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七章 卢马
作者:三更不灭灯分类:玄幻奇幻

卢马拥有一幢高达23层的A

Ma小型物流公司。虽说面积不是很大,楼层也不是众多物流公司中最高的,表面上不像是什么派气的地方,但论当今的A大都市,心知肚明的是各大商业界的名流都是从卢马的小公司里做着交易勾当的。

也就是因为这点,卢马的公司资金流转可比别的公司大上个几十倍。但所谓人红是非多,为何这卢公子不扩大A

Ma物流公司,应该也有他自己的原因吧。

在卢马的世界里,姑妈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在卢马18岁刚成年,父亲还是A

Ma的董事长,在那年的7月24号的夜里,卢建峰亲自护送一笔酬金高达500万美金的物流,可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运输途中不知是什么原因使卢建峰一夜之间与卢马及一切认识他的人失去了联系,消失的渺无音讯,至今都下落不明。

卢建峰的妻子张氏在寻她丈夫一个月无果后,便放弃了,不再追逐此事。紧接着在第二个月内与A市赫赫有名的森尔集团副董薛义恒举行了订婚仪式。

而对于那时候还青涩的卢马来说是无疑是沉重一击!

记忆中,他的母亲在他小时候每次都会趁父亲出差的时候,打扮精致的出门,一出去就是好几天。几乎和卢马没有多少的关心和照顾。而他现在不仅接受不了父亲的失踪,更接受不了父亲仅失踪一个月,母亲就迫不及待的想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在外界的人的眼里是天大的笑话,他母亲张氏不要脸面,他卢马还要呢。

经过外界接踵而至的负面消息,卢马越想越恼火,父亲的下落不明,断定是那个与母亲苟混在一起的薛义恒有直接关系!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他联想到这个薛义恒,对他来说无疑就是个噩梦,他就是恨张氏!更恨那个未曾谋面,却突然出现在母亲身旁的男人!如今,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在父亲失踪之后,平凡出现在父亲公司里,倒像回家一样轻松出入。

卢马虽未经世事,却心中有数,便暗自笼络了所有在父亲公司下的股东,以及和父亲之前交好的生意伙伴,经过一个月的时间,终于顺利的将父亲的董事位子暂时坐落在自己名下,成为代理董事。

那薛义恒打着什么目地,他卢马怎会不懂?想借着张氏的关系,趁公司混乱之际,好鸠占鹊巢!打得一手好算盘,可惜他卢马可不是吃素的,不他才不会傻到将父亲卢建峰辛辛苦苦建立几十年的心血拱手送给森尔集团,在没找到父亲前,绝对不会与他们这对狗男女其中任何一个人,有纠缠,避免节外生枝。

另一边的森尔集团得知董事位置悄然坐落到卢马头上,公司内部乱成了一锅粥,张氏更是想方设法的联系自己的儿子卢马,认为卢马还是当初未经世事的小男孩,不断的献殷勤哄骗着想让他交出A

Ma的董事位置,却不料被卢马撂下狠话:“我若查到父亲的失踪是你和那野男人搞的鬼,我就让你和那薛狗陪葬!”

他至今都不会忘了张氏那副不可思议的眼神,从未称职的做个母亲,他与张氏就像陌生人一样。

很好,卢马的报复心终于有了丝快感。从那之后,森尔集团那边也消停了一段时间,这件事到后面便不了了之了。与此同时,卢马也收到了一位自称是父亲故人的神秘来信。神秘人在信中道明,自己会一直帮助卢马在往后的时间里接替父亲完成所有赏金单,并且稳稳的让公司掌握在卢马的手中,直到卢建峰的失踪有明目为止。

如今24岁的卢马与姑妈相依为命到现在,在他的生命里,除了寻找仍然失踪的父亲,姑妈就是他支撑生活的全部意义,有时候闲下来,也会调查神秘人的信息,显而易见,一点头绪都没有!

往事的上头,不禁让卢马叹了口气,忽然间!卢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手扫了一眼腕表,这一瞥不要紧,“靠!都凌晨1点了!”吓得他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个时间段外出运货的运货,休假的休假,还有谁能送这半夜的快递。这魔头明摆着让他亲自护送嘛!

亲自护送?他微微一愣,会不会像6年前父亲那样,也是这个时候不明不白的消失,要真是这样,自己也算是解脱不用那么累......呵,算了,算了。卢马轻笑,收回了乱七八糟的思绪无奈的摇了摇头,甩掉了脑中奇怪的想法。看着一个上面标着大大的“货”字的黄色铁皮箱,猛地抱起,

“靠!这么沉!”男人不满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又踢了踢了脚边一只标着“金”字的黑色铁皮箱,里面发出沉闷的回声,这才嘴角扬了扬,“还不赖嘛,至少求人办事的诚意还是有的!”转身一步一晃的走出办公室。

卢马咬着牙一路小跑到私人车库,车库很黑,可他并不在意。故意不在车库安装灯是为了像他这样的人物在A市减少同行的寻机挑事,工作不允许他有半点的不小心而泄露了顾客的隐私,被人握有把柄,尤其是顾客明确要求的半夜行程。

在车库里兜转了半天,卢马气喘吁吁地停在一辆敞篷跑车前。昏暗的车库里,车身泛着幽幽光泽,安静的只剩下男人急促的呼吸声。

卢马小心翼翼的将臂弯里的黄色铁皮箱捧到后座上,扯上安全带将铁皮箱紧扣在车坐上,并小心地盖上一条方形毛毯,以至于看不见箱子的表面。这时伴着一阵轻微的机械运转声,眼见看似在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车座慢慢的向后成180度的翻转,原本车座上捆绑着铁皮箱翻转,原本绑在车座上的箱子转眼已变成一大捧红玫瑰。

一切准备就绪,卢马拍拍手上的灰,长长的吐了口气,扶着镶鎏金的车门,轻松一跃,翻进跑车。他瞥了一眼手腕间的表,

“糟糕就剩40分钟了!”卢马慌乱的系好安全带,心想:总感觉那个神秘兮兮的红魔头会知道些什么,那张名片上应该有自己父亲的线索吧,不过话说回来,现在都是放假期间又让我回那大学干嘛?靠!休息几天都不行!”

卢马想到这不由得笑出了声,自己从来没有一天活的是逞心如意的,每天被不同的事情牵着鼻子走,明知道不愿意去做,却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伴随着一阵嚣张的马达声,一辆明黄色的超跑,朝夜色里疾呼啸而去,火红的玫瑰捧花在一闪而过的路灯下,妖艳扬眼,路过的人都纷纷投过来羡慕的眼神,以为又是哪个富家子弟半夜出去寻真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