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十八章 针对我潘某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潘家豪那边却呆住了,陷入了人生第二次艰难的长考:

对诶!小昭姑娘戴着脚链,内内究竟是怎样换的?

“潘技正,”郝爽这边却不给潘家豪长考的机会,他一边镇定自若地承受着郝爽的拳头,一边严肃地看着潘家豪,“我的第三个问题是,梅超风练了那么多年九阴白骨爪,手指那么锋利,她又是怎么解决出恭之后擦屁股的问题?会不会一不小心就给自己的屁股开五个洞?”

梅超风给自己屁股上开五个洞?

刘莎莎脑海里立刻就闪现出一个画美不看的场面,直接把自己给笑抽筋了。

她一手搂住郝爽的胳膊,一手捂住自己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哎哟哟,不行了,不行了,郝爽,求你不要再提问题了,我的肚子都快要笑破了!”

虽然隔着厚厚的毛料裙子,郝爽还是感受到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颤动。

他不由得为之一呆。

不愧是财会学校出身,小丫头的本钱还真不小,甚至可能比正版刘晓庆的本钱还要大一些。

看着刘莎莎抱住郝爽的胳膊笑得花枝乱颤,小眼郭富城觉得自己脆弱的心灵受到了暴击一千点的伤害。

妈蛋!

这次自己真的是大意失荆州耶!

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子竟然酱紫狡猾!

肯定是彩枫陶瓷的肖平新对他有讲自己喜欢看金庸的武侠小说,然后他就处心积虑地寻找了三个偏门的问题,这个时候拿出来给自己来一个突然袭击。

对,一定是酱紫的!

如果不是早有预谋,又怎么可能在如此仓促的时间内提出这样古怪又阴险的问题呢?

至于这小子说这几个问题是他平时在读金庸的武侠小说时产生出来的疑问,潘家豪是坚决不信的。

一个人的脑袋瓜子究竟该怎样畸形,才会在阅读金庸先生的小说的时候产生如此奇葩的问题啊?

除非他是神经病!

可是眼前这个小子是神经病吗?

明显不是!

既然不是神经病,这个小子再处心积虑,这样偏门奇葩的问题也不可能太多,能够拼凑出这么三个,相信已经是他的智力极限了。

想到这里,潘家豪偷偷地往郝爽那边瞥了一眼。

见郝爽一点都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他心里顿时大为笃定!

果然!

自己判断的没错,绞尽脑汁拼凑出这三个偏门问题已经是这个小子的极限了。

倘若他还有偏门问题,又怎么会不一鼓作气,趁势跑出来给自己难堪?

给自己灌了一大碗心灵鸡汤之后,潘家豪重新恢复了自信。

“哇哦,有够赞!超级有够赞!”潘家豪啪啪啪地鼓起掌来,“郝先生,虽然我不造人家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让你如此费尽心思处心积虑地来针对人家。但是不管你提前下了多大功夫,花了多少时间,最后能够想出这三个问题,都值得人家为你鼓一下手掌。”

你妹的!

我针对你?

还提前下了功夫,费尽心思、处心积虑的?

小眼郭富城,你这么不要脸,你妈妈知道吗?

郝爽气得都乐了起来。

“潘技正,你不会是患了被迫害妄想综合征吧?我为什么要针对你?”

“我怎么造啊?”潘家豪耸了耸肩膀,“也许为了抢风头,也许只是单纯不喜欢我是一个台湾人。”

“抢你妹的风头!”郝爽用手敲了敲桌子,“咱们今天第一次见面,也只是坐上了这张酒桌,才知道你喜欢金庸的小说,又怎么可能提前去准备问题来针对你啊?”

“郝先生,表酱,”潘家豪以一副老子已经看穿一切的神态摇了摇头,对郝爽说道:“虽然我汗你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人家喜欢读金庸武侠小说的习惯,在彩枫陶瓷公司里已经是人人皆知。”

“郝先生是本地人,在彩枫陶瓷公司肯定会有很多熟人,提前造人家喜欢金庸武侠小说的事情并不难。所以你有大把充足的时间去提前准备一些刁钻偏门的问题,难道不是嘛?”

“郝先生你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他伸手阻止了郝爽的辩解,充满自信地说道,“其实郝先生要想证明不是处心积虑地提前准备问题来针对人家也很简单,你只要能够再提出一个人家回答不出来的金庸先生小说中的问题,就算你不是提前准备好问题来故意针对人家,是人家这边多想了耶!”

“是么?就这么简单?”郝爽斜着眼看着潘家豪,“只要我再提出一个你回答不出来的金庸小说中的问题,就可以证明我不是故意提前准备问题真对你?”

“没错的啦!”

潘家豪自信满满地望着郝爽,作为金庸小说研究专家,他就不信眼前这个小子还能提出第四个让他回答不上来的奇葩问题。

“只要你能够再找出一个人家回答不出来的问题,人家就向你道歉,承认人家之前是想多的啦!”

呵呵!

郝爽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小眼郭富城这是送脸上门让他抽啊!

作为一个成长于网络时代的九〇后,他上一世不知道在网络上见到过多少奇葩的关于金庸小说的问题。别说是再提出一个,就是再提出六七十个小眼郭富城回答不出的难题,也是轻而易举的。

“好吧,郭技正,不,潘技正,”郝爽嘴里叼了一根牙签,斜睨着潘家豪,“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了一个问题。”

“怎样的问题,你讲出来啦。”潘家豪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然后身子往后一靠,端起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茶,神态轻松潇洒地不要不要的。

“这个问题就是,”郝爽嘴里叼着的那根牙签随着他的话语上下起伏,“虚竹被天山童姥掳到西夏皇宫的冰窖里,连续十几天都没有刷牙,为什么梦姑在跟他亲吻的时候,却没有被熏晕过去?”

虚竹连续十几天没有刷牙,梦姑为什么没有被熏晕?

潘家豪当场石化,手中的茶杯“啪嗒”一声滑落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