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二章 落入炎沼,享年二十有余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这边这边!哎呀路哥哥你看着点儿,别被沼泥溅到了,想毁容啊”云千华一边教路惊奇怎么捞这金蜮虫草一边生气的骂着,气就气在自己的这个路哥哥模样生的好却笨手笨脚的,两个时辰了才捞到3只金蜮虫草。眼看着天渐渐黑下来,炎沼里的沼泥愈发流动缓慢了。

明儿姥姥就回来了,今儿晚上不赶回去,被姥姥发现又偷跑出去,定要屁股开花!

路惊奇哼哧哼哧的扛着银色长枪,都两个时辰了,腰酸腿疼的还没什么收获抱怨道:“你之前又不告诉我金蜮虫有半个船这么大还能在烫水里游这么快?我还以为是小虫子随便一捞就好了!”

“你想得美,金蜮虫体积庞大,却身手敏捷,在陆地上跑得快,在炎沼里游的快,不是一般人能逮得住,不然怎么称得上稀物。所以说,想捉它必须要像我这样,得有窍门!”云千华自信的说道,想着没姥姥在的时候,自己还能凭能力捉个三只,定要好好在路哥哥面前吹鼓一番,让他对自己心生崇拜!

路惊奇听罢不愿了,把银枪往船上一撂,“小姜儿,你这样我就不高兴了,你有好法子不教我,害我白忙活半天,腰都断了,我不干了!”说罢,赌气的一屁股坐下不理小姜儿。

“不是我不教你,是你一没灵资,二没我天生大力我咋教你?”千华哭笑不得,“好啦,路哥哥不生气了,接下来交给小姜儿就好了,你在旁边护着我便可。”路惊奇一听不用再干活了,利索的蹦跶起来,爽快到:“这才对嘛!行,我们快点的!”说罢两人一前一后忙开了。

云千华双枪在握,眼见金色的泥沼中,一只头似蛮牛身似爬蛇,全身开散着片片坚硬如钢的金色甲片,在船周围快速游动,背脊上的一株蓝草,惹人夺目。

又有一只要上钩了!云千华欣喜若狂,双指从腰间捏出几枚透明的细针眉,直射炎沼中的活物,针体硬如玄铁生生穿过金蜮虫的金甲,小姜儿见自己射中的位置大叫不好,只见原本还游动自如的活物,一下子痛苦的挣扎起来,嘴里发出尖锐刺耳的嘶吼,在炎沼里不停地翻腾,震的船来回摇晃。

云千华倒还好,路惊奇可就难受了:“小姜儿怎么回是啊?你之前捉的时候可没这个情况啊!”路惊奇被这怪叫惹的头疼欲裂,恨不得捅瞎自己的耳朵,好不受这魔音的困扰。

“路哥哥,你且等一下”千华将手深入挂在腰间的乾坤袋,掏了半天掏出一颗红色药丸,给路惊奇服下。

药入口中,随即化成一滩甜滋滋的糖水顺着喉咙流入腹中,路惊奇瞬间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耳朵也不痛了,神清气爽了,隐约感觉一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在静脉游走,可一会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惊奇很是惊异,这又是什么灵丹秒药。云千华看出了他的疑惑,一边牵制着炎沼挣扎的金蜮虫一边解释道:“这是普通的固灵丹,治治你内伤还是很有用的,你刚刚感觉道的那股力量只不过是短暂的,你本就没灵资,别抱有希望了。若我刚才的冰针直命金蜮虫草的灵门,它会死的毫无知觉,但我刚才射偏了所以一时间死不了,就会比较痛苦。”

云千华也没做过多的耽搁,直接转身来到船边,将手中的双枪直直振向那受着伤慌乱逃窜的活物。

谁知那金蜮虫草被刺中了两枪,喷出金色粘液,越发暴怒,全身金色壳甲片片竖立,活像个受了惊的刺猬!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无厘头逃窜了,反而气势汹汹的径直奔向船底,背部竖起来的草叶愤怒的拱着船底,发出刺啦刺啦划拉声,虽说这船乃是北江玄铁所制,可这金蜮虫草也算是灵兽,灵力充沛力大无穷,背部怒立起来的草叶更像是锋利的,刺不破这船底,倒是能抗的动这铁船,整个船被拱的东摇西晃,船上的两人都快被晃吐了。

路惊奇是彻底绷不住了,把着船边极力控制好身体,哇啦啦的就是一阵呕,心想刚刚是尖叫扎耳,好了没多久,现在又来个摇船谋杀,还能不能好好寻宝了。

那船下面作祟的活物似乎是智商上线,见船边趴着个人影,动作也慢了下来,咻地浅入深底没了动静。

好不容易没了金蜮虫草的攻击,船停止了摇晃,路惊奇庆幸的拍了拍胸口,难道那只大怪折腾累了跑远了?路惊奇把头伸出船外,眼睛滴溜得转着,确实没瞧见那金蜮虫的身影,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船身上一条又长又粗的影子正慢慢地靠近。

“小心!”

路惊奇还没来得及反应,被不知从那里蹿出来一条二杖有余的“触须”给勒住了脖子,触须黑不溜秋,上面分泌着大量的又臭又腥的不明液体。路惊奇心里叫苦不已,上次圣女颂上的毒液差点让自己小命玩完,这次有这么个恶臭的液体糊的满脸都是,差点呼吸不过来。不过这是小事,让他欲哭无泪的是,臂粗的的“触须”此时正勒着他的脖子往炎沼里拽,要不是自己的手紧紧扒拉着船杆,这要掉进跟岩浆似的炎沼里还不得成烤猪!

云千华心急如焚,刚才的告急为时已晚,哥哥已被触须紧缠住了脖子,犹豫了下,便握住双枪就是往路惊奇的脖颈处扔去,瞬间两根银枪深深扎进缠绕在路惊奇脖子上的“触须”里!

一道道金灿灿的液体从“触须”里喷涌而出!那玩意儿似乎一时吃痛,疯狂的扭动着!却并没有急着甩开路惊奇,忽的,那“触须”诡异的由原来的一条分裂成两条,继而从脖子滑到路惊奇的两条胳膊,缠了几圈,接着就是一个猛力!

这一变故让船上的两人措手不及,还没等云千华反应过来,整个船被那“触须”的一个猛劲儿掀翻了过来,

路惊奇瞬间被拖进了炎沼里,云千华也随着船沉了下去。

浑厚灼热感几乎是窒息式包裹着两人,炎沼的泥水滚烫浑浊更别说张开眼睛了,奇怪的是,那“触须”将两人拉近炎沼后便不见了踪影。

路惊奇紧闭紧嘴巴憋着气,内心嘶吼:云姜!!你个杀千刀的,你害我无儿无女,享年二十!

滚烫的泥水和长时间的憋气让路惊奇脑袋昏昏沉沉,浑厚的泥浆不仅没能让他浮上岸,而且身体还在快速的下沉着。

而路惊奇死前遗憾的是,宝贝没淘到,成为修士也没如愿,自己的父母亲还没能见上最后一面。不过他欣慰的是,最起码小姜儿有武气,能成功脱离炎沼上岸,两个里面活一个也不亏.......

路惊奇觉得脑袋越来越沉......

小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