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四十四章 当场拆机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天阳陶瓷厂这些人面面相觑了一阵,最后还是吕集体开了口,“郝专家,我也没有看见你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闭着眼用耳朵听了几分钟,然后用手指头摸了两下,怎么就判断出油缸密封出了问题?”

“对啊,郝专家,”孙贵超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疑问,跟着问道:“压滤机出现跑浆故障之后,我守在机器旁边听了整整两天,也没有听出来机器运转的声音有哪些地方不对,怎么你只用几分钟,就听出了是油缸密封出了问题呢?”

“呵呵,”郝爽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笑着说道:“孙总工,你误会了!虽然开始我确实试图用耳朵去辨听设备运行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异响,但是很遗憾,我跟你一样,没有听出来设备运行的声音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我乐个趣!

原来郝专家关于压滤机油缸出了故障的判断并不是用耳朵听出来的啊?

这个误会可是大了去了!

孙贵超尴尬地一笑,连忙又问道:“那郝专家是你是怎么判断出是压滤机的油缸出了故障呢?难道是你之后手指头轻摸那两下?”

“奥利给!”郝爽伸手给孙贵超点了一个赞,笑着回答道:“孙总工猜的不错,正是后边我手指头摸的那几下,判断出了油缸密封出了问题。”

看着身边包括吕集体在内的这些人都伸长着脖子,等着自己说下去,郝爽也就不卖关子,解释道:“咱们先不谈具体原因,就先说大方面的问题,也就是说,究竟是哪个方向上的因素引起了压滤机的跑浆,我想在我到来之前,孙总工心里也应该有数吧?”

孙贵超点了点头,回答道:“这个问题我们确实知道,就是压滤机的液压油工作压力偏低。但是造成压滤机液压油工作压力偏低的因素有很多。”

“一方面包括轴向栓塞泵、电磁换向阀以及油缸密封件等部件的磨损和损坏都会造成液压油的工作压力偏低;另一方面,溢流阀压力开关的调节故障和电接点压力表的失灵或者损坏,也会造成造成油缸活塞所产生的作用力偏小。”

“具体是哪一个部位或者哪一个零件出了问题,以我们的经验,就无从判断了!”

“呵呵,”郝爽再度笑了起来,说道:“孙总工,其他零部件出了问题,判断起来或许要麻烦一些。但是油缸密封出了问题,判断起来就要相对简单一些。”

不会吧?

油缸密封出了问题判断起来反而要相对简单一些?

郝专家,你不要仗着自己的发际线高,就可以胡说八道啊!

孙贵超觉得自己三观简直要被颠覆了。

油缸的密封圈是套在油缸活塞上的,位于油缸的内部,如果油缸的密封圈发生磨损或者损坏导致了漏油,从外部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判断油缸内的密封圈是否磨损或者损坏一直是一个比较困难和复杂的技术难题。

怎么到了郝专家这里,反而认为油缸的密封出了问题判断起来要相对简单呢?

不仅是孙贵超,天阳陶瓷厂的设备科科长以及手下的那些技术人员,心里都格外震惊,有些性格奔放的不善于掩盖自己内心情感的技术人员,甚至已经把“你就是骗子”几个字刻的了自己脸上。

相比之下,吕集体这个厂长,对液压压滤机了解的没有那么深入,反倒是没有太多的表情,一脸兴致勃勃地望着郝爽,等着他继续讲下去。

“郝专家,怎么一个简单法?”作为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孙贵超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开口向郝爽请教道。

“很简单,你来看!”郝爽一把抓住孙贵超的手,把他拖到压滤机跟前,用手指着压滤机上一个部位,对他说道:“孙总工,你用手指头按下这个部位,看看是什么感觉?”

孙贵超看着郝爽手指的这个部位,正是刚才郝爽自己用手按的那几个地方其中之一,于是心里不由得局嘀咕,莫非这个部位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

一边想着,他一边伸手往郝爽指点的这个部位按下去,只觉得这几个地方触手温热,很有点自己小时后在农村睡火炕的感觉。

咦?

怎么可能呢!

现在是三月中旬,正是天阳春寒料峭的时节。

制浆车间既没有火炉更没有空调,压滤机摸上去应该是冷冰冰才对,怎么这个地方温热如玉啊?

孙贵超把手从郝爽指点的这个部位移开,又落到压滤机的其他部位上,然后那熟悉的冷冰冰的触感就又回来了。

看到孙贵超诧异的表情,吕集体也忍不住摸了一下郝爽指的那个地方,然后不由得就叫出声来,“郝专家,怎么回事,怎么这个部位会这么热呢?”

“嘿嘿,”郝爽得意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发际线,说道:“很简单,因为这个地方就是液压油泄露的地方。因为在液压油泄露的地方,摩擦力就会增大,在油缸活塞的反复运动下,温度比起其他部位就会有明显的上升。”

道理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吕集体将信将疑地把目光投向孙贵超。

专业问题,还得交给专业人士来判断。

在机械设备方面,吕集体相信孙贵超这个专业人士的判断比自己靠谱的多。

却不想孙贵超却站在那里,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显然,对于郝爽的说法是不是靠谱,孙贵超也很难给出直接判断。

原因很简单,在没有购进内奇公司这台液压压滤机之前,天阳陶瓷厂使用压滤机虽然虽然也装有液压滤板压紧装置,但是整个压紧装置的运行是靠人力来操作的,无论是油缸活塞的压力以及活塞的往复运行速度,跟内奇公司这台自动液压压滤机根本就没有办法相比。

所以之前的老式压滤机虽然也经常出现油缸泄油的情况,但是由于摩擦力和往复速度都有限,并没有出现漏油部位温度上升的情况。

但是内奇公司这台液压压滤机情况又不同,不仅活塞压力大,往复运行的速度也快,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出现油缸漏油的情况,是有可能会出现摩擦升温的情况。

可是这些终归是孙贵超理论上的猜想,在没有经过实际验证之前,他怎么敢轻易判断郝爽所讲的情况是对是错呢?

戳了半天牙花子,孙贵超说道:“吕厂长,要想验证郝专家的话也很简单,把油缸拆下来,现场检查一下不就成了?”

“对!”郝爽笑着对吕集体说道:“吕厂长,我的判断对不对,还是要用事实来验证的。”

见孙贵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郝爽又这样说,吕集体摸了半天下巴,终于下定了决心,把手一挥,说道:“没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孙总工,就劳烦你动手,把油缸给拆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