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206章 闺女跟人跑了的表情
作者:云罱分类:都市

张一梅彻底从背叛中走了出来,江帆是比较欣慰的。

只不过经历了这次背叛,这女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可就不好说了。

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以后再谈恋爱,也会防着一手。

是好是坏,真的很难说。

站在男人角度,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好在这个问题不需要江帆头疼,他也不会替别的男人操心,张一梅也不可能和他产能超过同窗友谊的感情,压根轮不到他多管闲事,只是觉的张一梅将来未必会活的幸福。

贾明亮和沈莹莹找不到努力的方向,江帆也没办法。

别的他都能帮,唯独方向需要自己去找。

第二天偷懒了,上午没去公司。

抖音科技的高管们私底下评了一个最不业正业的CEO榜单,江帆有幸名列榜首,不跟同行交流,也不混圈子,就关着门自娱自乐,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合群的CEO。

也从来没见过这么清闲的CEO。

当然这个榜单只限高管们私下流传,别人不知道。

暂时还没传到江帆耳里。

老赵一家过过年回来了,但回来的只有老赵媳妇和闺女,老赵一直没看到人,年后和几个股东忙活厂子的事情去了,今天回魔都了,约江帆明天去放松。

顺便介绍几个朋友。

盛情难却。

江帆只得应了,顺便偷个懒,放松一下。

吃过早饭出发。

江帆没有开车,坐老赵的宾利一起过去。

老赵一边开车,还一边感慨:“这些年人的价值观出了问题,车成了男人的面子,出门不开个宾利人家都看不起你,这是什么扯蛋的价值观,所以人人都向钱看,都向厚赚。”

江帆有点惊讶,老赵这个大老粗,竟然还会思考这些?

印象中老赵就跟七八十年的那些土老板一样,靠着几分本事和三分运气一路摸爬滚打到现在,可能挣到了一点家产,但限于知识和见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毕竟文化水平有限。

没想到还没思考这种比较有高度的东西。

江帆转着念头,说:“牧羊者告诉羊,钱不是万能的,但是现实却正好相反,没钱是万万不行的,人都要遵循现实,所以向钱看向厚赚也没有错。”

老赵点头:“是这个道理,这年头没钱寸步难行,回老家请亲戚吃个饭,人家都要加班脱不开身,我要是马云,不用我请,那帮亲戚也得天天赶着过来给我老爹老娘虚寒问暖。”

江帆问道:“老哥亲戚位置不低吧?”

老赵说道:“就一个正处,还没什么实权,架子到不小。”

江帆了然,士农工商,不是说着玩玩的。

流传了几千年,某些观念已经根植在了骨子里。

人家一个正处,即使是闲职,看不上老赵也不奇怪。

不过话说回来,老赵家产也不薄,能在魔都住得起别墅怎么可能是穷人。

只能说商人毕竟是商人。

就算混成首富,也就只是个商人罢了。

在士大夫眼里,你就算再有钱也只是个商人。

老赵又问:“话说你那A8可不便宜,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开那种车?”

江帆笑道:“低调点不好吗?”

老赵无语,道:“我有时候感觉你比我这个七十初还没有活力,我在你这个年纪,要是有现在的家底,怎么也不得弄几台超跑,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生活。”

江帆说道:“有一台法拉利,但没怎么开过。”

老赵点头,说:“之前一直以为你是个二代,见了你父母才知道你还是一代,就冲你现在的家底,公司应该做的不小吧,一直想问你的,每次都忘。”

江帆真想给他点赞,心说你可算想起这茬了,趁机亮了亮老底:“勉勉强强,抖音就是我的,一直在烧钱,看今年能不能实现盈利吧!”

老赵有点意外,但却不怎么惊讶:“原来你是抖音的老板,这就难怪了。”

这下轮到江帆惊讶:“老哥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老赵说道:“去年见了你父母后就大约猜到了,你这个岁数自己打拼住别墅,开几百万的车,公司怎么可能小,只是没想到抖音就是你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啊!”

江帆了然,老赵或许没多少文化。

但能打拼下现在的家庭,又怎么可能会傻。

要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挣下现在的家底。

江帆笑道:“都是运气!”

老赵不以为然:“谁的成功是运气,没有人能凭借运气干成事业,大多数人努力了都未必能成功,更何来运气之说,你就别谦虚了,抖音过年发个红包都发十个亿,你这么大手笔怎么做事这么小心,看看那些搞互联网的哪个不是风头出尽!”

江帆心想,出风头就算了吧!

现在的那些人,频繁刷脸一半是企业发展的需要。

一半是自己的精神需求。

别看现在风光无限,等过几年被人骂的时候就知道低调的好处了。

老赵约了几个朋友吃喝玩乐,地点是一家私密的会所。

看着挺不起来,里面却富丽堂皇。

各种功能齐全,有健身区域,也有休息吃饭和打牌的包厢。

见了老赵的几位朋友后,江帆就觉的来错了。

都是跟老赵一样的中年男人,别说九零后了,连个八零后都没有。

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能掉头走人。

老赵拉着江帆介绍:“刘总、刑总,给你们介绍个能人,这位江兄弟是抖音老板,抖音都知道吗?就春节发了十亿红包的那个抖音,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听过,人家可是九零后白手起家创业的富一代,不是我们这种快要被社会淘汰的老牙子……”

一群人顿时惊讶了,连连打量。

他们这些人或许没有刷过抖音,但不可能没有听过抖音。

要说春节之前,没听过到也不奇怪。

但抖音拿下了春晚红包冠名权,除了那些实在活糊涂了快进棺材的老年人,没听过抖音的还真没几个,能拿出十个亿来发红包,抖音老板得多有钱?

虽说大伙干的都是传统的行业,要么服务厂,要么加工厂之类的。

跟互联网这种高科技行业八杆子打不着一撇。

但能多个朋友,也没人会拒绝。

就算只是酒肉朋友,也是朋友。

虽说开工厂的未必就看得上搞互联网的。

但那也要分段位的不是。

原本那位刘总还有点大模大样,一听江帆是抖音的老板,立马客气了许多。

人的名树的影。

你有多少身家,就有多少面子。

成年人的世界从来都这么简单,大家都会在不同的场合自觉摆正位置。

七八个人围着桌子打牌,一边打牌一边商量生意。

江帆不干实业,对实业也没啥兴趣,多数时候只听不说。

一位给玫族手机生产供应包装盒的谢总说起生意就唉声叹气,手机行业百花齐放,玫族手机这两年也火的不行,可谢总却说玫族手机不行了,连货款都一拖再拖。

再不给钱,真有点撑不下去了。

至于打官司什么的,除非再不想合作了。

不然就只能咬牙撑。

江帆听了几句,说:“玫族手机去年不还卖的挺火的吗,怎么会没钱?”

谢总说道:“都是牛皮吹的,现在这些生产手机的,一个个手机卖的不咋样,牛皮吹的山响,花样也是一套一套的,今天新品发布会,明天粉丝签售活动,实际上压在仓库里卖不掉的手机都快堆成山了,年前还给我抵债抵了一批手机,逼的我没办法,儿子女儿在淘宝上开了个网店给我卖手机,关键抵债的价格比给经销商的还低,太特么草蛋了。”

江帆哑然,这操作确实挺草蛋的。

但哪个行业都一样。

除非是高通那样的巨头,有太强的不可替代性。

否则大多数供应商都要看供应单位的脸色。

就生产个包装盒子,你不干有的是人想干。

实在不具备不可替代性。

上午打牌,下午大保健。

几位老板请了几位明星助酒,虽然日子不好过,但该行乐还是要行乐的。

江帆吃了个饭就离开了,没有和几位明星深入交流。

老赵本来想交流一下的,可江帆要走,只得也跟着走了。

回家的路上还有点遗憾:“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咋生活过的跟和尚一样,我像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如果不是实在穷的没钱,否则肯定要天天花天酒地的,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江帆笑道:“我记的有人说过,男人如果能管住下半身,就没有干不成的事。”

老赵不解:“下半身就是用来浪的,要是管着不用皇宫的太监有啥区别?”

江帆说道:“所以啊,这世上大多数都是庸人,逢场作戏还行,真来就算了!”

老赵忍不住道:“你这么节制怎么家里还养着一对姐妹花?”

江帆笑呵呵道:“那个不一样。”

老赵问道:“怎么就不一样了?”

江帆说道:“那是情感的需求,和被下半身驱动是两码事!”

老赵摇头叹息:“你们这些小年轻,真搞不懂!”

……

回到四季花园,两个小秘不在,去了店里忙活。

快九点的时候,姐妹俩才回来。

进门看到江帆在家,顿时惊讶。

裴雯雯蹦过来:“江哥,你回来了啊?”

江帆纳闷:“难道我不该回来?”

裴雯雯道:“不是啊,我还以为老赵拉着你去找狐狸精,今晚不回来了呢!”

“……”

江帆无语了下,两个小秘也不傻啊,想想也是,单纯不等于傻,就拉拉胳膊,然后搂着小腰坐在腿上,说:“外面的狐狸精可没你们两只兔儿精香,江哥对公交车兴趣不大。”

裴雯雯就挺高兴的,趁机提出要求:“那你以后夜不归宿是不是要提前报备一下?”

江帆拍了拍小屁股:“干嘛,这么快就想当管家婆了?”

裴雯雯嘟囔道:“外面的狐狸精那么多,谁知道你会不会被勾走魂。”

江帆笑眯眯的扯蛋:“怎么会呢,江哥可是鬼神转世,神魂比常人坚定,狐狸精哪有那个本事勾走我的魂,不信你俩今晚试一下,看能不能把我的魂勾出来!”

裴雯雯眼珠儿一转,立马反应了过来:“好啊,你又没想好事。”

江帆故作不解:“我怎么没想好事了?”

裴雯雯哼了哼,悄悄说:“你还不是想让我和姐一起给你那啥。”

江帆也悄悄说:“今晚试一下?”

裴雯雯说:“我姐不同意。”

江帆鼓励:“你想想办法。”

裴雯雯转了转眼珠:“那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江帆问道:“先说来听听,什么条件?”

裴雯雯又转了几下眼珠,说:“不准招惹别的狐狸精。”

江帆面露难色:“这个有点难度,换一个?”

裴雯雯一下就瞪圆眼睛:“好哇,你还真招惹了别的狐狸精?”

江帆干咳一声,忙转移话题:“不聊这个,咱探讨一下生男生女的问题?”

“哼,不想理你了。”

裴雯雯掐了他一把,起身跑掉了。

江帆摸摸下巴,觉的两个小秘又该好好教育了。

嘴上说不想理他了,可是睡觉的时候,姐妹俩还是爬到了床上。

心灵的交流不需要言语。

意会即可。

周四,江帆去公司坐班。

经过秘书室时,吕小米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抓头。

看样子应该有什么头疼的事。

江帆已经过去,又退了回来,看着秘书问:“昨晚没睡好?”

吕小愣了下,说:“没有!”

江帆就问:“你那干嘛一副苦瓜脸?”

吕小米更愕然:“有吗?”

江帆说道:“要不要我给你拿个镜子照照?”

吕小米一脸懵,有那么明显吗?

江帆没却再问,前脚进办公室,后叫就在喊人了:“过来一下!”

吕小米只好起身跟进去,一脸准备听指示的模样。

江帆拉开椅子,坐在办公桌后,上下打量问:“最近有什么烦恼的事?”

吕小米嘴唇动了动,想说又憋了回去:“没有!”

江帆指了指她,说:“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好像闺女跟坏小子跑了一样,还说没有?”

吕小米忍不住想翻白眼,这是什么比喻。

有这样比喻的吗?

人家还未婚呢,哪来的闺女。

忍了又忍,才忍住没翻白眼,一脸无语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