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祭
作者:白潇歌分类:玄幻奇幻

[人人小说网]吞天道王虚无之地。

九颗大星围绕着一座血色祭坛在旋转,这一幕看上去委实有些恐怖。

更为恐怖的是一个个种族不同的生灵犹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般的向着祭坛而去,他们每一个都面色茫然,如同一个个木偶般。

但是这一幕却注定无人得见。

能够来到此地的,都是各族天骄,每一个放在外边,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但此刻他们却失去了意识,任由人摆布,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各族生灵登山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这条路总归是有尽头的。

终于,前方有人登顶了。

第一个踏上祭坛顶部的并非人类,而是一名类人族,身高足足有三米多,很是壮实,最重要的是,在他的头顶上,有着两个看起来像是牛角的东西,此刻正闪烁着点点金芒。

即便是失去意识,他身上依然有着恐怖的气息散发出,那是来自他肉身的力量。

这样的造型或许在东荒并不常见,但若是出现在南岭,那将会引起大轰动,因为这是上古神牛一族的族人,天生神力,成年男子单凭力量既可与蛮兽匹敌。

在整个南岭都属于顶尖势力的神牛一族年轻强者,此刻居然也被神秘灰雾掳至此地,并且第一个踏上祭坛。

“嗡!”

在那个神牛一族青年男子踏足祭坛顶部的瞬间,整个祭坛瞬间都亮了起来。

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整个祭坛之内流转,一道道灰色气息在整个祭坛上肆虐,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更让人震惊的是,在这一刻,围绕祭坛旋转的九颗大星都猛然间震动起来。

“唰!”

下一刻,九道彩色神华自九颗大星上射出,在虚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弧度,直奔祭坛顶部而去。

这一幕很是壮观,但此刻却无人得见。

“轰!”

九道璀璨的神华自虚空中掠过,径直落在祭坛顶部,而后整个祭坛顶部顿时被一股耀眼的神芒笼罩,与此同时,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震动自祭坛顶部传出。

下一刻,整个祭坛都猛然间震动起来,一股股神秘的力量自祭坛之上向着顶部汇聚而去,伴随着一股股力量涌入祭坛顶部,祭坛顶部猛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个个神秘的纹络显现在祭坛顶部,闪烁着妖异的光芒,伴随着九道神芒的持续降临,那股光芒越发的璀璨起来,最终整个祭坛顶部都彻底被璀璨的神华覆盖。

但是在隐约间,还是能够看到,在一道道神秘纹络的最中心,似乎裂开了一道口子,而有什么东西要从其中钻出来一般。

祭坛顶部,仿佛连通异世界一般,在九颗大星倾泻而下力量的辅助下,居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显现出另外一方世界。

那是一方繁华无比的天地,仅仅只是裂开一个口子,就有一股恐怖的气息自对面传来,那并不是某个强大的存在散发而出,而是一方世界自然散发而出的气息。

好比这方世界天地能量为道力,可以滋养万物,造化万物一般。

从裂缝另外一边的世界传过来的气息与道力有些相似,但却更加的纯粹,更加的浓郁,更加的强大,那是比道力更加高级的力量。

比这方世界更加强大的世界,有东西要降临过来。

细思恐怖之。

“轰!”

裂缝越来越大,那个东西终于彻底显现在这方世界中。

那是一个足足有数万丈大小的巨大磨盘,一眼望上去灰扑扑的,并不是很显眼,但眼前的阵势却足以说明它的不凡。

灰色磨盘自虚空中落下,缓缓的降落在祭坛顶部,在这个过程中,祭坛顶部的纹络闪烁的越发璀璨起来,但是当磨盘彻底坐落下来之后,那一道道纹络反而逐渐消失。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裂缝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九颗大星也重新沉寂了下去,一切仿佛都回归到原始,除了祭坛顶部的巨大磨盘。

“嗤嗤嗤!”

在降落之后,巨大磨盘就开始转动起来,同时一股恐怖的吸力自磨盘之上传出,向着整个祭坛席卷而来。

“唰!”

首当其冲的就是位于祭坛顶部的神牛族年轻强者,没有丝毫抵挡之力,直接被吸入磨盘中,在一阵阵咔嚓声中,直接被碾碎成渣。

灰光闪烁间,所有血肉残渣都被磨盘吞噬,消失无踪。

一个恐怖的年轻强者,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此地。

但这并不是结束,而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在接下来的时候,更多的强者被莫名力量牵引,踏上祭坛顶部,步入磨盘,碾碎成渣。

不管是何种族,他们的结局都毫无意外的相同,并且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们的意识都未曾觉醒。

一个个名震天下的青年强者,就这样前赴后继的向着祭坛冲去,而后被磨盘碾碎,神秘消失,而这一切都是自主运行,说不出的诡异。

这一幕并无任何人看到,也无任何人见证,更无任何人促成,仿佛有人早在无数年前就已经设计好了一切,现在的一切只是按照当初的设定一丝不苟的运行一般。

方寒此时还处于昏迷中,但在他脑海中,那股神秘的力量仿佛也感受到了危机一般,在疯狂的反扑着灰雾,将灰雾一点点的祛除。

只是按照目前的速度下去,恐怕不等他全部祛除灰雾,他就已经步入其他人后尘,踏上祭坛顶部,被磨盘碾碎。

对于外边发生的这一切,方寒并不清楚,此刻在神秘天地中,方寒随意躺在一块大石之上,仰望满天繁星,他的脑海中有着一丝丝迷惘之色。

这段时间,他脑海中总是闪过一个个画面,仿佛是有些记忆般,但是那些记忆却与他目前所了解的事情有些出入,这让他很是烦恼。

但是仔细回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过伴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内心中有一股急迫感出现,仿佛他此刻正在面临巨大的生死危机一般,让他心神再也难以安静下来。

虚无之地。

一个个生灵踏上祭坛,而后进入磨盘,化作碎渣,神秘消失。

在外界,他们一个个均为各自族群的青年妖孽,未来的天地至尊,但此刻却如同割麦子一般的,一茬一茬的被收割。

生命,在这一刻根本不算是什么。

无上妖孽。

青年强者。

在这里,只是养料而已。

巨大的磨盘横空而至,坐落于祭坛顶部,在灰色力量的辅助下,将众多青年妖孽尽数碾碎,而后血肉精华,全部消失不见。

伴随着一个个青年强者的逝去,整个磨盘之上的气息越发的恐怖起来,一股择人而噬的感觉自其上散发而出,仿佛地狱之门降临一般。

“嗡”

与此同时,整个祭坛也散发出点点红光,并且那股红光越来越盛,最终将整个空间都映衬的一片血红。

能够被灰雾所盯上之人,每一个均为各自族群的少年至尊,强大的可怕,并且均为气运惊人之辈,此刻尽数陨落于此地。

顿时使得此地一时间变得血光冲天,怨念惊人,种种异象在虚空中显现而出,骇人以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虚空中居然飘起了血雨,灰色天穹也变得一片血红,甚至有些泛黑,一股压抑到了极点的气息笼罩整片空间。

血雨瓢泼,只是还未曾落下,就被巨大磨盘直接吞噬,这一幕很是骇人。

“轰隆隆!”

但是磨盘的这一动作仿佛彻底惹怒了天意一般,一道道恐怖的轰鸣声响彻在天际,同时血色天穹之上,有着点点雷霆浮现,而后化作雷霆汪洋,笼罩整片天地。

无上雷霆,天地之威,始一出现,就震动整片虚空,就连众多生灵前进的动作都变得枯涩起来,脸上更是闪过一丝丝挣扎之色,仿佛冥冥之中的控制都变得虚弱起来。

“我是谁?”

“我是方木?不,我不是方木,我是”

“我究竟是谁!”

“啊!”

在雷霆肆虐天际之时,方寒体内消失许久的小鼎猛然间浮现出淡淡的虚影,微微震动一下,一股淡淡的青光瞬间传遍方寒全身。

在这道青光弥漫全身之际,方寒脑海中刹那间闪过无数个画面,先前被灰雾压制的区域一个个变得闪亮,方寒的眼神也越来越明亮,并且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神秘的气息在流转。

满天雷霆肆虐不定,仿佛苍天彻底被惹怒,要摧毁这方天地一般,无尽雷霆席卷而至,越压越低,整个祭坛都被彻底笼罩。

“散!”

只是就在那无数道雷霆即将落下的瞬间,九颗大星猛然间颤动起来,下一刻,九道神芒轰然射出,在虚空中汇聚在一起,化作一道光门。

光门足足有数万丈大小,在洞开的瞬间,就有一个东西浮现在光门的另外一侧。

那是一颗眼球,笼罩整片天地的眼球,漆黑如墨,在眼球中心,有着点点灰芒在闪烁,伴随着眼球的浮现,一道淡淡的声音自光门一侧传了过来。

“哧哧!”

伴随着那一道声音的落下,整片天地彻底寂静了下来,就连祭祀行动也彻底停了下来。

无声无息间,满天雷霆消失不见,虚空尽头的血雾也消失不见。

短短瞬间,一切都消失不见,仿佛从来都未曾出现过一般。

“嗡!”

光门一阵颤动,缓缓闭合,那巨大的眼球也消失在这方天地,眼前的一切重新恢复正常,一个个生灵重新走向前方。

“唰!”

下一刻,方寒紧闭的眼神猛然间挣了开来,此刻他的眼神清明无比,哪里还有一点迷茫。

“我是方寒,来自东荒武阳城方家,这一世,没有人能够阻挡我的路!”

方寒口中有着一句句话语落下,伴随着他的开口,他眼前的空间猛然间震动起来,而在他路字出口的瞬间,整个空间刹那间破碎开来,仿佛整片天地都要彻底毁灭一般。

“嗯?”

方寒在睁开眼睛的瞬间,整个身体顿时如遭雷击,直接呆在了原地,眼前的画面给他的震撼委实太过于恐怖了一点。

“这是什么?”

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生灵队伍,前赴后继的冲入磨盘,方寒感觉到一股冷气直冲脑门,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恐怕就算是荒古世家都没有这样的手段,况且在这片天地中,他感受到了一股莽荒气息。

那是比大黑狗身上更加深邃的气息,似乎是比上古更加遥远的岁月而来。

仿佛自亘古伊始,眼前的一切就在进行一般。

前世的方寒已经踏足世间顶点,依然未曾见过这样的地方,埋葬无尽强者,是要复活什么人吗?

亦或是有人想要以万族精血来孕育什么神物?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绝世恐怖,即便是前世的方寒都难以触及,更何况是此时的他。

若是有可能的话,方寒定然不愿意沾惹这些东西。

这是堪比各大禁区的危机,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的结果,但此刻他却已经深陷其中。

方寒举目望去,神秘祭祀还在进行,而一个个祭品井然有序的踏上祭坛,步入磨盘之中,化作血泥,消失不见。

能够充当祭品的存在,每一个都很不简单,虽然修为气息不可见,但是光是身体散发出来的威压,已经让方寒很是震惊了。

观察半响之后他发现,此地的祭品似乎包含世间万族,就连上古传说中的巨人族都又不少。

他们一个个身高数百丈,一步落下,整片山脉都为之颤抖。

巨人族,天地宠儿,甚至不需要修炼,就能够不断的强大下去。

在上古中,有巨人族大能徒手摘取日月星辰,威压数百个位面,留下无数传说。

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与一般种族没有任何区别,在踏入磨盘之上后,噗嗤一声,化作一滩肉泥,被磨盘吸收炼化,消失无踪。

越是观察,方寒脸色越是难看。

这绝非这方世界能够拥有的手段,恐怕就算是上古巅峰大帝也没有这样的手笔。

莫非,在这方天地中,真的还存在一个更加高级的位面?

在前世的时候,方寒见过无数遗迹,对于上古隐秘也有一些了解,通过一些只字片语的记载,他隐约间觉得这方天地似乎并不是修行的终点。

在帝级之上,还有更加高的境界。

他虽然刚刚踏足帝境,但已经感受到天地间存在一道屏障,或许只有彻底踏足帝境,才能够真正触摸到那道屏障。

重生之后,方寒也未曾考虑那么多,只是此刻在看到眼前的一切后,他脑海中一些遗忘已久的记忆纷纷呈现,昔日的疑惑重新出现在他心间。

行走在祭坛之上,方寒面色越来越凝重,这段时间,他想尽办法,都无法离开祭坛,但也没有被磨盘的吸力所困,只是想要离开此地,似乎也不太可能。

也就是说,方寒被困死在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