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十五章 别有用心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这个时候,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走了过来,正是刘卫东的爱人、彩枫陶瓷公司的财务科科长谢红霞。

谢红霞之前是陶瓷一厂的财务科副科长,去年十月份彩枫陶瓷公司从陶瓷一厂独立出来时,她主动申请调到新成立的彩枫陶瓷公司财务科担任科长。

她先跟郝国庆父子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把一叠侨汇券塞进了刘卫东的手里。

今天的饭局安排在华侨饭店。华侨饭店不仅是天北市最高档的酒店,也是天北市唯一有资格接待外宾的饭店。

想要到华侨饭店吃饭,必须使用外汇券或者侨汇券,如果你只有人民币的话,对不起,哪怕你是天北市的部局委办的一把手,也是恕不接待。

刘卫东虽然是一轻局副局长,但是他并没有什么海外亲属,所以除非他到黑市去,否则也没有获取外汇券或者侨汇券的渠道。

反而是谢红霞作为彩枫陶瓷公司的财务科长,因为会涉及到陪同香港日兴陶瓷公司客人吃饭的任务,在生产线安装期间,每月都会定额发放一些侨汇券,以便在陪同港方客人吃饭时支付自己的一份。

当然,不仅是谢红霞,彩枫陶瓷公司的中高层领导,都有这个待遇。

而这些侨汇券,谢红霞自然是舍不得使用,千辛万苦地攒了下来,准备到时候到华侨商场给家里添一个进口大件。但是当她听刘卫东说,今天的饭局除了邀请郝国庆父子参加之外,还会邀请潘家豪一起参加,谢红霞还是颇为大方地把她攒了好几个月的侨汇券给拿了出来。

至于说原因吧,很简单。她想借着今天这场饭局,让自家那位宝贝女儿看看郝爽和潘家豪两个人相比较起来,谁才是真正的优秀才俊。

“莎莎人呢?”刘卫东从谢红霞手中接过侨汇券,问道。

“我给她打过电话了,她直接到华侨饭店门口等咱们。”谢红霞回答道。天北财会学校是两年制中专,刘莎莎前年六月份就已经毕业,在刘卫东的安排下,留在财会学校当了老师。

刘卫东点了点头,然后到三楼行人就下楼分乘两辆车赶赴华侨饭店。

跟他们一起去的,除了潘家豪之外,还有彩枫陶瓷公司的供销科和生产技术科两位科长。这两个科长都是刘卫东的老部下,同时也是掌管彩枫陶瓷公司原料供应的关键人物。向阳坡粘土矿的粘土熟料想要长期供应彩枫陶瓷,除了王道俊之外,自然也需要跟这两个科长打好关系。

郝爽跟郝国庆以及刘卫东夫妇同乘坐一辆车,被安排在前面副驾驶的座位上。

车刚开到华侨饭店,郝爽就看到刘莎莎穿着一身浅驼色毛料裙子,一头乌发用彩色头巾扎在肩后,脚下踩着一双米黄色高跟皮鞋,一张脸不施粉黛,就那样干干净净地素面朝天……

虽然原郝爽的记忆当中也有刘莎莎的形象,但是真真切切地见到刘莎莎本人,对于郝爽来说却是第一次。

他的心弦好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样,浑身麻酥酥的。

在见惯了上一世的人造美女之后,他面对着刘莎莎这样未经任何雕琢的纯天然美女真的是毫无抵抗力。

看来刘晓庆·天北分庆的名号有点配不上刘莎莎啊!

别说是现在刘晓庆已经是三十三岁,哪怕是刘晓庆再倒退十二三年,回到跟刘莎莎一样大的时候,容颜恐怕也要逊色刘莎莎一筹吧?

看到郝爽从车上下来,刘莎莎跟一只小鹿一样,蹦蹦跶跶地走到跟前,然后故作惊讶地揉了揉眼睛,说道:“哟,这不是高材生,真是稀罕啊!今个儿怎么有空出来吃饭啊?”

果然是亲生的!

郝爽回头瞥了刘卫东一眼,这父女俩连挖苦人的口气都一模一样。

“刘叔叔安排的饭局,”郝爽用手往刘卫东方向一指,“我怎么敢不来?”

原来是因为我爸,不是因为我啊?

刘莎莎正想怼郝爽两句,却不想刘卫东挥手说道:“好了好了,你俩有什么话进去再说,不能让这些伯伯叔叔们站在外面陪你们吹风啊!”

进到里面包厢,刘卫东本来想让潘家豪跟着他们一桌,却被谢红霞给拦住了。

“老刘,潘技正也不喝白酒,不如坐我们这桌。不然我们这一桌只有我跟莎莎、郝爽三个人,未免太冷清了。”

刘卫东就看向潘家豪,问道:“潘技正,你的意思呢?”

“我怎么样都行,无所谓了!”潘家豪戴着蛤蟆镜,态度酷酷的说道。

“那好吧,你就留在这边吧!”刘卫东说道,“反正爽爽和莎莎年龄也跟你差不多,你们年轻人也正好多交流交流!”

刘莎莎不由得白了谢红霞一眼,暗自埋怨老妈多事。这本来她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放开跟郝爽交流一下,但是现在多了一个潘家豪在场,她的计划自然也就落空了。

“莎莎,”趁着服务员摆餐具的机会,谢红霞随口问刘莎莎道,“你现在在财会学校,没有能领多少工资?”

“妈,你怎么又来查我的帐?”刘莎莎不满地说道,“你又不是不清楚,基本工资五十二元,再加上四元的工龄工资,每月五十六元啊!”

“哎,我当初让你到陶瓷一厂来,你不听,偏偏要听你爸的安排,留在财会学校。”谢红霞叹一口气,“你如果到陶瓷一厂来,每月至少能再多拿十几元的效益工资。这样加起来,也不比郝爽毕业后的工资低了。”

“哇哦,不是吧?刘麻麻,”潘家豪在一旁指着郝爽说道,“他可是大学生耶,在你们大陆地区,一个大学生,难道每月只能拿六十多块人民币这样子吗?”

“是啊,如果没有效益工资,郝爽大学毕业之后,每月基本工资也只有六十八块。”

谢红霞点了点头,然后郝爽道:“郝爽,你别看潘技正只比你大几岁,可是你知道人家每月拿多少工资吗?”

呵呵。

以郝爽上一世的人生历练,又如何看不出谢红霞这番问话背后另有目的呢?

他笑了笑,故作不解地问道:“多少?”

“其实也没有多少的啦!”潘家豪矜持地笑了笑,“每月只有一千五百多美金。”

这下刘莎莎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她知道潘家豪作为香港设备方的技术负责人,工资肯定不低,但是也绝对没有想到,潘家豪的工资竟然高到这个地步。

即使按照按照国家官方汇率一比三点七的比例来计算,潘家豪每月收入至少也有五千五百多人民币,倘若是按照一比十的黑市汇率来计算潘家豪的月收入岂不是高达一万五千元人民币?

而刘莎莎之前听老妈谢红霞说过,彩枫陶瓷公司一百多个职工,每月的工资总额也不过一千三百多元。也就是说,潘家豪一个人的工资,竟然比彩枫陶瓷公司的全部职工的工资总额还要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