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四十五章 赖在天阳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于是在孙贵超的指挥下,天阳陶瓷厂设备科技术最好的两个师傅相互配合,很快就把压滤机的油缸拆卸了下来,然后现场打开油缸一检查,果然活塞上的密封已经出现严重磨损,显然已经不能够继续使用了。

看着孙贵超手上那条磨损严重的密封圈,现场不由得响起一阵惊叹声。

郝专家水平真的是太高了,甚至比他的发际线都要高!

就凭着手指头随便一摸,就能够找出这台西德设备的病根在哪儿的功夫,说是铁指神断,也不为过吧?

作为众人的仰慕中心,郝爽却丝毫没有飘飘然的情绪。

对他这种在二十一世纪也堪称陶瓷界的技术大拿来说,诊断出一台八十年代的老式进口压滤机的故障,难度跟让一名NBA超巨去打一场村级篮球联赛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连这个都诊断不对的话,他不如找一块豆腐当场撞死,也省得留在八十年代给二十一世纪的穿越日式丢人!

“吕厂长、孙总工,”郝爽对情绪有些小亢奋的吕集体和孙贵超说道:“虽然说证明油缸活塞的密封圈确实出了毛病,但是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因为我们并不能排除,这台液压压滤器其他部分没有出问题。”

听郝爽这么一说,吕集体和孙贵超顿时也冷静了下来。

确实是这样,设备发生故障,有的时候是单一原因,有的时候却是多重原因混合在一起。眼下的结果,也只能说是油缸活塞的密封确实出了问题,但是设备的其他部件有没有出问题,还不能够排除。

好在这个问题证明起来也不难,只要到备件仓库,拿一条备用的活塞密封圈换上,然后把油缸安装回去,让压滤机现场再运行一下,就可以确定了。

很快,技术人员从备件仓库取来一条全新的活塞密封圈换了上去,然后又给油箱里补充好液压油。然后按照操作规范推动活塞,使油缸压力升到最高,活塞保持压紧动作,在这种情况下拆开回油管接头,并没有液压油流出,说明油缸密封已经恢复如初。

随即技术人员再把油缸装回压滤机,现场开机进行测试,结果压滤机的工作状态完全正常,没有任何跑浆的现象出现。

郝爽围着压滤机转了好几圈,确定机器运转的声音没有什么异常,油缸也没有出现什么爬行、振动等异常情况,这才放下心来,冲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吕集体和孙贵超点了点头。

得到了郝爽最后的肯定,吕集体和孙贵超脸上的笑容才再度绽放出来,“郝专家,这么说来,压滤机的故障已经是彻底解决?不会运行一段时间,再度出现跑浆现象吧?”

“目前看来是的,最起码我没有发现其他毛病!”郝爽笑呵呵地说道,“至于说以后会不会出现跑浆问题,我不敢保证。我只能说,只要压滤机的滤板不出问题,在使用过程当中又完全按照操作规范来的话,液压装置至少在一两年内,不会出什么大毛病!”

“不要一两年,”吕集体满意地笑了起来,说道,“只要能够保证在六月底交货之前不出毛病就行了!”

刚说到这里,一个青年急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对吕集体汇报道:“吕厂长,有一个天北市向阳坡粘土矿的电话打到了您办公室,说是要找郝专家!”

哦?

吕集体跟郝爽碰了一个眼神,那一定是郝国庆了。因为吕集体带着郝爽动身之前,就跟郝国庆交代过,他有什么事情找郝爽,直接打到天阳陶瓷厂厂长办公室就行了。

却没有想到,这才刚刚过了一夜,郝国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急事。

于是吕集体就跟孙贵超交代一声,让他继续留在车间观察压滤机的运行状态,自己则带着郝爽匆匆地赶回到厂长办公室。

郝爽抓起放在桌上的话筒,先喂了一声,听到对面郝国庆的声音之后,才开口问道:“爸,我来了,是不是矿上又发生了什么情况啊?”

“矿上?矿上没有发生任何情况。”郝国庆在电话那边大声笑着,“有吕厂长传过来的电汇底单,谁还敢出来炸毛啊?”

电汇底单?

郝爽用手捂着话筒,转过脸来,轻声问旁边的吕集体。

“哦,是这样的!我知道郝矿长那边资金情况比较紧张,我今天一早就交代财务科先把这个月的粘土采购款项电汇过去,并交代她办完手续之后,立即把电汇底单传真给郝矿长。”吕集体笑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啊!

吕集体不愧是省属二级企业的负责人,办事就是敞亮,把每一个细节都替他考虑好了,他跟着吕集体跑这一趟天阳市真不能算亏!

“爸,矿上既然没有发生事情,你打电话过来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啊?”郝爽对着话筒问道。

“矿上虽然没有发生事情,但是彩枫陶瓷公司那边发生了事情!”郝国庆说道,“你刘叔叔刚才打电话告诉我,说彩枫陶瓷公司的那条生产线浇筑出来的洗涤槽坯体今天准备送去窑炉里烧制的时候发现所有坯体都出现了开裂的情况。那个台湖的潘家豪怎么都查找不出原因,最后彩枫陶瓷的王道俊只好去托你刘叔叔打电话,问一下你什么时候能够过去帮忙找一下原因。”

郝爽本以为至少要等一天之后,彩枫陶瓷公司坯体开裂的毛病才会显露出来,却没有想到那边调试的程序竟然进展的如此之快,今天上午就把坯体开裂的毛病给暴露了出来。

他不由得暗自冷笑了一声。

哼哼,让我帮忙找原因?

做他春秋大梦去吧!

捞汁巴不得彩枫陶瓷生产线上的故障越来越大呢!

“爸,我短时间内怕事回不去啊!”郝爽一脸为难的说道。

“为什么?是因为吕厂长那边的设备故障比较棘手吗?”郝国庆连忙问道。

“是啊!”郝爽说道,“不比彩枫陶瓷公司那条内奇公司的浇筑生产线,天阳陶瓷厂这边的液压压滤机我是第一次接触,一切都要从头摸索,所以故障排查起来也就比较困难,估计没有个十天半个月,休想解决!”

郝爽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给吕集体打眼色,让他这边要注意配合,不要拆穿自己。

吕集体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他虽然不明白郝爽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对郝国庆撒谎,但是考虑到郝爽刚刚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替天阳陶瓷厂挽回了近百万美元的损失,他帮着郝爽扯一个小谎,又算得了什么问题呢?

“那好吧,你在天阳安心替吕厂长修理设备吧。”郝国庆那边丝毫没有怀疑过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竟然会对自己撒谎,“我就对你刘叔叔讲,让港方那边自己先想办法!”

等郝国庆挂了电话之后,郝爽这才笑嘻嘻地对吕集体说道:“吕厂长,如果我在你这了叨扰半个月,你不会嫌弃我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