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三十章 跑浆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第二天早上,郝爽到系办公室找到徐教授领取了本科生实习单位鉴定表和介绍信。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到五月三十一日,郝爽为期两个月多月的大四实习生涯就正式开始了。

拿到了介绍信和鉴定表,郝爽没有去向阳坡粘土矿,而是直接乘坐公交车来到了彩枫陶瓷公司。至于说理由嘛,自然是答应了王道俊,要帮着彩枫陶瓷公司做生产线的德文版设备图纸和繁体版设备图纸的比对工作。

他到了经理办公室,才知道香港日兴陶瓷机械公司的老板谭金轩已经连夜从粤东赶了过来,目前正在王道俊的陪同下,在车间观看由小眼郭富城主持的生产线的调试工作。

郝爽倒是没有想到小眼郭富城这么快就出院了,因为他昨天从范艳姣那里得到的消息,潘家豪为了达到严惩肖平新的目的,即使身体没有大碍,缝了针之后也是赖在医院不走。

看来这多半是港方老板谭金轩的功劳,毕竟是生产线越早完成调试投入生产,谭金轩就可以越早通过补偿贸易的方式收回剩余百分之四十的设备款项。

于是郝爽就向后面的生产车间赶去。

刚走进车间的大门,他就看到小眼郭富城在向一个穿着金利来西服气度非凡的老者在解释:“谭董,是彩枫陶瓷公司技术员肖平新的错,绝对是肖平新的错!他昨天把人家打倒的时候,人家的额头正好砸到了设备上,造成注浆系统的损坏,最终导致了现在的严重跑浆现象!”

谭金轩不由得面色凝重,扭头看向旁边的王道俊。

“谭董事长,”王道俊也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看着跑浆跑得一塌糊涂的生产线,这个时候情绪还能够维持正常,“这个追究责任的问题,我们以后再谈。当务之急还要想办法把跑浆的问题给解决掉。毕竟生产线每晚投产一天,你我两家都要多承受一天的经济损失。”

谭金轩点了点头,认同王道俊的说法。责任可以以后再追究,但是生产线的调试却容不得拖延。做设备贸易讲究的是一个短平快,如果在一个项目上资金压得过久,显然会影响到他的赚钱效率。这也正是昨天下午他接到潘家豪跟彩枫陶瓷的技术员肖平新发生冲突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原因。

“家豪,”谭金轩问潘家豪道,“这个注浆系统大概需要多长时间能够修复?”

“谭董,”潘家豪说道,“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注浆系统的液压感应阀门出了问题,这个东西没有备件,必须对整个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进行更换,设备才能恢复正常运行!”

“这么严重?”谭金轩面色不由得一沉。

“是这样的啦!”潘家豪说道:“谭董可以查一下这条生产线技术档案中的维修记录,三年前就是因为一次磕碰事故,导致了整个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被更换。”

听潘家豪这样说,王道俊终于无法维持淡定了,“潘技正,换一个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大约要多少钱?”

“这个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价格倒不是很快,也就是不到四千马克,但是这个东西我们换不了,必须要西德内奇公司的技术人员过来更换。他们到大陆地区的技术服务费是多少我还不大清楚,但是当时到我们台湖去,技术服务费大概是两万马克。”潘家豪说道。

“这样算下来,岂不是需要两万四千马克?内奇公司的技术服务费怎么会这么高?”王道俊吓了一跳。两万四千马克,相当于一万三千多美元,即使按照官方汇率,也需要五万多人民币,这笔意外开销让他如何能够承受得起啊?

“德国佬一贯如此!”谭金轩在一旁插话道:“王经理,你看过正鸿陶瓷公司和内奇公司签订的购货合同,应该知道七百万马克的合同金额当中包含了一百万马克的技术软件服务费。”

王道俊沉重地点了点头,正鸿陶瓷公司的购货合同当中确实有这一项内容,向内奇公司支付一百万马克技术软件服务费,以换取内奇公司提供工艺设计图纸、培训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实行最终产品质量总承包以及提供产品原料配方等技术服务。

而王道俊也正是看到了正鸿陶瓷公司购货合同里这部分技术软件服务费的内容之后才最终下定决心购买正鸿陶瓷公司这条二手生产线的。

因为假如向内奇公司购买一条全新的生产线,别的不说,单单是一百万马克的技术软件服务费就够他们买下正鸿陶瓷公司这大半条二手生产线了。

“王经理,鉴于设备的损毁是肖平新在殴打我的时候造成的,而且金额又特别巨大,我强烈要求追究肖平新的法律责任!”潘家豪蛤蟆镜下的小眼睛闪着阴森森的光芒。

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台湖人,他竟然被一个大陆人给揍了,心里又如何能够平衡?尤其是当他听到警方人员向他解释说他的伤属于轻微伤,不够刑事处罚的标准,肖平新拘留几日就会被放出来的时候,心里就更加不平衡了。

但是今天在调试生产的时候出现的跑浆现象却给他一个报复肖平新的机会。以大陆地区低得可怜的收入来说,肖平新造成了两万多马克财物损失,应该够得上判刑的标准吧?

王道俊厌恶地看了潘家豪一眼。

昨天晚上,老牛河派出所所长跟王道俊沟通了陈玉兰的情况。鉴于不能够因为这件事情对潘家豪做出什么处罚,同时又考虑到陈玉兰的名誉的问题,再加上担心这件事情公布出来会在彩枫陶瓷公司的职工当中引起对潘家豪的公愤再导致类似肖平新的事情发生。王道俊和所长约定对这件事情保密,只是派出所经办人以及彩枫陶瓷公司少数几个领导掌握这个情况即可。

可是王道俊却没有想到,他们这边出于大局考虑想把这件事情压下,潘家豪这个无赖竟然还在盘算着去报复肖平新。

不错,肖平新是造成了数额巨大的损失。但是如果不是你这个鳖孙去诱骗陈玉兰,肖平新又怎么会对你动手呢?

就在王道俊想着如何回复潘家豪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追究你妹的责任!潘家豪,你这孙子也太不要脸了吧?跑浆明明只是一个不起眼小问题造成,你这个孙子竟然硬说是需要更换注浆系统截门阀总成,你这是打算搞诈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