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十九章 覆灭林家
作者:白潇歌分类:玄幻奇幻

[人人小说网]吞天道王武阳城。

当那惊天的爆炸声传出的时候,林家许多人都脸色大变。

那道声音传来的地方赫然是林家所在地,莫非林家出事了?

这让许多人都心神恍惚起来,出手间也变得畏手畏脚。

而这导致的结果就是林家原本落入下风的局面越发的明显。

一些人当场被斩杀,血溅三尺。

也有人见势不妙立刻投降。

当然,也有一些人在输死抵抗,林家家主林从南,大长老林天绝,以及一些核心成员,依然在负隅顽抗。

“林大家主,我方才得知了一个挺有意思的消息,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方寒眸光投向不远处的林家众人,淡淡开口道。

“小畜生,我真恨自己当初怎么没让人直接弄死你!”

林从南脸色苍白,嘴角有着一丝鲜血溢出,方如海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呵呵!”

方寒轻笑一声道:

“我刚才听到一个消息,好像是你家的祖祠堂被人给炸了,我先声明啊,这不是我让人干的,我只是消息比较灵通一点而已!”

方脸脸上显露出一丝无辜之色,这事情还真不是他干的,只能够说死狗太过于缺德了一点。

“该死啊,你真是该死,小畜生,我要杀了你!”

林从南闻言身体大震,双目瞪得滚圆,原本苍白的脸色都变得殷红如血,一口鲜血喷出,他整个人直接合身向着方寒冲了过来。

其他林家众人也都怨毒无比的望向方寒,他们的目光凶狠无比,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

“轰!”

他一掌轰出,恐怖的道力弥漫虚空,直奔方寒而来,这一刻他直接舍弃了方如海,即便是死在方如海的手中,他也要将方寒击杀。

这足以说明他对方寒的恨意

原本一片大好的形势,自从方寒出现之后,林家各种出事,如今更是要覆灭在他手中。

他恨啊!

对方寒的恨意简直是倾三江之水都难以洗刷!

“哼!”

方如海冷哼一声,抓住机会一剑斩出,林从南身体微晃,躲过了致命的伤害,但一条手臂却已然离体。

但他此时也成功的突破方如海的封锁,来到了方寒的身前。

“该结束了!”

望着怒目圆睁的林从南,方寒微微摇头,心神一动间,神秘小鼎出现在手中,他手持神鼎,直接冲着对方砸了过去。

“轰!”

一道恐怖的神芒在虚空中炸裂开来,伴随着一阵阵脆裂声,林从南的长剑寸寸断裂,直接被神鼎给砸碎。

但方寒也很不好受,他整个身体直接被击飞了出去,口中鲜血不断喷出。

林从南的确是恐怖,即便是被重创,也不是他目前能够抵挡的。

双方足足差距十一个小境界,天渊之别,但方寒总归是挡了下来。

此时方如海已经赶了过来,一剑斩出,一颗硕大的人头直接飞了出去。

林从南的尸体轰然落地。

“啊啊啊!”

林家大长老林天绝在见到这一幕后心神大震,精神稍微有些恍惚,立刻就被秦澜抓住机会,一剑斩出,胸口浮现出一个血洞。

他的眼中有着一丝丝绝望之色。

凝神望向四周,此时战斗几乎呈现一面倒的趋势,林家众人遭遇屠杀。

到处都是林家人的惨叫声。

顷刻间的功夫,场中就只剩下大长老林天绝与林家二少爷林语。

林语因为林天绝的庇护可以幸免于难,但伴随着其他地方战斗的结束,加入战斗,林天绝已经没有能力庇护与他。

其他战斗已经全部结束。

林家死的死,残的残,可以说是近乎全灭,仅有的几人也都被方家弟子看管起来,面色惊惧,等待着战后处理。

“唰!”

袁啸盯上了林语,身影微晃直接向着对方冲了过去,林语迫不得已与其战斗在一起。

袁啸神拳如山,每一拳的轰出都让虚空震动,轰鸣声不断,在他对面的林语面色惨白,不断后退,直到无路可退,被袁啸一拳将其心脏轰爆。

连一声惨呼声都没有发出,林语就已经被击杀在墙角处。

“啊!”

整个林家几乎尽数被斩杀一空,就连家主林从南都已经被杀,林天绝披头散发,面露疯狂之色,不要命的向秦澜发动攻击,想要与其同归于尽。

但他这注定是异想天开。

不说秦澜本身不弱于对方,围攻林天绝的还有好几人,他们一个个出手丝毫不留情,各种神芒闪烁。

方如海眸光闪烁,剑芒如瀑,道力如渊,每一剑的斩出,都让林天绝身上多一道口子,最终更是一剑将其脑袋直接斩断。

自此,林家尽灭。

当然,还有一些投降者以及留守在林家的老弱妇孺。

天色逐渐放晴,阳光洒落地面,将街道上惨烈的一幕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鲜血如同溪流一般,在街道上流淌,原本青色的石板路面已经变成暗红色,横七竖八的尸体倒了一片。

按照往日情形,这时候早就有商贩行人上街,但今日却所有人都闭门在家,整个武阳城宛如一座空城一般。

望着眼前惨烈的一幕,方如海不由得长叹一声气,与林从南斗了数十年,现在一朝覆灭对方,他内心却有一丝怅然若失之感。

但他却并不后悔,若是不灭了林家,那被灭的就会是方家,那此刻满地的尸体都会是他们这些人。

对于方寒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前世他能够成为一代大帝,也算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眼前这仅仅只是小场面而已。

武阳城外,一座山脉之上,林家众人被埋葬在此处,这是方如海的意思,不管如何,毕竟已经灭了对方满门,那就给对方一个体面。

地面上殷红的鲜血也被收拾,但石缝中暗红色却永久的留了下来。

方寒等人直奔林家,林家已经覆灭,是时候收割战利品了。

在林家宝库外,方寒看到了大黑狗,对方正在尝试打开宝库,但是它手段尽出,都无法将其打开。

在看到这一幕后,方寒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死狗果然是死性不改,若不是林家宝库结实,恐怕好东西早就被死狗给贪了。

只是这一战大黑狗明显也是受益匪浅,它全身那密密麻麻黝黑发亮的毛发就是证据。

“我这是想要看看这宝库大门结不结实!”

大黑狗在看到方寒等人后,默默的停下了动作,大门上还有它清晰的牙印,但它丝毫不以为耻,反而是裂开嘴笑道。

方寒并未拆穿它,直接走上前去,自怀中掏出一块玉佩,催动体内道力,使得玉佩上有着一道淡红色神芒向着大门射去。

“嗡!”

一声轻响,宝库大门缓缓洞开,大黑狗第一个窜了进去,方寒紧随其后,方家其他人也都跟着步入其中。

这一次方如海并未过来,他负责善后工作,方寒负责查收林家这边,顺便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方寒主要是寻找林仙儿,可惜的是整个林家没有人知道林仙儿究竟去了哪里!

这个狠毒的女人居然逃过了这一劫,这让方寒很是不爽,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嘶!”

在进入宝库中后,方家许多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盛况。

宝库中到处都是神芒,各种灵石,源石,丹药,兵器,还有一些修炼功法,数量之庞大简直恐怖。

大黑狗四下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半响之后有些失望的返回,发泄似得随口吞了一些异种源,看的方家众人心疼不已。

这一口下去,可是普通人好几年的花销了。

方寒倒是无所谓,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对于大黑狗也是一般。

想来也是,林家对于武阳城来说虽然强大,但不说这个世界,就算是在东荒,也根本不算什么,能够有什么好东西才有问题。

方寒指挥众人将宝库中东西全部登记搬回方家,而后就离开了林家,至于先前抓的那些人大部分也都释放了。

其中一些人因为作恶太多,也被方寒直接斩杀,如何鉴别作恶多少,身为一代大帝,方寒有的是手段。

回到方家后,方寒直接闭关,这次他伤的不轻,必须要好好调养一番,正好顺便完成炼血。

至于大黑狗,也跟着方寒返回方家,每天有人伺候的日子它已经许久都没有享受过了,现在自然要好好享受一番。

林家被灭,在武阳城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无法想象,强大如林家,居然说灭就被灭了,方家这么强大?

许多小世家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害怕方家会顺势连他们一起灭掉,好坐稳武阳城第一势力的宝座。

没错,在灭掉林家之后,在所有人心目中,方家已经是武阳城第一势力,就算是城主府也无法比拟。

尤其是在赵武阳只是象征性的发言呵斥了方如海一番就揭过了这个篇章后,这个传言越发被所有人相信。

面对外边漫天飞的传言,方如海并未理会,但他也并未乘势吞并一些小家族,众多小家族送来的礼物也都全部退了回去,并且表明方家绝无称霸武阳城的意思。

这一切都与方寒无关。

方寒小院中,方寒盘膝坐在院落中的大石上,在他身上有着点点血色神芒在流转,他在用吞天道诀修复身上的伤势。

与红衣青年的一战,他伤势比所有人想象中要更重一点,五脏几乎尽数移位,数日的休养,方寒伤势也并未恢复,只是将脏腑回归原位,全部痊愈恐怕还需要数日的时间。

方寒本来以为事情算是安定下来了,没想到这一日,一个消息的传来却打乱了他全部的计划。

“什么,有人在真武郡看到了林仙儿?”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方寒有些诧异。

真武郡,东荒九大郡之一,包括武阳城在内的数十个城池都隶属于真武郡王辖下,真武郡城与武阳城并不远,但却比武阳城大了无数倍,至于原因,是因为在真武郡城中有一个东荒顶尖大派的存在。

玄天宗。

东荒顶尖大派,虽然不如各大隐藏世家,但却相差不远,在巅峰时期曾经出过帝级强者的大派。

现在有些没落,但也算是无上势力,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

“林仙儿难道去了玄天宗?”

方寒内心中有这样的猜测,除了这个猜测,应该没有其他的可能,会让林仙儿在这个关键时期离开林家。

只有进入玄天宗的机会,才会让她抛开一切。

在得知林仙儿出现在真武郡后,方寒立刻决定亲自前往真武郡,这个女人比整个林家都危险,留着绝对是一个祸害,方寒虽然不怕,但是她的存在对于方家却是一个定时炸.弹。

必须要将其斩杀,方寒才能够安心。

“什么?你要去真武郡?”

在听到方寒要亲自前往真武郡后,方如海不由得眉头轻皱,真武郡可不比武阳城。

在武阳城,方寒有什么事情,他还能够照拂,但到了真武郡,就算是他也无能为力,鞭长莫及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实力根本不容许。

或许纳灵巅峰对于武阳城来说算是强者,但到了真武郡,就连一点浪花都翻不起来。

只是在看到方寒那坚定的眼神后,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只是内心中也是有些感慨,孩子长大了,真的是不需要他再照顾了。

“父亲放心吧,这次死狗会和我一起去,有它在我们也可以互相照应,没事的!”

这一次方寒本来想要独自前往,但大黑狗已经打定主意要跟着方寒,将大黑狗留在这儿方寒也不放心,只能够带着它一起前行。

“那还好!”

虽然没有见识过大黑狗的实力,但是方如海却是明白大黑狗很不简单,光是直立行走,并且口吐人言这两点,就能够说明许多东西。

“这东西你带着吧!”

分别之际,方如海将一个信封递给了方寒,他并未解释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在接过东西的时候,方寒却是感觉到道海之内的小鼎有些轻微震动。

信封中似乎有一张薄薄的纸张,但却很是坚硬,方寒并未查看,而是直接装了起来。

他内心中也是有些惊讶,能够让小鼎异动的东西,绝对是了不得的东西,按理说方如海根本不可能拥有,但是想到先前方如海了解中州一些事情后,方寒内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这事情或许和他神秘的母亲有关,按照方寒的记忆,秦母早就病逝了,但是现在她的死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或者她根本就没死,但这事情却不急在一时,方寒相信总有一日他会搞明白这一切。

前世的他为孤儿,站在世间巅峰,却孤身一人,这一世重温家庭温暖,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却已经真正的接受了这个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