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五十二章 兄妹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看着大凶妹被女摊主骂得跟缩头斑鸠一样,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过还嘴,郝爽心中一股快意油然而生!

哈哈,这真是天网恢恢,报应不爽!

臭妹妹,当初在三号寝室楼你把哥怼的差点都不孕不育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

苍天啊,大地啊,真没有想到这世上还真有一位天使一般的大姐,站出来帮自己出了这口气啊!

什么?

我一个大男人家心眼太小?

对,哥天生就是这种睚眦必报的臭脾气,穿越时带过来的,不服气你咬我啊?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正当郝爽得意洋洋地哼唱着抖音神曲,站在外围看笑话时,却不料声音稍微大了一点,正好飘到大凶妹的耳朵里。

大凶妹正在低头盘算该如何化解眼前这个局面,忽然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朵,她不由得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正好跟郝爽来一个眼对眼。

咦,这不是上次自己去天北矿院找哥哥时,在三号寝室楼下面遇到的那个蔫坏的家伙吗?

这真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既然撞上了这个家伙,就拿他先来顶缸吧!

心里想着,大凶妹就快步向郝爽冲了过来,郝爽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一条胳膊就被大凶妹抓到了手里。

“哥,你怎么现在才过来?我都快要急死了!”大凶妹扁着嘴巴,万般委屈地冲郝爽嗔声说道。

我乐个趣!

怎么还有这种操作?

大凶妹,咱们能要一点脸吗?

作为一个八十年代的大好青年,你的节操哪里去了呢?

“哎,我说大凶妹,可你别乱叫,谁是你哥啊?”郝爽用力想把大凶妹推开,却不想大凶妹就像是一只考拉一样,死死地长在他这棵桉树上。

“哥,你还在生我气呢?我答应你,以后听你的话,不跟你顶嘴了好不好?”大凶妹抱住郝爽的胳膊上甩了甩,然后凶巴巴地对女摊主吼道:“我哥来了,你有什么话,对我哥说吧!”

“别说是你哥来了,就是你爷爷、你太爷爷来了,今天也得给钱!”女摊主那受得了这样的撩拨,立刻冲上来一把抓住了郝爽的衣领,张着血盆大口对他吼道:“你快点把你妹妹的衣服钱给了,不要耽误老娘做生意!”

“老板娘,你误会了!”郝爽连忙分辩道:“你别听她胡扯八道,我和她只见过一面,根本就不是她哥!”

女摊主听说郝爽跟大凶妹见过一面,大胖手不由得抓得更紧了,“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不是她哥,干啥一直兄妹兄妹的叫着?”

我乐个趣!

老板娘,真的是冤枉啊!

我叫的是大凶妹,可不是大兄妹啊!

“哥,你一个大老爷们,怕她干啥?”大凶妹唯恐天下不乱,“你先跟她商量着,我去找咱爸过来!”

说着她就松开郝爽的手,往人群里一钻,转眼就没有影子。

“哎哎哎……别跑,你给我站住!”

郝爽想去追大凶妹,但是却被女摊主大力拽了回来。

“想跑?没门!”女摊主的大胖手揪着郝爽的衣领,嘿嘿地冷笑着,“你今天不把钱拿出来,休想离开这里一步!”

你妹呀!

真是流年不利!

没有想到前面逃过了那个妖艳女人的仙人跳,转眼又中了大凶妹的诡计,陷入了另外一个局里。

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在天北矿院见过大凶妹,郝爽都要怀疑大凶妹跟这个女摊主是一伙儿,专门布置一个仙人跳的局来坑他呢!

大凶妹既然跑得无影无踪了,眼前这个老娘们儿又不肯放过他,郝爽只有自认倒霉,花钱消灾。

郝爽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咒骂大凶妹,一边问女摊主道:“什么钱,你先把事情跟我说清楚!”

“当然是你妹妹买衣服的钱!”女摊主把手一招,身后一个膘肥体壮的大汉立刻递过来一件腈纶毛衣。

女摊主把这件毛衣塞到郝爽的手里,说道:“这件毛衣你妹妹已经试过尺码了,你现在给我两百块钱,就可以把这件衣服给你妹妹拿回去了!”

两百块钱?

郝爽吓了一跳。

这个年代,一件真正的羊毛衣,也不过五六十块钱。而像女摊主递过来这种腈纶毛衣,顶天了也就是十几二十块。这个女摊主竟然一开口就是两百块,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抢劫啊!

“老板娘,你开玩笑吧?一件普通的腈纶毛衣,你竟然敢要两百块?”郝爽冷笑着说道。

“嫌贵啊?嫌贵你妹妹就不要试穿啊!试穿过后又说价格贵,这不是在调戏老娘吗?”女摊主鄙夷地看着郝爽,“再说这件毛衣虽然是腈纶的,但是却是香港生产的。你不要拿它跟国内的垃圾地摊货来作比较!”

“对,你如果嫌人家的衣服贵,就不要试穿。衣服都试穿过了,却又嫌贵,这不是作弄人家老板娘吗?让人家老板娘把这件衣服卖给谁啊?”这时候又有四五个汉子围上来帮腔。

郝爽看这架势,自己如果不给钱的话,是休想离开了!

所谓好玉不碰烂瓦盆。

自己穿越过来是为了享受人生的,为这区区一点小钱跟这些烂仔们打打杀杀的,不值得!

要知道自己脑海里随便翻出一条信息出来,放在这个年代都至少是几万几十万的价值啊!

不过,终究还是不爽啊!

大凶妹啊大凶妹,以后别让捞汁再碰到你,否则的话捞汁一定要把今天的这笔账跟你好好算一算!

郝爽一边在心里画小圈圈诅咒大凶妹,一边伸手从衣服内兜里摸出钱包,抽出了两张一百元的钞票递给女摊主,“喏,两百块你拿去,现在我可是走了吧?”

看到郝爽手里鼓鼓囊囊地钱包,女摊主眼中不由得闪过一道贪婪的光芒。

她之前当然明白郝爽不是大凶妹的哥哥,但是之所以硬顺着大凶妹的话来把郝爽当成大凶妹的哥哥,是因为大凶妹把钱包翻给他们看了,里面只有二十来块钱。

她斥责大凶妹的目的,就是逼大凶妹找熟人或者亲属借钱。

所以当大凶妹说郝爽是她哥哥,郝爽那边又亲口承认和大凶妹之前见过面,女摊主就打算将错就错,把这笔钱从郝爽身上敲出来。

因为单从郝爽的面相来看,也知道这种成熟的男性要比大凶妹这种小女生有钱的多。

却不想她还是低估了郝爽的经济实力,单从那只钱包的厚度来看,里面怕不装有三四千块?

“谁说你可以走了?”女摊主先是一把将郝爽手里的两百块抢到手里,然后冷笑着说道:“两百块只是衣服的价格,但是你和你妹妹耽误老娘这么长时间,让老娘一单生意都没有做,怎么着也得给老娘再拿两百块钱误工费补偿一下吧?”

你妹啊!

捞汁这边都已经认了倒霉,拿出两百块钱给你这个老娘们儿,却不想你这个老娘们儿竟然还得寸进尺,算计起捞汁来了?

“呵呵,欺负我是外地人?”郝爽冷笑了起来,“两百块误工费?你要不要打电话给你们天阳市市长,问问他一个月才能够发多少工资?你一个摆摊的老娘们儿,这前后不过半个来小时的时间,就敢开口要两百块钱,这是打算买老鼠药回家炒菜吃是吧?”

“小鳖孙,你说谁买老鼠药吃啊?”女摊主恼羞成怒,扭头冲着身后的几个汉子骂道:“你们几个都是死人啊?眼睁睁看着老娘被这外地的小鳖孙欺负?”

几个汉子看到郝爽手里的钱包早就跃跃欲试,这时候听到女摊主发了话,立刻凶相毕露地围了上来,“你个小鳖孙,今天如果不弄你一下,你还以为俺们天阳人好欺负呢!”

就在这时,忽然间一个女人声音响了起来,“住手,我看你们谁敢动!”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大凶妹带着两个警察威风凌凌地站在马路对面,她用手指着女摊主和那几个围着郝爽的汉子说道:“警察同志,就是这几个家伙对我敲诈勒索,强买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