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40章 炸,老天没骗我
作者:羽化成爷分类:玄幻奇幻

虽然都处在濒危状态,但是一炷香时间刚过,经过评委会根据二人的综合表现评定,就算都通过了。

其他道坛精英也陆续浮出水面。

一炷香时间过后,累积站在八个小道坛上的新生代弟子还有10位,也就是说8个道坛,只有两个道坛最后剩下了两人,其余的只剩一人,其中还有一人负伤,需要迅速调养。

在小道坛第二轮比赛开始之前,要加赛一场,就是之前抽签轮空的12人,这些人被认定为幸运儿。

乔巴攥起团子小拳头,在点名中兴奋地第一个跳上了中间的道坛。

其他轮空的11人也纷纷跳上道坛。

中间的道坛很大,这是一个可以自由战斗,自由逃跑,也可以联合的好地方,可以大展拳脚。

由于范围过大,所以安排了一名元婴期一层的长老坐在中间,四名守静期站在东南西北半径的中点位置。

刚上道坛,这12名弟子被一一介绍,因为在众人眼中这是一次幸运儿之间的战斗。

这或许是个迷信,也似乎是个传说,每年大比在这组幸运儿里都会有人闯到最后,甚是奇特,这就是天运。

修仙者,信奉天道,自然对神灵敬畏,也对运势有所讲究。

当众人纷纷跳上大道坛后,都向中间聚拢。

小纯站在中间那名元婴期裁判身旁,他围着老者看了一会儿,笑道:“前辈怎么这么老?是不是我师尊说的那种寿元快尽了才走了狗屎运晋升了呢?”

那老者眉头一挑轻轻说道:“那个狗屎运是你加上去的吧?”

“咦,你怎么知道?”

“呵呵!”老者笑了笑没有说话。

道坛上的人都听到了小纯的话,因为小纯的声音实在是太“洪亮”了。

其他几名裁判更是暗暗苦笑,这孩子真是天真,敢对元婴期大能说这样的话。

不过一想他是龟仙门的,和天罡宗穆长老关系很铁,甚至她做的团子连穆长老都十分爱吃,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甚至连一句严厉的呵斥都没有。

那坐在中间的元婴期长者更是淡然从容,毕竟已经是胡子一大把捞的千年修行者,岂能和娃娃一般见识,那要是让九层铁塔上的元婴老怪们看到,自己反而更没面子。

其他11人围拢到中间后,都看着乔巴笑嘻嘻的。

有个小子说道:“这小姑娘竟然连灵气都没有,我估计我一叫就能将他踢出三十丈。”

“那你可得小点劲,免得把他踢骨折喽。”

“她没有她的师姐身材好,真是没法看,我都懒得揍她。”

“就这,就这也能参加宗门大比,真的是没落没人了吗?”

“他师姐还是很厉害的,看她这小样子估计连她师姐一半的能力都没有。”

……

11个人无一不在奚落乔巴。

乔巴倒也没生气,经过那次之前卖团子的事,师尊说过:要修道心,不能随便生气,越是别人气你你要生气了,你就上当了。这就是道心。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行,我能,不忍则心乱,龟派气功就会不稳。

这原本是万飞怕她惹事所胡说的话,结果成了她认为是修炼的心性问题,只有忍的好,笑的欢,这才能让敌人大乱阵脚。

果然,那11名新生代弟子挖苦完,乔巴再也不像卖糕点时那样生气了,而是笑道:

“首先,我是大师姐,而那位是我的师妹。其次,你们挖苦我可以,但是我的宗门和我的师尊被侮辱那是不可以原谅的。”

中间那名老者微微点头,微笑不语。元婴期大佬果然有元婴期的样子,什么风浪没见过,什么意外没见过,对后生晚辈的表现和品德那也是有很强的辨识能力,他对这种孝敬师尊、忠于宗门的弟子自然是赞赏有加的。

11名弟子谁不想先把小纯踢出去,就算输了也算赚个人头的的名声,虽然有点略微的胜之不武。

小纯站到元婴期老者前面三米多远高声喊道:“来吧,你们一起上吧,一个个打我嫌麻烦。”

此话一出,全场的人,包括天空中的那些家族、贵人,还有宗门长老、宗主、大能,全都惊掉了下巴。

这大比竟然还有人讨打的,千古奇闻啊。

万飞更是眼珠子瞪的挺老大,不过却不是震惊,而是喜悦。好嘛,11个人怎么再怎么样也能把乔巴打趴下了,这次狂妄狂的好哇,为师果然没看错你,你比你师妹强多了,为师喜欢。

“幸运轮比赛剩下的三人可以留下,这是幸运轮的特权!”老者淡然地做了一个说明。

然后盘腿原地飘然而起,缓缓向上空升去,升到六七米高后,高声宣布道:“开始!”

乔巴掐着小腰喊道:“你们不就是想把我踢出去吗?来吧,我不怕你们。”

那11名弟子也真不客气,一起冲向乔巴。

乔巴见人冲了过来,张开大嘴,大喝一声:“我吸——”

那老者在空中突然下面传来一股吸力,衣摆向下,被拉得猎猎作响,而周围天地灵气瞬间向乔巴聚拢。

那11名弟子都是淬体期较高层,速度非常快,在乔巴吸灵气的时候,已经冲到了她身边,突然一股强吸之力将他们吸向乔巴。

在观众眼中就是11人扑向了乔巴,就像是悍不畏死的人体炮弹,就像是飞蛾扑火的飞蛾。

然而,那11名弟子却后悔了,他们由于惯性,加上被突然吸拉,想运转灵气向后却有点来不及,不足以抗衡这突如其来的吸力。

乔巴突然身体变得庞大无比!

万飞一看:我勒个去!这是啥玩意儿?

“龟——派——气——功——”

龟字的时候,乔巴身体猛地压缩,派字的时候,她的嘴鼓鼓的,仿佛是要下水游泳的初学者,气字的时候,头发突然立起,连宗门“校服”都猎猎风动,功的时候观众席所有人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嘭!

而那11名攻向乔巴的弟子,在听到龟字的时候已经无法抗拒的扑向了乔巴,企图操控自己的法宝却已经来不及,浑身不受控制,肚腹向前,腰身向后,四肢在后,要不都是因为是淬体修仙者,腰都得被直接拉断。

在听到派字的时候,他们感觉头部一阵眩晕,视线甚至都有些模糊。在他们听到气字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都扑到了乔巴的身上。在听到“功”字的时候,他们就感觉整个身体到飞出去,头部受到了极强的冲击波冲击,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11个人除了两名淬体十层的弟子外,全都昏迷不醒,那两名弟子也倒地不起,浑身仿佛散了架子。

空中的元婴期裁判和四名守静期裁判甚至没来得及救护,战斗已经结束了,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所有的人仅仅听到乔巴念了五个字:吸、龟、派、气、功。

天上飘着五个字,啥都不是事?

这就是龟仙门的实力吗?这就是万飞培养的弟子?那俩人不是废柴吗?

各种议论声再也停不下来,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是小纯的父亲秦季养也懵了,本以为自己的儿子很厉害,却不想他的大师姐这个厨师才是真正的王者,这让秦季养在回去下厨一事彻底下定了决心。

万飞问旁边的刘门主道:“今年是什么年?”

刘门主张着被惊掉了下巴的大嘴,噜噜道:“猴年!”

万飞再问:“什么月?”

刘门主答道:“马月!”

万飞一拍脑门,当初乔巴刚练成如同放个屁一样的龟派气功时自己曾说过:“他要练成龟派气功得猴年马月。”

看来老天真没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