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五十八章 指路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接下来,在秦晓鹤的安排下,郝爽和大凶妹分别做了笔录——作为这次敲诈案的受害人,他俩的笔录将会是把女摊主一伙儿送进监狱直接证据。

郝爽做完笔录走了出来,发现大凶妹那边也已经做完了笔录,站在院子里等他。

“郝大……哥,很抱歉把你牵连到这件事情里,也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大凶妹脸蛋红红地,递了一张纸条给郝爽,“这是我在天北市实习的单位地址,希望有空的时候过去找我,我请你吃饭!”

郝爽接过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天北市五矿医药公司化工部,赵燕菲。最后面还留一个办公室的电话。

哦,五矿医药公司?

不是外贸公司啊?

看来确实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自己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那个叫赵燕菲的女强人是在内地一个外贸公司工作呢!

不是外贸女强人,对自己用处就不大了。这样的彪悍的女孩子,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妙。

“好的,我知道了!”他随手把纸条一折,塞进了裤兜。

“郝大哥,我去买明天到天北的火车票了,在这里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赵燕菲塞过纸条,就急匆匆地挥手向郝爽告别。

“买天北的火车票啊?不怕不怕!我派人领你过去,一定能够买到!”秦晓鹤在一旁听了,立刻把所里一个女警叫了出来,让她带赵燕菲去买火车票。

这个年代,对别人来说买火车票可能困难,但是对于辖区就紧挨着火车站广场的派出所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啊?

派出所还有这个功能啊?

郝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个年代,乘坐飞机需要单位开介绍信和证明,而且买票程序也非常繁琐,关键航班也非常稀少。所以无论是出差还是旅行,首选还是乘坐火车。

所以说今天还真的是因祸得福,通过这件事情跟派出所搭上了关系,最起码以后要买火车票的时候,就不用发愁了。

“秦叔,”郝爽向秦晓鹤发出了邀请,“今天晚上天阳陶瓷厂的吕厂长请吃饭,要不你也跟我和孙厂长一起过去?”

“谢谢!”秦晓鹤笑了起来,冲郝爽摆了摆手,“郝专家,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真的不能过去,按照我们的规定,在办案期间是严禁接受当事人的吃请的。”

郝爽自然知道秦晓鹤不可能答应去,他只不过通过邀请向秦晓鹤透露一个信息,就是说出了天阳特种陶瓷厂之外,他还是天阳陶瓷厂的上宾。这样以后跟秦晓鹤打起交道来,自然就更容易一些。

秦晓鹤一直把郝爽和孙贵山送到派出所大门口才和他们握手告别。

大门口旁边停着一辆银灰色的上海牌小轿车,正是孙贵山的厂长专车。

“郝专家,我这辆上海牌有些年头了,肯定没有吕厂长的蓝鸟王舒适,希望你多担待吧!”孙贵山亲自为郝爽拉开车门,一边把他往里请,一边笑着说道。

“我一个学生,天天挤公交车,能有小车坐就不错了,哪里还讲究什么上海蓝鸟啊?郝爽笑着坐了进去说道:“不过,孙厂长,换一辆座驾,对你来说不算什么难事吧?”

“哪有那么容易啊?”孙贵山跟着坐了进去,拍了拍屁股下的座椅,说道:“这不,我全指望瓷支撑轴装置替代项目能够成功,然后厚着脸皮向上级申请,换一辆新座驾呢!”

嚯,原来是在这里等我呢!

孙厂长啊孙厂长,没有想到你看着浓眉大眼的,肚子里竟然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啊!

不过郝爽也能够理解,孙贵山这次为了救他出来,背后肯定动用了很庞大的关系,才会让翠湖警察分局一把手方元安带着政治部主任和纪检书记亲临现场,甚至还当场拍板把鲁岳浜给停职审查。

在这种情况下,假如自己没有办法帮助天阳特种陶瓷厂把瓷支撑轴装置代替项目搞出来的话,孙贵山本人也将因为今天的举动成为一个大笑话。

看来自己必须给孙贵山拿出一点干货出来,增强一下他的信心啊!

瓷支撑轴装置在这个年代虽然属于一个高精尖的项目,但是到了二〇〇〇年之后,却已经在各种高精尖仪器的研究下褪去了神秘的外衣,成为一个非常普通的特种陶瓷产品,甚至普通的乡镇陶瓷企业只要肯投资专项设备就可是轻而易举烧制出来的水平。

郝爽作为西江陶瓷大学的学霸,对瓷支撑轴装置这种耐高温耐酸碱的特种陶瓷支撑装置的烧制配方和烧制过程自然不会陌生。

虽然说可能是由于年代久远,他对于配方的各种原料配比的精确比例可能记得不大清楚,但是大致比例心中还是有数的。他只要按照原料配比的原则去逐步去验证,最终找到合适的配方,烧制出合格的瓷支撑轴装置不算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孙厂长,你们厂在这前后进行了一年多的项目攻关的时间内,”郝爽笑着说道,“一共试验了多少种生产原料?”

孙贵山见郝爽终于开口跟他谈具体的瓷支撑轴装置的技术问题了,不由得精神一震。

“郝专家,我们厂前后试验了以氧化铝、二氧化硅、二氧化锆、碳化硅等四种材料为主要生产原料来制备瓷支撑轴装置。”孙贵山回答道,“眼下我们厂的项目攻关小组倾向于以氧化铝为主要原料来生产瓷支撑轴装置。”

“确实应该选用氧化铝!”郝爽点头说道,“氧化铝具有化学稳定性好、耐高温、耐腐蚀、机械强度高等优点,以及来源广泛、制备技术成熟和价格相比其他原料要低廉很多的特点,确实是生产瓷支撑轴装置的首选主要原材料!”

孙贵山听到郝爽对氧化铝的优点如数家珍,不由得喜形于色。看来自己这次真的是找对人了,郝专家确实是肚子里有货!

“可是郝专家,用氧化铝作为生产瓷支撑轴装置的主要原料,也有很多缺点无法克服。”孙贵山讲出自己的忧虑,“因为纯氧化铝的熔点高达两千五百零四摄氏度,而且在高温时产生的液相量极少。我们在实验中发现,如果以氧化铝含量在瓷支撑轴装置中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左右,就要求烧结温度至少在一千七百五十摄氏度,如果低于一千七百五十摄氏度,所烧制出来的支撑体就无法获得足够的机械强度,达不到生产设计的要求。”

“可是如此高的烧结温度对支撑轴的生产而言,无论是技术方面还是成本方面要求都是相当高的。以我们特种陶瓷厂目前的技术,虽然在实验室里可以顺利实现,但是却无法应用实际生产当中。”

“另外如果降低支撑轴当中氧化铝的含量,虽然可以降低烧制温度,但是获得制品机械强度会大大的降低,而且在耐酸碱腐蚀方面的指标完全达不到要求!”

孙贵山把攻关小组遇到的困难讲出来后,用希冀的目光望着郝爽,看看这个能够随便摆弄西德进口陶瓷设备的天才大学生能不能够在瓷支撑轴装置的研制困局当中给他们指出一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