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十七章 答应帮忙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路公子,醒醒。”

“路公子!”

眼前迷蒙模糊,路惊奇晃了晃有些迷蒙的脑袋,视线也慢慢清晰,他募得回过神才发现手中还端着金盏,杯中的酒早已空了,桌上的菜还如之前一般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的一切,太过真实!明明自己之前还呆在云浮国经历了一场惨无忍睹屠廖,明明自己......

“路公子,你没有看错。这是六年前的影像。这就是我找你来的目的。”巫宁从怀中掏出一块纱绢,轻轻的擦拭着路惊奇眼角挂着的冰凉。路惊奇往后一躲,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神,这里的一切都太怪了,太诡异了!他要离开,他现在就要走!

“路公子!”巫宁看着起身就要走路惊奇,不禁悲从中来。

“女神,明明是你自己贪心不足,惹下祸端,造就了整个云浮国的悲剧!你知道吗?我不过也才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没见过什么世面!从小就被我爸妈保护的好好的!你让我看了我二十余年我想都不敢想的阴影!那些是孩子啊!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是一群忠坚不移的爱国义士!你!于心何忍!”路惊奇几乎是嘶吼着,他永远忘不了,那个年仅6岁孩童的眼神,无助...绝望...那个乔将军被敌军斩下头颅时的眼神,欣慰...坚定!

巫宁红着眼眶,豆大的泪珠滴落在手心里,滚烫。路惊奇渐渐平稳下心境,转而轻声道:“巫静兰,我会帮,至于怎么帮你说吧。”

—————我是分割线———————————

从那一次经历云浮国事情过后,路惊奇和巫宁很有默契的再没有提起过此时,他也像没事人样又回到了之前老不正经的状态住了数日。

路惊奇后来也从巫宁口中得知:原来自己那日是被时空缺口带入这里,而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个灵力昌荣鼎盛,仙鸟神兽、鬼才修士遍地的五渊修神大陆。

这大陆为何名五渊?巫宁道五渊乃为五奇渊。奇一,极炎之地炢炦山:未有雨季,植被颇多却均为炎物连年散发热气,寿命连长热气环山经久不散。

奇二便是“魖,耗鬼也”之称的魖海:也称断头海,有饿尸潜于深海喜食人头颅吸人精魄,胃似黑渊,永远都是吃不饱,常年捕食过海的平民或商船,但也是个修士灵炼提升修为的好地方。

奇三,富育奇鸟灵兽、神枪仙剑的㲿磐仙境是五渊极为凶险的地方之一,多石多沼瘴艰险无比,却也是网罗五渊九国神兵仙器,万种神兽的好地方。

奇四,极寒之地北江无尽峡谷:五渊极寒之地,路有冻死骨来形容此严酷之地毫不为过,寻常人若无修为灵力,在离此地方圆几十里冻得手脚僵硬,更别说踏进峡谷半步。

最后,便是传言无人能出,无人敢进的齐天渊。这齐天渊本为无名渊,渊口常年死气毒瘴环绕,深渊无尽,黑暗无边。至于何故称之齐天?这是后话。

路惊奇一边细嚼着这五渊的来历背景,一边瞧见竹屋后院里的大片植物,他放眼看去顿时好奇,自己都来了很多些时日了,终于看到一些花花草草的,虽说奇形怪状的,好歹也是活物。除了眼前这片,这方圆几里都跟死绝了似的,连个飞禽走兽都没有,听那巫女神说这里是片火竹林,怎么竹子都没栽一棵,一天到晚这里只有阴森森的寒气,冻死人了。

“路公子,可是有疑惑这无妄咒的用处?”远处正从竹屋内走出来巫宁,静静的朝这边看来。

“什么玩意儿?什么乌粥白粥的?”路惊奇被女神说的一头雾水。

巫宁浅笑着告知其缘由,原来这竹林深处的断浪居早就被她设下“无妄”咒作结界,方圆几里都将常年处于冻土状态,除了本生以天陨寒气滋养、冰露为食的仙草神兽之外,对于一直适存在极炎之地的炢炦山生灵来说无疑是死路一条,这火竹林一带连一带,一座座山峦本就常年散发旱气,终年不消,只适合长旱物。那设下结界的地方,可不就是一毛不长。

“路公子,请等我一下。”只见巫宁缓缓走近身来,打断了路惊奇的思绪。

“巫女神,什么事?”巫宁的美真是让路惊奇一刻也不想挪开眼睛,单单女神的曼妙身姿就能惹得他浮想联翩

巫宁噗嗤一笑,“路公子不必多礼,叫我静兰就好了。”巫宁怕这男孩子十有八九对这里不适应,又连忙道:“你初到我们五渊来,人生地不熟,这次把你带来五渊也是有求于你,实在是多有叨扰,不过你放心到时候我会把你毫发无损的送回去。还有,这里不比你原来的地方惬意,你不妨与我和千华就此住下吧,。”

路惊奇听巫宁这番话,心里也是犹豫不决,他也是才解了“乌鸦”的前因后果。那个小孩的命运确实可悲,被灭国失去了亲人不说,还被体内的什么破石头封印住了记忆,这卖上尊严的亡国恨也随着不了了之,含冤而死的云浮国,无人缅怀,太悲惨了。

可是路惊奇自己也很惨啊,身在异世好想念自己的亲人,不知道那对平时嘴上没个把门,说起话来跟“机关枪”似的父母发现他们宝贝儿子失踪,会不会急疯了。

不过事事无常态,路惊奇想着反正来了也是来了,事情总归有个了结的便暗自下定决心了却这对可怜人的心愿,而自己一定要完完整整的回到父母身边,把自己生平遇到这么扯淡离奇的遭遇都讲给他们听。

“静兰姐,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帮你们,可是有一点是我的底线,就是不能让我少胳膊少腿的,也不能割肾啊,还有,脑袋是不能换的啊我还这么年轻.....”路惊奇越说越害怕,想到“乌鸦”一直长不大的身体和那张皱巴巴的老脸就开始担忧会不会要换头,再来个扒皮换肤......

毕竟现实这么残酷,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说到这,路惊奇更委屈了,两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望着巫宁。

巫宁见着路惊奇的想法奇葩又好笑,着实是个有趣的孩子,心生一趣,恶狠狠一把抓住路惊奇的胳膊道:“怎么,我们挖你几个胰脏啊,鼻子眼睛的,你不会这么小气不舍得给吧?”

路惊奇看着眼前这个貌若仙子的皮囊此时带着一脸可爱的狰狞,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声来,眼里这个活生生的美人真是让人移不开眼,自己要能揩个油,抱个香怀也是不错的。

随即娇嗔道:“讨厌,原来静兰姐姐和乌鸦一样这么调皮,吓死本宝宝啦。”

路惊奇边说着,媚眼一个接一个的抛着,说完就作势往身边的女人怀里倒,一个大男人如此搔首弄姿,极会作妖,让巫宁心里一阵恶寒,岂会看不穿?

随即一个敏捷的侧身,让路惊奇扑了个空,摔了个蛤蟆吃屎。

其实路惊奇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巫宁她们都是好人,自己在这里住了数日,好吃好喝得供着。就是因为自己是唯一能救乌鸦的办法,形势所迫才不得已把自己带到五渊来。更何况巫宁告诉他,在昏迷的那几天里,是小乌鸦不厌其烦的给自己擦身喂食,照顾的无微不至,这样的温暖也只有爸妈才会给,能在这里体会到,真的实属不易。

路惊奇心里暖暖的,想想自己这么糙汉子能在这有个妹妹一样的小家伙。

属实挺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