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十八章 大黑狗的动作
作者:白潇歌分类:玄幻奇幻

[人人小说网]吞天道王武阳城。

方林两家展开大战,始一交手就进入白热化。

两家强者捉对厮杀,鲜血飞溅,惨烈无比。

街道上除了方林两家大战的众人,已经没有一个人,这种热闹,可不是谁都敢看的。

方如海与林从南两人均为纳灵九重天,实力强大无匹,他们的战场覆盖数百丈之内,所有人都不敢近身。

只是在另外一处,还有一处战场丝毫不逊色于此,那就是秦澜与林家大长老林天绝两人之间的大战。

相比于这边的两大家主,他们手段明显更加非凡,许多神通术法信手拈来,造成的破坏也更为可怕。

“方寒,纳命来!”

就在这时,一道剑芒闪电一般的向着方寒刺了过来,同时方寒耳边传来一道怨毒无比的声音。

方寒眸光一闪,向着前方望去,只见林家大少爷林涛满脸怨恨之色的向他冲了过来。

在他手中有着一柄长剑,剑光森寒,如同潮水一般的向方寒周身倾泻而下。

“原来是你啊!”

在看到林涛出手之后方寒不怒反笑,在他眼中,对方这一剑有着数十个破绽,随手就可破解。

“砰!”

方寒随手一掌拍出,林涛手中的长剑寸寸断裂,而他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先前他就不是方寒对手,更何况方寒这段时间强大了不少,而林涛因为被方寒废了一只手,实力大降,因此才使得方寒一招将其重创。

这一幕落在许多人眼中,他们都脸色大变,方寒居然已经强大到了这般的地步?

方寒一招击败林涛后,并未急着继续出手,而是微微皱眉。

在林家众人中,他并未看到林仙儿的存在。

对于这个女人,方寒从心底就有一股忌惮,她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只是对方一直隐藏的很好,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出手,方寒数次测试都未曾奏效。

真正让他诧异的是对方这次居然未曾出现。

“死狗,去林家看!”

方寒内心有些不安,以传音石通知大黑狗直接去林家。

林仙儿不在此地,那么他对付林家小辈根本没有什么压力,正好让死狗去林家看看情况。

处理完大黑狗那边的事情,方寒将眸光重新投向战场。

两家此时陷入厮杀,短时间之内根本分不出胜负来。

“嗯?”

此时方寒眼神微缩,在场中,居然还有一名青年,一身红衣,眸光邪魅,看起来很是不凡。

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实力,纳灵四重天。

他的年龄分明没有多大,看起来比方寒大不了多久,但他的实力却已经这般恐怖。

这很是不凡。

在方家的资料中,并没有关于此人的信息。

那人一身红衣,剑眉朗星,手持一把银白色长枪,自对方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气息散发而出。

“有点意思!”

在看到这个青年之后,方寒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本来以为林仙儿没在此地,林家没什么有意思的人,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

“你就是方寒?”

红衣青年眸光如电,锁定在方寒身上,他微微一笑间,整个人消失在原地,刹那间显现之后,已经到了方寒身前。

“你是何人?”

方寒眸光微缩,对方这一手,很是不凡,起码目前对他来说,无法做到对方那般轻松写意。

“就让我来试试名震武阳城的少年妖孽究竟有什么实力!”

红衣青年并未回应方寒的话语,而后冷笑一声,长枪微摆,直接向着方寒刺了过来。

“哼!”

对方似乎对于方寒有一些恶意,方寒自然也不会对其客气,冷哼一声之后,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此时他已经达到了锻体八重天,出手恐怖异常,一拳轰出,整个虚空为之轰鸣,恐怖的道力如同潮水一般向着对方倾泻而至。

“咚!”

一声巨响传来,方寒闪电一般后退,他微微甩手,有些凝重的望向对方。

这个青年,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一些。

这究竟是什么人?

他决然不会是林家的人,不管是他的功法,还是武技,看起来都与林家不同。

对方体内道力如同山渊一般恐怖,他与其相比还是有不少的差距,短暂的接触后就受了一些轻伤。

“咦?有点意思?”

一枪挑飞方寒,红衣青年脸上浮现出一丝傲然之色,但看到方寒之后后退数步之后,不由得微微一愣,按照他原本的估计,这一枪应该能够重创方寒才是现在看来,这所谓的少年妖孽倒是有点东西。

足以将纳灵境初期强者重创的一枪,居然未曾让方寒受多大的伤势。

“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方寒运转吞天道诀,天地间道力如同潮水一般被他吸入体内,那点伤势被他直接修复。

对方的确不凡,很是强大,但想要击败他,也没有那么容易。

“找死!”

红衣青年眸光森寒,长枪一摆,锐利的枪芒刺破虚空,枪尖摆动,笼罩方寒周身。

“砰!”

方寒身影晃动,又是一拳轰出,正中枪身,毫无疑问,他又一次被击退了。

方寒脸色猛然间一白,但他嘴角却有着一丝笑容浮现。

对方的确强大,但也不是无懈可击。

“小子,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一个绝世妖孽,若是让你继续成长下去,恐怕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但可惜的是,你出声在了错误的地方,下辈子投胎,记得看好人家再投!”

红衣青年手持长枪,大踏步向方寒走来,方寒虽然实力不凡,但也仅此而已,他再也不会给方寒机会,两者实力差距太大,他已经没有兴趣继续玩下去了。

冷笑一声后,长枪一挥,一道数十丈长短的枪芒划破虚空,自天穹中向着方寒斩落下来,这一枪凝聚了你红衣青年全身的道力,并且他神识隐隐间已经锁定虚空,根本不会给方寒闪避的机会。

“是吗?”

望着漫天枪芒的落下,方寒不惊反笑,他已经没有耐心继续战斗下去了,下一刻,方寒体内的道力如同潮水一般的向着手臂聚拢,而后整个手臂都变得粗壮了许多,扫视了一眼落下的巨大枪芒后,方寒直接一指点出。

数十丈大小的枪芒,笼罩大半个街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在看到方寒这般狂妄的动作后,许多人都是脸色微变,就连方如海也是焦急无比的望向方寒。

只是他现在正处于与林从南的大战中,脱不开身,只能够大喝让方寒小心。

“不知死活!”

红衣青年在看到方寒这般狂妄,居然想用一根手指来挡下他枪芒后,不由得冷笑一声,天赋出众又如何,只是一个蠢材而已。

他先前的一拳就已经击飞了方寒,现在更为恐怖的枪芒,方寒居然想要用一根手指来阻挡,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轰!”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虚空中那道恐怖的枪芒轰然落下,而自方寒的手指中,也有着一道金色神芒冲天而起。

一声巨响后,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那气势无双的枪芒,在方寒那轻描淡写的一指下,居然脆弱的如同豆腐一般,直接崩碎消散开来。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红衣青年大吼出声,这太过于匪夷所思了,要知道他和方寒足足有六个小境界的差距,方寒居然这般轻松的化解了他最为强大的一招,这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还有下辈子的话,一定要记得,再不要来招惹我!”

在红衣青年大吼声中,方寒身影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他身后,在红衣青年耳边轻语一声后,方寒一掌拍出,红衣青年的脑袋顿时如同西瓜一般碎裂开来,鲜血洒落了一地。

刹那间,方寒先是挡下了红衣青年的杀招,而后又将其击杀,这一幕将所有人都惊呆了,直到临死前,红衣青年还是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他无法想象方寒究竟是如何挡下他必杀的一招。

但是这个答案,注定无人给他解答。

“噗!”

方寒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虽然外人看着他轻描淡写的击杀了红衣青年,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方才自己究竟动用了什么力量。

他再次使用了先前对付大黑狗的那一招,通神一击,凝聚全身的力量于一点,这个全身力量并不仅仅只是道力,还有肉身之力,精神之力,最重要的是,方寒还动用了前世大帝残留在精神中的气息,尽管只是一丝,但足以解决掉红衣青年。

而他先前所用那诡异的身法,也是前世独步世间的风速法则,尽管方寒此时无法动用法则,但是在大帝气息的帮助下,快速接近红衣青年却是足够。

短短刹那间,方寒就斩杀掉了强大的红衣青年,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方家众人先是震惊而后就是兴奋,所有人都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勇猛异常。

而林家则是气势大降,红衣青年,那可是纳灵境强者,更为恐怖的是他的身份,他居然死在了这儿,若是这消息传出去,林家麻烦大了。

林从南脸色苍白,眼中有着一丝畏惧之色,鲜血自他口中喷出。

一方面是怕的,另外一方面也是方如海给他的压迫委实有些太大,原本他与方如海实力相差无几,但是这一次接触之后,对方剑光凌厉异常,几乎是全面压着他打。

这让他内心也是憋屈至极,在看到红衣青年惨死后,顿时爆发出来,一口鲜血喷出,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绝望之色。

红衣青年战死。

这个结果对于林家的打击可谓是相当大,一时间林家众人出手间也没有先前的果断,变得有些犹豫起来。

但也有人因此变得更加凶狠,林天绝就是其中一人,他已经明白,今日林家一败涂地,但他更明白,自己绝无活路,与此这般死在这儿,不如和秦澜同归于尽。

“死狗,你在哪里?”

情势明朗下来后,方寒也就不着急出手,而是率先用传音石联系大黑狗。

“小子,你喜欢看烟花吗?待会注意看烟花,很灿烂的那种!”

大黑狗并没有回应方寒的问题,而是反问出声道,在它的声音中,有着一丝兴奋,似乎在做什么好玩的事情。

方寒微微皱眉后,也就不再理会大黑狗,现在林家众人气势下降,正是一鼓作气歼灭对方的好机会,只是他现在伤势沉重,却是已经无法继续出手了,只能够看其他人战斗了。

“轰!”

在方寒刚刚开始疗伤之际,武阳城南部突然有着一道恐怖的轰鸣声传出,同时一道火光冲天而起。

“那个方向?是林家?”

这时候,方寒想到了方才大黑狗的话语,不由得心中一动,他已经有了猜测,应该是大黑狗做了什么。

“哈哈,看到了没有,你猜猜我做了什么?”

大黑狗得意洋洋的声音自传音石中传出,让方寒也是有些无奈,但他还是给出了回应。

“看到了,你是把林家给炸了吗?”

方寒有些心痛,这死狗真是败家,林家可是武阳城三大势力之一,家族中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按理说都属于方家,但大黑狗这一炸,却将一切都葬送了。

“我才没那么傻,还没搜刮战利品,怎么能随便炸呢,我把他们的祖祠堂给炸了,哈哈!”

大黑狗大笑声不断,但方寒却眸光古怪无比的望向不远处的林从南,在他的眼中有着一丝怜悯之色。

若是林从南知道林家祖祠堂被炸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

“什么情况?”

原本安心观看秦林两家大战的赵武阳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了一跳,连忙冲着身后中年文士道。

望着火光冲天而起的方向,他内心中已经有了一丝猜测,只是还是有一些难以置信,难道方家都是疯子不成?

战利品都不要了?

“城主,不知道什么人炸了林家祖祠堂,现在林家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中年文士很快就返回,他神色古怪无比的开口道。

“什么?祖祠堂炸了?这......”

即便是身为武阳城城主,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居然连祖祠堂都炸了,这也太狠了一点。

配合上远处那一边倒的战斗,赵武阳不由得沉默了下来,他本来想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但是林家这般不堪一击,他已经没有了动手的时机。

也不应该说是林家太弱,而是方家太强,尤其是那个方寒。

赵武阳可是亲眼目睹他斩杀红衣青年的过程,就连他也有些看不懂方寒是如何斩杀掉红衣青年的,这让他内心中也蒙上了一层雾霾。

“计划取消吧!”

赵武阳眸光紧闭,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睁开眼睛开口道,在他的眼中有着一丝深邃的幽光闪过。

“好!”

中年文士并未多问,直接转身离去,他明白赵武阳既然取消了行动,自然有他的道理,他需要做的不是质疑,而是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