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36章 第一轮淘汰赛
作者:羽化成爷分类:玄幻奇幻

混战战况会十分复杂,就算是天才也有一不小心被淘汰出局的可能。

如此安排看似不合理,但也十分合理。

修仙路上,下山历练、易容下山等等,去闯荡世界,总会有一对多的时候,如果你自诩为天才,很有可能死在骄傲上。

这大比年年都举行,自然是有其好处,那就让你尝尝9打1是什么滋味。

大比的好处非常多,还可以促进落后的弟子从此以后更加勤奋,还可以让围观的弟子看到实战时的激烈场面,从而对实战与练习的区别有更正确的认识。

还能通过打斗,对自己的武技、心法的程度有个较为真实的验证。

小纯一抽便抽到了第一组,而乔巴轮空了,抽空这组的12人要到中间最大的道坛比拼,比较惹眼,攻击和逃跑范围也比较大。

乔巴躲到一旁哧哧偷笑,不知道又打什么鬼主意。

“唐朝,九渊山第五千八百六十四届宗门大比!正式开始!”主持的长老站在一个独立的圆形悬浮载具上,他元婴期的修为的声音洪亮到整个九渊山地界都能听到,“本次宗门大比一共八个小擂台,一个大擂台,所有擂台进行第一轮淘汰赛。”

“东擂台第一轮十名弟子为:巨力门楚红、松山门赵飞杰、天罡宗李丹、龟仙门秦小英……”

“东南擂台第一轮十名弟子为:松山门狄阳、瑰宝楼金不算、铁爪谷褚木春……”

“南擂台第一轮十位弟子为:风月门孙东燕、紫烟门孟仙雅、烈火谷窦天崖……”

“西南擂台第一轮……”

“……”

“中心主擂台十名弟子为:龟仙门蔚敬、巨力门铁臂三、五符门鬼介、龙虎门胡巧巧……”

“比赛规则如下:淘汰掉其他9位选手即为胜出,一炷香时间如果台上有多名弟子则均为胜出,不可互通作弊,否则视为淘汰……”

被点到名的弟子陆陆续续走向自己所在的擂台。

而轮空的十二人要在其他八组第一轮结束后进行,这也是为了调剂,让观众们可以集中人最多的一组的比赛。

随着第一轮弟子们的名字陆续响起,有人担忧,有人紧张,还有的一脸喜色。

愁的是认为自己遇到了强敌。

毕竟这些弟子中有不少是一流宗门的弟子,所谓一流和二流都是天地之别,一流宗门的精英弟子到三四流宗门甚至很快就能升为执事。

至于那些不入流的弟子参加大比,遇到一流宗门的基本上就看到结果了。

再说了一流宗门选拔弟子极其严格,有及格不是绝顶天才。

这个时候就属于运气不好。

修炼一途除了将就实力,也将就运势。

而此时此刻看在众人眼中的秦小英就属于运气不好。

“天罡宗李丹?”李丹是谁呢?不知道,但是通过结识穆长老知道了这天罡宗可是一流宗门,这李丹定然有不俗的实力。

小纯看着站在擂台前的那李丹侧脸暗暗揣摩,看其意气风发的样子,明显在气势上就高于其他人。

既然李丹是天罡宗新生代选拔出来参赛的弟子,那实力绝对是同辈中的巅峰级,不可小视,看来自己遇到了强大的对手。

无论对手多强,我都不会让师尊失望的,小纯暗暗下定了决心,师尊可是在上空看着我。

不过这一组有四位选手已经垂头丧气了,倒是还有四位盯着李丹,一脸不服的样子。

每个台上都有两名裁判,以防万一,大出两个大境界,控制紧急情况基本上是手拿把掐的事。就比如万飞也是守静期,守静的神识范围就比较广,覆盖整个擂台是没问题的。

擂台外还有负责安全防护的纳气期老弟子。

中间的道坛则是一名元婴期和四名守静期站在四角当场上裁判,而且要等第一轮结束后才能开始。

……

小纯跳上擂台直接站到一角,一把米长的小木剑抓在手中,小木片绕着木剑缓缓盘绕,看上去特别的温顺,也没有那种寒光凛冽的摄人威力。

木剑不需要剑鞘,所以这把木剑,三分剑就这样一直裸露,剑刃如果不催动灵气或者出招,干脆不会划伤人。

无论是小纯还是他的法宝,看上去都平平淡淡,这就是现在的小纯。

其余九人均是二十岁左右,最小的看上去比小纯还要小点,不过他们的境界都在淬体期六层以上。

台中间飘然落下将位高手,三十多岁的样子,一看就是守静期的裁判。

裁判的作用就是防止有弟子受伤,在危急时刻将面临死亡的弟子拉出场外,正是因为有这样万无一失的准备,九渊山宗门大比有史以来五千多次,零伤亡。

小纯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在市井里混过一年多,更是富人子弟。

虽然只下山历练过一次,却干掉了一名金丹期邪修,眼前的9名弟子,最值得他注意的就是天罡宗李丹,这位一流门派的选手。

其中一名彩排,单手往下一切,喧布道:“比赛开始!”

其实,一跳上擂台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来自三人的敌意,这就是以多打一,看来这三个人比较弱,把我这五层淬体期的人先产除掉,免得麻烦。

弄雨剑法第一式,小纯原地旋转,小剑在周身如同蜂鸟的翅膀一样颤动,空气中的水汽瞬间被拉到身边、凝结,转化,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雾团,小纯在那三人眼中从清晰到渐渐变成影子,从影子渐渐消失。

三人脚下收不入,一下扑进了雾里。

“叮叮当当!”一串法宝碰撞的声音响起,两名裁判也不知道雾气中发生了,这能在淬体期就制造五行法术的人还真不多见,虽然有过,但屈指可数。

不过,场上可不光小纯和雾中的三名普通宗门弟子,还有另一个战团,那就是五人围攻一人的李丹。

那五人有三人来自二流宗门,另外两人则是三流宗门的。

两名裁判见有雾团,其中一人闭上了眼睛,耳朵变大仔细聆听,他猛地一动,人原地消失,进入雾中,拎出了一人,直接扔到了场外,那人肩头的衣领被划破,差一点就被断头,惊恐万分,原地颤抖不止。

接着雾中又飞出一人,那弟子一脸茫然之色,衣摆上有三个窟窿,他低头看了看两腿中间,差点把命根子丢了。

接着雾气渐渐散去,小纯的雾还持续不了多久,也就三个呼吸的时间。

然而当雾中最后一名弟子却愤懑不已,向周围看了看,这才发现,只剩他和小纯自己了。

而小纯早就站在了丈外,原来小纯第一式出招后,便直接向相反方向遁出了雾外,那三个人看不见彼此互相攻击,这才只剩下了一人。

此时,九层铁塔最底层的万飞,看着小纯的东道坛,暗暗吃惊,他这剑法是自己误出来的?还是秦家的?

秦家的心法都不能练又岂能练秦家招数?

莫非,是下山执行任务时有了大的机缘?这剑法在淬体期就能运转五行之力,看上去十分逆天呀。

他不仅可以在雾中隐藏御敌,在战术上还能随机应变,这等天赋,完了(liǎo)完了(liǎo),我的天尊宝箱不见了。

此时此刻,倒有一人脸色十分难看,就是之前讽刺万飞的那位刘门主。

万飞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略带讶然地说道:“东道坛刚刚被淘汰那两位是你的弟子吧?”

刘门主表情当即丧了,跟被人用锉给锉过一样。

刘门主没有吭声,因为老脸丢尽了。

不过,万飞可以肯定的是,那两名被淘汰的弟子曾经就是天武宗的,看来实力并不怎么样,我的徒弟小纯才修炼一个月而已。

万飞在慨叹小纯的天赋时,又想起了宝箱,又是一脸愁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