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五十九章 玄天圣子
作者:白潇歌分类:玄幻奇幻

[人人小说网]吞天道王“居然没死,好顽强的生命力,好恐怖的体质!”

“这少年究竟是何方势力的妖孽,居然这般恐怖,若是让他顺利成长起来,恐怕堪比少年大帝!”

“现在我更加怀疑他是某一个荒古世家走出来的妖孽,否则不可能这般强大。”

“很有可能!”

方寒转瞬间身上气息重新稳定下来,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四周许多人都惊呼出声,难以置信的望向方寒。

这少年放在上古,绝对是有大帝之资啊!

即便是现在,也是恐怖无匹。

如果说他没有来历,鬼都不信。

一道道惊呼声响彻虚空,虚空中的黑衣老者双眼微眯,脸色顷刻间变得阴沉如水。

方才一击,他本来并未在意,但不老教人插手,让他几乎用了八成力量,虽然被那中年男子卸去了大半,但也有一般虚空境的力量。

这少年区区纳灵六重天,按理说必死无疑,但事实却让他也有些难以置信,对方不但没死,并且准瞬间就已经恢复了大部分伤势。

这已经难以用妖孽来形容了。

绝世恐怖。

若是让他顺利成长下去,未来恐怖无人能够制衡他。

黑衣老者目露杀光,这样恐怖的妖孽,绝对不能够让他活下去,他内心中已经对方寒判了死刑,即便是因此而得罪不老教也在所不惜。

“杀!”

黑衣老者一声冷喝,直接驱动巨大的长刀斩向方寒,上一次只是随手一击,这一次他已经全力出手,恐怖的刀芒弥漫整个虚空,一时间四周虚空全部都被其锁定,许多人就连动弹一下都变得无比困难。

“真是老不要脸!”

就在他刚刚出手的时候,在他面前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少女,明眸雪肤,眉目如画,微风轻轻拂过,青丝飞舞,青衣飘飘,纤细的腰间轻束着一条淡蓝色丝带,整个人犹如仙女临尘一般。

“咦,那不是先前坐在那少年旁边的姑娘吗?她居然这般强大,临空而立,莫非已经是虚空境不成?”

方凌雪的出现,许多人都认出了她,毕竟她一直在方寒身旁,只是先前方寒将边旭涛击下酒楼的时候,她只是站在上面观看而已,此时终于出手。

“应该不是,你没看到她脚下的长绫吗?很显然是那东西让她能够短暂浮空,但这样的宝物,起码也是虚空神兵,她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战神殿弟子一向嚣张跋扈,这一次说不定要吃亏了!”

许多人都在四周谈论,言语间甚至有些幸灾乐祸,这也是战神殿弟子平日间嚣张跋扈,得罪了太多人的缘故。

“嗯?”

方凌雪的出现,让黑衣老者脸色微变,虽然方凌雪身上并无任何气息,更没有一点杀意,但在方凌雪身上,她依旧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虚无缥缈,但却如同一座巨山压在他心头一般。

“唰!”

长刀已出,直奔方寒而去,但却被突然出现的青衣女子挡住了去路,黑衣老者微微犹豫后,直接加了一份力,顿时虚空中的长刀越发恐怖起来,一路划破虚空,仿佛要将这整片天地都彻底的一斩为二一般。

“砰!”

方凌雪面色淡然,素手微抬,直接冲着前来的长刀一掌劈了出去。

一掌拍出,虚空中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动静,似乎只是个花架子一般,但下一刻,那长刀却猛然间震动起来,而后直接冲天而起,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该死!”

黑衣老者脸色大变,在方才,他感觉到自己对于长刀的控制都出现了一丝问题,这简直耸人听闻。

这柄长刀可是他性命双修的宝物,陪伴他从弱小时一路成长到现在,怎么可能失去控制,但方才他的确有那种感觉。

“姑娘是什么人?还是不要阻挠我战神殿办事的好!”

黑衣老者眸光紧紧的盯着方凌雪,声音冰冷无比,他不认为这是神兵失去了控制,这定然是对方使用了什么障眼法,让他出现了误判。

不到双十年华的少女,居然达到了神海境巅峰,的确绝世强大,恐怕不逊色于那少年多少,但他又有何惧。

“战神殿就是这样恃强凌弱的吗?”

方凌雪一头秀发被束在脑后,青衣飘飘间,冷漠的声音传遍了整片虚空。

“奇怪!”

场中气氛紧张无比,但是一边的方寒却是微微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错觉,在方才方凌雪出手的时候,神秘小鼎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微微震动,而他对于方凌雪也出现了一丝奇怪的熟悉感。

这股熟悉感似乎并不是出自他自身,而是出自神秘小鼎?

这很不正常,要知道这小鼎可是方寒自中州禁区中带出来的,根本不可能和方凌雪有所关系,难道是她的先人曾经接触过小鼎不成?

这也是很有可能的,毕竟方凌雪可是玄天宗主的女儿,第一代宗主绝世强大,为一代大帝,或许曾经见到过神秘小鼎也不一定。

难道?

这时候,方寒突然脸色一变,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方凌雪先前出手击飞对方长刀的功法,神秘莫测,诡异至极,让人难以捉摸,这和小鼎很相似。

难道这也是小鼎传出去的秘术之一不成。

不死复生术,他方才学会的强大秘术,就是出自小鼎,若是方凌雪也掌握有一种,从而让他有一股熟悉感,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战神殿办事,又何须他人过问!”

黑衣老者冷哼一声,即便方凌雪很不凡,那又如何,他不觉得自己会比对方弱。

“住手!”

就在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大战一触即发之际,远处有着一道大喝声传来,同时两道身影闪电一般掠来,刹那间就到了众人面前。

当先的是身穿一身红衣的女子,明眉皓齿,身材高挑,妩媚无比,看起来大约三十来岁。

在她身后,则是一个年轻男子,长相英俊,身材修长,一袭白色长衫,整个人犹如谪仙,儒雅非凡,如公子哥一般。

“陆遥师兄?”

方凌雪在看到那名男子之后立刻有些讶然的开口道,似乎对于那人出现在此地有些惊讶。

“陆遥?莫非是北域玄天宗圣子陆遥不成?”

“应该不会错,听闻他是玄天宗数千年来最出色的妖孽,号称有初代师祖的风范,难道就是他?”

“原来他就是那个传闻中的陆遥,听闻他身居上古难遇的空灵体,同境界无敌,这一世或许将成就无上道境。”

在方凌雪开口之后,四周许多人都猛然间震惊无比的望向白衣男子,他居然就是传闻中的玄天宗圣子陆遥,听闻他杀伐果断,怎么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儒雅书生一般。

“同境界无敌,真是笑话,荒古世家那一个人不是同代无敌,古往今来概莫能外,十年前姜逸天出世的时候,也没有见有人能够击败他,现在跑出来同辈无敌,呵呵!”

当然,有人吹捧,也有一些人冷笑出声,这个时代的确是天骄辈出,但要说无敌,那还差得远。

方寒有些好奇的望向陆遥,他早就听闻玄天圣子之名,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地方。

“凌雪师妹不用客气,这位应该就是最近大闹内门的方寒师弟吧,果然是少年英豪!”

陆遥微微一笑,特意盯着方寒看了半响,口中发出一道道赞赏之言。

“师兄缪赞了,这点东西和师兄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方寒在这陆遥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让他很不舒服的气息。

这让方寒有些警惕起来,这是他的直觉,对方似乎对他不怀好意,只是自己好像未曾的罪过他。

难道是因为林仙儿?

方寒暗自猜测到,在他进入玄天宗的时候,就听闻玄天圣子外出历练带回一个漂亮少女的事情,后来才知道那是林仙儿。

那个女人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如果说玄天圣子因为林仙儿而对他有了一些想法,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玄天圣子,六岁锻体,十岁纳灵,十五岁神海,而后外出试炼,消失整整十年,回来后直接达到了虚空境。

在回归当日,他就挑战了先前的玄天圣子,一战而败之,成为新的玄天宗圣子。

一般来说,一些天骄圣子都会卡在神海境,等待机缘来临,夺取宝物来蜕变异象,但陆遥却有一些不同,他似乎没有异象一般,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使用异象。

更确切一点的来说,是从来没有人逼迫的让他全力出手。

“玄天圣子,原来这是你玄天宗的人,好,好得很啊,你玄天宗弟子打伤了我战神殿弟子,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黑衣老者在看到玄天圣子陆遥出现之后,不由得脸色一变,但很快他就冷声开口道。

“天易老头,我倒是想管,可惜这件事情我还真管不了,这可是不老教的地盘,我们还是听听红姑娘的想法吧!”

玄天圣子陆遥风姿卓越,似乎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微微一笑道。

“不老教,红姑娘,莫非那就是号称红蝎子的红娘子?”

在陆遥开口的时候,许多人才将目光投向先前出现的红衣女子,先前众人只以为他是玄天圣子的跟随,现在才明白,这红衣女子也有天大的来历。

不老教,红蝎子。

几乎可以说是不老教半个教主,平日间基本都是她在打理不老教的各种事物,就连不老教圣子都对她言听计从。

这是一个手段狠辣,行事果断的女人。

红衣女子始终静静的站在一边,先前那名黑衣甲胄男子此时正站在她身后,低声给她汇报着什么。

半响之后,红衣女子微微点头,而后笑吟吟的走上前来,望向四周众人,在方寒身上停留了些许才望向其他地方。

“在处理这件事情之前,有一件事情希望众位能够搞清楚,这地方属于我们不老教,一切事情必须按照我们不老教的规矩进行,不知两位可有异议?”

红衣女子眸光如水,望向黑衣老者和玄天宗圣子。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一切由红姑娘做主!”

玄天宗圣子陆遥微微一笑,道,不管什么时候,他始终是云淡风轻,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

黑衣老者微微皱眉,对于这个红蝎子他也有所听闻,残忍嗜杀,况且与玄天圣子一起前来,恐怕事情对战神殿有些不妙,但他一个人却没有把握同时面对玄天圣子与红蝎子,最终只能够阴沉着脸道:“那也要看红姑娘如何决断了。”

“事情我已了然,此事一切缘由都是因为战神殿弟子驱赶酒楼客人所导致,而后发生的一切也算是咎由自取。”

红衣女子眸光冷漠,望向大坑中刚刚爬出来的边旭涛,在她的眼中有着一丝凌冽的杀机在弥漫。

若非边旭涛是战神殿弟子,今日她断然不会让他活着离开。

“但是这少年也有一定责任,我不老教早就有规矩,八方城中不准动手,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就算是生死大仇,也给我憋到了城外再打!”

“先前参与此事的战神殿弟子全部驱逐出八方城,遗迹事情结束之前不准入城,至于这个少年,赔偿建筑费一万斤杂源!”

红衣女子很快就有了决断,直接将这件事情定了下来。

“可以,这是一万斤杂源,方寒师弟是我玄天宗弟子,这源自然是由我来出!”

玄天圣子风度翩翩,自怀中取出一个储物袋,直接扔给了黑衣甲胄男子。

黑衣甲胄男子接过储物袋,神识扫视之后冲着红衣女子微微点头。

“好,很好,不老教,嘿嘿!”

黑衣老者脸色阴沉无比,恶狠狠的望了一眼红衣女子后,转身直接离开,既然不是对方对手,继续待下去只能够自取其辱。

战神殿弟子也都脸色难看无比,他们没想到就连天易师叔都解决不了这件事情。

有些人甚至在心里怒骂不已,真是怂包软蛋,战神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但是天易长老已经离开,他们就连方寒都难以战胜,又能够做什么,只能够灰溜溜的走向八方城外。

“师弟,你没事吧!”

玄天圣子陆遥关切无比的望向方寒,一身白衣胜雪,说不出的洒脱,飘逸,让在场许多女子都眼神放光。

四周芳香弥漫,一股股奇异的香味自他身上散发而出。

“无妨!”

方寒虽然看起来满身是血,有些凄惨,但这段时间以来,不死复生术已经将他伤势几乎尽数修复,没有什么大碍。

方寒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不知道为什么,玄天圣子分明是满脸笑容,但他却感觉到很是诡异,似乎对方在冲着他阴笑一般。

在修炼吞天道诀之后,他魂力极其强大,隐隐感觉到玄天圣子似乎并不如表现得这般伟岸,光明,他体内似乎有一种极其诡异的气息,邪恶而又强大。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只是世道邪恶,师弟以后外出还需小心才是!”

玄天圣子轻微点头,满脸欣慰的开口道:“对了,凌雪师妹我们也许久未见了,不如找个地方一起坐坐吧!”

“师兄,我们两还有任务在身,恐怕......”

方凌雪原本正站在一边,没想到玄天圣子突然将话题拉到她身上,不由得有些愕然,但很快她就轻笑一声道。

“这样也好,这段时间我会待在八方城,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找我,当然找红姑娘也行,相信红姑娘会尽可能的帮助你们的!”

玄天圣子微微点头,直接转移话题道。

“多谢师兄!”

方凌雪微微躬身道,说完之后,她转身就向着远处走去,方寒连忙跟上。

不知道为什么,方寒总觉得这个玄天圣子有些诡异,而方凌雪对待玄天圣子的态度似乎也印证了他的想法一般。

望着方寒两人离去的背影,玄天圣子陆遥狭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狰狞的气息在眸光间流转,片刻后被他强行压了下去,眸光一转间,他有些淫邪的目光投向一边的红姑娘,而红姑娘似乎感受到了他目光中的灼热一般,冲着他娇羞一笑。

这一幕并无其他人发现

两人也快速离去,留下黑衣甲胄男子处理现场。

“玄天圣子......?”

八方城街道上,方寒与方凌雪并肩前进,望着方凌雪那圣洁的容颜,方寒有些好奇的开口道。

“轻易不要和他接触,他没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未等方寒话音落下,方凌雪直接转过身来,郑重无比的望向方寒,认真的开口道。

“放心吧,我只是一个小小内门弟子,本来就与他不可能有什么接触!”

方寒心中一凛,这玄天圣子果然有古怪,就连方凌雪都这般说,要知道玄天圣子可是玄天宗主的亲传弟子,玄天宗下一代宗主,方凌雪似乎对其不但没有丝毫亲切,还有一些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