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二十七章 缄口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郝国庆现在全靠彩枫陶瓷公司这张牌在稳定军心,即使闫继军忠心耿耿,他也不敢让闫继军知晓彩枫陶瓷公司的技术员在生产线调试现场暴打了港方技术工程师的事情。

闫继军倒是没有多想。毕竟有宠儿狂魔之称的矿长跟自家宝贝儿子单独说说体己话,也不是很正常嘛?

他含笑冲着郝爽点了点头,退出了矿长办公室。

郝国庆等闫继军反手从外边把门给带上之后,这才招手把郝爽叫到自己身边,压低声音问道:“爽爽,你打听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

“没有!”郝爽摇了摇头,说道:“我赶到车间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谢阿姨也过来。她数落了我一通,然后让人把我送出了大门。不过呢,这件事情应该闹得挺大,连警察都出动了。”

“什么?连警察都出动了?”郝国庆亦是一惊!

“对,我亲看看到两个警察驾驶着警用摩托进入了车间现场。”郝爽回答道。

“这下就麻烦了!只要警方一介入,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再简单地收场了。”郝国庆用手指在他硕大的光头上面挠了两下,苦恼地说道:“别的还好说,就怕生产线的调试进度受到影响。”

“应该不会,”郝爽担心郝国庆的斗志受影响,自然要站出来给老爸壮胆,“不过是一条落后的微压注浆生产线而已,又不是什么多复杂的技术,调试进度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

郝国庆本来准备伸手拿起电话打给刘卫东,打听一下事情的进展。听郝爽这么说,他又把电话放了下来,吃惊地看着郝爽说道:“落后的生产线?爽爽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我可是不少听你刘叔叔吹牛逼,说彩枫陶瓷公司引进的这条生产线多么多么先进,一举填补了国内在洗涤槽自动生产线领域的空白!”

“呵呵,”郝爽耸了耸肩膀,“填补国内洗涤槽自动生产线领域的空白,只能说明咱们国内在洗涤槽生产技术方面是如何落后,并不能代表彩枫陶瓷公司引进的这条生产线就一定先进。”

“事实上,国际上目前最先进的注浆生产线已经发展到了第四代,也就是以高压注浆技术为代表高压注浆生产线。”

“次一级的技术,则是第三代中压注浆生产线。”

“再次一级的技术,则是第二代低压注浆生产线。”

“而彩枫陶瓷公司这次引进的是西德内奇公司的洗涤槽微压卧式浇注系统生产线,单听名字,就知道是自动注浆生产线中最落后的、也就是第一代微压注浆生产线系统。”

郝国庆听得目瞪狗呆。

“爽爽,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彩枫陶瓷公司花了一百万美元,最后引进的却是国际上最落后的第一代注浆生产线系统?照你这么说,你刘叔叔岂不是被香港那个什么日兴陶瓷机械公司给骗了吗?”

“骗倒是没有骗,”郝爽摇头向郝国庆解释道,“这条洗涤槽微压卧式浇注系统生产线虽然采取的是最落后的第一代微压注浆技术,但是也确实价值一百万美元。”

“刘叔叔那边不是也查过台湖正鸿陶瓷公司的设备进口原始账目,这条生产线当初购进的时候价值大约在三百九十多万美元。按照八年多的使用周期,最后以百分之二十五多一点价格购入,也算是比较公允。”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郝国庆伸手又挠了一下自己的光头,“也就是说,一百万美元,也只能够买国际上最落后的第一代微压注浆技术的生产线,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注浆生产线技术虽然一个比一个先进,但是价格也必然高昂到令人乍舌的地步。”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郝爽说道。

“这些东西,都是你去年暑假在德景镇遇到的那个西德陶瓷专家告诉你的?”郝国庆又问道。

“从他那里听到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都是从他赠给我的西德专业陶瓷期刊上看到的。”郝爽保持着之前的口径,“另外我在彩枫陶瓷公司查阅那条生产线的设备图纸时也发现了,整条生产线的设备构成以及运行原理都非常简单,没有涉及到太复杂的技术。对于熟悉这条生产线的技术人员来讲,安装调试应该不存在什么挑战!”

听郝爽这么说,郝国庆心神终于定了下来。

因为刘卫东讲过,潘家豪这个技正作为台湖正鸿陶瓷公司的总工程师,全程参与了西德内奇公司这条生产线在台湖正鸿陶瓷公司的安装以及运营,那肯定是对这条生产线的所有情况都了如指掌,既然如此,由他来为彩枫陶瓷公司来主持这条生产线的调试工作,肯定不会存在什么问题。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潘家豪被彩枫陶瓷公司的那个肖技术员揍的严重不严重,潘家豪会不会因为负伤从而影响到接下来的生产调试工作。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五点半,距离事发已经有一个半小时了。那边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刘卫东应该已经初步掌握了。

于是他就拨通了刘卫东的电话。

很快,他就从刘卫东那边得到了反馈。

根据刘卫东的了解,下午快四点钟的时候,肖平新把潘家豪叫到车间的角落,随即两个人就爆发了激烈地争吵。然后肖平新就开始追打潘家豪,最后一拳打在潘家豪的头上,潘家豪没有撑住,身子摔倒在地,脑袋却正好撞到了正在调试的生产线上,额头被设备的棱角撞出了一寸多长的伤口,当场流血不止。

在场的生产技术科科长立刻就控制住了肖平新,一边派人通知医务室的值班人员来为潘家豪紧急处理,一边去向王道俊报信。

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场香港日兴陶瓷机械公司的技术副经理担心彩枫陶瓷这边偏袒肖平新,偷偷地溜出去打电话报了警,并拨通了天北市侨务办公室的电话进行了投诉。

之后事情就超出了彩枫陶瓷公司所能控制的范围,只能看着警察被肖平新带走。

至于说肖平新为什么会忽然间追打潘家豪,却是一个迷。不管是面对着王道俊的询问还是警察的现场询问,肖平新都紧咬牙关不发一言,只是用异常愤怒和仇恨的目光死盯着潘家豪,若不是被人死死地拉着,肖平新很可能还会冲过去继续暴打潘家豪。

而潘家豪这边,却连声叫屈,说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肖平新会忽然间发疯,对他进行追打。

眼下潘家豪已经被送到天北市人民医院做进一步治疗,而肖平新则被带回老牛河派出所接受警察的审讯。

听了郝国庆的转述,郝爽也是一脸懵逼。

以他上一世对肖平新的了解,潘家豪绝对是做了非常下作超过了肖平新这个技术宅容忍底线的事情,然后肖平新才会如此狂怒对他进行追打。

只是为什么面对着王道俊和警察的询问,肖平新缄口不言,不愿意说出其中的原因呢?

至于说潘家豪,郝爽相信他肯定对肖平新为什么打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却利用肖平新不愿意讲出来真正原因的机会来装糊涂扮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