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七百三十二章 苏玄钧?
作者:萧瑾瑜分类:玄幻奇幻

崔璟琰疑惑道:“他的身世能有什么问题?”

在当今苍青大陆,苏奕是一个极耀眼的逆天人物,关于他的传奇过往,至今还在世间传颂。

这自然早已引起了他们这些孟婆殿强者的注意。

可无论从哪方面看,苏奕的出身和来历都称得上平平无奇。

他来自偏远小国中的一个宗族,父亲苏弘礼只是一个先天武宗,母亲叶雨妃早已去世。

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任何问题。

并且,世间都早已确定,苏奕既非被老怪物占据体魄的夺舍者,也不是从三万年暗古之禁中活下来的古代妖孽。

他的身世,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正因如此,当九祭祀和雪叶认为,是苏奕的身世引起了自家老祖宗的注意时,崔璟琰才会无比疑惑。

九祭祀稳了稳心神,眼神微妙,道:“越是寻常的来历,出现在苏奕这等年轻一代的旷世人物身上,就越意味着反常。”

他开始抽丝剥茧地分析,“别忘了,早在去年之前,他只不过是其宗族中一个不受重视的子弟,修为还曾被废,沦为一个人人讥笑的赘婿……”

“但是,在去年二月初二开始,苏奕就像彻底变了一个人,开始强势崛起于苍青大陆之上!”

“过去那一年,他先后称尊于大周年轻一代,剑压大魏第一修行势力月轮宗,威慑大秦三大宗门……”

“之后,他来到了大夏……”

九祭祀低沉的声音在密室中回荡,几乎把苏奕过往所经历的一场场堪称传奇的事迹,一一陈述出来。

崔璟琰和雪叶虽然早了解过不少类似的消息,可此时都听得很认真,没有露出一丝不耐。

“到如今,他虽是化灵境修为,可放眼这苍青大陆上,足堪称是此境中的第一人!”

“就是当世那些灵轮境角色,都快要被他压得抬不起头来!”

说到这,九祭祀总结道,“而这些变化,从去年二月初二开始,到如今才仅仅只一年有余的时间而已!”

一年有余,一个偏远小地方修为尽失的少年,却如一颗彗星般,闪耀在苍青大陆上空,成为名震天下的苏谪仙。

这简直就是一桩奇迹!

搁在幽冥之地,遍观古今岁月,都找不出一个相似的例子!

“在如此多如若奇迹般不可思议的事实面前,谁还敢认为苏奕的来历很寻常?”

九祭祀反问。

崔璟琰和雪叶皆默然。

“更何况,你们别忘了,鬼灯挑石棺一脉的传人,出现在了苏奕身边。”

九祭祀再次说道,“在咱们幽冥之地,鬼灯挑石棺一脉的祖师‘抬棺老鬼’可是一位神秘无比的大能者,论实力和手段,绝不弱于裁决冥尊大人。”

“抬棺老鬼门下的传人,非但出现在苍青大陆上,还来到了苏奕身边,这又是一个反常之处!”

听罢,崔璟琰再忍不住内心的震惊和惘然,道:“难道说这家伙的身世……和我们幽冥之地有关?”

“定然如此。”

雪叶忽地说道,“别忘了,他对咱们孟婆殿的传承和秘法还了如指掌,连裁决冥尊大人,都似乎早已注意到他,否则,哪可能会让璟琰你带着那一块玉佩和我们一起前来这苍青大陆?”

“再加上鬼灯挑石棺一脉的传人,同样也来自幽冥之地,这些线索都在正面,这苏奕的来历,和咱们幽冥之地有着极大的牵扯!”

谈论至此,掩藏在重重反常中的谜团,似乎已经渐渐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可无论是九祭祀,还是雪叶,却都愈发疑惑。

就好像发现了一桩隐藏在重重黑雾中的秘密,秘密的各种线索虽然皆指向了幽冥,可秘密的真相,却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推断出来。

“幽冥之地可没有姓苏的宗族。”

崔璟琰蹙着秀眉,努力思索,道,“而能让我家那老祖宗留意的家伙,并且还姓苏……”

说到这,崔璟琰一对美眸瞪大,呆呆道:“难道是苏玄钧!?”

苏玄钧!

这个名字似如若禁忌般,刺激得九祭祀和雪叶浑身一哆嗦,似受到莫大的惊吓一样。

旋即,两者齐齐摇头,毫不犹豫给予否定。

九祭祀斩钉截铁:“不可能!”

雪叶则苦笑道:“璟琰,可千万莫要开这等玩笑,说实话,这不像是玩笑,简直是惊吓。”

苏玄钧。

这个名字本身就代表着一个宛如无上般的神话。

他是大荒独尊于世的玄钧剑主。

是压盖诸天的万道之师。

是世间修士眼中的众皇之尊。

更是幽冥之地各大巨头眼中如若无敌的剑道第一人!

很久以前,苏玄钧曾独闯幽冥,一人一剑,压得各大巨头敛眉低目,一点脾气都没有!

到如今,幽冥界还在流传着有关苏玄钧的传奇事迹。

“这怎么叫惊吓?”

崔璟琰不悦道,“能被我家老祖宗重视的,也只有苏玄钧这等神话般的人物,能让鬼灯挑石棺一脉传人奉若神明的,也只有苏玄钧,能对孟婆殿的传承和秘法了如指掌的,苏玄钧同样可以办到!”

“更何况,这天下间姓苏的虽多,可能够满足以上那些条件的,只有苏玄钧!”

九祭祀和雪叶听罢,愈发苦笑。

九祭祀耐心解释道:“璟琰,玄钧剑主早在五百年前就逝去了,这是幽冥之地人所皆知的事情。更何况,苏奕和玄钧剑主相比,差的可不止是一两个境界,连地位和身份,皆判若云泥。”

崔璟琰摇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怀疑,苏奕极可能是苏玄钧的转世之身!”

轮回转世!

九祭祀和雪叶眼皮皆狠狠一跳。

旋即,雪叶就摇头道:“不可能,轮回转世之秘,搁在我们幽冥之地,也是宛如传说般缥缈,古来至今的岁月中,几乎无人能做到的。”

“玄钧剑主在数万年前,曾在幽冥之地闯荡,为的同样是寻找轮回之秘,可最终,他也没能如愿以偿。”

九祭祀也开口道:“传闻中,谁能抵达苦海彼岸,谁就能寻找到轮回之秘,但世人皆清楚,苦海无边!强大如皇境人物,都很难从苦海深处活着回来,更别说抵达苦海彼岸了。”

顿了顿,九祭祀目光看向崔璟琰,道:“最关键的是,玄钧剑主是在五百年前离世,他即便真的轮回转世,到如今也都有五百岁了,怎可能会成为苏奕这样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听到这,崔璟琰顿时意识到,自己的推断出了问题,看似合理,实则经不起推敲。

她愁眉苦脸,喃喃道:“他若不是苏玄钧,又该有怎样的来历?”

“这个答案,或许只有裁决冥尊大人最清楚。”

九祭祀道,“等以后返回幽冥之地时,璟琰你亲自去问一问,必可以真相大白。”

崔璟琰撇嘴道:“也只能如此了。”

雪叶忽地说道:“或许,我们也可以去接触一下苏奕,若能打探到一些消息,足可知晓其来历。”

崔璟琰秀眸一亮,道:“这主意不错。”

九祭祀沉吟道:“此子来历蹊跷,身上尽是谜团,无论如何,我们也断不能与之为敌,若要接触,断不能怀揣恶意。”

崔璟琰没好气道:“九祭祀,那你说我被他勒索六颗黄泉凝神丹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九祭祀笑起来,道:“我们可以把此事当做一个契机,用来接触苏奕,更何况,他既能认得裁决冥尊大人所炼制的玉佩,极可能正是裁决冥尊大人所要找的人,自然不会和璟琰你为敌。”

崔璟琰美眸闪动,半响才说道:“这倒也是啊……”

“三天后,这苍青大陆的璀璨大世必将来临,等把‘苍青之种’抢夺到手,我们就去拜会一下苏奕!”

九祭祀做出决断。

……

第九星墟。

那扎根在虚无之中,枝桠挂满星骸的巨大神树,已尽是凋零残败的迹象。

连神树的躯干上,都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似乎随时都会折断,就此倾塌毁灭。

“小雀,我们该离开了。”

阿苍立在一道枝桠上,神色伤感。

少女一袭云霓裙裳,雪白长发柔顺披散,裸露出着一对如软玉似的赤足,其背后映现着一轮皎洁浑圆的冰轮神影,衬得她绰约的身影空灵而神秘。

枝桠一侧,一只羽毛灰扑扑的鸟雀沉默许久,道:“我去把小猴子的尸骨收走了。”

说着,它飞掠而起,来到远处那块悬浮在虚空中的广袤陆地上。

一座孤零零的坟冢矗立在那,石碑上镌刻着“袁摩天之墓”的字样。

这座墓,是当初苏奕离开此地时,为须弥妖皇袁摩天所修。

而此时,灰雀振翅,轻而易举将坟墓破开,以秘法将袁摩天的尸骸取出,封印于一个石盒中带走。

“阿苍,我们去哪里?”

灰雀问道。

“我想去见一见苏道友。”

阿苍轻声道。

她早有如此打算。

灰雀道:“是要去跟他索要苍青之种吗?”

阿苍摇头道:“只有苏道友那等存在,才能保住苍青之种,我这次去见她,只是想请教一些问题罢了。”

“走吧。”

说着,她已迈步离开。

那只灰雀连忙闪身,飞落在她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