,成人成鬼都说不清的姐姐!屋子里就一根蜡烛火飘忽不定的连个灯都穷的没有!老路你睁大眼睛看看这什么鬼地方,你怕不是被猪油蒙了心!我真是要崩溃了,我TM的这是在哪儿!”满脸哭相的荆明噼里啪啦抱怨完一大堆,两眼汪汪的望向自己的好兄弟,渴求路惊奇能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把自己扇醒。

路惊奇果然不负众望,一个大嘴巴就扇了过去:“说正事儿呢,闲人死开!”

众人静默......

“静兰姐,我在五渊行上了解到,你这身边的铜壶名为刑仙壶!”路惊奇眼睛一咪,举起桌上的仙壶,颇为得意起来。

这刑仙壶顾名思义,是强行收取修士的丹元和神识锁入壶中,进行炼化的八品法器。与这仙壶相辅相成的的另一件宝器是刑仙秘籍,里面的咒术可配合着刑仙壶,炼化抢夺来的丹元,使自身修炼大大提升。这秘籍和壶原是巨远魔人的修炼法器,因为巨远魔人生性冷酷凶残,用这等邪门歪道,罔顾他人性命作为自己的修炼基石,所以整个五渊民怨四起,便有了众多修士围剿巨远魔人这一战,史称封魔一站。而巨远魔人食人丹元,御人神识,修为与日俱增,修士们敌不过,便纷纷请当时的青羊走仙出山。青羊走仙乃五渊四大走仙之一,飞凰满境期,实力雄厚,与巨远魔人拼了三万六千招,从青羊城打到了莲云岛,打了足足八百里。可巨远魔人阴险,见自己打不过青羊走仙,便动用刑仙秘籍和刑仙壶,将青羊走仙的丹元吸入刑仙壶内,而巨远魔人也吃了招青羊走仙的困山伏咒,神识与丹元被打出了身体,一同被吸入了刑仙壶内!躯体最后被别的修士放入无尽池销毁。而青羊走仙仅存的一丝神识则固化为金莲阵封印着刑仙壶,防止巨远魔人再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在此事之后,修士们见巨远魔人神识已封,便将躯体被扔进无尽池销毁。也有许多修士想打刑仙秘笈和刑仙壶的主意,能抢到的,却不知如何解阵,故残的残,死的死,可谓惨重。

好在鹤洞的棏卦走仙与青羊走仙乃旧友,修为颇高,在五渊德高望重,人品如何皆有认可,金莲阵乃是他和青羊一同参透的保命阵法,便将刑仙壶封印在棏卦走仙的鹤洞里,好让世人少了纷争与血腥。至于那本刑仙秘笈戾气腥重,被棏卦走仙扔进了无名渊。

路惊奇咂了咂嘴,说了半天,他还真真有些口渴:“话说这金莲阵有多大的威力,就不用我多说了,看看静兰姐就知道了,但凡被金莲阵伤到,皮肤上都会留下焦灼之迹,久久不愈,无时无刻不被火燎之痛所侵蚀着,除非有千生童子!不过这童子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巫宁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的少年:“余公子,你说的这些都是我给你的五渊行上背下来的?”路惊奇不在意道:“这不算什么,这种跟百科全书一样的东西,别说一本了,数百本都不在话下!这根小说一样,我最喜欢了!”

巫宁眼里泛喜不曾想路惊奇这小娃的领悟能力这么高超,可脸上犯了难:“这千生童子,我道有所耳闻,乃是千生客栈的东西。据说是一个妖人所制,是将惊厥鸟的眼泪放入北江玄铁制成的丹鼎内,再用忘极火足足烧个三十一天。千生客栈的主人是个怪人,千生童子归他所有,想要得到实属不易。”

“什么人妖?!”此时委屈巴巴缩在角落画圈圈的荆明听到这儿,啪的站起身来,两眼直放精光,“这地方还有人妖?这么刺激!!哪儿呢?哪儿呢?”激动地拽着路惊奇的胳膊一顿乱晃。

“我说小明,你长耳朵没,是妖人!不是人妖!取你狗命的那种!”路惊奇看着身边一脸猥琐之相的荆明汗颜!真是白瞎了一张好脸,居然还是个变态!

巫宁神情凝重暗自叹了口气,转而眼神温柔得望着云千华:“小姜儿,我这伤是注定治不好的,刑仙壶你拿着,姥姥能帮的只有这些了,我如今对你怀有很深的亏欠,”巫宁红着眼眶,心里揪着疼,她的秘密终该告诉孩子的,是仇是恨,自己也不奢望能等到原谅,便忍着伤口烧灼带来的巨大疼痛,继续说道:“小姜儿,其实......”

“姥姥!您别说了!这是我从炢炦西山采的抓耳,您先用它吊住丹元,省的耗费修为来支撑自己。”云千华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粉色的锦袋,数十朵小黄花,噗的从袋口里簇拥出来,甚是可爱!路惊奇心有余悸的看向云千华嘟囔着:“之前还骗我说有毒,原来是个大宝贝!都能当人参来吊命了。”

“姥姥,路哥哥,我决定了!”云千华目光坚定,“我要去千生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