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七章 你问我交情有多深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两滴滚烫的泪水从郝爽的眼眶中滚了下来,在砸在办公室的水磨石地面上的同时,也砸中了郝国庆这个糙爷们儿心脏中最柔软的地方。

“爽爽!你那些叔叔伯伯如果知道你这么替他们着想,不知道该多高兴呢!他们没有白疼你,白替你撑腰啊!”郝国庆心头有万千感慨,他强忍着鼻酸,对郝爽说道:“我以前还有些担心,担心你读了大学,文化水平高了,会不会迷失了自己,忘记自己是矿工家庭出身,丢失掉咱们矿工子弟忠厚朴实的做人传统。”

“现在看到你这样,我就完全放心了!只要你懂得感恩、懂得回报,哪怕你将来读到硕士、读到博士,也永远是咱们矿工阶层的好子弟啊!”

郝爽这个时候心里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这一关总算蒙混过去了。

为什么我的眼睛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不,因为我害怕老爸揍我啊!

看来上一世那些小鲜肉们口口相传的“演技不够,眼泪来凑”的口诀还真是一条百颠不破的真理呢!

“爸,你说的对,我不仅永远是咱们矿工阶层的好子弟,也永远是你的好儿子!”郝爽继续在小鲜肉们肉麻到“齁不死你算我输”的演技大道上狂奔。

“真是一个好孩子啊!”郝国庆用粗糙的大手欣慰地摸了摸郝爽的头发,说道:“爽爽,其实你不用做出这么大牺牲的。因为即使你跟莎莎谈朋友,你刘叔叔照样也会帮我这个忙的。”

什么?

不跟刘莎莎谈朋友?

那我怀拥白富美吃软饭的伟大认识目标,岂不是要泡汤了吗?

那怎么能行啊!

“爸,你千万不要盲目自信!这可是涉及到全矿上下七八百口人吃饭的大问题,万万不可大意!”郝爽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说道。

“我们现在是背水一战,根本就没有一丝退路,必须要把所有的本钱都压上,保证百分之一百二地保证成功才行!而这个时候,即使你跟刘叔叔的感情再好,关系再铁,能铁过翁婿之间的关系吗?”

“哼哼,翁婿关系?翁婿关系也不见得能比得上我跟你刘叔叔之间的关系!”

郝国庆摇了摇头,以一副“小子你还是见识太浅薄”的眼神看着郝爽。

什么,比翁婿关系还要铁?哪是啥子样的关系么?

郝爽脑子急速转动了起来。

在上一辈子一直流传着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

郝国庆跟刘卫东没有当过兵,也没有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过,首先就可以把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这两个选项给排除掉。

他们两个是初中同学,倒是符合一起同过窗。但是仅仅是初中同过窗,就能够比得过女婿和老丈人之间的关系,这个也不太可能吧?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条了。如果自己这位便宜老爸真的跟刘卫东两个人一起嫖过哪个啥,那还真的是要比女婿和老丈人之间的关系要亲密呢!

心里想着,郝爽嘴里不由自主地就秃噜了出来,“爸,莫非你跟刘叔叔两个人一起嫖……”

“嫖什么嫖?”郝国庆的眉毛又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郝爽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死中求生,说道:“你跟刘叔叔两个是不是一起飘过流……”

现在是一九八八年,距离举国关注的一九八六年的万里长江第一漂和一九八七年的万里黄河第一漂时间刚刚过去一两年。无论是社会上哪一个阶层,提起长江漂流和黄河漂流的勇士们都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一起飘过流,没有啊?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郝国庆狐疑地盯着郝爽。

“也不是说你们俩一定一起飘过流,而是说有过像漂流那样出生入死经历,或者说是过命的交情吧!”郝爽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舌头顺溜直了。

八六年和八七年的长江和黄河探险漂流,前后有十几个勇士献出了自己宝贵的性命,在中国探险漂流史上留下了最为震撼人心的一幕。勇士们用充满着英雄主义的浪漫毛线精神给当时刚刚打开国门看世界的中国人在精神上以极大的自信和鼓舞,而他们在漂流过程面对绝境时爆发出来的同舟共济、守望相助,携起手来出生入死的决心和勇气,更是中华民族伟大的团结精神的最好写照。

所以郝国庆虽然感觉郝爽用一起飘过流来形容他跟刘卫东之间有过命交情,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是仔细一琢磨,还确实很恰当。

“过命的交情倒是没有!”郝国庆摆了摆手,说道:“但是我跟你刘叔叔的交情,也不见得比过命交情轻多少吧。”

郝爽把郝国庆再琢磨起来回过味来,不敢让郝国庆脑子有分毫空闲,他立刻追问道:“爸,你倒是快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交情,别总是绕圈子,真想把我给急死啊!”

“好吧,好吧,趁你刘叔叔还没有回来,我就给你多讲讲吧!”

郝国庆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话茬正好赶在这里了,他是真不愿意对郝爽说。

“你可知道,你刘叔叔是怎么被提拔成一轻局的副局长的?”郝国庆问道。

“我怎么知道!”郝爽摇了摇头,苦着脸说道。

“这件事情还要从一九八三年,你上高二的时候说起。”郝国庆说道,“一轻局下属一共有三家陶瓷厂,当时三家陶瓷厂的厂长都被列为一轻局副局长的考察人选。”

“这其中的关键是厂长的生产经营能力,其实也就是产值的多寡!”

“而一轻局这三个陶瓷厂所需要的耐火熟料的供应,是由一轻局下属的武家庄粘土矿负责的。”

“八三年八月份,武家庄粘土矿忽然间发生重大塌方事故,七八个工人被埋在坑道里。整个粘土矿被停产整顿,整整四个月都没有生产。”

“没有粘土熟料的供应,一轻局下属的这三家陶瓷厂的厂长本来再大,也只能停产待料。”

“然后你刘叔叔就找到了我,让我帮忙想办法。”

“按照当时的体制,向阳坡粘土矿的产品实行的是由冶金局来统购统销,即使有一些计划外的产品,只能够销售给冶金局本系统的企业。”

“因为事关你叔叔的前途,我就冒着被冶金局领导责罚的风险,弄了五百多吨的计划外生产的粘土熟料给了陶瓷一厂。而你刘叔叔正是凭借着这五百多吨粘土熟料,在其他两家陶瓷厂停工待料的时候维持了陶瓷一厂的正常生产,全年的生产总值也遥遥领先用其他两家陶瓷厂。”

“正是因为这一份亮眼的成绩单,你刘叔叔才战胜另外两个人,最终被组织上提拔到一轻局副局长的岗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