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三章 宝洞敛财,巧碰熟人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好冷啊......”

路哥哥!

路哥哥!

......

谁?!谁在叫我?

此时一个男子正一丝不挂的躺在石板上,湿漉漉的短发上粘着灰土,嘴里的低喃着,久久不见醒来。

石壁顶上一颗颗莹润可爱的小水珠滴淌着,时而溅落在男子白皙的肌肤上。

“我特么脸都丢光了!”路惊奇一个鱼打挺的翻起身来,抱头大喊,过了半响,路惊奇慢慢睁开眼看了看周围,潮湿的岩壁,又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脸,过了好久才松了口气,刚刚做梦梦到自己在雪地里裸奔,怎么跑都跑不出去,真的太特么可怕了!

路惊奇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却看到满手的泥垢,心有后患的摸了摸全身,还好没缺胳膊少腿的。自己不是掉进炎沼了么,怎么还好端端的躺在这里,这是什么地......?!

怎么哎!?我衣服呢???

路惊奇见原先身上的鹤云榷锦袍不见了,连那双一看就价值连城的鎏金靴都没了,只有自己细皮嫩肉的胴体此时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里,路惊奇羞的脑中嗡嗡作响,气血上涌......

这谁特么有脸走在大街上!丧心病狂啊!

“路哥哥!你醒啦!”这时云千华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满心欢喜的捧着大片叶子屁颠屁颠的跑来。

路惊奇见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急眼了“别过来!别过来!小姜儿!你,你,你个女孩子没看见我没穿衣服啊!”

千华被吼的一愣,停下了脚步。半天弄明白路惊奇的语意后,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一屁股坐到了路惊奇的旁边,路惊奇已被这小鬼头毫不在意男女之别的举动整的哑口无言,还好是个小屁孩不成大事儿。

云千华将手中的叶子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却没怎么瞧他,路惊奇心想估计刚刚躺这么久,小姜儿早就将自己欣赏了个遍,想到这路惊奇就是一阵羞愤,气急败坏的一把夺过了云千华手里的东西,只见几个大大小小的黄色野果子静静躺躺在叶子里。

“吃吧,这岩洞里能吃的就是这个了,将就一下吧。”路惊奇此时也觉得肚子空落落的,便狼吞虎咽起来。

听千华的口述,他被金蜮虫草拖下炎沼后便昏迷不醒,随着泥石流无意间撞进这不知名的岩洞,除了衣服被炎沼烧殆尽,身上却没有没有半点烧伤的痕迹,这炎沼温度高达几千度,一般人掉下去烧的连骨渣子都不剩,而他自己没有灵力护身却什么事也没有,这让路惊奇和云千华怎么都无法解释的。

“你怎么不多摘两片?我上面也要遮遮啊。”路惊奇三两口吃完了野果子,问千华要了银丝线,将手里剩下的两片大叶子三下五除二的缝合成了裙子,往身上一套还别说挺合身,两条白皙的大腿隔着裙叶若隐若现。

云千华看他手法如此娴熟,不仅拍手称赞,路惊奇两眼一翻,细品好歹自己的相貌也算人中龙凤,怎么也没想到人生第一次穿草裙不是在夏威夷,而是在这破岩洞里,还看起来这么骚气外露。

可结于眼下最严重的问题:路惊奇知道,巫宁怕是已经再回来的路上了,要是让女神知道自己带着小姜儿偷跑出来还惹了祸,不得被扒拉层皮!

“小姜儿,这什么地方?你查过路线没?”路惊奇看着洞口出亮堂堂的,却看不清楚外面是什么,便伸手戳了戳,惊讶的发现这洞口处像是由一层透明的薄膜封住了一般,柔软富有弹性。

“这是结界,外面是炎沼泥流,出口在应该在反方向!”云千华刚说完,路惊奇便吓得缩回了手,这要是被自己一手指戳破了,让炎沼泥流给淹了,那真的是作死啊。

云千华也没再做过多的解释,拉起路惊奇就往岩洞深处走。越往里走,岩洞四周的可见度就越来越低,因路惊奇脚上没有鞋子,千华又走得快,光溜溜的脚好几次都被石板上的尖棱扎破了皮,刺的生疼。

“我说小祖宗,你慢点行不,我脚底板都被扎成蜂窝煤了!不放干我血你是不快活是不?”路惊奇又疼又无奈,也不好发作,他现在一心就想出去,这破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待。

“到了。”

只见他们在周围一片绿莹莹的地方停了下来。光线极为昏暗,在绿色光照下隐约能看清是面前是6条成扇形分散开来的石道,每条石道前面都有一层水帘垂挂,淅淅沥沥的,看不清石道内的样貌。

“小姜儿,这里有6个石道。那你应该知道走哪一条吧?”路惊奇急急的看向一脸淡定的云千华。

“不知道。”

“你......”。

“你晕着的时候,我想着给你找点东西吃,所以我最开始走的是左边第一条,那是条死路,里面有几只我没见过的灵兽很凶,不过都被我打死了,还取了他们的晶石,至于其他几条石道里我就不清楚都有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本想着摘完野果,我再去别的石道探探路,但听到你醒了,我就赶了过来。”云千华无辜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两手一摊。

路惊奇知道时间宝贵,也不跟云千华啰嗦,横竖都是闯一闯,想着自己的幸运数是3,便拉起千华就往第三条石道道走去。

俩人冲过水帘一头扎进石道。路惊奇本来还想石道内这么黑自己身上没带什么照明的东西,却没想到石道内设有层层水帘,水帘撞击石板,常年下来形成一条条拇指粗细的水沟,水沟里都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茎类植物,这水草有着笔直的根茎,根根分明,不高不矮的独立生长着,正是因为这些密密麻麻的水草散发着绿莹莹的光,让原本漆黑的石道有了光照,还算能看清些。

路惊奇心想这东西和石道外那些绿莹莹是同一种东西,不如正好折一把在手里,用来照明以防万一也是好的。想着,便蹲下作势要去捞那水草。

“别碰!”

路惊奇被千华突如其来的怒喝吓得一得瑟,光着的脚丫踩到水滩就是一踉跄。云千华眼疾手快,一把捞住男人的腰肢,往回一抱,路惊奇就这么猴在千华的身上,脸上又惊又怒:“你神经病啊!吓死人啦!”

“路哥哥,你先从我身上下来嘛,你还是很重的.......”千华有些歉意的看着被吓得不清的路惊奇,这哪是之前那个风度温润的翩翩公子,现在倒活脱脱像个猴子。路惊奇吃瘪,脸涨得通红。

“路哥哥,刚刚小姜儿可是在救你呢,这吞魔草可不能乱碰的,”话毕,千华手持银针飞快振出,将水沟中的一株绿莹莹的吞魔草轻轻斩断,只见断成两截的草茎里慢慢流出发着幽光的绿汁,绿汁滴落在石板上瞬间“滋滋滋”的冒着烟气,转眼石板上留下一个深色的小坑。路惊奇看着这个如此变态的吞魔草,瞬间没了声。

“这吞魔草具有很强的腐蚀作用,喜潮湿之地,外面很少见,吞魔的种子卖的很贵,最起码也要2000灵石一斗,大多数都用于陵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那么大手笔,在这里中了这么多的吞魔,路哥哥,你猜会不会是我们闯进什么皇权贵胄的墓穴了!”云千华歪头看向一旁的男人。

“发财了!听你这么说肯定是个有钱人啊!2000灵石一斗!这是土豪啊!肯定是个大墓啊”路惊奇掰着手指头,越算越兴奋,“快走快走!我们要发财啦!”

千华无奈,这个路哥哥什么都好就是见钱眼开,“路哥哥什么是土豪啊!”

“哎你哥我从现在开始就是了,以后我就是土豪的解释词!”

“喔喔”

“快快把我抱上,我光着脚很脆弱的。”

“喔喔”

.......

不知不觉经过数道水帘过后,一扇木门挡住了两人的去路,木门虽然看起来年久失修,外层腐蚀严重,几处厚厚的青苔上有数道抓痕,像是被人刚扣掉不久的样子。路惊奇心想,有人来过!

千华欲推开木门,却发现木门怎么都推不开,倒像是从里面锁上般。千华左掌慢慢凝气,作势想要一掌拍开,却被一旁的路惊奇拉住,“你神经病啊!这是岩洞啊,你那大巴掌拍出去,你想跟我合葬啊!”千华心会尬笑的收回跃跃欲试的小手。

正当正愁着怎么打开门的时候,木门内传来一阵叮当作响。

许久听见门内一个清亮的声音恶狠狠的喊道 :“外面谁啊!再不走,老子一棒子锄死你!”路惊奇一愣,听这声音像是强装出来的狠劲儿,却又莫名的熟悉,忙解释道:“在下路惊奇,和舍妹小姜儿被困于此,望壮士能给个栖身之地,在下......”

路惊奇一边说着一边内心吐槽,果然是入乡随了俗,自己也得说文绉绉的话来来应付这地方的人,这让他脑海里会想起大学时候的阮凌榷和文静的桑念,两人也是文绉绉的恶心死人了。还没等路惊奇解释完,

门内传来惊呼声,“卧槽!老路!”随即门内又是一阵叮铃咣啷的嘈杂声,一会儿木门猛地一下被打开了,原本贴在门上探听的路惊奇猝不及防的撞进一个温热的胸膛,路惊奇刚想急着推开,却又被紧紧抱了个满怀,熊抱他的男人喜极而泣的哭笑道:“老路,老路,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路惊奇一惊,忙掰开黏在自己身上的人,才算看清了眼前男人的面貌,头发凌乱满面污垢,一双桃花眼此时满是泪水,黑色的短袖已经被划拉好几条大口子,飘荡在身上,好不凄凉。

“荆明?你怎么也在这?”路惊奇很是惊喜,自己被黑洞吸了过来也就算了,怎么这倒霉孩子也被带了进来,不科学啊!太好了,不管怎么说在这陌生的世界,还有兄弟陪,不要太爽啊!

荆明擦了擦脸上委屈的泪水,抱怨道:“你还说呢!你走了之后没多久我就被一神经病敲晕了,醒来了就在一个山洞里,说起来真是要我命,我想走出山洞外面看看啥情况,头刚伸出洞去差点没给我烫死,我害怕就往洞里跑,然后就跑到这个满是珠宝的地方,这地方还真挺亮堂,所以我就躲在这了,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快饿死了,你身上有吃的没?”

荆明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路惊奇又惊叫道:“哎我说老路,你衣服呢?你下面那两片大叶子啥玩意儿啊”

路惊奇无语:“你别管了。”他现在哪有心思听荆明卖惨,他的目光已被门内遍地金光灿灿的东西深深吸引了过去,一把推开荆明就往里冲,满脸的猥琐笑意。

密室很大很宽敞,墙面不同于外面的岩石壁,更像是由灰褐色的土堆砌而成,室内明亮,墙壁上却不见一盏油灯。遍地的金玉珠串琳琅满目,古币成片的铺撒在地上,金光炫目。还有几个木箱堆在珠宝中,上了几把精致小巧的锁,似乎还未曾打开。室内的东南角处有个小暗门,已是半开,应该就是荆明来时之处。

“哎我说,你兄弟的死活不管,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就知道钱钱钱!”荆明看路惊奇直奔那些地上的宝藏,就气不打一处来。云千华见状,轻推了下荆明,歉意的对他眨了眨眼。荆明见身边还有这么个小人儿,身高一米九一的他不禁嗤笑起来,虽说这小不点穿的奇奇怪怪的,身上的锦缎一看就是上等货,必定是个有钱人。

“小屁孩,你叫什么?”

“小女云姜,字千华,唤我小姜儿便好。”云千华开心朝荆明笑了下,

荆明一愣,“你这小小年纪眼角鱼尾纹还挺深的哈,带着个面纱不热么?”说罢很是好奇,想伸手揭了女娃的面纱。

荆明刚伸出手就被一巴掌打的吃痛的缩了回去,只见路惊奇冷冷地看着他:“你不会想知道的。”荆明见路惊奇突如其来的臭脸,又惊又恼,“开个玩笑么,至于么!”便没趣的走开了。

“你们看到没,这放宝藏的地方这么亮堂却没一盏油灯,以我的学识肯定是得有颗夜明珠,倍儿大的那种!”路惊奇瞅着上方两眼放光,顺手指了指头顶上的穹顶,只见一樽樽古铜色的灯罩垂吊着,雕着镂空纹路的灯罩里一颗颗拳头大的夜明珠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数了数共有6颗。

“老路,可惜了,就算这珠子很值钱,可它在天花板上,最起码离我头两米远,这么高是拿不走啰!”荆明从来没看过这么古朴气息的稀贵物件儿惋惜的直嘬嘴,路惊奇若有所思的看着头顶上一颗颗价值千金的夜明珠没有搭话。

就在两人都在心里打着算盘时一个身影咻的从荆明身后腾空而起,朝着六樽灯罩飞去,衣袂飘飘看不清身形,只见白色的衣裙快速的在穹顶来回穿梭,在一旁瞅着的荆明惊讶的呆愣了在那。

不一会云千华手捧着三颗圆润的珠子从穹顶上翩然踏地,一脸欢喜的跑向路惊奇:“路哥哥!给!”路惊奇一脸嘚瑟的看向此时已震惊到语塞的荆明:“看到没,小明,我给你正式介绍下我通天本领的妹妹,小姜儿!”

荆明咽了咽口水,半天吐出几个字;“是人.....是鬼?”

“人家还是个孩子呢,你这样讲话伤不伤人。”路惊奇白了一眼无知的男子,“我也觉得很奇怪,你竟然也进了这个五渊异世,我觉得上辈子你一定欠我很多钱,和我共苦来了。”

“你等等!什么五渊八渊的!”荆明本来已经认为他够倒霉的了,好端端的在树林里搭帐篷,突然就被敲晕了,到了奇奇怪怪的地方现在连他的好兄弟都像变了个人似的,胡言乱语也就算了还满脑子的钱!钱!钱!。

“荆明,我们穿越了!而且是人穿啊!哎呀现在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快快快先把地上的什么小金币小宝箱能揣兜里揣兜里,赶快回家!”路惊奇不管一旁稀里糊涂的荆明,拉上小姜儿直接将地上的一小半金银珠宝都装入了乾坤袋里,路惊奇暗自庆幸还好小姜儿有乾坤袋,不然自己除了身上的两片遮羞大叶子还真没兜可装,既然这边有这么大的宝库,以后就作为自己的小金库,先拿走一些作为开销,毕竟自己要修行,炼丹炉,草药和防身的法器,这些都是用钱的地方。至于这宝库背后的秘密以后再慢慢探索,毕竟赶紧回断浪居才是最要紧的,静兰姐这会儿该到家了。

“吃了它!”小姜儿从乾坤袋中掏出一个小玉瓶,将一颗黑色的小药丸塞入荆明口中,荆明吓得刚想吐出来就被小姜儿一掌给拍咽了下去,

“对不住了,以你现在的样子我再怎么作解释也没用,不妨与我们一起回断浪居,后事再议吧。”小鬼头眨了眨眼道。

荆明见路惊奇没有阻止的意思,也没多想,便随他们一同出了宝库。三人徐徐来到岩洞口,久违的阳光让路惊奇等人倍感亲切。

“荆明,你出洞口试试。”路惊奇示意道,荆明想着之前他出洞被烫的嗷嗷叫,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听老秋的口气这回应该没事了,想着想着心一横,一下子冲出了洞口,一股雄厚的闷热之气扑面而来,胸就一时间差点喘不上气来,不过庆幸的是没有之前那样烫的脱层皮。

“刚给我吃的什么东西,我感觉好像没那么烫皮了,跟那小药丸有关?”荆明两眼放光的盯着云千华,满脸的不可思议。

“路哥哥,看那个小明的神色,就好像看到了现在的你。”小姜儿见荆明好看的桃花眼此时不害臊的紧盯着自己,顿时羞红了脸。

路惊奇和荆明两眼一对坏笑着:“果然是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