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38章 奇怪的万掌门
作者:羽化成爷分类:玄幻奇幻

如果这话是天罡宗的弟子李丹说的话很正常,可是从小纯口中说出来就有点过于狂妄了。

虽然说小纯之前的表现超乎了众人的想象,但在一流宗门精英弟子面前能如此评价,那就有点“啥牌的塑料袋——挺能装呀?”的味道?

李丹笑道:“看来你之前都是假装弱的,还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千面狐,这就是你的真实面目吧?”

真实面目?真实面目我的剑可以无情杀戮,只是我不是天生的杀戮者,我为剑,剑为我,我喜欢我的剑,我就不可以让我的剑滥杀无辜。

名门正派,龟仙门岂能随意动用神威,我的真实面目要真的让你们知道了,那我就会暴露师尊,这不可以。

“真实面目?若这就是我的真实面目,恐怕你就错了,我的真实面目只有我的师尊知道,只有我的同门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不,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无论强大与否,那都是别人的评价,是否强大,是真还是假,那都不过我一层面具罢了,面具下面只有一个我,而世人只知道看面具,却不知道本我。”

“我倒也希望别人看到真实的我……这样我就不用再隐藏自己,那种压抑、克己,又不得不假装强大的样子。”

李丹:“……”

“也许……也许这就是我吧,我的本我就是面具,人们叫我千面狐,而今天我叫小纯,纯粹的纯,单纯的纯,是师尊给起的道号,用纯粹压抑着我的本我,形成新的本我。”

“或者,两者我都有……”

李丹:“?????”

李丹青筋暴跳,不知道小纯在说什么,倒有些恼了,转念一想,若我真的愤怒了会不会上当?她渐渐冷静下来,高手对决,或许对方采取的就是让你胡乱思考,影响心性的计谋,让你自乱阵脚,出招气息不稳。

看来这千面狐虽然年轻还真是一条狐狸精,李丹暗暗吃惊险些上当。

李丹想到此,不打算在听小纯无病she

yi

下去,目光一凛,娇叱一声:“不管你是谁,不管我是谁,让我们比试一番吧。”

万飞坐在九层铁塔最底层向下看的角度比较特殊。他盯着那李丹看了半天,感觉这名弟子也很奇怪,八层的淬体期能代表天罡宗那也有够逆天了,也就是说此人在天罡宗可以打败很多九层十层的天才,那就说明这李丹也是一名妖孽,而且能在一流宗门以八层淬体的等级参加宗门大比这种情况看,李丹这丫头也是出类拔萃的。

不过万飞还是摇头叹息:小纯是ss级,才是真正的妖孽呀。李丹再强也强不过s+吧。

虽然说小纯才五层,但是小层奇遇得来的剑法明显不俗,两者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看来,一时半会决不出胜负,我倒希望李丹能把小纯打败,这样我就安心了。

万飞连连叹息,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一旁的刘门主有点坐不住了,这万飞的新弟子不但把我的两名弟子眨眼之间就击出道坛外,现在竟然还和一流宗门的精英弟子对上了,不过他也好不到哪去,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想到此,刘门主嘿嘿一笑,好像有了歪点子:“万宗主,没想到你是真人不露相呀,隐藏的可够深,教出的徒弟竟然如此厉害。”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睛倒竖,眉毛上挑,呲牙咧嘴,仿佛要吃了万飞。

“咳!”万飞一听,更难受了,不过也要还点颜色看看,说道:“刘门主,我觉得我的徒弟表现不怎么样,要是她学艺再精一点,至少可以少出三招,节省一成灵气。”

刘门主见万飞如此沮丧,也不知所以然,要是一般的宗门弟子能和一流宗门弟子打到单挑的程度,早就雀跃沸腾,欢呼不止了,可这个万飞真的是不知足,怎么还在装?

不过,万飞突然转过头对他说道:“刘门主,你让我很失望,你的弟子更让人失望。本以为你的弟子能打败她,看来这酒咱俩也没的喝了。你可要知道,你的弟子要真能淘汰我的弟子,我甚至愿意和你结成八拜之交。”

刘门主一听,这都哪跟哪啊,还整出西方求败了。

但问题是,刘门主的弟子也太菜了,所以刘门主反倒满脑子问号,不知道如果真的胜了龟仙门的弟子会发生什么。

不过,刘门主脸突然“腾”地一下红了,这哪是什么奇怪,这不是在chi裸裸的嘲讽我吗?刘门主想到此,额头见了青筋,恨不得一巴掌将万飞烀死,可是却感觉不到这万飞的层级,实在是诡异,加上万飞和天罡宗的穆长老关系极好,所以,也就算了。

可是周围全是各宗的掌门人或大长老之类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刘门主的老脸是一时没处摆放了。

他的弟子被淘汰了,说什么都没用,丢人。

而且,还有一种他输不起数落万飞的样子,当真是感觉越来越渺小。

刘门主还是不甘心地说道:“万宗主,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也别看你的弟子在第一轮就表现的很好,没准几个呼吸间就被那天罡宗的弟子打败,然后你就会和我一样了。”

万飞再次苦笑摇头:“那可太好了。”

旁边还有人听到俩人的对话,对万飞的表现也是大感意外,但又不好插嘴,毕竟刘门主huao药味挺浓,谁愿意掺合别人的恩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刘门主终于有点懵了,结结巴巴的问道:“你真的希望自己的弟子输吗?”

万飞脑袋点的像小鸡啄米:“是的是的是的,输的越惨越好,最好那天罡宗弟子将我门的弟子一击击败,我是太期待了。”

刘门主脑袋上一串黑线,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我想气都气不了他吗?

几年前的宗门大比还没有人求输的,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此人真是奇怪,古来少有。

就在众人都议论纷纷的时候,九层铁塔飞行法宝的顶端大能也将目光扫来扫去,尤其关注自己宗门的弟子。

穆长老就是其中一位,他看着东道坛上的李丹和小纯,多了一丝狐疑,紧锁眉头:“五层淬体期面对八层淬体期竟然毫无惧色,根据刚才的表现也……似乎哪里不大对,但又说不出来。”

不过让穆长老感觉更不对劲的是,道坛周围似乎有不少人变换位置,并没有专心看大比,可是这些人又难以捉摸,又好像不存在。

当然,元婴期大能都会有这种感觉,旁边一位老尼姑就说道:“穆长老,可感觉下面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吗?”

一个人感觉出问题,那可能是错觉,

两个人感觉出来,也可能是巧合,

可是三个、四个、甚至整个顶层的大能都感觉有点不大对劲,那这就是有问题。

众人交互了一下眼神。

有人说道:“用神机盘算一下。”

结果一算,什么可能要发生的危险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