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九章 吕集体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郝爽下了办公楼,还没有走出陶瓷一厂的大门口,身后就追上了一个人,“郝工,请等一等!”

郝工?

我什么时候变成了郝工啊?

郝爽心里一阵好笑,扭头看着这名面生的中山装男子,嘴里疑惑地问道:“你是?”

“我姓张,叫张建军,陶瓷一厂供销科的干部!”张建军熟练地从口袋摸出一盒散花香烟,磕出一根,双手递给郝爽。

“谢谢,我不抽烟!”郝爽摆手谢绝,“不知道张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

“郝工,是这样的……”张建军把香烟装回兜里,“我有个亲戚是天阳陶瓷厂的,有事想请你帮个忙。”

天阳陶瓷厂?

郝爽眉毛微微蹙了起来。

天阳陶瓷厂是省会天阳市一家以生产日用瓷为主的省属二级企业,距离天北市有八十多公里不说,关键中间还隔着一条黄河。在郝爽的记忆当中,可是从来没有跟天阳陶瓷厂的人打过交道。为什么张建军这个天阳陶瓷厂的亲戚会知道他,还会有事要找他帮忙呢?

心中沉吟着,郝爽嘴上说道:“张老师,我大学都没有毕业呢,这个郝工我可担当不起,你叫我小郝就行了。能讲一下,你亲戚具体找我帮什么忙吗?”

“可能是有关陶瓷技术方面的事情。”张建军说道:“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他人现在就在外面,你如果方便的话,我领你过去跟他谈一谈?”

听说是陶瓷技术方面的事情,郝爽便放下心来。

这个年代,应该没有什么陶瓷技术能够为难住他吧?反正自己现在没事,去听一听又不会掉头发。

于是郝爽就跟着张建军走出了陶瓷一厂的大门口,往西边又走了大概一百多米的样子,赫然发现一辆挂着天阳市牌照的尼桑蓝鸟停在那里。

“郝工,冒昧打扰,请勿见怪!”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从蓝鸟车里走下来,一身呢子中山装穿得一丝不苟,领口的风纪扣都扣得严严实实的,白净的脸上挂着让人极度舒服的温和笑容。

“请问您是?”郝爽问道。

“我叫吕集体,跟建军是亲戚,目前在天阳陶瓷厂担任厂长。”中年人一边笑着,一边向郝爽伸出了手来。

你妹的!

郝爽瞥了张建军一眼,显然不满张建军给自己打埋伏。

亲戚是“天阳陶瓷厂的”和是“天阳陶瓷厂厂长”可完全是两个概念。

当然,以郝爽上一世的经历地位,别说是天阳陶瓷厂厂长这种咖位,就是咖位再大上几个等级,也不可能让他感到丝毫紧张。

他所不满的是,既然是天阳陶瓷厂厂长亲自出马,那么需要他帮的这个“忙”绝对不会是一个小忙,“听一听又不会掉头发的”心里期待显然有点过于乐观,说不得这一次,他又要牺牲几根头发呢!

“郝工,”吕集体笑着道:“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叮嘱建军,不让他提前向你透露我的身份的。”

郝爽没有想到吕集体竟然心窍如此剔透,自己仅仅是一瞥,他就明白了是什么含义,赶忙就出声替张建军辩解。

“呵呵,”他笑了两声,说道:“我哪里怪罪张老师啊?张老师给我介绍这么大的领导,我想感谢都来不及呢!”

被郝爽如此揶揄,纵使张建军是一个老供销,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他还真没有想到,郝爽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大学生,专业技术又如此出众,偏偏心眼却又如此之小。

早知道如此,他之前就不该听吕集体的,在介绍情况的时候对郝爽打埋伏。

见郝爽如此做派,吕集体心中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欣喜。

以他多年当领导的经验,当然知道,大凡是搞技术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合群的怪癖,而且技术越是优秀的人就怪癖越多脾气越大。

郝爽现在的这个反应,不正是说明张建军提供的情况没有错,他真的一个技术天才嘛!

也只有真正有能力有技术的天才,才不会在意他是不是什么天阳陶瓷厂的厂长,可以直接无视他说和的话语,当面给他甩脸色。

“郝工,真的不关建军的事!千错万错,都是我吕集体的错,你有脾气,直接冲我发好吧?”吕集体陪着笑说道,“不过发完脾气之后,还要恳请郝工你抽出一点宝贵的时间,听我讲一讲我这边的事情。”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吕集体作为一个国营大厂的厂长,第一次跟他见面,还没有弄明白他能够不能够帮上忙,就把姿态放这么低,单冲着这种雅量,郝爽也不好继续摆脸色。

更何况他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有点操心自己的头发而已。

“吕厂长,还叫我小郝吧。”郝爽握住了吕集体伸在自己面前大半天的手,“具体是什么事儿,你说吧!”

“小郝,这件事情还挺长,三言两语也说不完,要不你跟我回宾馆,咱们在房间里慢慢讲?这马路边,人来车往的,不方便。”吕集体温文尔雅地征询着郝爽的意见。

“中啊!”郝爽爽快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去宾馆就去宾馆呗,他一个大老爷们,去一下宾馆又不会怀孕,有什么不敢的?

十多分钟后,郝爽就来到了天北宾馆吕集体的房间内,坐在沙发上,听吕集体讲明了他这次的来意。

原来呢,天阳陶瓷厂两年前从西德内奇公司购进了一台自动液压压滤机。半个月前,自动液压压滤机忽然间出现了严重的跑浆现象,不能够正常使用。

偏偏在不久之前,天阳陶瓷厂跟香港方面签订了一笔日用瓷的外贸订单,如果这台液压压滤机不能够及时修复的话,天阳陶瓷厂只能采取人工的方式对陶瓷滤饼进行压滤,这样就会严重影响生产效率,造成外贸订单无法完成,到时候天阳陶瓷厂要向香港方面支付一大笔违约金。

于是吕集体就连忙跟西德内奇公司进行联系,要求内奇公司以最快的速度派技术人员过来对液压压滤机进行修复。

但是内奇公司这个时候在华夏并没有设置售后服务网点,在亚洲地区唯一一家服务中心设置在霓虹国,而且人手也有限,根据那边的排单计划,如果要派人手过来帮天阳陶瓷厂维修这台自动液压压滤机,至少要排到今年十月份。

而天阳陶瓷厂跟港方签订的供货合同最晚交货期限是今年六月底,等十月份内奇公司亚洲服务中心的维修人员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于是吕集体就向内奇公司询问,看看他们能不能直接从西德公司本部派过来一个维修人员。内奇公司那边给出的答复即使从本部派人员过来,最早也得等到四月底。而且比起从亚洲服务中心派人过来维修相比,天阳陶瓷厂这边要另外多支付工时费、交通费、出差津贴等等零零碎碎共计三万多马克的费用。

天阳陶瓷厂当初购进这台自动液压压滤机的时候,总价不过才十几万马克,现在修理一个跑浆问题,就要三万多马克,几乎相当于这台机器的五分之一了,又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更何况即使天阳陶瓷厂这边捏着鼻子认下这笔账,内奇公司本部的维修人员最早也要四月底才能够过来,到时候距离天阳陶瓷厂跟港方签订的最后交货期限只有两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内,天阳陶瓷厂即使是开足马力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地生产,也根本不能完成交货任务,到时候依旧要支付巨额的违约金。

就在天阳陶瓷厂的领导们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忽然间销售科里一个干部汇报了一个消息,天北市彩枫陶瓷公司年前引进了一条西德内奇公司的洗涤槽注浆生产线,目前正在一位台湖工程师的指导下进行调试。这个干部说也许可以到天北彩枫陶瓷公司找一下那个台湖工程师,或者他有办法帮助修复好液压压滤机。

天阳陶瓷厂的领导们得到这个消息后如获至宝。

虽然说液压压滤机跟洗涤槽注浆生产线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设备,但是毕竟都是西德内奇公司的产品,那个台湖工程师既然会安装调试洗涤槽浇筑生产线,说不定也会维修内奇公司的这台液压压滤机。

于是吕集体就亲自出马,从天阳市驱车赶到天北市,通过那个干部的关系联系到了在天北陶瓷一厂供销科任职的张建军,于是本来跟吕集体没有任何关系的张建军就变成了吕集体的“亲戚”。

对于吕集体这种省属二级企业的领导,张建军还是比较给面子的。他把知晓的情况全部讲给了吕集体,其中自然就包括了今天上午在彩枫陶瓷公司车间调试现场所发生的精彩一幕。

吕集体听完张建军的讲述,当场目瞪狗呆。

他完全没有想到,天北市陶瓷界竟然还存在一个技术如此牛逼的年轻人,连台湖正鸿陶瓷公司的技正都束手无措的跑浆问题,这个年轻人三言两句就给解决了。

这样看来,请这个年轻人帮忙来解决他们厂液压压滤机跑浆的问题,无疑比那个台湖技正更靠谱!

于是吕集体当即改弦更辙,让张建军找机会替把把郝爽给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