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15章 啥叫妖孽,这就是
作者:羽化成爷分类:玄幻奇幻

第二天天刚亮,万飞便踏上九渊山的台阶。

回到宗门地界,将一块乌龟壳形的丈高巨石抛到路旁,乌龟壳稳稳伫立,硬生生将地面压下去一尺多深。

小飞剑上下飞舞,歪歪扭扭地刻上了三个字:龟仙门!

万飞摇头苦笑,穿越前,天天玩电脑,这下好了,写的字难看死。

不过也好,正所谓大丈夫不拘小节,我龟仙门从此以后就要自由修炼,做人呢都要潇洒,保持天性,哪来那么多条条框框的,天道自然,顺其自然,自然天成,这才是天道。

万飞有点自我陶醉,真把自己当“龟仙门”开山祖师了。

条条大道通罗马,只要门人弟子能认真修炼,帮我完成系统任务,那就可以放开手脚,少定规矩。

所谓方圆,也是个屁东西,三角或不规则图形照样可以画地为牢,成一派道统。

万飞刚走到宗门外院大门,突然一阵风从面前刮过,好像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拐过了院墙。

咦,闹贼了?

万飞踏上小飞剑,直接追了上去,在后面远远跟随。

乔巴这丫头打鸡血了吗?跑的好快。

等等,怎么还负重?全速奔跑?难道她已经淬体二层了?

这难道就是斗战之骨的特性?体能超人?

看来,她以后挨揍我放心了,单单就这体质来说,应该极其耐打。

如此娇小,体重肯定不过90斤,毕竟飞机场能有多重。

然而那负重至少有30斤吧。

这就是妖孽?ss+?

据说有人通过粗暴的训练方式强化身体,这和用灵气冲刷的确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这种方式更加痛苦,非大毅力者不可为之。铁布衫、龙象般若功大体都和体能训练有直接关系……难道,乔巴学了新的功法秘籍?

万飞陷入了沉思:不会是我随便说的几句话,她就理解成了这个?

她的确有了一点将气转化并释放出去的能力,只是还比较笨拙,而且威力很小。

万飞观察了一会笑了,这种笨拙的方式,恐怕在宗门大比之前不可能达到3层以上的淬体期。

我放心了,哈哈。

想到此,来到宗门正大门,将原来的匾额收入储物袋,摄出一块新的匾额,这三个大字倒不是自己写的,是九里镇牌匾店的师父做出来的。

万飞这里正仔细欣赏,各种意淫,想着龟仙门门庭若市,弟子上万。

连朝廷的王爷都亲自到访的画面,吃吃笑了起来。

这里他正傻笑,突然从另外一侧跑过来一道人影。

“师尊,你回来了?”

咦,这么快就跑了一圈?

“嗯,为师看到你刻苦锻炼身体,很是欣慰,看来你找到自己的方法了。”

“嗯,师尊,只要我的身体更加强大,我就可以更好的操控灵气团,然后就能像您一样把斧头用气弹出去,指拿打哪。就算没有斧头,我也能将灵气团抛出去的,我一定能的。”

一说指哪打哪,万飞脸上就红霞飞了,当时是真的打歪了。

万飞又暗笑不止,锻炼身体,最多成为一名武夫,ss+的资质又能怎么样。

不对呀,龟仙门的面积可是二流宗门的,这一圈下来起码有一万多米,一万多米,她刚才跑了多久?

天哪,太快了吧,奥运冠军都没这水平呀,她还负重,她不到一米五的身高,她……

不过,不管你有多强,一个月也不可能达到淬体三层水平,哪怕你是个天才。

就算你炼到淬体十层水平,八成也得是十几年之后的事了。

如果说尉迟敬德和秦叔宝将来辅佐皇帝,那十多年后他们也正是好年华,淬体十层对一个朝代的大将来说也是正常的。

不不不,我好像想错了,这里是乱流的玄幻唐朝,在万飞少宗主的记忆里,连皇帝都是修仙者。

所以说,这丫头好像也很变态,ss+一想到这个我脑袋就大,希望体能训练进步没有那么快。

理论上,体能训练是不可能像修仙一样迅猛的。

要是能把乔巴带回21世纪,参加奥运会各种长跑比赛,我就当她的教练,嘻嘻,这样就能为祖国争光,包揽所有长跑金牌。

乔巴看着师尊又在发愣,卡姿兰大眼睛里写满了崇拜。

看来师尊是在考虑如何点拨我呢。

万飞突然笑了,乔巴激动得眼睛一眨不眨。

师尊笑了是不是对我现在的训练方法很满意。是的,一定是,这是欣慰的笑容。

我终于不让师尊大人失望了。

没错,我现在的方法就是最正确的方法,身为大师姐怎么可能让师妹走到我前头呢,不可以。

万飞笑是因为意淫奥运会的事。

万飞没再说什么,回过神来,指着匾额说道:“怎么样?乔巴,从今天开始咱们的宗门就正式叫‘龟仙门’了,你要好好练习龟派气功,将本门发扬光大,你可是大师姐。”

“太好了太好了。”

师徒二人一前一后来到正殿,万飞同样的手法将匾额换下。

“龟仙门”三个金色大字在晨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你师妹呢?”

“她还在池塘边打坐呢,已经坐了一晚上了!”

“走,看看去!”

“嗯!”

……

万飞看着一动不动的小纯,对乔巴说道:

“看你师妹的样子,应该是进入了无我的境界,无我境界绝非一般的天才能做到的,寻常的修士如果没有达到离神期,也就是元婴出窍的程度,是很难进入无我的。”

万飞说的这个没错,这是修仙界的常识。

但是从师尊嘴里说出来,听进乔巴的耳朵就不一样了:师尊好高深。

乔巴用手指捅了捅小纯高高的胸脯:

“师尊,真的耶,好像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在干什么,别乱碰!”

万飞盯着乔巴的动作,有一种把双眼戳瞎的冲动,好像乔巴碰的不是小纯的胸脯,而是**。

乔巴说道:“好软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豆包。

“嗯哼!无我境界不为风动,不为草动,不为心动,不为情动,不为天地动,别说你一碰她一个指头,就是给她一拳,她也不会动的。”

“嘭!”

鲜血顺着小纯的鼻子淌了出来。

“啊,师尊,她真的没动耶!不会死了吧?”

“啊,你在干什么?为师只是比喻一下。快帮你师弟擦鼻血。”

“师尊,你糊涂了吗?她是我师妹!”

“快点快点!”万飞检查了一下储物袋,竟然没有纸。

“擦着呢,擦着呢,师尊你别着急!”

“啊,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用我的道袍擦他的鼻血!”

“师尊的道袍比较长,人家的太短了嘛。”乔巴慌乱地擦着小纯的鼻血,抹得满脸都是。

“塞住、塞住!”

“哦,塞住了!”

万飞看着自己道袍的裙摆塞在小纯的鼻孔里,说不出的悲凉,仿佛刚刚吹过的一股晨风是腊月寒霜。

“如果他死了,你那一拳肯定能将他打倒,这就是灵根的作用。所以,乔巴,你即便再打他一个重拳,他也不会倒的。”

“嘭!”

“你干什么?”

“师尊,这回够重了吧?”

小纯的右脸“腾”地鼓起一个大包。

万飞刚要说话,突然池塘的水鼓起了气泡。

“咕噜噜!咕噜噜!”

气泡持续了盏茶工夫,小纯才慢慢睁开双眼。

自语道:“淬体三层!”

啥叫妖孽,这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