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六章 软饭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眼见自己做一个坐享其成的富二代理想即将幻灭,郝爽心里本应该充满悲凉才对。可是这个时候,他嘴里却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爸,向阳坡粘土矿就算真的破产了也不要紧,我养你!”

这句话一出口,郝爽和郝国庆不由得同时愣住了。

郝爽之所以发愣,是因为他忽然间察觉,虽然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已经魂归天国,这具身体现在由他来继承,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这这具身体就拥有百分之百的控制力。

原主人的记忆、情感甚至还包括一些习惯,都可能在某种情况下夺取他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就好比眼下这句脱口而出的“爸,我养你!”

郝国庆的发愣,则是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会从儿子口中听到这么一句话。

也就是在这一刻起,郝国庆才忽然间真正意识到,郝爽不再是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没有生活经验、没有社会阅历,除了学习之外什么都不懂,需要他去照顾和呵护的毛孩子,而是一个已经二十一岁,即将踏入社会,能够用自己的手臂撑开一片天空的男子汉了!

强自忍住嘴角几乎按捺不住的笑意,郝国庆板起了面孔。

“爽爽,你也太看不起你老子了吧?我今年四十六岁,正当壮年,就算是向阳坡粘土矿破产,也不会沦落到让你养活的地步吧?”

“再者说来,即使是向阳坡粘土矿面临着极其严峻的困难局面,但是并不代表没有解决的办法,没有那么容易就破产!”

郝爽闻言不由得一喜:“爸,这么说来,你已经找到了解决向阳坡粘土矿困局的办法了?”

“也不能说是完全解决掉矿上的困局,”郝国庆点了点头,“但是如果实现的话,最起码可以维持着矿上的经营,保证住矿职工每月的工资开销。”

原来只是维持住向阳坡粘土矿的经营啊?

郝爽心中又有些失落,想做一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咋就这么难呢?

不过跟向阳坡粘土矿破产的局面相比,能够维持住矿上的正常经营,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局面。

“爸,你能说一说,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办法吗?”他问道。

“就是让你刘叔叔帮忙,解决一部分粘土矿熟料的销售问题。”郝国庆说道,“一轻局下属的几家陶瓷厂,尤其是你刘叔叔原来担任过厂长的市陶瓷一厂,还有相当一部分的耐火熟料需求。如果能拿下这一部分耐火熟料的供应,最起码解决掉粘土矿几百号工人的工资开销。”

“爸,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一轻局下属的几家陶瓷厂都有耐火熟料的要求,你为什么不早点过来找刘叔叔来帮忙呢?”郝爽有点不解的问道。

“以前不过来找他,”郝国庆说道,“是因为之前一轻局物资供应这一块业务不属于你刘叔叔的分管范畴。他即使愿意帮忙,分管这一块业务的副局长不松口,他也无能为力,而且还会给人他胳膊伸得过长的不良印象。所以我才不愿意给他添麻烦。”

“那你现在过来找他,是不是因为一轻局的领导调整了分工,物资供应这一块业务归刘叔叔分管了?”郝爽说道。

“你猜的没错!”郝国庆点头说道,“一个星期前,一轻局的领导分工进行了调整,你叔叔分管物资管理。也就是说,一轻局下属企业的物资供应和销售,都由他来负责。”

原来如此!

郝爽摸了摸下巴,问郝国庆道:“爸,虽然说刘叔叔现在分管这一块业务,可是你又如何敢笃定,他一定会帮你这个忙呢?我记得最近这几年,你跟他走往的可不是太密切。”

“为什么走往的不密切,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臭小子!”郝国庆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跟你刘叔叔之前的关系不知道有多要好呢!”

“老爸,明明是你不愿意我跟刘莎莎谈朋友好不好?为什么要赖到我的头上来呢?”郝爽叫屈道。

“什么叫我赖到你头上来了?你自己说说,愿意不愿意跟刘莎莎交朋友嘛?”郝国庆撇嘴说道。

什么,我自己愿意不愿意跟刘莎莎交朋友?

嘿嘿,穿越过来之后,还真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呢?

郝爽摸着下巴仔细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忽然间觉得跟刘莎莎交朋友的这个主意还真不错。

刘莎莎虽然是中专学历,但是放在这个年代,也是女孩子当中的佼佼者,更何况她还长着一张耐看的明星脸,老爸才四十出头,已经是一轻局的副局长。这种条件放在后世,可是标准的白富美啊!

眼下自己这位便宜的老爸显然是靠不住了。即使是刘卫东肯帮忙穿针引线,让一轻局下属几家陶瓷厂购进一部分向阳坡粘土矿的产品,也最多是能够维持一下向阳坡粘土矿不倒闭而已。这种情况下,自己即使作为矿长公子,恐怕也享受不到什么高质量的物质生活。

相反,如果自己能够娶到刘莎莎这个白富美做老婆,瞬间就可以成为人生大赢家,哪怕是他今后不做任何奋斗,只靠着吃刘莎莎的软饭,也能够比大多数人活得有滋有味啊!

嗯!

这样的生活,单单是想像一下,就让人神清气爽呢!

“愿意!爸,我愿意!”郝爽激动地嘴角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是吧,我知道你不愿意!”郝国庆自信地摆了一下手,忽然间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郝爽,“爽爽,你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没有听清楚。”

“爸,我说我愿意,我愿意跟刘莎莎交朋友!”郝爽大声说道。

“什么?你愿意?”郝国庆一脸震惊地看着郝爽,仿佛是从来不认得自己儿子一般。

“对,我愿意!”郝爽再次大声回答道。

为什么不愿意呢?

既然吃不上老爸的硬饭了,自然要去吃老婆的软饭了。

其实对他这种苟住不浪的人来说,软饭其实比硬饭更有味道呢!

“爽爽,你变了!”郝国庆一脸悲愤地指着郝爽,“你之前对我承诺过的,大丈夫先立业后成家的,说不到二十五岁,绝对不考虑谈恋爱的问题。”

“你告诉我,是不是最近这段时间,刘莎莎给你使了什么美人计,让你软弱了自己的心智,动摇了自己的立场,开始向美色投降了?”

“爸,你别冤枉刘莎莎了!”郝爽说道,“算起来我跟她至少有三四个月没有见过了,连今年过年她跟刘叔叔到咱家拜年,你就让我躲出去了,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她就是想使用美人计,也无处施展啊!”

“这个也是!”郝国庆这时候也冷静了下来,为自己刚才平白无故冤枉人家一个小姑娘感到有些羞愧。

“那你说一下,本来立志在二十五岁之前不谈恋爱,怎么忽然间就变了立场,愿意跟刘莎莎谈朋友了呢?”郝国庆问道。

“当然是因为吃软饭。”郝爽下意识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吃软饭?”郝国庆两条粗眉紧紧拧在了一起。

你妹的,关键时刻,嘴怎么秃噜了?

看着郝国庆的表情,郝爽知道自己如果敢把心里真实想法讲出来,郝国庆立刻会从宠儿狂魔变成揍儿狂魔。

“对,吃软饭,吃稀饭!”他长长地谈了一口气,目光含着淡淡地忧伤,“爸,矿上已经连续五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我在想,那些叔叔伯伯阿姨们现在究竟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矿上的那些正式工还好,毕竟以前还有些家底积蓄,又都是城市户口,有商品粮供应,想来不至于吃不上饭。”郝爽大脑急速转动着,调取脑海里身体原主人留下的一切关于向阳坡粘土矿的记忆。

“可是别忘了,咱们粘土矿里还有两百多名占地工。”郝爽声音悲悲切切,如五月啼血的杜鹃,“和正式工相比,他们不但工资收入要低一截,关键他们还没有城市户口,他们和他们的家属没有资格购买平价商品粮,只能够去购买议价粮。”

郝国庆面色凝重。

所谓占地工,就是向阳坡粘土矿建设矿区的时候,占用了矿区周围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为了解决这些农民的吃饭问题,国家就拨了一些指标,让向阳坡粘土矿从失地农民中招一批人作为占地工进矿上工作。

就跟郝爽所说的那样,这些占地工不仅工资比正式工低,还没有城市户口,所以只能购买高价的议价粮。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议价粮的价格至少上涨了百分之二三十,在连续五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的情况下,我在想这些占地工身份的叔叔阿姨们饭碗里恐怕连半稀半干的软饭都装不上了,恐怕装的都是清汤寡水,没有几个米粒,甚至是可以照出人影的稀饭吧?”

郝爽越说越投入,声音都哽咽起来。

“记得三年半前,我刚到矿院读书,被外边的痞子欺负。爸你带了满满两卡车的叔叔伯伯赶过去替我撑腰。而这些叔叔伯伯的大部分身份都是占地工!”

“正如爸你之前在车里跟我说的那样,这些叔叔伯伯当时去给我撑腰了,我现在不能不回报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连软饭都吃不上,只能喝一些稀汤寡水的稀饭艰难度日。”

“所以我才改变了我之前的想法,愿意做出一些牺牲,跟刘莎莎谈朋友,以换取刘叔叔的支持,帮着咱们矿解决一些产品销售问题。这样之前帮助过我的叔叔伯伯们就可以领到工资,让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吃上几顿饱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