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五章 生死之战
作者:白潇歌分类:玄幻奇幻

[人人小说网]吞天道王大堂之上。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方寒,方如海的意思很明白,一切交由方寒处理,许多人都有些期待,方寒会如何处理这个烂摊子。

“现在,是时候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方寒缓缓转身,望向所谓的方家大少爷方云。

“小寒,难道直到现在你都不愿意相信我吗?莫非是大哥哪里得罪了你不成?那大哥给你赔罪好了!”

方云闻言身体大震,脸色也苍白了许多,他苦笑出声道。

“那日,我收到了你的手书,才会前往你的房间,但却被早就隐藏在你房间的一个贱人所偷袭,还诬陷我猥亵!”

“难道如今你们两个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吗?”

方寒眸光如电,自方云林仙儿二人脸上扫过,方云身体有些不适的扭了扭,林仙儿却是不为所动,面色冰冷,一言不发。

“那日我的确写过一封手书,但那也是被他们逼迫的缘故,当时他们只是说控制你几日,省的你在大婚上捣乱,我并不知道他们居然要伤害你!”

方云双手掩面,难掩痛苦之情。

方寒冷眼旁观对方表演,若非他很确信自己构建的幻境不会出问题,他真要怀疑自己冤枉了方云。

“小寒,你要相信大哥!”

方云满脸愧疚之色的走向方寒。

“站住!”

方寒冷声开口,锐利的眸光让方云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自杀谢罪,第二,与我生死一战,只要你能够杀了我,你就可以离开,绝对不会有人拦你!”

“当然,若是你‘夫人’愿意替你出手,我也没有意见!”

方寒饶有兴趣的望向方云,他不介意给对方一个出手的机会,只是这真的是机会吗?

“什么,我没听错吧?”

“生死之战?他这是疯了不成?”

“这太狂妄了吧,他不是已经被林仙儿废了吗?方云可是锻体九重天强者,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我看不然,我们都被方寒这小子给骗了,你们想想,今日自从他出现之后,可曾有任何一件事情让他意外的,这说明他早就胸有成竹,或许他根本没有被废也不一定!”

方寒的话语,让许多人都微微摇头,本来已经掌控了大好的局势,何必要自找麻烦呢。

说实话,他们有些看不懂。

但隐隐间,他们内心又有一个猜测,那就是方寒隐藏了这么久,今天爆发,或许他的实力也不像众人所想的那般不堪。

“生死之战?”

方寒的话语,不但震惊了旁边的众人,就连方云都没有想到,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方寒,眼底深处有着一丝惊喜。

这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旁人不清楚方寒的伤势,但他当初可是亲自检查过方寒的情况,经脉尽断,丹田破碎,即便是有逆天丹药,这么短的时间,最多只能够做到修复伤势,想要恢复修为,那根本就是一个奢望。

这可是方寒主动送上门的机会。

他正愁怎么解决目前这个困局,没想到方寒这就给了机会,那可就休怪他下手无情了。

正好,只要他解决掉方寒,那么方家也就不足为据了,到时候拿下方家,他功不可没。

“兄弟相残,非我所愿,但奈何小寒你步步紧逼,既然如此,那就休怪大哥我无情了!”

方云微微摇头,举步向着方云走了过去,伴随着他的前进,身上的气势不断的上升着,到了方寒身前的时候,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锻体九重天。

方云在这一刻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恐怖的气息向着方寒弥漫而去。

“可惜!”

方寒内心叹息一声,林仙儿这个女人很不简单,方寒总觉得她比林家家主林从南更为难缠。

只是对方根本不出手,这让他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郁闷感。

但他也没有在意,先解决掉方云,待会方寒还有后续计划,不愁她不出手。

“嗡!”

在这一刻,方寒心神一动,吞天道诀运转,道力在他体内不断流转。

方寒双眸熠熠生辉,身上气息不断升腾。

锻体五重天。

“方寒不是被废了吗?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你看到没有,锻体五重天,他当初可是纳灵境,难道掉落境界了?”

“应该不会,封灵散是作用于神魂的药物,不会掉落境界!”

“那就说明他真的经脉尽断,丹田被破,而这短短数日,他又重新修炼回来了!”

“我去,没这么妖孽吧!”

“不可思议啊~!”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方寒不但修复了身体,并且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即便是与一般的纳灵境相比也毫不逊色。

难怪他会这般自信的直接与方云进行生死之战,这就是他的底气。

“你居然恢复了修为?”

方云有些讶然的望向方寒,只是在看到方寒仅仅只是锻体五重天之后稍微松了一口气。

一切还在控制之中。

不得不说,短短数日修复伤势,并且达到了锻体五重天,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但是这又如何,他可是锻体九重天,两个小境界的差距,他足以碾压方寒。

“怎么,很惊讶吗?”

方寒微微一笑,并未解释。

“我本不愿兄弟相残,但小寒你一再相逼,大哥就陪你玩玩。”

方云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之色,略显沉重的开口道。

“嗡!”

但是在他话音未落之际,整个人就向着方寒冲了过来,在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长剑,剑光一闪间,方寒全身上下都被笼罩在内。

方云的突然发难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之外。

嘴上还在兄弟情深,手中却出手迅若闪电,妥妥的表面兄弟。

“这般急着送死吗?”

这一幕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但方寒却早有有所预料,此时微微一笑道。

他并未急着躲闪,而是冷静的望着即将刺到眼前的长剑。

“不知死活!”

方云眼中神芒璀璨,长剑挥舞,直奔方寒而来,恐怖的杀机弥漫整个大堂。

剑光如水,化作一片片长幕,笼罩方寒周身数个致命位置,剑尖颤抖,谁也不知道他的长剑会落在何处。

反之方寒则如同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

一些人都不忍心看这一幕,方云的确强大,但方寒不该毫无抵抗之力才对,他究竟在等什么?

“我去!”

“这tm都可以!”

“嘶!”

只是场中传出的一道道惊呼声,让方才闭上眼睛的人有些好奇的睁开目光,望向前方。

在看到前方场景之后,许多人都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大堂之上,方云如水般的长剑停了下来,并非他主动停下来,而是被挡了下来。

虚空中,两根晶莹如玉的手指,将长剑夹在了空中。

任凭方云道力涌动,但却无法撼动两根手指。

“就这?”

方寒微微摇头,手中发力,咔擦一声,长短直接断裂成数段,掉落在地上。

这一幕,又是让众人瞳孔微缩,他们都深知锻体镜徒手折断铁剑是何其的艰难,那对于道力的掌控必须达到极高的地步,并且能够精细控制,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但方寒却轻松写意的完成了,这一手镇住了许多人。

就连上方的两大强者也都有些意外,即便是换作他们,想要在锻体镜做到这一点也不太可能。

方才这一手就已经能够证明方寒对于道力的运用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想要在锻体镜做到这一点,需要精细的道力控制力,并且还需要敏锐的观察力,在瞬间找到长剑铸造时候的纹络,借助两股力量交汇瞬间爆发,才能够折断长剑。

这一点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出来的,方如海笑容满面,这个儿子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一些。

反之林从南却是面色阴沉,目露凶光,毫不掩饰自身对于方寒的杀机。

方寒越是优秀,他对于方寒的杀机越深。

“该死!”

方云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方寒,他不相信方寒居然会这般的强大,咬了咬牙后,他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断剑,一拳轰向方寒。

在他想来,先前定然是方寒搞了什么鬼,才会弄断他的长剑,根本不是真正实力。

区区锻体五重天怎么可能这么强大,就算是打死他也不信。

既然如此,那么他就与对方硬碰硬,到时候不管方寒搞什么鬼,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将无所遁形。

方云盛怒之下,几乎是全力出手,周身上下有着强大的气息弥漫而出,一拳轰出,整个虚空都嗡嗡作响。

“无趣!”

方寒微微摇头,看都不看冲过来的方云,犹如赶苍蝇一般的随手一挥。

“轰!”

方寒简单的一挥手,但方云却犹如遭受重击一般,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身在半空,大口咳血。

他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他想不通,为何方寒区区锻体五重天会这般的强大,他锻体九重天居然没有一丝抵抗力。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方云满面狰狞,面容扭曲的望向方寒,鲜血不断自他口中溢出,但他却不管不顾。

“呵呵!”

方寒淡淡一笑,并没有解释的想法。

他之所以能够瞬间击败方云,靠的是前世大帝无数次战斗的经验,以及对于道力精细的掌控力。

这两者任意缺少一个,都难以造成这般震撼的结果。

“如果现在你所谓的‘夫人’愿意帮你出手一战的话,我之前的话依然作数!”

方寒此时将眸光投向林仙儿,对于自己的直觉,方寒向来从不怀疑,她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他对于林仙儿有了一丝兴趣。

当然,只是遇到对手的兴趣,小小的武阳城中,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方寒也有些意外。

他很明白,若是没有他转世重生,武阳城恐怕迟早会落入这个女人的手中。

尽管对方此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方寒有这样的直觉。

今日方寒强势出现,拆穿林家阴谋,一再挑衅对方,但对方始终不为所动,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能够做到的。

即便是方寒各种侮辱,她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眸光冰冷,身上气息冰冷的可怕,杀机逸散,但她眼底深处却分外的冷静,这很不简单。

不管是方寒的突然出现,亦或者是林奇尸体出现在血棺之中,都无法让她真正的动容。

似乎死在她面前的不是她的家人,而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无情道?

方寒内心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或许只有斩情灭性的无情道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也是方寒多次试探对方的原因。

可惜的是,他的试探注定是徒劳的,林仙儿眸光淡然,无悲无喜,冷漠的凝立当场。

方云,被爆为林从南私生子,方寒出手将其重伤,若说此时场中谁有理由出手,那只有一个人,身为对方未婚妻的林仙儿。

但林仙儿显然没有出手的想法。

那也就注定了一件事情。

方云必死。

没有任何人能够救他。

林从南脸色难看无比,但双眸却已经紧闭起来,显然已经放弃了对方。

“哈哈哈哈!”

这时候,原本摔落在地上的方云却缓慢的爬了起来,他面色惨然,自在场所有人面上划过,发出一阵大笑。

许多人都不忍直视对方,纷纷躲避视线。

唯有林仙儿眸光淡然,直视对方,眼中满是淡漠,似乎对方不是今日要与她成婚的夫婿,而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自作自受,自作自受啊!”

方云在看到众人回避的眼神之后,笑的越发灿烂起来,略显嘶哑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堂。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七窍都有鲜血溢出,生命气息不断流逝,很快就彻底消失。

“砰!”

他的身体摔倒在地,脑袋正好对着林仙儿,一双圆滚滚眼睛无力的瞪着对方,看起来很是恐怖。

方云死了。

在最后,自绝于所有人面前。

他已经无家可归了。

伪装的身份被识破,方家待不下去了。

原本该属于他的林家也没有他的容身之所,天下之大,却已经没有他存身之所。

因此,只有一死!

众人心情都有些复杂,本来是一件造福整个武阳城的大婚,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