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五十九章 时髦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孙厂长,”郝爽略作沉吟,随即开口说道,“其实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你们厂项目攻关小组目前的困境,那就是如何来解决氧化铝陶瓷支撑体的低温烧结技术,对不对?”

“对,就是这个意思!”孙贵山连忙回答道。

“呵呵,孙厂长,那你放心吧!”郝爽笑了起来,“别的方面我不敢说,但是在解决氧化铝陶瓷支撑体的低温烧结技术方面,我还是很有一点心得的!”

孙贵山大喜过望!

作为瓷支撑轴装置替代项目攻关小组的负责人,他又如何听不懂郝爽这番话里所蕴藏的含义呢?

他们科技攻关小组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经历过无数坎坷挫折,好容易才敲定了以氧化铝为原料来制造瓷支撑轴装置的正确攻关方向,但是最后却被阻挡在如何解决氧化铝陶瓷支撑体低温烧结技术这座大山面前。

无论他们怎么努力,别说是去翻越这座大山,甚至连究竟该从什么方向迈出攀登这座大山的第一步都无法确定。

而现在郝爽的表态,等于说是保证直接帮他们把氧化铝陶瓷支撑体低温烧结技术这座大山给他们搬掉,只留下一条通往最后成功的平坦金光大道。

如果不是吕集体今天晚上已经安排好宴会了,孙贵山恨不能现在就把郝爽拉到他们厂里去。

郝爽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距离天阳陶瓷厂的晚宴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于是就对孙贵山说道:“孙厂长,具体情况,咱们明天再谈。我这次来得匆忙,没有带什么衣服,还要趁着这个时间,到服装市场去买几套衣服做换洗。”

“去什么服装市场啊?那里的衣服质量很差的!”孙贵山摆手说道:“我跟商都大厦的经理很熟,带你去买几件名牌衣服!”

说着也不管郝爽同意不同意,直接交代司机开车去商都大厦。

郝爽不愿意去国营商场,自然是因为国营商场的服务态度太差。但是孙贵山既然跟商都大厦的总经理很熟,那么他过去当然不会遭受服务员的“国营式”服务,再加上时间也比较紧,遂也由得孙贵山安排。

到了商都大厦之后,孙贵山领着郝爽直奔商都大厦的总经理办公室。

商都大厦的总经理看到孙贵山郑重其事地上门拜访,只是为了一个青年购买几套衣服,也不由得啧啧称奇。他很难想象,以孙贵山的地位,竟然会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亲自走后门。

看来这个青年肯定是背景不凡啊!

于是他就打电话把服装部的经理叫了过来,让服装部经理亲自带着孙贵山和郝爽到服装售货区挑选衣服。

既然是总经理亲自交代下来的,服装部的经理就格外殷勤。

“孙厂长、郝专家,我们服装部新来了一批长城牌风衣,非常抢手,你们要不要看看?”

在这个年代,全国风衣只有两个品牌,一个是有五十多年历史的上海大地牌风衣,一个是最近四五年刚刚火起来的北京大地牌风衣。

这两个风衣牌子基本上是高档服装的代名词,也是干部出国时的标配服装,如果谁身上能够穿一件大地或者长城风衣,走在大街上的拉风效果不亚于后世开奔驰宝马的大老板。

所以这两款风衣虽然只有一个基本款式,颜色也只有那么单调的两三种,但是却极为抢手,在天阳市来说,如果没有后门关系,是很难买的到。

相比起北京货来说,孙贵山更喜欢上海货。他认为上海货更为精致,而且比起长城风衣这个暴发户来说,大地风衣更有底蕴,单凭一款风衣的销售,就能够让企业进入华夏企业五百强,可以想见大地风衣的受欢迎程度。

他怕郝爽不懂这里面的道道,于是就主动替郝爽发问道:“没有大地牌风衣吗?”

“大地牌风衣倒是还有几件。”服装部经理对孙贵山解释道:“不过孙厂长,你是刘总介绍过来的,我不能坑你!认为大地牌风衣比长城牌风衣好,那已经是老黄历了。去年长城风衣推出一款用府绸结合防水树脂的高品质的风衣,在材料品质上已经完全实现了对大地牌风衣的超越。在全国产品质量大评比当中,国家规定不设服装金牌奖的情况下,长城牌风衣拿到了全国唯一的一块银牌。”

孙贵山不由得老脸一红。他的那件大地牌风衣还是八五年春天买的,却没有想到刚刚过了三年,却已经过时了。

等瓷支撑轴装置项目攻关下来之后,一定要到商都大厦来弄一件长城牌风衣穿穿,孙贵山暗自想到。

他问郝爽道:“郝专家,你的意思呢?”

“中吧,就拿一件长城牌风衣试一试吧!”郝爽无所谓地回答道。他上一世不知道穿过多少件国际顶级奢侈品牌服装,这时候又怎么会在意长城牌和大地牌之间的区别呢?不过看着销售部经理这么热心的推荐,他自然也不好冷落了人家的一番好意。

很快,销售部经理就让售货员按照郝爽的身材拿了一件长城风衣过来。

郝爽往身上一穿,还别说,真合适,而且无论是面料还是版型,很有有点后世轻奢路线的味道。

“好,就这件了!”郝爽让服务员把这件风衣包起来。然后又选了一套西装。

比起后世的西装来说,这个时代的西装更是乏善可陈,宽宽厚厚的肩膀,没有腰身,领角与衣角都没有任何的修饰,肩膀处还有厚厚的垫肩。

郝爽穿到身上到镜子前一照,差点把自己笑喷了。

穿上这套西装的他在镜子里就像是一个庄严不可侵犯的神一样,傻萌地不要不要的。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实在想不通就这样的西装,人们买回去还舍不得穿,要小心翼翼地挂在柜子里,只有在非常重要的场合才会正式穿出来亮相。

不过这个时代风气就是如此,郝爽还能有什么办法?除非他愿意去穿上更土气的中山装。

“经理,帮我把袖口的商标剪一下然后包起来!”郝爽把西装脱下来,递给了销售部经理。

What?

剪去袖口商标?

我没有听错吧?

销售部经理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时候人们不仅不会剪去西装袖口的商品,而且还要小心翼翼地精心进行保护,而且跟人握手时还要特意把自己袖口上的商标露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穿的西装是什么牌子。

而这位郝专家,竟然要求他帮忙剪去商标?

“没错,帮我剪去商标!”面对着销售部经理的疑问,郝爽重重地点头说道:“我不习惯赶这个时髦!”

销售部经理本来还想劝说,但是看孙贵山冲他暗自摆手,遂停止了下来。

想想也对,专家学者都有点不同于常人的怪癖,不喜欢留着袖口的商标,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剪去袖口商标之后,郝爽又挑选了两件毛衣和几件内衣,然后交到柜台一结账,一共是八百多块,这差不多是商都大厦售货员的一年工资总和了(没错,那个时代商业职工收入要比工业职工的收入低一大截)。

纵然是郝爽,在付钱时也赶到一阵肉疼。

如果不是有天阳陶瓷厂和天阳特种陶瓷厂两笔外快,他还真不舍得这样花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