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五章 扎心的事实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帮忙泡好两杯茶水之后,王主任告了一个罪,退了出去。

见房间里只有自己父子两人,郝国庆这才重重地咳嗽一声,问郝爽道:“爽爽,你之前不是告诉我说,很想去省轻工厅锻炼一下吗?怎么会忽然间又改变了主意呢?”

郝爽一颗心这才放进了肚子里。

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本来该有的画风嘛!

不过这个时候,郝爽就不能把之前对付徐翔的那套说辞搬出来了,不然以郝国庆的脾气,肯定会把他送到市人民医院,让专家里里外外地给他检查一遍,所以他就另换了一套说辞。

“爸,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毕业之后打算在单位里锻炼一两年,然后再去考研究生?”郝爽问道。

“对,你之前的确跟我提过。”

“省轻工厅那边,我又让徐教授帮忙打听了一下。因为那边招硅酸盐专业的学生,主要是为了筹建陶瓷技术实验室,所以要求分进去的大学生,至少要在厅里服务满五年。”

“也就是说,我如果要留在轻工厅工作,至少在五年之内是不能考研究生的。而五年之后,我年龄也有二十六七岁了,到那个时候,还有再考研究生的必要吗?”

“所以我思前想后,最后就回绝了徐教授。不能因为一个省厅单位,就放弃自己的研究生之路!”

这话如果换一个人来讲,郝国庆不见得相信,但是出自郝爽嘴里,不由得他不信。

因为郝爽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狂魔,在天北矿院也是一个学霸级的存在。如果不是他担心自己上学时间太长了,会变成一个书呆子,想先到社会上历练一两年,多一些实际工作经验再去读研究生,很可能今年就直接去考研究生了。

“讲得好!”郝国庆拍着大腿哈哈大笑,望向郝爽的眼神里满满地都是骄傲,“不愧是咱们老郝家的种,有志气!这件事情就听你的,省轻工厅算个毛线?将来你研究生毕业,国家部委,还不是随便进啊!”

看着郝国庆自豪又骄傲的眼神,郝爽忽然间觉得很内疚,觉得对不起自己这位便宜的老爸。

工作一两年后考研究生,那可是郝国庆正牌儿子的想法。现在换成了他这个冒牌儿子,只想着混吃等死来享受人生,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地去考研究生的动力啊?

不过郝爽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糊弄一时算一时,等到一两年之后,郝国庆真要让他去考研究生时,再另外想说辞吧!

“爸,既然你先前不赞同我不去轻工厅而去咱们矿上实习,为什么刚刚在车里你却又夸我说我的这个决定很好呢!”趁着郝国庆心情好,郝爽赶忙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嗨!”郝国庆摆手说道,“当时不是因为大张也在车上嘛!”

“爸,大张不是你的心腹吗?你怎么连这种小事也要瞒着大张?”郝爽奇怪地追问道。

“小事?”郝国庆看了郝爽一眼,说道:“如果放在以前,这可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放在现在,却是一件大事,一件可能影响向阳坡粘土矿全体职工信心的大事。”

“太夸张了吧?”郝爽瞪大了眼睛,“不就是我去矿上实习吗?怎么就成了一件影响全矿职工信心的大事呢?”

“哎,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郝国庆抬头望房门方向望了望,叹了一口气,这才对郝爽说道:“爽爽,既然你决定到矿上实习,矿上的一些事情也瞒不住你了。趁着你刘叔叔还没有回来,我就在这里给你透个底吧!”

说着郝国庆就给郝爽介绍了起来。

向阳坡粘土矿是隶属于天北市冶金局的一座直属矿山。当初冶金局建设这座粘土矿的目的,就是为冶金局下属的几家耐火材料厂提供生产原料。

所以从六十年代向阳坡粘土矿建成投产开始,矿上的产品销售问题一直采取的是以产定销模式,由冶金局直接调拨给系统内的几家耐火材料厂。

这种以产定销的政府包销模式,一直持续到郝爽在天北矿院上大二的时候,也就是一九八五年。

从一九八五年开始,天北市为了响应中央经济改革号召,对市属企业的销售模式进行了改革,从原来政府包销模式改成了企业自产自销模式。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天北市绝大部分企业领导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以前他们当企业领导,只要抓生产就可以了,反正只要生产出来,都由政府帮着统一销售。

可是现在,作为一个企业领导,光抓生产还不行,必须还会抓销售,不然你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不出去,生产的越多,就会赔得越多。

郝国庆是矿工出身,抓矿产品生产有一套,但是把如何矿产品销售出去却不在行。刚开始一年多的时间,他还可以依托着同属冶金系统的几家耐火材料厂兄弟领导的照顾,把矿上生产出来的粘土生熟料给卖出去。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系统内几家耐火材料厂的销售也陷入了困境,生产出来的耐火材料根本就卖不出去,自然也就没办法再购入向阳坡粘土矿的产品。

于是向阳坡粘土矿也跟着陷入了困境,很快就由天北市的明星企业沦落到要靠向银行贷款才能够勉强维持企业运营的地步。

截止到今年二月份,向阳坡粘土矿累计亏损额四百多万元,银行贷款五百多万元,外欠账款一百多万,工人也连续五个月没有领到工资,可谓是债台高筑,人心涣散。之所以矿上现在还能够维持着基本的局面,全靠郝国庆个人威望在撑着。

所以这个微妙的时候,即使大张是郝国庆的心腹,他也不想让大张因为听到自己拒绝郝爽到向阳坡粘土矿来实习的事情产生不好的联想。

相反,郝国庆还要当着大张给郝爽打气,让大张认为他成竹在胸,对向阳坡粘土矿的未来充满了把握,所以才会让郝爽到矿上实习。

郝国庆之所以没有让大张在一轻局门口等他,就是想借着大张的嘴回去把他在车上跟郝爽之间的对话传播看来,让向阳坡粘土矿的上上下下都知道,他郝国庆儿子拒绝了到轻工厅实习的机会而选择到向阳坡粘土矿来实习,而且还获得了他郝国庆的大力支持!

如果不是对向阳坡粘土矿的未来充满信心,他们郝国庆父子又如何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听了郝国庆的话,郝爽呆若木鸡!

你妹呀!

向阳坡粘土矿已经悲惨到这个地步了?

亏自己还想着美事,一心想靠着郝国庆这颗大树做一个逍遥自在的富二代,却没有想到自己实际上竟然成了负二代?

虽然说按照现在的企业制度,向阳坡粘土矿如果破产,郝国庆作为企业的负责人不会真的去承担债务。但是随着向阳坡粘土矿的破产,郝国庆在体制内恐怕也很难再有出头之日了吧?

老铁,这也太扎心了吧?