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六十章 天青釉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晚上的宴会乏善可陈。

本来按照吕集体的意思,天阳陶瓷厂的领导班子成员们是要好好地给郝爽端几个酒的,以表示对郝专家的敬意。但是这个仪式刚一开始就被老着脸皮跟郝爽一起赴宴的孙贵山给挡了回去。

孙贵山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郝专家明天还要跟特种陶瓷厂的项目攻关小组一起探讨瓷支撑轴装置的烧制问题,今天如果被灌得酩酊大醉,明天又该如何工作呢?

吕集体只能是遗憾收手。天阳特陶厂的项目可是省轻工厅重大科技攻关项目,纵使是吕集体,也不敢在这上面打马虎眼。

没有了白酒助兴,晚宴就进行的很快,一个小时不到就匆匆结束了。

孙贵山打听清楚郝爽住在天阳陶瓷厂招待所并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只是为等省地矿局的检测报告,干脆就让郝爽直接跟着他一起搬到特陶厂招待所住,方便郝爽与特陶厂项目组之间的联系。

听说特陶厂也有招待所,郝爽就谢绝了吕集体的盛情挽留,当即收拾一下行李,跟着孙贵山搬到特陶厂的招待所居住。

第二天早上七点,郝爽正在卫生间洗漱,忽然间听到外面响起笃笃笃的敲门声,“郝专家起床了吗?”正是孙贵山。

“起来了,请稍等!”郝爽抓起水杯灌了两口水,漱去口中的牙膏沫,又匆匆地用毛巾擦了两把脸,这才过去把房门打开。

只见孙贵山穿着一身崭新的西装站在外面,袖口处的商标尤为惹眼。

“哟呵,孙厂长,今天怎么打扮跟新郎官一样正式啊?”郝爽一边笑着,一边把孙贵山往里边让。他敏锐的发觉,孙贵山虽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但是两只眼圈的颜色明显要比昨天要深得多,眼珠子上也布满了血丝,显然是昨天休息得不是太好。

“唉!”孙贵山走进房间之后,支吾了半天,最后长长地叹一口气,一脸惭愧地望着郝爽,“郝专家,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昨天咱们定的那个口头协议,可能要作废了!”

“为什么呢?”郝爽很是意外,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是不是你们项目组已经找到了制作瓷支撑轴装置的解决方案?”

“那倒不是!”孙贵山摇了摇头。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郝爽笑了起来,说道:“孙厂长,我倒不是说在意你之前承诺的两笔奖金,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们没有找到解决制作瓷支撑轴装置的方案,就要把跟我定好的口头协议作废呢?”

“唉!一言难尽啊!”孙贵山搓了半天手,最后还是决定对郝爽吐露实情。

原来,华夏轻工部在京城北三环华夏国际展览中心举办建国以来首次全国轻工业出口产品展览。天阳特陶厂这边派出了由副厂长史乙成率领的参展队伍。

就在昨天下午,史乙成在展会上遇到了一位叫猪股吉夫的霓虹国山形大学工学部高分子材料工学系的教授。猪股吉夫教授是霓虹国研究氧化铝、氧化锆等为主要原材料的烧结体微细结构和破碎韧性课题方面的权威。听说史乙成说起天阳特陶厂在研制瓷支撑轴装置方面遇到了难题,就非常热心地表示想帮助天阳特陶厂来完成这个项目研发。

史乙成自然是如获至宝,立刻把这个消息向天中省参展代表团团长、省轻工厅唐副厅长做了汇报。

唐厅长也不敢怠慢,立刻向轻工部相关部门请求帮助,让他们帮忙确认猪股吉夫身份的真实性。然后经过一番周折,到了晚上,唐厅长终于拿到了肯定的答复,猪股吉夫确确实实是霓虹国山形大学工学部高分子材料工学系的教授,也是霓虹国烧结体微细结构和破碎韧性课题方面课题方面的研究权威。

像这样级别的外国专家,平时天中省轻工厅想尽办法也邀请不来,现在猪股吉夫竟然要降尊纡贵,主动提出要帮助天阳特陶厂完成瓷支撑轴装置的研发,唐厅长如何能够不大喜过望呢?

他立刻拍板答应了下来,并让史乙成打电话回天阳向孙贵山做了汇报。

孙贵山听了之后又喜又气。

喜得是,有猪股吉夫这样的霓虹国权威专家亲自出马帮助,攻克瓷支撑轴装置项目自然是指日可待。

气得是,自己获知这个消息太晚了。哪怕自己能够早半天获知这个消息,也不会去跟郝爽签订那个口头协议啊!现在定下了口头协议,却又冒出一个猪股吉夫,这让他该如何跟郝爽解释。

但是如果要谢绝猪股吉夫的帮助,孙贵山却又不敢。

即使不考虑唐厅长已经拍了板的事实,单单就说他这边如果拒绝了猪股吉夫,而郝爽这边最后却没有办法解决瓷支撑轴装置的低温烧结问题,到时候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他自己被免职还是小事,天阳玻璃厂每年向芬兰采购瓷支撑轴装置耗费的大笔外汇却是必须实实在在的支出的!

所以他被这个问题折腾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地在床上烙烧饼,一直熬到了早上六点多,眼见着无法逃避,这才把心一横,老着脸皮过来向郝爽解释。

山形大学工学部高分子材料工学部教授猪股吉夫?

听完孙贵山的解释,郝爽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头在脑海里快速检索着猪股吉夫这个名字。

他印象中,确实霓虹国的陶瓷专家里确实有猪股吉夫这么一个人,自己还曾经研究过他一篇烧结体微结构方面的论文,主要是研究通过对氧化铝、氧化锆坯体经过前后两次烧结,从而达到提高坯体强度的最终目的。

除此之外,这个猪股吉夫好像还是一个华夏古瓷的爱好者,曾经发表过好几篇关于华夏古陶瓷方面的研究文章。只是郝爽的兴趣不在这方面,所以也就不曾拜读过。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虽然说这个时候霓虹国在华夏人民心目中还属于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但是猪股吉夫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总不可能无缘无故不要任何报酬就主动跑过来帮助天阳特陶厂来解决问题吧?

如果猪股吉夫索要费用的话,以他大学教授、材料学权威的身份,顾问费用恐怕要远远高于西德内奇公司的工程师吧?

这样计算下来,恐怕至少要上万美元起步吧?

和自己只要两万元的奖金相比,这笔费用可是要昂贵的多啊!

“孙厂长,”郝爽捋了一下自己的发际线,“猪股吉夫那边帮助你们解决这个问题,报酬是多少?”

“报酬?”孙贵山摇了摇头,“猪股吉夫教授是免费提供帮助,不索要任何报酬!”这也是他为什么顶不住唐厅长和老史压力的重要原因。

霓虹国的权威专家免费提供帮助你孙贵山不同意,偏偏要以两万元的代价去让天北矿院一个大学生过来项目组解决问题,你孙贵山究竟是何居心啊?

如果拒绝了猪股吉夫,哪怕是在郝爽的帮助下,项目最后成功了,孙贵山也逃脱不了非议。

“不要报酬?”郝爽差点惊掉了下巴,“难道猪股吉夫到你们天阳特陶厂来,纯粹是做义务奉献的吗?”

“那倒也不是!”孙贵山摇头说道,“猪股吉夫教授是一个华夏古瓷爱好者,对我们厂工艺美术车间的仿汝窑天青釉制品非常感兴趣,说等他帮助我们把瓷支撑轴装置项目解决之后,我们送他几套仿汝窑天青釉产品,让他参观一下仿汝窑天青釉产品的制作过程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