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70章 真相好笑
作者:羽化成爷分类:玄幻奇幻

乔巴眼前一花,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睁开的了双眼。

然而眼前的一幕让其大惊失色,

身边除了小纯和刘敬,秦季养竟然不在。

乔巴感觉哪里不对劲,问小纯道:“这周围怎么还都是雾气,难道没逃出九渊山地界?”

没错,真的又回来了。

小纯说道:“这传送阵太坑了吧!咦,我爹呢?”

“不知道!”

刘敬突然奶声奶气地说道:“其实,这里还是乌鸦谷,我感觉咱们从没离开过!”

啊?乔巴大吃一惊,小纯更是惊讶无比。

小纯说道:“师姐,你俩走后,师尊突然出现在我面说并告诉我来找你,你可能陷入了幻阵中!”

“什么?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不是幻觉,换师尊的嘱托,有可能是幻阵,一切发生的都像真的一样,如果不是幻阵,师尊说就可能是会施展幻术的妖兽在这一带,要想突破幻术非常的难。因为找不到妖兽的本体,就算是师尊也没办法。”

“师尊说以他的能力,可以锁定九渊山地界的所有人、妖兽和邪修。”

“我来找你的时候,只是触摸了一下雾气,本以为只有进来才会中幻术,却不想一触摸的瞬间就中了,看来这妖兽的强大超乎了想象。”

“或许不是妖兽,或许是某位残存的邪修,如果是残存的能有这般能力也很奇怪,怎么可能会如此厉害?或许是外来的邪修也有可能。”

“总之,咱们在幻阵中的一切都会被对方掌握,只有一种东西他掌握不了,那就是内心的想法,所以,从现在开始陈咱们只能眼神交流,尽量不要说话。”

乔巴一听笑了,哈哈大笑:“哈哈哈……原来师尊没死!呜呜呜!”

乔巴笑完又哭了,是高兴的哭,只要师尊没死,就放心了,之前师尊的“死”太吓人了,太难过了。

乔巴哭着哭着就放声嚎啕大哭起来,小纯和刘敬一人拉一只胳膊都没拉住。

“师尊既然活着你就不要哭了,我之前不也是以为师尊没了吗?”

“你不懂,我一哭就收不住闸了。”

乔巴刚才都哭的坐地上了,这哭痛快了,才拍拍尘土起来,说道:

乔巴又歪着脑袋回忆道:“现在明白了,之前秘密逃生地点的那棵大树是假的,因为那一带根本没有树木,就算有也不可能那么完整,如果这魔头连师尊都能打过,那魔化的能力非常强,这些树木不可能还能完好无损,甚至还枝繁叶茂的。”

“如果有魔族入侵攻打,为什么现在连一位元婴期大能都没看到?他们都瞬秒被秒杀了?不可能。还有皇朝据说也因之前的血魔谷入侵派大能前来,这工夫也应该到了。假如也有离神期大能,至少可以和师尊一同御敌。可是并没有。”

小纯也醒悟道:“师尊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被简单杀死!”

乔巴继续说道:“还有,你们家所在的三郡城既然也被魔头攻击,为什么只有秦家大院完好无损,这显然是幻术制造的,连你的父亲都是,还有那些什么巨蟒,都是假的,可吓死我了。”

小纯补充道:“也就是说我父亲也活着了。”

“没错!”

“太棒了,若只是一个幻术,还这么小的乌鸦谷范围覆盖,那确实影响不到整个九渊山,九渊山逃亡的事也都是幻术捏造的。”

“吓死我了!”一旁的刘敬突然说了一句话。

“啊,我还以为你木头脑袋不会害怕呢,闹了半天也很害怕呀。”

“没错,我是木头脑袋,习惯了也挺好的。”

乔巴继续分析道:“还有,那巨蟒为什么和师尊抓来的一样,就是说这巨蟒也是邪修幻化的,这邪修至少看过师尊和魔尊易红雪大战,也就是说这施展幻术的邪修或妖兽一定和邪修有关。”

种种现象表明,他们从看到师尊自爆,到一路逃亡,到所谓的逃生飞舟,乃至秦季养还有那妖蟒,都是假的。甚至那口棺材都是假的。

刘敬则歪着小木头脑袋悠悠地说道:“可那棺材摸着明明是真的,还有……如果黑死花是幻化的,为什么连吸收灵气都那么真实呢?”

小纯和乔巴面面相觑,是呀,真奇怪,黑死花的功效都能模拟出来?那这幻术得多强?

必须找到这个幻术的施术者,然后消灭他!乔巴和小纯内心都有了相同的打算,互相点头,目光坚定,不再多言语。

不过,这次下山完成九渊山的山脉任务,包括龟仙门任务碑上也有了第二个任务记载就是师尊派乔巴和刘敬下山消灭残余邪修。

然而最苦的还是万飞,万飞最怕小祖宗们又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盘腿打坐甚至有点坐卧不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完成。

不过之前的异动确实让万飞吃了一惊,便派小纯下山寻找乔巴,在徐家庄向村长徐春雷打听后便直奔乌鸦谷。

按师尊的嘱托小纯是不敢妄动的,也知道这可能是幻术的存在,便只是触摸了一下雾气,却不想同样深陷幻术,一路乱跑。

原来传送阵不能真的将人传送走,只是闪了一下这才发现……

这才发现?

小纯想到此,突然问道:“师姐,按理说我中幻术的地方和你不应该在一起,怎么这传送阵一传送,眼睛一睁一闭的工夫咱俩就在一起了呢?”

“所以,你也是假的!”

乔巴突然出手的瞬间,刘敬也没闲着,一口咬住了小纯的脚踝处。

乔巴天地灵气吸纳的瞬间,连雾气都向它聚拢,变得浓密无比,整个人变化出了一个大雪球一样的存在。

“爆!”乔巴的爆却与寻常修士的不同,寻常修士喊爆一般指爆发类符文或者自爆或者催动法宝自爆以御敌。

乔巴的爆则是指将聚来的气发出去。

乔巴发现随着袭击能力的提升,所临时操控灵气的能力也有所提升,每一个小境界的提升,都让乔巴吸收的能力变强,爆发的能力也一样变得更强。

这次乔巴控制了力道,只将威力通过手掌发出去,攻打“小纯”的上半身。

“嘭!”一声巨响,小纯的上半身被炸了个稀烂。

“哼!敢骗我,既然知道是假的还提醒我,小纯才没这么菜呢。”

乔巴黑着小脸说道:“师弟可以嘛,不过我下次再施展功法的时候,你最好能躲远点,我现在控制灵气还不稳,容易误伤。”

刘敬轻笑了一下:“你那威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吹牛蛋!”

乔巴转身又向谷里走去,刘敬跳到她的肩头在雾气中渐渐消散。

而刚刚被炸烂的小纯碎片则向一起聚拢,又变成了小纯,然后又变成了一个人。

此人别人不认识,九渊山的人都认识,那就是圣木门刘门主。

“哼,这小子还挺机灵的。要不是老夫的肉身不怎么样,一丝魔气都没有,早就秒杀他了。”

刘门主摸了摸从灵兽袋里跳出来的一只妖兽脑袋瓜,一脸宠溺之色。

“多亏了你呀,不然我真的就身消道陨了。”

刘门主说话的语气、方式、脸色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是之前的刘门主,可是他又是谁呢?

……

与此同时,龟仙门坐镇,九渊山诸位元婴期共同监督下的九渊山依然有序的进行着日常,修炼的修炼,传道的道,下山执行任务的有的已经开始和邪修残余打起来了。

不过,元婴期们都稳若泰山,万飞也不能大惊小怪吧,虽然说乔巴和刘敬钻的地方比较特别,但对万飞来说就是一团雾,而在后花园池塘边修炼的小纯更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他默默的修炼,池塘的水偶尔鼓起几个气泡。

气泡破裂的声音,小纯是听不见的,他以前入定时就不为外物影响,如今对看过师尊大展身手的神威后,更是信心倍增,更加刻苦参悟剑道,只要他参悟剑道就可以提升修为,这就是一般修士无法想象的,也做不到的,不愧是ss级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