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61章 走散
作者:羽化成爷分类:玄幻奇幻

九渊山遭此大劫,令人猝不及防。

万飞的自爆让那邪魔也受了重创,隐匿进白雾中再也没出来。

乔巴背着刘敬向飞舟方向狂奔,只是这一路奔跑,却没有尽头,拐过一个山岗,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面站着。

“二……师……姐!”刘敬猜测地说道。

近了一看,果然是小纯。

小纯转过身,眼角也有泪痕,她说道:“师姐,师尊他……”

刚哭过的乔巴闻听又掉了一串金豆子。

可是哭也没用了,现在只有逃命一条路可走。

小纯手上也有一个符文光环,滚动着他们的头像等基本信息。

“走!快去秘密逃生飞舟!”

小纯说着跑到了前面……

乔巴紧随其后,健步如飞,大约又跑了一刻钟,三个庞大的飞舟停在一个山岗上,周围的雾气已经没那么浓了,能见度可达二百米左右。

到了飞舟附近,一群人围着前面的一道发光的屏障,还有几位守静期和金丹期守卫。

其中一守卫喊道:“没有印记的精英弟子禁止入内,飞舟空间有限。”

乔巴、小纯、刘敬挤过人群,眼看就要走到了禁制守卫门前。

小纯摸了摸储物袋,惊慌道:“不好,师尊大战魔头之前留给我的两粒舍利子丢了。”

“丢哪了?”

“我想想,我想想,让我落在教武场了。大战的时候,我正在教武场尝试使用那两枚舍利子,虽然不能控制飞行,但却可以成为护身的法宝。师尊说等你完成任务回来后,让我也给你一颗,舍利子除了是极品法宝外,打坐的时候还可以起到静心养脑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是师尊的遗物,我必须找回来!”

小纯说着转身向人群外挤去,绝大多数弟子手腕没有标记符文,无法进入飞舟。

乔巴和小敬挤到前面的时候,小纯已经离开了人群,又钻进了雾中,整个九渊山都笼罩在雾气中了,只是或浓或薄。

一名守静期弟子检查乔巴的符文,说道:“合格,可以进入。”

“唉,你背这个傀儡不可以带入。”

“他也有手环!”

“他也有?”

那名弟子抓起刘敬的手腕看了看,奇怪地说道:“傀儡怎么会有手环?”

乔巴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傀儡,他是我的三师弟,就是我师尊万飞的三徒弟。”

“啊?”

万飞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名弟子惊诧莫名,向不远处一名正在忙碌的金丹期修士喊道:“褚执事,这里有个特殊情况!”

褚执事直接飞了过来,看了眼刘敬,说道:“傀儡不能带上飞舟,这是规矩,之前不知道他是傀儡,否则不会给精英弟子符文。”

乔巴喊道:“傀儡怎么就不行了,我们的师尊是万飞,我们的师尊为了保护九渊山已经牺牲了。”

褚执事闻听十分震惊,但还是摇摇头道:“不行,飞舟位置有限,一个傀儡是没有多大前途的,就算是万前辈的弟子也不行。”

乔巴气得喊道:“难道你就没有家人吗?你就没有弟子吗?”

褚执事说道:“对不起,我的家人只有我有符文手环,我的弟子全不合格。”

乔巴闻听一时语塞,刚要喊出的话又憋了回去。

大难临头之际,有几个不自私的?其实在九渊山自私的并不多,自己又岂能做自私之人,但是刘敬太小了,就是个懵懂初开的小baby……

师尊把他托付给自己,难道自己就弃他而去自己躲进那个庞然大物里,像是钻进乌龟壳的缩头乌龟?

不,这不是我乔巴,乔巴双眉一立,果断地说道:“褚前辈,我师弟尚年幼需要人照顾,我们再另寻他法了。”

乔巴说完,也不管褚执事再说什么,转身挤进人群。

挤出人群,还有不少往这边聚集的人,乔巴也懒得理他们,四处张望,看来小纯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了。

乔巴平时和小纯交流也比较多,自然知道小纯的家所在。想起小纯的家就在附近的三郡城,三郡城所在恰好在九渊山最外缘,与另外两个山脉相连,一旦钻进别的山脉,逃离九渊山就变得容易了。

乔巴找到一棵大树,在树上刻了几个大字:秦家汇合——大师姐!

写完,直奔三郡城,希望在秦家找到逃离的机会,而且小纯还没有逃离,秦季养不可能自己弃大儿子不顾的,小纯才是秦家将来最有出息的,这并不是主要原因,最重要的是秦季养是秦小英的父亲。

我爹若知道这里的事情,也不会不管我的……

乔巴边狂奔边想着情理之中的事。

想起师尊对自己的好,想起师尊吃着自己新做麻团的笑脸,想起师尊说自己是奇才的那种欣赏,又想起自己第一次将龟派气功像pi一样崩出去时师尊说的话,更想起自己一次次练习劈柈子。

还有……炸烂木柈子时成功时的喜悦。

更有,和师尊斗地主的欢笑,师尊吃泥鳅钻豆腐时的惊讶。

乔巴越想越难过,眼泪随着奔跑泼洒向九渊山大丛林中。

大山听不到她的呼唤,也感受不到她的悲伤,只有丛林的幽暗,和雾气的迷茫。

刘敬指着前面的路说道:“走这边!”

这条路倒是很宽敞,向三郡城方向听说过这条路叫顺水路,前面不远处有一条河,有河水的话,顺着河走就可以更容易找到三郡城,因为这条水舀子河与三郡城护城河相连,河水环绕三郡城如同一个水舀子。

春来水来,秋来水走,在九渊山也算是一个奇景。

然而,这时节,谁还能赏景?

顺水路盘山向下,乔巴顺路走,拐过一个弯道后,刘敬看到一辆马车,拍了一下乔巴的肩膀,这是二人之前研究好的暗号,遇到任何活物都要停下来,观察一二再行动。

观察了一会,刘敬又拍了一下乔巴的肩头,意思是安全,如果拍两下就是有危险。

来到马车前,见一黄袍壮年修士正在修马车,马车里还坐着一名妇人,看上去也是位修士,看其气质修为还不算低的样子。

那人说道:“小兄弟来帮帮我,这傀儡马车坏了,你可懂得傀儡术?”

他正说话的时候看到乔巴肩膀背着个傀儡小人,便认为乔巴会傀儡术。

乔巴挠挠头说道:“前辈,我并非修炼傀儡术的修士,不过,我的师弟似乎懂点。”

乔巴将刘敬放下,刘敬乍乍着小腿到车轮前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钻到车底下。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车底下传出奶声奶气地声音:“前辈,你这车轮的轴坏了,你若有柱状的铁石倒也可以一试,只要卡在轴槽里就可以了。”

“哦,太好了,我正好有柱形铁石,要多大的?”

刘敬回道:“巴掌大小就行!”

“真是太感谢你这小兄弟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说话的傀儡,真有趣。”

“前辈,你们这是去哪里?”

“我们去三郡城,那边有亲戚,而且是九渊山边界,只要到了那里逃离九渊山就容易了。”

“正好,恳请请前辈捎我们一程。”乔巴有礼貌地说道,乔巴自己没有修为层级的外现,却也因为如此,能通过气势和灵觉感受到对方的修为大体层次,这两个人应该是守静期。

“行,就算不帮我修马车,我也会载你们的!”

……

与此同时小纯从龟仙门返回秘密逃生地点,转了一圈,没看到乔巴,走出人群四下张望,最终在那棵大树上看到了乔巴留下的字迹。

“去找我父亲?三郡城?正确的选择!”

小纯脚下一弹,飞身而走,三分剑环绕小纯,小纯脚下生风,也向那个方向跑去,只是走的路似乎和乔巴不是同一条路,因为这是小纯的家乡,小纯更熟悉哪里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