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74章 魔尊再现
作者:羽化成爷分类:玄幻奇幻

“那日我与你师尊大战九渊山山巅之上,他设局陷害我,将我提前拉入十八罗汉阵!”

乔巴撇了撇嘴,那叫伏魔金刚阵,不知道也正常,我师尊又不会告诉他,他爱怎么想怎么想。

“我身消道陨,连元婴都战死,倒是分身成千只乌鸦飞走时,我将最后一丝神识寄在乌鸦身上,这一丝神识并非我本体,也并非真的可以复活。”

“哦,那你是如何逃脱的?”乔巴插了一句。

“哼,我有先见之明,没入侵九渊山之前,便让一名夜行者将我的身外化身带到这里,没想到还真有如此阴暗地,滋养我的金丹期化身,也就是我的分身。”

“我在入侵前与这化身已经失去了联系,但这是我的一张底牌。没想到这名夜行者却很笨,被元婴期大能发现,受伤追杀至此,若不是用我给的保命神符,恐怕逃不过那一劫,可是堂堂一名金丹期夜行者竟然在小阴沟里翻了船,被你龟仙门的小纯算计了,笨蛋该死,作茧自缚。”

“你也是万飞的徒弟吧!”

乔巴点点头,骄傲地回道:“既然知道我师尊的厉害,还敢将我困于此地,你真的不怕连这次逃生的机会都失去吗?”

“哼,我这幻兽虽小,却是元婴期幻兽,有人把幻兽称作仙兽一点不过,它制造的幻境可以抵挡所有人的神识探查,在这里在你师尊眼里只有一团雾气罢了,就算他本体来不用尿液也破解不了,却不想这个破解法被一个凡人发现了,当真是个奇人,我倒十分好奇这张老九到底是人还是鬼!”

“你这身体我看有门主宗主的标识,应该是夺舍的吧?”

乔巴修炼虽然时间不长,但久混于修仙界市井,自然知道夺舍的天地规则,通常邪修都在生死存亡的时候夺舍,就连正派的人也有夺舍的时候,只是相对少一些。

不过在生存死亡的关键时刻,还分什么正邪了,能夺舍换来继续修仙的机会,又有谁愿意放弃?

“不错,刘门主这个人比较二,见我的夜行者死于此地,贪婪储物袋和灵兽袋,打开灵兽袋的瞬间,我的分身和幻兽就一起出来了。他见是幻兽这等稀有仙兽不想占为己有,可他又怎么会知道,这可是我的最强灵兽。”

“他抱起幻兽的瞬间,我的元神藏在幻兽的耳朵里,直接顺着他的鼻孔钻进了他的识海,哼,刘门主这人见风使舵,胆小怕事,见我是离神期大能的金丹化身,立马跪拜屈服,这样的人能成为九渊山的一门之主,真的是笑话!”

乔巴撇了撇嘴:“要不是因为如此,他也不会成为三四流宗门。”

易红雪看了眼乔巴,笑道:“不错,天罡宗的一名金丹期执事恰好也出现在此,而我当时正在融合刘门主的元神,功法和记忆。原本以为是个金丹期的身体不错,却不想这刘门主酒色过度,早就把身体掏空了,连这枚破金丹都出现了裂痕,难以修复。”

“此消彼长,加上天罡宗的人擅长用剑,打了我个措手不及,虽然我将其诛杀,但也受了重创,如今的修为只有纳气期水平。不过,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哈哈,是吗?别忘了,我是可万飞万大能的大弟子。你跟我讲这些是何用意?”

易红雪哈哈一笑:“我就想看看万飞那么善于算计,这徒弟是不是也是奸诈之徒。”

乔巴笑道:“我倒很欣赏你的直爽,能将夺舍过程讲给我,还能告诉我你的实力状况。这当真不是名门正派在生死决斗中可以说出来的。邪修好爽,我早有耳闻,只可惜,无论性格如何,自古正邪不两立,你我既为正邪两方,便是死敌。”

易红雪看了看刘敬,叹了口气:“这傀儡倒有些意思,可以穿透一定的迷雾和幻术,假以时日定然也不简单,只是不过就是只傀儡,终究会像玩具一样支离破碎的。”

刘敬一听,大干不快:“我可硬着勒。”

乔巴摆摆手,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死?没那么容易,我易红雪乃是血魔谷的魔尊,连你师尊的手掌都能逃脱,何况他的徒弟。”

乔巴骄傲地说道:“那可不一定,你那两条巨蟒有一条怀孕了,我和师尊把你的小蟒崽都炖成泥鳅钻豆腐吃了,味道还是挺鲜的,也不知道你的两条蟒蛇是怎么回事,堂堂元婴期还学凡人搞事情,生宝宝。”

“你……们好败家呀!”

乔巴说道:“败家就是我的本性,难道你会被我气死不成?”

“刘门主”将幻兽放到地上,画了一个圈,将幻兽圈起来,轻轻说道:“继续施展你的幻术,我要和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单独聊聊。”

乔巴也学着易红雪的样子拍了拍师弟刘敬的脑袋瓜:“师弟,你在这里等我,看着这只小妖精,我要和魔尊单挑。”

刘敬关切地看了一眼乔巴,悄声说道:“我怕你打不过他,不要逞强,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盾,虽然也挺疼的,但还能撑得住。”

乔巴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我刚才在战斗中悟出了绝招,对付这等残废魔尊,应该不在话下。”

二人肆无忌惮的谈话让易红雪都听进了耳朵,但还是微微一笑,毕竟是修炼千年的老怪物,岂能被童言无忌激怒,笑着说道:“打不过你师尊,我就先教训教训你。”

“谁教训谁还说不定呢。”乔巴不服,二人一起跳进乌鸦谷,顿时下面飞沙走石,易红雪毕竟是金丹期之身,虽然“刘门主”身体有点差,但还是金丹期的基础,有金丹在,虽然不是邪修的魔化丹但也可以一用。

易红雪也暗叫倒霉,若不是那铁执事坏了他的好事,至少能有金丹初期的水平,又何必受这窝囊气。

易红雪之所以这样做有两个原因:第一,想探探这龟仙门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九渊山会突然冒出万飞这样的奇人,第二,看看龟仙门的功法到底有何精妙之处,或许能参悟出点有用的东西,第三,他可以击杀乔巴,只要有幻兽在,就可以全身而退。

所以易红雪信心十足,只为探虚实而之前一直留着乔巴的性命,加上之前对万飞确实有所顾忌,眼下顾及小了,杀了乔巴也可一解心头之恨。

易红雪想到此,运转灵气,在筋脉中流窜,然而邪修功法却不能完全发挥出来,只能利用这几日制造幻术环境时抓紧吸收的魔气施展功法。

实战中乔巴有了进步,快速的释放龟派气功连珠炮压制对手,一旦压制成功立即切换成大炮轰死对方。

这是之前已经练出来的招式,如今乔巴无师自通,又想出了个大招,那就是龟派屁功。

乔巴因为之前师尊还活着的消息立即兴奋了,想起当初第一次放出的龟派气功,被师尊戏称为龟派屁功。既然自己可以用手将聚集的天地灵气发出去,那么身体的任何部位都可以压缩并发出。

乔巴还没尝试过如何用其他部位攻击敌人,如此一来,这思路就没毛病,正好可以拿这个易红雪的化身试试。要是这易红雪成功夺舍,自己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不过对方只是纳气期,那就不好说了,毕竟曾经在九渊山被易红雪攻击逃亡时自己也击败过一名纳气期邪修。

虽然说那次是在其他九渊山弟子帮助下,但毕竟自己是助攻,那时还不会连珠炮和大炮的打法,如今不同了。

乔巴自信心倍增,原来师尊让我出来历练就是为了让我成长,让我在实战中悟出更多招式来,师尊用心良苦,徒儿终生难报。

我一定要将这易红雪消灭,不然亏对师尊对我的信任和栽培。

双方都有了杀伐的决心,自然都使出了大招。

易红雪虽修为降低,可是易红雪毕竟是一代魔尊,岂能轻易束手就擒,更不可能被轻易斩杀。

当即从口中喷出一团黑气,黑气在空中化作了巨蟒。

“哦,还是那招?”

乔巴见这巨蟒是当初控制十多名元婴期修士时用的,只不过眼下这巨蟒最多算条小蛇,只是蟒蛇的样子罢了。

乔巴嘴角一翘,高声喝道:“我师尊教我的泥鳅钻豆腐你可要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