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八章 勇气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不过肖平新没有被带到警察分局,而是被带到了老牛河派出所,对郝爽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爸,你先忙,我到老牛河派出所去看看。”郝爽说道。

“你去老牛河派出所做什么?”郝国庆问道。

“当然是打听一下肖平新的情况啊。”郝爽说道,“毕竟他也是彩枫陶瓷公司负责对接洗涤槽浇筑生产线的技术负责人,越早放出来,咱们向阳坡矿的粘土熟料就越早有希望销售出去嘛!”

“难得你小子操这份心啊!”郝国庆大为欣慰,宝贝儿子真的是长大了,会主动为他这个当爹的事情操心了!他问郝爽道:“你怎么去打听?难道说你小子在老牛河派出所还有关系啊?”

呵!

看不起谁呢?

我好歹也是在天北市生活了二十一年的人,从小学读到大学,还能没有几个熟人?

“当然有关系!”郝爽回答道:“我高中的班长,范艳姣,你应该记得吧?她高中毕业后读了邙南警校,前年毕业后,就分到了老牛河派出所工作!”

“哦,范艳姣啊?我记得记得!”郝国庆连连点头,“行吧,你去打听打听吧。但是要注意啊,千万不要为难人家,让人家办超越职权的事情。”

“爸,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这点事情会不明白?”郝爽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放心吧,我就是单纯地了解一下情况,不会让班长难做的!”

离开了向阳坡粘土矿,郝爽乘坐公交车赶到了老牛河派出所。

刚到老牛河派出所门口,他就看到范艳姣陪着一个面色憔悴、双眼红肿的女孩子往外走。

看到郝爽,范艳姣也是一愣,先冲着郝爽做一个手势,然后冲着那个女孩子说道:“小陈同志,情况我们已经向上级领导反映了。你这边不要有过多的担心,一定要相信组织,相信政府,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让好人受委屈的!你回去要安心保养身体,千万大意不得。!”

那个女孩抽泣着谢过范艳姣,担忧地往派出所里面望了几眼,抹着眼泪离开了。

“郝爽,还真是稀客啊!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我啊?”范艳姣等女孩远离之后,这才来到郝爽跟前。

“呵呵,我这不是想班长了嘛?”郝爽笑嘻嘻地说道。

“哟,不是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看来天北矿院真是不简单啊,硬是让你一个书呆子也学会了花言巧语啊?”范艳姣白了郝爽一眼,正色道:“好了,不开玩笑,你过来是不是有事?”

“还是班长你了解我啊!”郝爽嘿嘿一笑,脸色也正经起来,“我确实是有事要麻烦你。”

“具体是什么事情,你先说说看。”

“你们派出所今天是不是从彩枫陶瓷公司带回来一个叫肖平新的人?我想了解一下目前是什么情况。”

“什么?你也是为肖平新的案子来的?”

“什么叫我也是为肖平新的案子来的?”郝爽惊奇地说道,“班长,难道说还有其他人也为肖平新的案子来找过你?”

“呵呵,”范艳姣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笑了两声,没有回答郝爽的话,而是反问他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要来了解这个案子?”

“肖平新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听说他出了事情,比较担心,所以来打听一下情况,看看从我个人角度出发能不能提供一些帮助。”郝爽说道。他这也不能算是骗范艳姣,上一世的时候他跟肖平新的关系的的确确是很不错,说是好朋友也不为过。

听说肖平新跟郝爽是好朋友,范艳姣明显松了一口气。

“郝爽,你交的这个朋友不错,虽然性格冲动了一点,但是真的够爷们!”范艳姣先冲郝爽赞了一句,然后对他说道:“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她也是为肖平新的案子来的……”

刚才那个女孩子叫陈玉兰,是彩枫陶瓷公司的生产技术科实验室的化验员,跟肖平新一样,也是天阳陶瓷学校毕业的,只不过比肖平新晚一届,是肖平新的小师妹。

陈玉兰虽然只是一个中专生,但是却非常有上进心,一直刻苦专研陶瓷专业技术,对陶瓷专业技术方面有特长的人都非常崇拜。

潘家豪以香港日兴陶瓷机械公司生产线调试负责人的身份来到彩枫陶瓷公司的之后了,凭借着他在台湖正鸿陶瓷公司里工作多年积攒下来的见识,一下子就迷倒了陈玉兰。从潘家豪那里,陈玉兰了解到了很多学校书本上都学不到的知识,对潘家豪崇拜地无以复加。

潘家豪却利用这一点,说要跟陈玉兰谈恋爱。以他在台湖那边养成的丰富泡妞经验,加上在陶瓷先进工业地区的丰富见闻,轻易就俘获了陈玉兰的心,然后在某个夜晚诱骗到了陈玉兰身体。

就在一个月前,陈玉兰发现自己怀了孕,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潘家豪,却不想潘家豪这个时候却翻了脸,压根儿不承认他是在跟陈玉兰谈恋爱,反而说是陈玉莲诱骗了他。

陈玉兰又气又急,眼看着肚子渐渐变大,想偷偷去医院做人流,却不料医院必须要让孩子的父亲一起过来签字才肯做人流手术。

万般无奈之下,今天中午,陈玉兰才厚着脸皮去找到了肖平新,让他临时充当自己的男朋友,到医院一起签字去做手术。

肖平新一直暗恋着陈玉兰,但是隐藏在心里没有表白,得知这个消息真是五雷轰顶。但是他还是忍着悲痛陪着陈玉兰去把手术做了。

虽然肖平新问陈玉兰谁是孩子的父亲时,陈玉兰坚决不肯回答。但是肖平新还是凭借着平时的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到肇事者很可能是潘家豪。

做完手术,肖平新把陈玉兰送回去休息之后,回到公司。在犹豫再三之后,肖平新还是下定决心向潘家豪进行试探。却不想潘家豪当场就承认了,还说却振振有词地说是陈玉兰主动勾引的他。

肖平新忍无可忍,这才动手揍了潘家豪。

当王道俊以及警察在讯问肖平新动手的原因时,为了维护陈玉兰的声誉,肖平新选择了沉默。

潘家豪见识到了肖平新的暴怒之后,才体会到大陆地区对这方面的问题看得是如何严重,知道一旦涉及到这件事情,他台湖技正的身份并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所以也聪明地闭上了嘴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当陈玉兰得知肖平新因为打伤潘家豪被警察抓走,甚至可能要坐牢的消息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自己的声誉,径直跑到派出所把事情的原委讲述出来,希望警方能够高抬贵手,不要追究肖平新打伤潘家豪的责任……

听完了范艳姣的讲述,郝爽心里充满了愤怒。

在上一世的时候,他也从陶瓷界的前辈口中听闻过,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时候,台湖地区在大陆企业的所谓台干,仰仗着自己的动辄一两万人民币收入的高工资,糟蹋了不少打工妹。

却没有想到他穿越过来之后,亲眼目睹了一起真实的案例。

怨不得上一世的时候,肖平新没有提到过他曾经揍过台湖人的壮举,原来这中间涉及到一个女孩子的声誉啊!

郝爽虽然愤怒陈玉兰的不争气,轻易就被一个台湖的渣滓给欺骗。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在八十年代末把男女作风看得还异常严重的这个特殊的时间段,陈玉兰能够不顾自己的名誉勇敢地站出来讲出真相来向警方求情为肖平新免除刑事责任,这个举动也是需要相当大的担当和勇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