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四章 闯鹤洞,偷仙壶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此时棏卦仙府

“潘大公子,不是老身不愿解这后半局,而是不能解!”一个墨绿色布袍的老者正捋着自己的胡子,面色为难“你也知我棏卦仙府的规矩,莫要欺我这老头了。”说罢,两眼一闭不再理会。

而此时坐在老者对面的正是莲云潘氏的两位公子,长子潘绪,和次子潘唤宇。

本一直坐在一旁闷头不吭声的潘唤宇听到棏卦仙人的话,便第一个不肯了,恼怒道:“你这老头!东西也拿了,做事却做一半!有意消遣我们不成?”说罢作势要掀了面前的梨花木桌。潘绪见自家兄弟如此莽撞不知礼,心下冷汗直冒,连忙呵斥住了潘唤宇,并满脸歉意站起来,朝坐在对面不为所动的棏卦走仙连连道歉:“李仙人,家弟心思简单,行事颇不成熟,望李仙人能原谅他这一次。”潘绪一边说着一边擦着额头冷汗。他当然知道这棏卦走仙是个什么人。别看这对面的老者瘦弱无骨、不禁风吹的模样,那可是五渊德高望重的人仙中期修神者,脾性难以捉摸!就是以预知天机名扬五渊,算卦需付一物即可,非金银珠宝,也不是什么仙皿神器,他要的东西,也是看心情说了算,但凡算的卦,解一半留一半,这是规矩,若好言相劝后还是胡搅蛮缠的人,被打成瘫痪的也不在少数。

“要不是父亲和棏卦走仙有些交情,以二弟刚刚的胡闹作为,怕是要被人仙境的李仙人打成残废了。”潘绪见李仙人没有责罚的意思,暗自松了口气,随即向一旁满脸无辜的潘唤宇低声警告,潘唤宇一听是人仙境也是一身凉意顶到后脑勺,立刻乖乖的坐了下来,不敢再有动作。

“老身与令尊也算有点交情,你们临走前不防再送你们一样东西,”老者随手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幻化出一张黑色的符咒,符咒上红色线条凌乱,看似毫无章法,一个不大不小的黄色“魂”字写在中间。

潘绪一看,大喜过望!连忙谢过便将符咒收进自己的乾坤袋中。他深知这驭魂符来头不小,能招魂且运用之。驭魂符也分大咒与小咒。这张虽是小咒,却能召唤地下数千鬼行军为自己所用,到时候凤凰湖一劫定能有所帮助,此咒不一定能救你们性命,但你们的命不一定因此而消。”潘绪听得有些云里雾里,既然李仙人给的自己好好守着便是了,回过神来刚想再三好好言谢,转眼却已不见棏卦走仙,只留下一个小少年,伫立在桌前。小少年双眼空洞,木讷道:“二位公子请回吧,我家仙师已前往鹤洞休息了。”

潘绪与潘唤宇两两对视,也没多虑,告别了小少年,便回去了。

而此时的鹤洞内已是闹翻了天,女子呕着污血衣衫褴褛满身是伤,清丽的脸上印了数道鞭痕,狼狈不堪。双手却紧握着龙牙双刃匍匐在青石台上,眼神狠厉。

照这情势看来,这里刚刚发生了场恶战!

眼前,一座莲池坐拥鹤洞中央,偌大的莲池里均匀的分布着8株金色莲花,一道道金光比直地从金莲中心向外迸发,远处看着倒像是一个芒牢。芒牢中间,一个个金色符字紧密联合,结成了一个球状的金网,似乎是在保护里面那个铜壶。

女子强撑着满身伤痕,满眼不甘,未等嘴角的血迹干涸,朱唇紧念术语,双掌御灵张开,手中的龙牙双刃瞬间腾空快速旋转,隐隐散发着嗜血的红芒,

“去!”女子术语念毕,将龙牙双刃托掌而出,自己一个飞身,瞬间一层厚厚的紫色光晕围成一个球包裹住全身,随即连同“龙牙”猛地向金莲芒阵进攻。

可还未近身那铜壶,三四条金芒忽的从芒牢中抽出,直逼女子!

本以为可凭借护心咒躲过一劫,却未料那金莲芒阵一个快鞭,竟抽碎了护住全身的紫光球!将龙牙双刃也弹飞了出去。

金色光鞭狠狠抽在了女子身上,顿时留下数道“滋滋”冒着焦烟的鞭痕。那光鞭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疯狂的抽打着在地上痛苦翻滚的人,身中数几十鞭的女子疼得龇牙咧嘴,还未等她从痛楚中缓过神来,紧接着,其中两道光鞭停下了鞭挞,转而缠住了她的脚踝和脖子,直接将她吊了起来,金色的光鞭紧紧圈着娇嫩的肌肤,没一会脚腕和脖子上已勒出血痕,泛着阵阵黑气。

被吊在半空中的女人苦不堪言,无论她试了多少种除阵仙法,可这金莲芒阵牢不可破,越缠越紧,再这样下去,刑仙壶没拿到,自己可就真就在这被分尸了。

金芒力量越来越猛,就在巫宁快被勒得喘不过气儿的时候,洞口处一道白光忽闪而来,直面女子命门!

“嘭!”的一声巨响,原本紧紧缠着女子的两道金芒,像是吃痛般般快速的收回了触角,咻的一声逃回了芒牢里。

八条金色光鞭一瞬间没了下去,全部缩回了八朵金莲中,只留下一个铜壶空落落的悬在半空。巫宁没有了金芒的束缚,身子一空,重重的的摔到了地上,本就被摧残的体无完肤,又来这么一下子,不禁又呕了几口污血。

虽然此时的女人已经毫无斗力可言,可眼里却是满满的戒备,紧盯着洞口的来人!

“闯我鹤洞者何人?”一个看似瘦弱无骨的绿袍老者正伫立在洞口,捋着自己白花花的胡子,幽幽的望着趴在地上怜如刍狗的女子,看似在询问,眼里却一片清明。

“火雀族幺女?!”

巫宁看清来人之后,暗暗叫苦,看来今天怕是要命丧于此。这老头一来就给她灵压威慑,她的修为区区中基境三层怎能敌得过人仙境!若自己未负重伤,或许能借机隐藏再寻机逃跑,可现在的她手无缚鸡之力,稍有念想,这老怪就能轻而易举的一掌拍死她。想到这,巫宁顶着巨大的灵压威慑,用仅存的灵力裹身,强撑着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即将腰间的黑色锦袋取下,一掌将悬在半空的铜壶快速吸入袋内,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呵,黑龙袍这样的五品仙宝你都有,你这云浮国的圣太后可没白当。”

巫宁一愣,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前的老者,紧护着腰间的黑龙袍恶狠狠道:“棏卦走仙对不住了,这刑仙壶我必须拿走,今天就算是死在这我也得搏上一搏!”只是她不解,这棏卦走仙明明与自己并无来往,却认得自己。

“无妨,这刑仙壶本就不是老身的东西,只是暂时看管罢了。今天你若是走得出这洞口,这刑仙壶便与你是有缘人,你拿走便是,李某不怨。”棏卦走仙捋着胡子浅笑道,脸上丝毫没有恼怒之意。

巫宁看这老头一脸的笃定之色,不禁恶寒,看来他有九层把握赌我打不过他,这贼老头!

不过谁说要拼个你死我活了,巫宁心生一计,转而眼生魅色笑道:“老仙人,我论修为定是打不过你,你堂堂人仙境,捏死我这中基境定是易如反掌。何不两心放宽,就将这铜壶赠与我可好?”

棏卦走仙依然浅笑着,并未答话,只是缓缓伸出指尖,不一会一只只大大小小的鹤灵散发着这荧光环绕老者周围,紧接着一股更大的灵压猛朝巫宁压来。

巫宁心下一惊,不好!是“一点鹤”!要是被这一指点中,万千鹤灵能将她半生修为撕咬殆尽!她本想这老怪定不会将刑仙壶白白送给他,她说这么多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趁机抢走铜壶罢了,谁知这老头二话不说就要取她性命,下手可真够狠的!

巫宁气急,强忍着剧痛,立刻屏气凝神,双掌运灵,一时间,腰间的黑龙炮乾坤袋急剧抖动,不一会一块巨大的古镜从“黑龙炮”中飞出,足足有一人高。巫宁心喜,覆手收回灵力,眼见千万只鹤灵来势汹汹!逼近命门!巫宁身形一闪,转眼就跃进了古镜里,没了身影。

“穿光明镜!”棏卦走仙眼神一滞,见那女子与突如其来的巨大古镜瞬间消失在洞内,自己所有的鹤灵都扑了空,老者的眼睛渐渐凝上复杂之色。

鹤灵散尽,洞府内安静了下来,棏卦走仙静立在金莲池边不温不怒,看着空空如也的池子,若有所思。

一指鹤对他这个修为的人来说,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过招,他本就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现在反而更加有意思了,这云浮国的圣太后可真不简单,也不知他半年前算的这一卦是否就是此女子了。

老者走出洞口,望着眼前整片鹤山,满眼悲戚

“万山兄,你在刑仙壶里到底受了怎样的苦楚。若是有缘人带走了仙壶,你是否会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