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一章 炎沼寻金蜮虫草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次日,巫宁告知路惊奇和云千华要外出三日,临走前还被叮嘱不得随意出结界。

“无妄咒”结界虽说安全,可断浪居这么点大的地方没一会就逛完了,冷冷清清啥也没有,好生无趣。在竹屋呆了一天,这可憋坏了路惊奇和小姜儿,实在是忍无可忍两人终究决定狼狈为奸,实施“潜逃”!

不听从巫宁的嘱咐,两人备好了好些吃食,经过两个时辰的脚路,最终来到了伽兰凤凰湖西边的山脉上,准备猎宝。

炢炦一带,群山叠起山脉连绵,虽说每脉相连,可不同的是,每一座山的温度都各不相同,西边的那座最为炎热,盛产很稀有的极炎之物。如要取得世间罕见的炎性草药,也只能是中基境以上的修为,加上披了云雀羽,再去西边的山脉碰碰运气,也许能寻得,但若是灵力低下或是寻常人不慎误入,那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路惊奇听小姜儿说,曾和姥姥去过一次,是采摘金蜮虫草,这种东西极为罕见,一般长在炎沼里。

炎沼受炢炦山连年的热气蒸烤,温度极高沼泥常年如烫水一般沸腾,高达千度。

而金蜮虫甲壳坚硬金黄,喜居于炎沼,经过数载一只金蜮虫的甲壳上会长出一株虫草,是炼制金蜮膏的稀材。

“那金蜮虫草十几株才研制个小半碗!你个败家哥哥,一来就把我姥姥辛辛苦苦攒的金蜮膏给折腾没了,”千华没好气的白了眼身边此时一脸无辜的路惊奇,一想到姥姥拿着空了的玉盒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就肉疼脑壳疼,。

“得得得,小姑奶奶,我真是欠你们的,你别以为你带个头纱就不知道你在对我翻白眼了,你看这里可比火竹林热上个几百倍,你少说几句行不,容易上火!再说了不就那什么虫草么,我去捞!哪怕烫秃了皮,都给你捞个几大缸来,你用一半扔一半,总可以了吧?。”路惊奇热的满脸通红全是汗,嘴上却是不饶人,小姜儿被他没心没肺的样子气得干脆噤了声,独自小跑前去。

这片山脉同之前的火竹林土质略微不同,路惊奇发现火竹林的土质松软有粘性,而这边的却泛着黑,坚硬如铁,从这里长出来的花花草草,那得有多刚啊!路惊奇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在这准能猎到奇珍异宝!

“路哥哥!炎沼就在前面不远处!”千华不知何时又蹿了回来,一把抓住了与晚秋的袖子,就往前飞奔!路惊奇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花草景象已变得模糊即逝,

“卧槽!我怎么感觉我在飞啊!小姜儿,你慢点!”

“胆小鬼!这是轻功。”千华回头望着路惊奇已经煞白的脸,幸灾乐祸道,不但没减缓速度,反而更用力拉了一把,更加快速前行!

“我有点想吐啊!”惊奇一边忍住恶心,一边暗暗惊叹这小姑娘的力量与速度,虽然这么小的年纪就年老色衰,看起来行动不便的样子,却能带动120多斤的自己快速前行。刚开始还以为那小家伙再怎么能耐也只是比一般老太婆跑快点,没想到这速度堪比技能“闪现”啊!

过了许久,两人已来到炎沼附近的一处清潭。

“路哥哥前面黑棠树林后面就是炎沼,进炎沼前先用这清潭里的水浸湿这脸巾蒙上鼻子,炎沼的瘴气有毒的,万万不可吸入。”云千华说着便扔了一块粉色的香帕给路惊奇。

此时的路惊奇还哪顾什么清潭炎沼的,蹲在地上就是一阵干呕,刚才那一阵心跳加速的飞走,差点没恶心得把胃吐出来。

云千华看着地上狼狈的哥哥,心有丝丝愧疚:“路哥哥,姜儿错啦,谁让哥哥总是说着孬话,气的姜儿委屈。”

路惊奇难受的都没力气骂人了,无力的摆摆手,自己连这样的6岁小姑娘都搞不定还是算了。转念一想,目光狡捷道:“好姜儿,你对这里也算熟悉,有什么值钱东西,我带走?”

千华满脸鄙夷的看着眼前已是猥琐之相的路惊奇,之前的挠心之毒看来是没让他长足记性,便幽幽道:“这里毒虫毒花多了去了,我只来过一次并不熟悉,”

顿了顿,云千华转而一脸坏笑接着道:“看见你左脚下的小黄花没?”路惊奇被问的一愣,没明白小姜儿的意思,遂抬起左脚一瞧,果然有一株孤零零的黄色小花被自己的大脚给踩的奄奄一息。

“这黄花名为——嗯...抓耳!对,是抓耳!花瓣有剧毒的,碰上一点就够你抓耳挠腮的!无知的你现在把它的花瓣踩碎了,你完了!剧毒钻进你的靴子,从你的脚底慢慢爬上你的猪头!你又得痒的生不如死!”千华说到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自己编的胡话自己都听不下去了,糊弄人的把戏,她真得不太在行。

可话传到路惊奇的耳朵里可就大不一样了,想到自己之前中的什么挠心之毒,全身抓的跟烤乳猪一样,这次再来个抓耳挠腮,自己不得直接上西天!!

想到这路惊奇的语气一下软了下来,嬉皮笑脸道:“好妹妹,好姜儿,你不会不顾你哥哥的死活的吧,有什么解药之类的,拿来呗。”

云千华看着眼前生着好看皮囊却没长脑子的路惊奇,暗自叹了口气,顽皮道:“路哥哥你只要一路听小姜儿的话,解药什么的看姜儿心情了!”

“这还得看你心情?我还要不要活了?我可是一条人命啊!”路惊奇吓得一边脱了琉璃锦靴,一边光着大脚在树上左蹭右蹭的想把那花毒给蹭干净了。小姜儿一脸傲娇的转过身去,表面上不再理睬已经抓狂的男子,背地里却在那偷笑着。

“路哥哥,你别蹭树皮了,你还没被炎沼扒皮,树皮都被你蹭秃了皮,快跟我上船吧,一到晚上,炎沼的泥水就会流动缓慢,变得浓稠,就不好捞了!”千华见路惊奇还不死心的在那哼哧哼哧,又威胁道:“明儿午后姥姥就回来了,今儿捞不到金蜮虫草,你就别想让我带你去找别的好东西!”

路惊奇,一听到好东西,立刻满眼精光:“走啊,走啊,立马走!”路惊奇利索的穿好鞋,拿着帕子就朝清潭里拈了拈,往脸上一蒙。

小姜儿看着惊奇视财如命的小模样儿,又生气又好笑:“你不在乎你毒了?”,路惊奇被她这么一提醒整个人傻掉了,心想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便将可怜兮兮的目光投向云千华,好让她给自己几颗解药。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反正我也逗你玩的~”说完这么句,千华哈哈大笑一声,一溜烟跑了,留下已经气到天灵盖飞起的路惊奇在原地嘶吼。

两人先后都进了黑棠林,迎面是炎沼,热气扑面而来。

炎沼很大,岸边周围的黑棠树,一棵紧挨着一棵,树干枝丫通体黝黑,树叶呈焦黄色。沼内金黄一片,浓稠滚烫的泥水咕咕咕翻滚着,漂浮着热气,由于黑棠树茂密遮住了外面的光线,周围一片昏暗,加上炎沼瘴气环绕,一时望不到对岸,整片炎沼看起来雾气腾腾,很是诡异。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吧......”路惊奇被这乌烟瘴气又黑黢黢的地方给吓住了,此情此景怎么看都像地狱啊,就差牛头马面在左右了。

“路哥哥你怕什么,我来保护你。”千华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有些老旧的小木盒,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艘小船,通体银色,船身雕纹紧密细腻,看起来似祥云流转,很是精致。路惊奇哭笑不得:“你就拿这小孩玩意糊弄我啊?你刚说的坐船不会就是坐这个吧?”

“对啊”千华一天认真道。

“你开国际玩笑呢?你信不信我一脚就就给你这小东西跺烂啰?”路惊奇一脸看白痴似的看着眼前的傻妹妹。

云千华不语,直接将这小船从木盒里拿了出来,扔进了炎沼中,不一会原本只有手掌大的小船瞬间膨胀开来,大到足足可以站下五六人,就这么静静地停在两人面前。

路惊奇看着眼前变戏法般的剧情,吓得一鞥,心里却是激动得要命,这特么是仙术啊!回头给自己也要弄一艘啊!!

这时,又见小姜儿从身上翻出了两根手指长短粗细银色小棍,两指一拈,转眼也变成两个大小刚合手的银色长枪。路惊奇看得眼都直了,这个自己也想要!!!

“这是姥姥从㲿磐仙境弄来的兵器,我从她房间内偷拿出来的,你小心些,别弄丢了!”说罢,便将其中一根丢给了路惊奇。路惊奇心中大喜!巴不得银光闪闪的宝贝落进自己的怀里,便着急一接,谁知这东西看似轻盈,却沉如磐石,不易轻举,一个不稳连着长枪把自己摔了个踉跄,差点没把腰折了。

路惊奇跌坐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

云千华,挑衅的努了努嘴:“这长枪和那船是用北江玄铁制成!不受忘极火之化,炎沼的温度再高都不能将它融了。神器嘛,岂是你这样的普通人能轻易耍玩的!”

路惊奇一时羞恼,脸涨得通红,不屑道:“你天生大力,你了不起!这破玩意儿送我还不要呢,瞧不起谁啊,切!”

说罢托起沉重的长枪,扛上肩头,一步一歪的上了船。其实路惊奇心里着急得很,记得巫宁曾探知他身上没有灵力波动,也就是说自己根本就是毫无灵资可言的凡人。这不是想借这在这片宝山,多挖些灵草秒药,好回去让巫宁制个百十瓶的灵丹仙汤,让自己吃个几个月,说不定就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