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0143 无中生有
作者:翔炎分类:科幻

洞府中,陆森的对面坐着汝南郡王。

翁婿两人喝着系统家园里新出的青茶,整个凉亭异香飘远,让人心旷神怡。

“你这茶水喝着感觉很不错。”

“过几天泰山回京时,捎上几斤呗。”

“一出手就是几斤,看来产量挺大的,能作商品不?”

陆森摇摇头:“一个月也就两三斤的样子,主要是喝得少。碧莲她们更喜欢喝蜂蜜水,而我一个人也喝不了多少。”

青茶炒成碧螺春的样子,两三粒便可反复煮上三四壶,就这样,茶水依然扑鼻喷香。

“这样子的话,就只能作奇珍了。”汝南郡王想了想问道:“可有虹绸那样的功效?”

“有!”陆森点点头:“但效果没有虹贯明显。”

“能延寿多久?”汝南郡王急急问道。

“顶多一年。”

“也就是说,你现在手里的东西,能让人延寿四年?”汝南郡王想了想,又问道:“那么,还有其它能延寿的东西吗?”

“也有,但暂时弄不出来。”陆森笑道。

长长地叹了口气后,汝南郡王说道:“贤婿,你给我交个底,等你术法大成那天,你所有手段加上,能作为奇珍出售的,大概能给人延寿多少年?”

陆森闭眼想了会,给出一个数字:“大约五十年左右还是有的。”

陆森不敢把话说得太过,他相信随着自己等级的提升,更多的配方和系统功能解放后,能延寿的东西应该会越来越多,但……现在他的所有配方中,能延寿的就那么几样,除了材料特别难搞的,延寿数值比较大的之外,其它的可以‘批量生产’的,加起来,也就五十年左右。

但这数字在汝南郡王听来,却已足够吓人了。

“要是让官家听到这话,估计更要发疯地来找你了。”汝南郡王轻轻叹气道:“他现在身体越来越差,虽然有御医以及终南山等道人帮着,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时日无多了。即使有虹绸再添三年阳寿,但他那亢阳症,持续消耗着他的精气神,估计也得打个折扣。”

陆森笑笑不说话。

老实说,陆森对赵祯这人没有什么恶感,毕竟后者已经算是北宋所有皇帝中,相对来说比较靠谱的一个了,就是性子弱些,容易被朝臣的进言影响。

虽然比不上那些雄主,但也是算是明君了。

不过即使这样,陆森懒得再去侍候赵祯此人,毕竟之前受的教训实在是太深了。

赵祯此人,还有现在朝堂中的文武百官,思维和人生观已经定势,靠着他们来改变北宋的命运,已经不可能。

所以陆森打算另开炉灶,慢慢地,一步步地改变民众的思想。

这过程可能得二十年,三十年才算见效,但想着以后新生代的百官,思想变得勇猛进取的话,那想来应该能让整个大宋的风气有所改变的。

其实陆森也明白汝南郡王的意思,无非是希望陆森看在他的份上,进贡些水果到宫中去,压压赵祯的肝阳亢升症。

只是陆森不想,他说道:“我离京时说过,羞与朝堂上众人为伍,这也包括官家的。”

汝南郡王听到这话,愣了下,无奈地摇摇头。

他其实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没有很强烈的想帮赵祯说话的心思。

毕竟皇位原本是他们赵大家的呀。

“京城的事情就不说了,宗华这事,是怎么一回事?”汝南郡王问道。

陆森当下便把他的想法说出来,汝南郡王听完后,拱拱手,说道:“贤婿有心了,我代华儿多谢你。”

“泰山别说我把华弟往险境上逼就好了。”

汝南郡王摇头:“富贵险中求,这是他的造化。且他是庶出,我顶多能给些钱财上的支持,否则就于嫡子不公。有你这姐夫照顾他,愿意给他一份机缘,真是太好了。”

除了比较宠溺赵碧莲外,汝南郡王对其它的骨肉几乎都是一视同仁的。

但这时代的风气,就是嫡子要比庶出高贵,且有继承权。

“应该的,在杭州这里待着,能常见的,也就华弟一个亲人了。”陆森笑笑。

汝南郡王也笑了起来。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阵子,估计天快黑的时候,汝南郡王说道:“我准备回杭州城了……对了,现在很多人已经猜到你在杭州城外的深山中隐居着,我估计总会有人找到你。”

“找不到的。”陆森笑道:“前几日我重新布置了机关,除了三处秘道可以进入到山体中来,其实人到深山里来找,只会绕来绕去,什么也找不到。”

“那我就放心了。”汝南郡王放心地点点头。

陆真人重新现世的消息,现在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大宋。

如果说之前青阳客的事情,只是很多非亲眼所见者将信将疑外,毕竟陆森消失的时间有点久,别说见人了,连个影子都见不着。

但现在有人得招待不说,还是个江湖人,还被偷了东西……仙家的东西有那么好偷?

所以非江湖人对青阳客的事情都是不太相信的。

但现在虹绸的出现,却让大多数的人都相信了。

陆真人是真的回来了。

当下杭州城涌进来一大批人。

有求仙缘的,有想办法混那黄金千两,想把陆森找出来的。

反正现在杭州城外的几座高山,深山,都有人在攀爬走动,调查。

甚至势力大点的人,还进行了地毯式搜索。

然而,都失望而归。

杭州外的山头,他们几乎都走远了,人倒是看见不少,却全是来搜山的人。

至于陆真人那标志性的栅栏和花园,他们是一点都没有看见。

如此这样,大半个月后,来搜山的人就少了很多,只有偶尔零星的执着者还在山林中努力奔走着。

虹绸的事情,在向四面八方发酵,毕竟能增人阳寿的东西,真的不多。

原本只要一千多贯的虹绸,直接变成了需要七千贯左右,才能拿到一匹。

这还没有什么人想卖。

能让人多活两三年的奇珍,傻子才随便出手,能拍得起虹绸的人,就没有几个是穷人。

而且很多豪商知道自己实力不是很强,为了不让虹绸被人抢走,回到家后,立刻就把虹绸煮了,和家人分享,或者独自吃掉。

所以不到一个月,整个市面上,虹绸数量十不存一。

甚至已经变成了一种‘传说’。

武林界甚至为了此事也在疯狂,因为有个江湖人运气好,得食一丈虹绸,发现自己的精气神好上少许,且内力都涨了一大截。

这事爆出去后,虹绸更成了江湖人中的心头宝。

甚至江湖上有‘陆氏仙果,天下无双,陆氏虹绸,人人愁。’

愁什么?愁自己没有!

当这说话专到陆森耳朵的时候,他是觉得挺好笑的。

以前他看武侠剧,里面演绎整个武林为了一本武功秘笈,互相杀得腥风血雨。

现在自己的虹绸,估计应该快到这种程度了。

但他没有想着会有这样的轰动,因为虹绸的数量实在算是多,一百匹,即使被吃得很多,依然还是有十匹左右存世的。

这东西一多了,就不算得太珍贵。

然而,陆森还是低估了自己系统出产虹绸的价值。

他其实已经预估到,为了虹绸,武林人可能会有些躁动,但他依然还是低估了虹绸的真正价值。

或许说,是低估了‘阳寿’、‘内力’两样东西在所有江湖人心中的价值。

杭州城的武林盟主楼,欧阳春正听着下属的报告。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很强,一对一能和他过招的,除了一些隐居的老不死外,就只有展昭了。

当然,真打起来,展昭还是要比欧阳春差上一点点的。

没办法,这是天份的问题。

展昭其实也算是习武天份过人,如果说他有95的资质,那欧阳春就是一百。

不过……展昭扣除‘5’点资质,换来了惊人的俊郎相貌和魅力,他的魅力值,估计快满了,而欧阳春的魅力值,大概只有80左右。

这么一折算下来,似乎也不算是很亏。

总之,现在的欧阳春已经鲜有敌手,但听完下属的禀报后,他很郁闷地叹了口气。

江湖人又在发‘病’了。

一家富户的虹绸没有吃,北上打算献给京城的高官,但刚出杭州城,坐船的时候,被劫了。

是江湖人干的,这批人得手后,还没有撤退呢,结果就遇到了数队人追着他们杀。

原来埋伏在江边的江湖人,可不止这一批,至少六队。

这批人一边打一边逃,打着打着,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出去了,然后整个武林都知道这事了,各门各派都出动了大量的好手,先往杭州城赶,随后一边行路,一边打听消息,追着那匹虹绸而去。

真武山的道人袁文滨,一剑将个黑衣蒙面人挑死,再将对方背后的长状物体取下来,打开袋子一看,果然是一匹漂亮的彩虹丝绸。

“虹绸。”

袁文滨大喜,立刻把这奇珍背在身后,往山上狂奔,但没有走多远,前边突然出现了几个穿着劲服的男子。

他立刻停了下来,装作也在四处寻人的模样。

对面的人见到他,抱拳问道:“看兄台服饰,想来应该是真武山的师兄,可曾见着回风剑张英来?”

袁文滨摇摇头,说道:“我也是在寻他。”

“等等,你背后的圆柱是什么?”有人看着他,冷冷地说道:“可否让我们看看?”

袁文滨皱眉:“真武山子弟,你们也敢乱来?”

“看看无妨,如果不是我们想要找的东西,自然放你走。”说话的这人抱拳说道:“甚至我们愿意作出赔偿,如若是的话……”

没等这人说完话,袁文滨就扑了过去,长剑出鞘,舞成一团银光。

半个时辰后,袁文滨左肩处的衣服,被黑血浸染了好大一块。

虽然刚才他杀掉了六个人,但自己也还是受伤了。

“不行,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虹绸煮了吃掉才行。”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有劲风声袭来,连忙侧身跃开,只见数枚梅花镖钉在前边的树杆上。

袁文滨脚下没有停顿,立刻转身就跑,但没有跑几步,突然身后一大泼箭矢射来,他躲闪不及,被数支箭矢穿透,当场身死。

在他的视线完全归于黑影之前,看到个娇小的女子,惊喜地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了虹绸。

就是这样,这匹虹绸在一个个武林人士的手中传递,半个多月过去了,虹绸从杭州跑到了苏州,然后那里又出现了很多的江湖人尸首。

欧阳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到报告的。

叹气归叹气,无奈归无奈,欧阳春还是站了起来,说道:“告诉甲字队,随我出发去苏州,再这么放任下去,江湖得乱完了。”

旁边立刻有人去传令。

而欧阳春一边收拾自己的包裹,一边埋怨道:“陆真人干嘛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出来,这不是有意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吗?”

此时一位黑衣俊俏男子进来,闻言说道:“盟主此言差矣,陆真人无伤人心,伤人的是贪念。”

说话的自然是锦毛鼠白玉堂,他除了帮陆森对付东海蓬莱派之外,同时也是欧阳春‘雇佣’的好手。

五鼠都在武林盟主楼这里帮忙。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陆真人不把这东西放出来,武林便没有这场浩劫。”

欧阳春觉得极是头痛。

根据他收到的情报,现在为了这匹虹绸,至少已经有上百的武林好手死掉了,那些没有找到尸体,算作失踪的,还没有算进去。

死者中,各门各派都有,魔门和佛门也有……甚至还有一些是各门派中的精英,着重培养的那种。

结果都死在杭州和苏州之间的这条山路上了。

白玉堂还是摇头:“欧阳盟主,此事真不赖到陆真人身上。你看虹绸那么多,上百匹,为什么绝大多数商贾和高官,都能忍着自己的贪念,都选择用钱财和官位来交易,就我们武林人干出了劫道,并且互相厮杀的事情出来?”

“白兄有何高见?”

“陆真人曾和我说过一句话。”白玉堂冷冷说道:“有实力的人,没有匹配的心性,容易动怒。”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