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二章 骗吃骗喝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什么?

这么简单?

只要把进浆时间延长一下,再换一下上模架的压缩,跑浆问题就立刻可以得到解决?

王道俊和谭金轩都惊疑不定,把目光投向对生产线最有发言权的潘家豪。

却见潘家豪脸上前两步,微笑着对郝爽说道:“郝爽先生,我为我刚才地无知的言语道歉!”

王道俊和谭金轩互相碰了一个眼神,都看出彼此眼里的喜色。

连潘家豪都向郝爽道歉承认了自己刚才的言论是无知的,说明郝爽给出解决方案还是靠谱的。

可是就在他们眼里的喜色刚泛到眼角,正要向面部扩散的时候,就听到潘家豪继续说道:“人家刚才说你那番话是人家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果然是犯了大错。你现在这番话,才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日你个仙人板板!叼雷老母!

王道俊和谭金轩心里同时爆出了一句粗话。

他们已经久经沙场的老江湖,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被潘家豪这个龟儿子给耍了。

“郝爽先生,吹牛逼也要讲究个基本法吧?”潘家豪脸上的笑容一收,脸色陡然变得无比严厉,用手指着生产线四周流淌一地的坯体泥浆大声说道:“如果改变进浆速度和更换上模架压缩就能够把跑浆问题解决掉,我潘家豪当场把地上这些跑出来的泥浆给吃到肚子里去!!”

也难怪潘家豪如此有信心。这条卧式洗涤槽微压注浆生产线纵使采取的是在西方几大陶瓷强国被淘汰的第一代注浆技术,但是技术水平也要领先大陆地区几十条街。

而郝爽不过是大陆地区一个他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大学的大学生,纵使懂一些德语,看过一些德文的技术书籍,技术水平又能够高到哪里去?

如果能够按照郝爽所说的那样如此简单地就解决了跑浆问题,他们台湖正鸿陶瓷的大老板难道说是脑袋秀逗了,非要花两万多马克代价把内奇公司技术人员从德国请到台湖来更换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

要知道他潘家豪虽然水平有限,但是正鸿陶瓷公司里的技正、技佐里面却不乏毕业于台大、台湖清华等名校的大学生,他们又都经过德国内奇公司方面的专业技术培训,如果真的是不需要更换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只要改变一下进浆速度,换一下模型里面的上模架压缩,以他们的专业水平,又岂会看不出来?

呵呵!

郝爽一脸同情地看着小眼郭富城。

“姓郭的!”

“都有讲多少次啦,人家姓潘耶!”

“好吧,姓潘的!”郝爽无所谓地送了送肩膀,看着潘家豪说道,“你在台湖是不是也经常靠这一招骗吃骗喝啊?中,老子今天就成全你,让你把泥浆喝个饱。”

说罢这句话,他把身子转向王道俊和谭金轩,“王经理,谭董事长,我说讲的办法并不复杂,验证起来也很简单。姓……姓潘的也已经表示同意,要不我们就现场验证一下?”

王道俊之前在彩枫陶瓷公司的前身陶瓷一厂卫陶车间担任车间主任的时候,只管理过人工打地摊生产洗涤槽的生产作业,对注浆生产线这种自动生产模式是彻头彻尾的门外汉,而且现在这条生产线尚在调试之中,没有正式移交过来,决定权还在港方的手里,所以只能把目光投向谭金轩,看他怎么决定。

作为陶瓷机械的专业供应商,谭金轩对这条生产线的了解肯定要深入许多。

考虑到只是改变一下注浆系统的进浆速度和更换一下模型上模架里的压缩,即使试验不成功,对生产线也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坏,而且这种改变还是可逆的,最多把模型上模架里的压缩换回来,再把进浆速度调满就可以了,所以按照郝爽所说的办法尝试一下也是完全可以的,

“家豪,那我们将按照郝生说的办法,尝试一下?”谭金轩对潘家豪说道。

“尝试是可以尝试,但是……”潘家豪用手按了按额头伤口处的纱布,黄豆大的双眼在蛤蟆镜后面瞪得溜圆,逼视着郝爽,口里说道:“郝爽先生,如果你的办法成功了,人家承诺吃掉地上的泥浆,可是如果你的办法失败了,该怎样办呢?你多少也得给点承诺才行啊?”

“呵呵,失败?那是不可能滴!”郝爽淡淡地笑了笑,“不过你说的也对,我虽然不能像你来骗吃骗喝,但是总要给点承诺才对,是不是?酱紫吧,如果我说的办法经过尝试证明解决不了生产线的跑浆问题,那么后续从内奇公司请专家前来维修的费用,都由我个人承担,这总可以了吧?”

“哇哦,”潘家豪夸张地做了一个手势,对王道俊和谭金轩说道:“王经理、谭董,你们都亲眼看到了,这可是郝爽他自己承诺的,不是我逼他的哦!”

王道俊有心想出声阻止,转念一想,倘若郝爽说出来的办法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从西德聘请技术专家过来更换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的费用本来也该他们彩枫陶瓷公司来负担,毕竟是肖平新一拳把潘家豪打得摔倒在注浆设备上去的,谭金轩的香港日兴陶瓷机械公司肯定不会负担这笔费用。

郝爽承诺就承诺了,到时候这笔费用就由彩枫陶瓷公司来走账,别说是郝爽掏不起,即使能够掏得起,他也不能让人家孩子自己掏腰包。

谭金轩自然是更没有话说,不管郝爽的办法起不起作用,他的日兴陶瓷机械公司都不用承担责任,当然是乐得顺水推舟了。

于是按照郝爽的指挥,谭金轩手下的几个技术工人开始对生产线进行调整。

注浆系统的进浆速度调整起来非常简单,只要调整一下高位泥浆罐与珠江管道之间阀门旋钮,按钮的箭头调整到十二分钟就OK了。

至于说要更换模型的上模架压缩,就要稍微复杂一些。

因为整条生产线上一共有三十个洗涤槽模型,要把三十个上模架都打开,把三十根Φ4压缩弹簧都取出来,然后更换为三十根Φ6压缩弹簧。

但是生产技术科的零件仓库里同等规格的Φ6压缩弹簧只有二十根,以至于王道俊不得不又派人到天北市五交化公司另外购买了几十根Φ6压缩弹簧回来,多出的那些自然是为了备用。

如此前后一折腾,等三十个上模架的Φ6压缩弹簧全部换好,时间已经来到了上午的十二点。

按照彩枫陶瓷公司这种国营单位的节奏,如果到了这个时间点,就是铁定要下班回家吃饭。但是今天有王道俊和谭金轩陆港两家企业的头号人物坐镇,加之众人内心也十分期待验证的结果,于是就一鼓作气,随着郝爽的一声令下,注浆设备的电机就嗡嗡地转动起来。

随着电机的转动,注浆管道的截门阀就缓缓打开,泥浆罐里调整好比例的泥浆在自身静压地作用下,沿着注浆管道匀速地向三十只模型架里注入。

哗啦一声,众人都一拥而上,自动自觉地围住了生产线上三十只模型架,看看泥浆会不会从模型架的上下模的缝隙里跑出来。

潘家豪成竹在胸,满脸微笑地看着模型架,心里平静地在进行时间计算:1秒、2秒、3秒、4秒、5秒,对,就是现在,就是现在,泥浆就要从模型接缝里喷出来了!

可是让潘家豪失望的是,已经过了他预计的五秒时间,模型上下接缝处竟然一丝泥浆都没有流出来。

怎么可能啊?难道是自己太心切了,默数的时间快了一点?

潘家豪放慢了速度,心里继续往后计时:6秒,7秒,7秒……20秒……45秒……60秒。

潘家豪又往后延迟计算了整整一分钟时间,模型架里还是一丝泥浆都没有流淌出来。

这个时候包括王道俊和谭金轩在内的所有人眼里都露出了欢欣色彩。

今天早上试运行的时候他们都在现场,几乎是注浆系统开始注浆几秒钟之后,就有泥浆从模型的上下模架接口中流淌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十个模型的都开始跑浆,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几乎可以是喷出来的。

但是现在,已经整整60秒时间过去了,三十个模型别说是流浆,甚至连渗浆的现象都没有出现一个。

当然,这个时候还不能说郝爽的办法就成功了,因为整个进浆的过程被十二分钟,只有这十二分钟进浆过程结束之后,这三十个模型都没有浆渗出来,才能够说明郝爽的办法完成成功了。

但是这一分钟的时间生产线的运行状态,至少可以证明郝爽的这个办法确实是有效果的。

众人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盯着模型架,看看是不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模型还能够保持住现在的状态,不跑浆不渗浆。

果然,这三十个模型也没有让他们失望,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依旧是没有一丝泥浆渗出来。

潘家豪一开始还能够保持镇定,在心里保持默数,但是当他默数到第三分钟的时候,心情就开始逐渐下沉,知道自己这次恐怕要被郝爽那个大陆土包子大学生给打脸了。

因为依照他在正鸿陶瓷公司长达七年多的设备维护经验来看,如果百分之九十九的跑浆显现都出现在注浆系统开始工作的前三分钟,如果前三分钟模型不跑浆的话,后续模型还会出现跑浆的概率几乎不到百分之一。

但是百分之一的概率也是概率,不到注浆过程的整个结束,他就还有扭转就是的希望。

可是让潘家豪失望的时,十二分钟消耗完毕,注浆设备完成了模型进浆,轰鸣的电机都停止了下来,三十只模型的外部全都干爽无比,没有一丝一毫跑浆渗浆的现象。

“成功了,成功了!”在场的彩枫陶瓷公司的技术人员都发出了欢呼声,生技科科长激动地冲到郝爽跟前,巴掌狠狠地拍在他的肩膀上,大声夸赞道:“不愧是矿院的高材生,了不起,太了不起了!给咱们天北陶瓷界长脸!”

你妹的,想搞谋杀啊?

郝爽呲牙咧嘴地揉着快被拍散架的肩膀,伸手摘掉生技科科长的安全帽,从地上舀起半帽子的泥浆,双手捧到面色乌黑的潘家豪面前,柔声说道:“大郎,你骗吃骗喝的愿望实现了,请喝了这碗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