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五十四章 姐夫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本来喧闹的现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傻了眼,不敢相信一米八多的彪形大汉会被一个十七八岁,身高一米六出头的小姑娘给一脚踹得晕死过去。

郝爽也倒吸了一口冷气,真没有想到大凶妹竟然凶残如斯!

回想起来当初自己在天北矿院竟然敢捉弄大凶妹,郝爽就感觉到一股凉气自尾椎骨上升起。

如果当时大凶妹心情不好,随便送自己一脚,那么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还躺在医院ICU病房里抢救?

一时间郝爽觉得大凶妹在三号寝室楼喊自己老伯的行为也不那么可憎,甚至还有点小可爱哦!

敢跟着女摊主在火车站这里搞仙人跳,那几个混混也都是滚刀肉出身,纵使一时被大凶妹嚇住,但是很快就又回过神来。

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一股阴狠之气的混混捡起一块板砖就冲了过来,也不开口说话,抡着板砖照着大凶妹的脑袋狠狠砸了下来。

却不想大凶妹轻盈地一闪,这个混混就砸了个空。

这个混混楞了一下,刚想做下一个动作,大凶妹却根本不再给他机会,单手一缠,五根手指就紧紧扣住了他胳膊,然后身子敏捷地往前闪进了一步,一个凶狠的顶膝就结结实实地撞在他的下腹部。

只听“嗷”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这个混混双手捂住下腹部,像一只大虾米似的躺在地上翻滚惨叫。

看到这一幕惨叫,其余三个混混彻底老实了下来,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神涣散着,根本不敢往大凶妹那边望。

女摊主也楞在了那里。

她完全没有想到大凶妹竟然如此能打,自己养的这四五个混混,在大凶妹面前一个照面都走不了。

唉!

早知道这样,换一个人碰瓷多好,要招惹这样的煞星干什么?

大凶妹看见现场再无一人敢动,这才把毛衣裙的裙摆放下,轻轻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回头问郝爽道:“你没事吧?”

臭妹妹,哥吓得都掏出钥匙准备跟这几个混混血拼,你说有事没有事?

还有,哥无缘无故被你拉过来顶缸,难道还没有你的毛衣裙上面的灰尘重要?

先关怀一下顶缸象受惊吓的小心灵然后再去关注自己的仪表,难道不是一个甩缸者的最基本的素质吗?

郝爽一边把钥匙装回裤兜,一边怨气冲天地反问道:“我有没有事情,难道你看不出来?”

“嗯!”大凶妹重重地点了点头,“你说话中气这么足,那肯定是没事咯!”

妈蛋!

狗屁的中气!

明明是怨气好不好?

郝爽张着嘴巴刚想说话,大凶妹却已经伸手把他手里那件腈纶毛衣拿了过来,转身扔给女摊主,然后又劈手把女摊主手里捏的两百块夺回来递给了郝爽。

女摊主见钱被夺走,感觉就像是心头被剜走了一块肉一样,想动手去抢回来,却又惧怕大凶妹的凶残,无奈之下,只能拍着大腿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老少爷们儿都给评评理啊!穿过我的衣服不给钱,还打人啊!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你给我闭嘴!”大凶妹把钱拿回来了却还不善罢甘休,蹲在女摊主面前厉声问道:“那个老太太在哪里?给我叫出来!”

“哪个老太太?”女摊主的嚎啕声戛然而止。

“哪个老太太?”大凶妹冷笑了起来,“都到这个地步了,你给我装糊涂有用么?当然是骗我来试衣服的那个老太太!”

她今天的火车站来买明天到天北的火车票,去不想在售票处遇到了一个老太太,说是想给孙女买一件毛衣回去,但是又担心买回去大小不合适。正好看到大凶妹的身材跟她孙女差不多,就想让大凶妹帮忙去试一下衣服大小。

大凶妹看着老太太慈眉善目的,也没有多想,就跟着老太太过来试衣服。

却不想她刚刚把那件毛衣穿到身上,那个老太太就不见了,而卖毛衣的女摊主却拦住她不让走,说新毛衣穿过了就好卖了,硬是要她拿两百块钱,把毛衣给买走。

大凶妹在天阳外贸学校读小中专,一个月只有二十来块钱的补贴,即使再省吃俭用,每个月最多能够留下几块钱,又哪里拿得出这两百块呢?

当然以大凶妹的身手,别说是这个女摊主,就是她身后的几个混混一起上,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可是问题是大凶妹今年六月份就要毕业,如果动手打人,闹到学校去,肯定是要背处分的,一旦背了处分,就会严重影响的毕业分配,甚至可能出现没有单位接收的情况。

所以即使是女摊主用各种污言秽语骂她,大凶妹也只能强忍着挨时间,等着广场的警察巡逻路过的时候向警察求助,让警察来处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郝爽正好出现了。于是大凶妹就改变了主意,让郝爽先过来顶缸,她趁机跑出去找警察报警。

但是因为她不知道虽然女摊主的摊位距离火车站广场近在咫尺,但是却不归火车站派出所管辖,结果闹出了乌龙。

她这个时候想再去找地方派出所报警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女摊主已经恼羞成怒,让她的同伙对郝爽动手。

大凶妹把郝爽来过来顶缸,心中就很过意不去了,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眼看着郝爽挨揍?

这时候她也来不及考虑如果动手伤了人,学校那边会不会处分自己,冲上去先把混混撂倒,保护郝爽不挨打再说。

但是撂倒了两个混混,保护下了郝爽之后,大凶妹也就清醒了过来。

以她的身手,这两个混混肯定受了伤,想要不背处分是肯定不可能的。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找到足够证据证明自己是中了女摊主的圈套,为了保护郝爽不受伤才动了手。这样学校在考虑处分的时候,肯定会酌情照顾,不会彻底把自己的毕业分配给搞黄。

所以大凶妹这个时候才会向女摊主逼问那个老太太在哪里,因为只有找到哪个老太太,才能够证明她是中了仙人跳的受害者。

面对着大凶妹的逼问,女摊主本来不愿意说。可是她的目光往南边一瞄,顿时喜形于色,拿手一指,说道:“你不是要找那个老太太么?喏,她在那里!?”

大凶妹顺着女摊主的手指望过去,只见骗她的那个老太太正领着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向这边走来!

女摊主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快步冲到为首一个满面横肉的中年警察跟前,委屈地叫道:“姐夫,你可得为我做主!那两个鳖孙穿我的衣服不给钱不说,还动手打人。大狗和三蛋都被他们打晕过过去!”

“是吗?谁这么嚣张,带我去看看!”

女摊主就把中年警察领到大凶妹和郝爽面前,得意洋洋地用手指着他们,说道:“姐夫,就是这两个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