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五章 恨不早日遇见君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见往日在他们心中无比高大上的香港日兴陶瓷机械公司的董事长谭金轩在郝爽跟前都化身为好奇宝宝,连番出声请教,王道俊和手下的两位科长自然更是正襟危坐,全神贯注地望着郝爽,等待他给出答案。

“这个嘛,得从台湖正鸿陶瓷公司跟内奇公司签订的技术服务合同谈起。”郝爽往杯子里倒了一杯开水,喝了一口,中和一下被东方神水刺激的有些酸爽的味蕾,这才不慌不忙地开始回答谭金轩的问题。

“按照合同,内奇公司要向正鸿陶瓷公司提供包括洗涤槽坯釉配方在内的技术服务。而正鸿陶瓷公司的技术档案中也记载了一九七九年二月,他们从台湖一共发送了十二点五吨的陶瓷原料给内奇公司。”

“内奇公司对这些原料进行测试之后,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进行了工业试验,最终才根据正鸿陶瓷公司提供的原料向他们提供了适合这条卧式洗涤槽微压注浆生产线的坯体和釉料配方。”

“而现在那个姓潘的也照方抓药,直接把内奇公司这套坯釉配方拿到彩枫陶瓷公司来使用,而没有考虑到彩枫陶瓷公司跟正鸿陶瓷公司之间的生产条件不同,最终导致了生产线的跑浆问题。”

谭金轩一直把内奇公司提供的那套标准坯釉配方当成大杀器,这时候听郝爽说正是内奇公司的这套坯釉配方导致了生产线的跑浆,顿时觉得整个三观都被颠覆了。

“用内奇公司自己的配方在内奇公司自己的生产线上生产,竟然还会出问题?”他猛灌了一杯东方神水,压了一下心中震惊。

“对!”郝爽点头回答道:“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同样的坯釉配方,放在台湖正鸿陶瓷公司没有问题,但是到了彩枫陶瓷公司,就会出问题。”

“这中间有几个关键因素。”

“第一,台湖正鸿陶瓷公司使用的生产用水是地表水。地表水属于软水,矿化程度比较低。”

“而彩枫陶瓷公司使用生产用水则是从厂区自备井里抽出的地下水。”

“由于这种地下水属于太行山南麓的浅隙岩溶水,矿化度和硬度都很高。根据彩枫陶瓷公司生技科的资料显示,自备井抽出的地下水总硬度906.7mg/L,总矿化度1108.92mg/L,其中硫酸根离子含量高达312.55mg/L,水化学类型为硫酸钙-硫酸镁型。”

王道俊和生技科方科长俱都点头。不仅仅是彩枫陶瓷公司的自备井水硬度高,整个天北市地区的地下水都硬度高,以至于烧水壶只要一天不清理,就会结上厚厚的一层水垢。

“所以即使彩枫陶瓷公司采取是和正鸿陶瓷公司同样的原料配方,但是在注水搅拌的过程中,水内含有的硫酸镁离子和硫酸钙离子都会跟高位泥浆罐里的原料发生化学反应,从而导致陶瓷泥浆的粘性及流动性发生改变。”

“这是第一个导致跑浆的因素。”

酒桌上这几个人这才恍然大悟。

如果不是郝爽解释出来,他们还真没有想到彩枫陶瓷公司生产所使用的自备井地下水竟然是这次生产线跑浆的罪魁祸首之一。

“第二个因素,则是生产原料。”郝爽继续解释道:“表面上看起来,彩枫陶瓷公司所使用的原料配方跟正鸿陶瓷公司使用的原料配方完全一样,但是实际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由于台湖地区本身缺乏生产陶瓷所需要的高岭土、耐火粘土、高铝矾土等优质原料,所以正鸿陶瓷公司的生产原料主要依赖从霓虹国以及南朝鲜进口。”

“相比起大陆地区的陶瓷原料,霓虹国和南朝鲜的高岭土、耐火粘土、高铝矾土等原料标准化高,正鸿陶瓷公司只需要掺水搅拌放进球磨机里研磨,然后就可以投入生产线上的高位泥浆罐里直接使用。只有极少量原矿和素烧废料需要进行精加工。”

“而彩枫陶瓷公司所使用的这些原料,标准化程度低,基本上都属于原矿,需要彩枫陶瓷公司进行再加工后才能够投入高位泥浆罐进行使用。”

“限于彩枫陶瓷公司的设备和技术水平,再加工之后的原料精度和稳定度都无法跟霓虹国和南朝鲜相比。因此纵使各种原料的比例跟正鸿陶瓷公司的配方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最终却会导致陶瓷泥浆的比重和粘性增大。”

“和第一个原因结合在一起,最后反应在生产线上就是模型内部陶瓷泥浆上浮力要远远大于上模架压缩弹簧的总压力,最终导致了严重的跑浆现象。”

“因此我给出的解决方案第一就是延长进浆时间。进浆速度减缓,模型内部所需要承受的上浮压力自然就会降低。”

“第二就是更换上模架内的压缩弹簧,把原来设计最大压力只有488.05N的Φ4弹簧更换为最大压力达到1273.04N的Φ6弹簧。”

“减少泥浆上浮压力,加大模架压缩压力,如此两者结合,跑浆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

原来如此!

酒桌之上,王道俊和彩枫陶瓷公司的两位科长看郝爽的目光都改成了仰视。

真没有想到,郝爽在生产线现场提出的两个简单的解决办法背后经费隐藏着如此深的技术学问。看来大学生就是大学生,远非他们这些完全靠生产实践摸索出来的经验的土专家所能够比拟的。

和彩枫陶瓷公司这边三位相比,谭金轩和他手下的两个技术人员虽然没有对郝爽上升到需要仰视的程度,但是心里也是百味陈杂。

没有想到来自港台发达地区的他们,今天却在落后的大陆地区被一个年轻人给上了一课,把他们心中所谓发达地区的骄傲自尊给击个粉碎。

真没有想到,表面上落后的大陆竟然有如此深的底蕴,随便冒出来一个大学生,就可以把内奇公司这种国际最先进的陶瓷企业的生产线给剖析的明明白白的。

转动着手中的玻璃杯,谭金轩心里忽然间产生一个念头:如果自己能够早一点认识郝爽,又至于花费每月一千五百美元的高昂代价,把潘家豪从台湖请过来呢?

虽然说现在郝爽所表现出来的只是他冰山的一角,但是谭金轩深信单就内奇公司这条生产线而言,郝爽肯定是要远远胜过潘家豪那个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