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四章 解惑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这个时候谭金轩也赶过去,拉住了郝爽的另外一只胳膊,笑眯眯地说道:“郝生,你今天给我们两家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怎么着也得容老朽感谢一下,怎么能够说走就走呢?”

眼看着自己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郝爽泼了一脸泥浆,谭金轩心里没有气那肯定是假的。

所谓打狗也得开主人吧?郝爽那半帽子陶瓷泥浆看似泼在潘家豪脸上,但是在谭金轩看来,跟泼到自己的脸上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谭金轩心中即使再不爽,这个时候也要强压下来,追上去拦住郝爽不让他走。

至于到道理嘛,很简单。那就是郝爽还没有回答,为什么不需要更换注浆系统的截门阀总成,只是延长一下注浆速度,然后更换了一下模型的上模架弹簧,就把跑浆的问题给解决了。

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谭金轩又如何能够把郝爽给放走?

不然的话,万一之后生产线的调试过程中再出现类似的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再次去把郝爽给请过来吗?

这一次还可以用肖平新打倒了潘家豪,让潘家豪摔倒生产线上导致设备的损毁的理由逼得郝爽最后不得不出手相助。

那么下一次呢?没有了这个理由,他们作为生产线的安装调试方,又凭什么让郝爽过来帮助他们?

至于说他从台湖正鸿陶瓷公司挖过来的技术负责人潘家豪,谭金轩其实已经失去了信心。别的不说,单凭着这次跑浆故障的真正原因潘家豪没有看出来,就可以看出他的水平还是有限。

如果说之前潘家豪说跑浆的问题是因为注浆系统的液压感应阀损毁,谭金轩还可以理解为潘家豪是为了报复肖平新,故意这样说。

但是后续潘家豪站出来跟郝爽打赌,证明他说跑浆的故障是因为注浆系统的液压感应阀损毁造成的不单单是为了报复肖平新,而是在他心中也确确实实是这么认为的。否则他怎么敢言之凿凿地对郝爽说,只要郝爽的两个简单的方法能够解决跑浆故障,他就把地上的泥浆给吃进去呢?

“对啊对啊!”王道俊本来还担心谭金轩对郝爽当众泼潘家豪的泥浆心中有疙瘩,这时候看见谭金轩也追过来拉着郝爽不让走,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郝爽,这都到了中午的饭点了,怎么着也得吃过饭再走。不然刘局长知道了,肯定骂我老王不懂规矩,不会做人!”

郝爽把泥浆泼到潘家豪脸上之后,心中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此时见王道俊和谭金轩两方的负责人都追过来阻拦他,自然是要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

毕竟向阳坡粘土矿的粘土熟料,还靠着彩枫陶瓷公司这条生产线来消化呢!如果自己跟他们闹得太僵,那么等于说是给向阳坡粘土矿后续的销售工作增加难度。

倒不是说郝爽不敢这样做,只是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王经理、谭董事长,留下吃饭可以,但是声明一下,我可不陪你们两位喝酒啊!”郝爽说道。

“呵呵,不喝酒,绝对不会喝酒!”王道俊连忙保证道,“下午生产线还要继续进行后续工序的调试,中午只是简单吃一个便饭。”

“对对对,中午先简单吃一个便饭。”谭金生也笑着说道,“等下午生产线后续调试结束后,晚上咱们再去你们天北的华侨饭店,老朽做东,好好感谢一下郝生。”

由于彩枫陶瓷公司刚从陶瓷一厂独立出来不久,还没有来得及建造自己的职工食堂,所以午饭就安排在陶瓷一厂的职工食堂里进行。

当然,王道俊作为彩枫陶瓷公司的一把手,又有谭金轩这样的港方董事长这么重要的客人,自然是不能够跟普通职工一样挤在食堂大厅,而是进入职工食堂的二楼专门招待客人的小餐厅叫了一桌菜。

陪同他们吃饭的,彩枫陶瓷公司生技科和供销科两位科长之外,还有谭金轩为潘家豪配的两位助手。至于说潘家豪,自然是没有脸过来跟郝爽坐一个桌上吃饭,在简单冲洗掉脸上的泥浆之后,说是要回宿舍洗澡换衣服就逃离了现场。

众人入座之后,谭金轩伸手拿起杯子,倒了满满一杯健力宝,双手捧到郝爽跟前,“郝生,既然你不喝酒,那么老朽就用饮料代酒,按照你们天北市的规矩,给你端一个吧!”

天北市敬酒的规矩跟别处有些不同,不是说敬酒者陪同被敬酒者一起喝,而是敬酒者把酒端给被敬酒者,看着被敬酒者喝而自己不喝,这就叫所谓的端一个。

对不了解天北市规矩的人来说,以为这是天北人硬灌别人酒的陋习,却不知道,这在天北市真真正正是酒桌上的最高礼仪。

谭金轩作为香港日兴陶瓷公司的董事长,自然是享受过天北市酒桌上这种特殊的待遇,这个时候自己是活学活用,给郝爽端一个,以表示自己对郝爽的谢意。

相比起这种甜的发齁的东方神水,郝爽更喜欢喝肥宅快乐水。但是这个年代大家都认这个,郝爽也只能是捏着鼻子喝掉这杯齁甜的饮料,然后只觉得一阵酸爽的感觉直冲鼻腔。

你妹的!

早知道上的是健力宝,还不如喝酒呢!

见郝爽一口水喝完杯中的饮料,谭金轩轻轻鼓了一下掌,对郝爽赞道:“郝生,爽快!我虽然是香港人,但是就喜欢给你们这种直爽的中原汉子打交道。”

说到这里,他好像是想了什么一样,猛地一拍前额,对郝爽说道:“对了郝生,我之前问你的那个问题,你还没有给我解答呢!”

“哦,”郝爽说道,“谭董事长,你是说之前问我为什么不需要更换注浆系统的截门阀总成,就可以解决掉跑浆故障的那个问题吧?”

“对对对,就是这个问题!”谭金轩笑了起来,指了指王道俊,然后又指了指彩枫陶瓷的生技科科长和供销科科长以及自己的两个手下,说道:“我想不单单是我,王经理乃至于在座的这几位,都想从郝生你这里听到答案呢!”

“呵呵,这个问题很简单!”郝爽笑了起来,其实这个问题及时谭金轩不问,他也会主动解释出来,毕竟这条生产线以后的运营方是彩枫陶瓷公司,他把这里面的奥妙讲清楚,彩枫陶瓷公司以后遇到类似的故障时,才知道如何解决。

“如果是液压感应阀出了故障导致的跑浆的话,不仅仅是模型上下模架的接缝处,注浆系统的截门阀总成那个部位也应该出现少量渗液的现象。”

“可是根据我在现场的观察,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部位比较干燥,并没有浆液伸出的现象。因此直接可以把液压感应阀的故障给排除掉。”

“原来如此!”在座的人包括谭金轩不由得恍然大悟,齐刷刷地点了点头。

虽然说他们都在台湖正鸿陶瓷公司提供的技术档案当中看到了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的维修更换记录,但是技术档案只是提到了生产线模型存在严重跑浆现象,并没有提到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部位有少量渗液现象,如果不是郝爽说破,他们根本就不会往这里想。

“那如果不是液压感应阀造成的故障,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模型的严重跑浆呢?”谭金轩继续追问道,“为什么只要延长一下注浆时间,更换一下模型上模架的压缩弹簧,跑浆问题就得到解决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