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八章 算盘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送走了杜解放,郝爽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妈蛋!

小眼郭富城,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hellokitty啊?

本来呢,郝爽并无意充当什么正义使者、光明化身,去收拾小眼郭富城。

中午时候泼他一脸泥浆,纯属于小眼郭富城犯贱自找。

但是却没有想到小眼郭富城在受到教训之后竟然不知道收敛,反而公然针对郝爽实施报复。

即使郝爽再苟再佛系,再悯惜自己的头发,也断无可能忍下这一口窝囊气啊!

好吧,小眼郭富城,老子这次如果不能够让你这个台湖人渣深刻地体验一下什么什么叫做九〇后大陆青年怒火的力量,老子以后就不好郝爽,改名叫郝建!

下定了决心之后,郝爽也懒得再进去生技科去替王道俊校对图纸。

虽然说这个事情是小眼郭富城挑起来的,跟彩枫陶瓷公司方面关系不大,但是郝爽还是要展示一下自己的态度。

他要让王道俊知道,别以为彩枫陶瓷公司能够替向阳坡粘土矿解决一点粘土销路,就好像自己欠着彩枫陶瓷公司什么一样!

如果彩枫陶瓷公司在这件事情上不主动给谭金轩施加压力的话,郝爽可不介意让这整个项目玩完。

至于说这个项目玩完之后,向阳坡粘土矿的困局怎么解决,郝爽还真不担心。

不谈他上一世从零开始、把方夏陶瓷公司坐到百亿的销售规模的经历,也不谈他拥有领先于这个时代三十年多年的陶瓷技术储备,单凭着他超越这个时代三十年多年的见识和眼界,难道还救不活向阳坡粘土矿这样只有七八百号人的企业?

拜托,他只是鉴于上一世的教训,不想那么拼而已。倘若真的是要挽起袖子亲自下场,别的行业不说,放眼整个陶瓷业界,又有哪个人会是他的对手?

于是郝爽连生技科门都没有再进,直接动身返回学校。

车间内的生产线调试现场,潘家豪还在美滋滋地在心里拨打着得意算盘,等着郝爽灰溜溜跑过来向他跪地求饶。

盯着彩枫陶瓷公司这条洗涤槽浇筑生产线项目的粘土企业远不止向阳坡粘土矿一家。有好几家企业甚至从去年十月份这个项目刚刚开始启动的时候就盯着了。

相比之下,郝国庆昨天才开始找刘卫东,然后利用刘卫东的关系直接就想把彩枫陶瓷公司这个项目的粘土供应给吃下来,凭什么啊?

几家国营粘土企业还好,或者这个项目的粘土供应很可能会被向阳坡粘土矿拿走之后,也只是怨天尤人一番,抱怨自己没有刘卫东这么过硬的关系。

但是其中有一个叫尚启荣的个体粘土矿主,却不愿就如此善罢甘休。

他为了争夺这个项目的粘土供应权,前期做了许多工作,尤其是在对原料供应有决定权的潘家豪身上,花费了大量心血,所提供的粘土样品也已经通过了前期的小试、放大试验,只等着生产线调试完毕之后中试合格之后拍板确定下来。

却没有想到向阳坡粘土矿却忽然间横插一杠子,这让尚启荣如何甘心呢?

本来即使今天中午什么事情都不发生,尚启荣就打算去鼓动潘家豪,让他利用港方技术负责人的身份,想办法去挑向阳坡粘土矿粘土样品的毛病,从根上就直接把向阳坡粘土矿的粘土给咔嚓掉。

却没有想到中午竟然发生了郝爽当众用陶瓷泥浆泼潘家豪满脸的事件,尚启荣又怎么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呢?

他立刻跑过去邀请潘家豪吃午饭,然后利用这个机会大肆挑拨,成功地激起了潘家豪心中的怒火。然后又讲了向阳坡粘土矿很多坏话,说向阳坡生产的粘土质量如何如何差,根本就销售不去,全矿已经停产好几个月,拖欠工人工资都好几个月了。

潘家豪本来就对郝爽恨得咬牙切齿,现在从尚启荣哪里知道了向阳坡粘土矿目前的窘境,立刻如获至宝,回去就对生技科放出话来,不允许向阳坡粘土矿的产品进行下一步的放大试验。

按照潘家豪的如意算盘,既然郝爽老爸的矿都快破产倒闭了,全指望着彩枫陶瓷公司这条洗涤槽生产线续命,自己这个时候下令直接停了向阳坡粘土矿样品的放大试验,郝爽还不得立马跑到车间来向自己跪地求饶,求自己高抬贵手,给他老爸、给向阳坡粘土矿一条生路啊?

如果自己不点头的话,不管是大陆这边的什么刘局长、王经理,还是香港的谭董,他们谁敢同意用向阳坡粘土矿的粘土?

尤其是谭金轩,表面看他是自己的老板,自己要仰仗他的鼻息。可是实际上呢,由于谭金轩在香港那边已经跟意大利的贸易公司签订了洗涤槽的供货合同,如果没有按照合同规定的期限范围内如期提供合格的产品,那么到时候谭金轩损失的罚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就决定了谭金轩即使是老板,也不敢轻易否决自己对生产线上产品原料的建议,否则一旦生产出来的产品出问题,谭金轩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所以郝爽除了过来向自己求饶,让自己高抬贵手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潘家豪甚至已经想好了,当郝爽过来向自己求饶的时候,自己该如何拿乔,然后又该如何吊着郝爽,让他心里还残存着希望,认为只要多求情多说好话,自己这边最终会放他一马,最后就在郝爽认为自己软了心肠,他马上就要成功在即的时候再突然间变脸,把郝爽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给戳破,让这个不自量力的东西知道,得罪一个台湖技正最终会得到什么报应。

却没有想到,他这边已经做好了等着郝爽过来求饶、把自己中午遭受的羞辱加倍还回去准备,可是左等郝爽不来,右等郝爽还是不来。

怎么肥四?

算起来郝爽离开生产线调试现场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应该早就从生技科技术人员那里得知自己停止向阳坡粘土矿的粘土进行放大试验的消息,怎么还跑到车间来向自己求饶呢?

他有什么底气敢不过来向自己求饶呢?

难道他以为仅仅依靠运气解决了跑浆问题,就能够让谭金轩点头同意,在生产线上使用他老爸矿上的粘土吗?

年轻人啊,你还是太幼稚了!

你对一个台湖技正究竟拥有什么力量真的是一无所知!

又等了大半个小时,依旧不见郝爽过来,潘家豪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难道说尚启荣那个家伙撒谎骗了自己,向阳坡粘土矿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不堪,所以即使拿不下这个项目的粘土供应权也没有什么所谓?

不可能啊!

尚启荣在这种事情上骗自己会有什么好处?

触怒了自己,他矿上的粘土可是休想进入彩枫陶瓷公司啊!

潘家豪正在胡乱寻思着,港方的技术员已经按照要求调整好了上下模型,请潘家豪对公差和允差数据进行复核。

“所有数据符合要求,生产线可以进行继续调试。”潘家豪复核完毕之后,再次下令启动生产线的调试工作。

伴随着电机的轰鸣声,潘家豪的思绪再次回到郝爽身上。

这个年轻人,估计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肯定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台湖技正的威力究竟有多大,说不定现在在走曲线救国路线,找那个刘局长或者谭金轩去了。

也好,让他撞个鼻青脸肿之后再来找自己求饶,态度肯定会更加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