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一卷:红尘 第2章:我叫烛照
作者:于慕怡分类:玄幻奇幻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在家族祠堂边上,自己母亲坟墓前,闹鬼了!

别说是钱多多这个14岁的孩子,就是正常人他也受不了啊,钱多多飞奔回家,不顾家里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一头扎进自己的小院,钻进里屋,躲在床上,嘴里念念有词:

“我就是开个玩笑啊,至于吗?至于吗?娘亲保佑!娘亲保佑!”

……

过了一会,钱多多发现左右一点动静都没有,喘了喘气,舒展开自己蜷缩起来的身体,可就当钱多多准备下床的时候

“咳咳,小子你冷静冷静,咋就这么不禁逗呢¬_¬`”

∑(❍ฺд❍ฺlll)

那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又传来了。钱多多本来放下的心突然又紧绷起来,我了个去

“你,你你你,你这个鬼怎么跟到家里来了?不禁逗?你丫试试大白天一个鬼逗你玩,你丫禁逗不禁逗,我就是个孩子,至于吗,我连个蚂蚁都没杀过,也就是往厨房的锅里撒过尿!也没啥大错啊,那锅饭,最后自己不也吃了吗!罪不至死啊,老天爷你至于派你这个鬼来惩罚我吗?”

“啧啧啧,小子你挺皮啊,emmmmm,不过老天爷他小心眼,你要往他锅里撒尿,我估计,他会派穷奇那货吃了你╮(‵▽′)╭”

那声音又传来了,不过这回,钱多多渐渐的适应了,反正也跑不过这个鬼,听语气这个鬼挺和善的,看看他怎么说,孩子的好奇心就像是一只猫咪,紧张过后发现这个所谓的“鬼”并没有伤害他,胆子便渐渐大了起来,剩下的,就只有强烈的好奇心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ºДº*)”

钱多多壮着胆子问道,随后似乎想到什么,接着说:

“我告诉你啊,我爹是钱不愁,我是钱家少主,你要是敢欺负我,我,我我就喊人弄死你,嗯……不对呀?你是鬼,本来就是死的!”

“喂喂喂,小子,老子是神,不是鬼,老子是烛照可不是窫窳那货?”

“烛照?神兽烛照?⊙∀⊙?”

“没错,哈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这样尚未成年的娃娃都知道我烛照的大名,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爹说,我出生的时候,你丫来捣乱,我娘被你害死了,╯^╰”

“卧槽,我是,嗯,我可没害死你娘,你娘的死,跟我可没关系,en?你说你娘死了?”

“所有人都说我出生的时候,烛照来贺,庞大的气冲死了我娘,你敢说跟你没关系,你害死了我娘,我,我跟你拼了!”

钱多多愤怒的大喊,喊着喊着突然想起来不对劲,对啊,我该怎么弄死这货啊?

“等等等等,稍等一下,我怎么不记得我贺你来着,我明明是……emmmmm,没错,我确实给你贺喜来着,不过我那是给你娘贺喜了,我可没害了她啊,我哪里惹得起她啊!”

烛照小声嘀咕着,它到是想弄死她娘李晓晓,可是那姑奶奶不弄死它就不错了,它就睡了个觉,醒来就被禁锢在这混沌海中,浑身一点力量都没有,是钱多多开了灵府以后,每天修炼那一点点精神力唤醒的它,它还一脸懵逼呢。

“再者说了,我害死你娘,怎么可能还留着你,早弄死你了,不然留着你强大起来反过来弄死我?”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说烛照来贺害死了他娘,钱多多自然不信烛照的话,可是转念一想,也不对啊,它说的对,要是它害死了自己的娘亲,这么强大的神兽,没理由留着自己啊。

于是钱多多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是真的?可是我爹……”

“你爹个屁,你不信你去你娘墓里看看,你看看你娘墓里有尸骨嘛?你个小屁孩,我骗你作甚?”

钱多多闻言眼前一亮,对啊!去娘的墓看看,要是没有尸骨,就证明娘还活着。想到做到,走到院子里,马还在那散步呢,翻身上马急忙往盛京城外赶去。

……

盛京城守卫们看着钱多多又风驰电掣出城的样子,互相对望了一眼,不禁感叹道:“这孩子,这是有多大的急事啊!(´゚ω゚)?”

钱多多赶到母亲李晓晓的墓地前,便立刻前前后后验证了一下,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种验证,发现果然是按照烛照所说,母亲墓地里不仅没有尸骨,也没有任何东西,按道理来讲,即使没有尸骨,也会有一些陪葬品啥的,可此时钱多多母亲的墓里,什么都没有,简直比脸都干净。

钱多多不知所措,他彻底慌了,别说是一个14岁的少年了,如果一天之内,经历了如此荒唐的事情,而且还不止一件,哪怕是成年人,也会慌得。钱多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从小到大,他周围所有人都说是烛照和自己的原因,导致娘亲在生产自己的时候去世的,可今天看,似乎不是这样,老爹在骗自己?可是这是为啥?老爹钱不愁这么些年来除了家里的生意,剩下也没有在任何事情上有任何兴趣啊?骗自己娘亲死了,有啥好处?还是说什么难言之隐?

缓了一会,无奈接受了这个结果,其实想想也挺好,至少娘还活着,自己不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了。小孩子,童言无忌,总有那么几个不怕钱家势力的家族里的熊孩子,经常说钱多多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孩子,如今好了,娘还活着,谁在说我,我就光明正大的揍他,还要说他诽谤我。

钱多多策马往回家跑,一来一回,天已经黑了,钱多多骑马跑的更快了。

盛京城守卫们无语了,看着钱多多又又又风驰电掣回来的样子,继续互相对望了一眼,不禁感叹道:“这钱老爷也真是的,这么大的急事,让个孩子来回跑,多危险啊!!

钱多多跑回了钱府,刚进钱府便开始大喊,

“爹爹……爹?钱不愁!钱胖子!嗯?人呢”

钱多多是家里独苗,从小没大没小惯了,人长得可爱,嘴又甜,自然所有都宠爱他,可是此时钱多多喊了好久了,他爹钱不愁也没有回话。于是他又喊到

“管家爷爷!管家爷爷?”

“来了来了,少爷,您怎么才回来啊,刚才老爷和一个姓战的客人出去了,说了办事情,需要两周才能回,找少爷您,您不在!”

“出去了,干啥去了,另外,姓战的人是谁啊?”

“老爷并没有吩咐出门做什么事情,至于这位姓战的客人,好像是是从京城来的,嘿嘿,老奴位卑,老爷也没介绍给我认识,只是听老爷喊他战老弟”

“好吧好吧~_~”本来还想问问爹,娘亲的墓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这下好了,一走走这么久。

钱府人很多,姓钱的却很少,原因之前也说了,钱家家规所至,人丁稀少,仆人与客卿门客倒是不少,只不过仆人能进后院的,没几个,客卿更是不允许进了,奶奶在钱多多小时候就去世了,奶奶去世后爷爷也到处云游,若大个钱府,只剩钱多多和父亲钱不愁如今钱不愁也出门办事,就剩下钱多多自己一个人。

之前因为钱府掌管盛京城经济命脉,所以钱不愁经常出门办事,钱多多到也没有什么不习惯。

……

习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